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母亲节 | 我们送出去的鲜花,可能是对地球母亲的威胁

2022-5-8 16:03

原作者: 气候 A-A pie 来自: 气候AApie
导   语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花卉生产逐步从欧洲转向气候条件更好、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国家,如哥伦比亚、厄瓜多尔、斯里兰卡、肯尼亚和中国(中国云南被誉为亚洲最大的花卉拍卖中心)。这种大规模生产,带来了严重的农残问题、碳排放问题和劳工保障问题。

研究人员在荷兰花束中发现了多达43种不同的农药残留。在荷兰,种植玫瑰需要的杀虫剂是种植玉米的七倍。许多人对花草感到头痛,并认为他们对花草过敏。然而,这可能是因为你对花上的化学残留物有反应。而这一切都是为了让花朵达到预期的质量:叶子上没有洞;花瓣上没有污渍。同时,花卉由于冷藏和长途运输可能会产生严重的碳排放。“仅情人节一天,美国花店就从田野里排放了约9000公吨的二氧化碳。”在哥伦比亚,以女性为主的农场工人每月收入仅300美元左右,但因工作接触到的有毒化学物质,让她们饱受“皮疹、头痛、视力受损和皮肤变色”之苦。

这样的鲜花恐怕无法承载我们对母亲的感恩和祝福,我们不妨换种方式吧!

作者|气候 A-A pie
责编|侯解
后台编辑|童话


鲜花 
点缀着我们的生活 
无论是祝贺、感恩、祝愿 
似乎都少不了鲜花 
······

鲜花真的是我们最好的选择吗
它是否能够承载着
我们对于美好祝愿的期许呢
随着小编一起去看看

在每一朵拉美或非洲玫瑰背后,都隐藏着受剥削的工人和被污染的河流。这种说法有一定真实性。在厄瓜多尔,我曾亲眼目睹妇女们将长茎玫瑰头朝下浸入大桶杀菌剂中,这景象让我好几个月都不想再碰玫瑰。

鲜花应该是完美的,不长斑点,没有坏叶,也没有虫子。尽管从来没人提起过,但完美的鲜花意味着要被喷洒农药,在药水里浸泡,以及通过熏蒸消毒灭害。

——《鲜花帝国》


我本人即可以证明一些化学品的危害。在一个加工车间,一种杀菌剂挥发出的烟气无比强烈,让我几乎无法呼吸。我用袖子捂着嘴,冲忙跑出去,真不知道二十几名对玫瑰进行切割和分级的工人如何能忍受它。他们没有比我更多的呼吸防护,甚至连一个能提供一些象征性安慰的纸口罩也没有。

——《鲜花帝国》

随着技术的发达与鲜花需求的增大
四季盛开的花朵儿
越来越受种植商、花商欢迎
在温室大棚里
喝着农药化肥长大的鲜花
经过运输 冷藏 处理
终于美丽地送至我们的手中

或许我们还不是特别了解
鲜花从种植到我们手中
整个的过程
因此小编整理了下面这张图

根据《鲜花帝国》整理 by@瓜瓜@树懒

自19世纪以来,花卉业已成为一个庞大且利润丰厚的全球产业的一部分,估计价值330亿美元。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花卉生产一直在从欧洲转向气候条件更好、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国家,如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厄瓜多尔和哥伦比亚,这种大规模生产,以及将这些花卉运往西方国家的相关问题,已经成为严重的环境威胁。

全球最大的切花生产国是哥伦比亚、厄瓜多尔、斯里兰卡、肯尼亚和中国(中国云南被誉为亚洲最大的花卉拍卖中心,云南的鲜花一部分会销往国外,一部分则是分销到全国各地)。

这些地区温暖湿润的气候和廉价的劳动力,使其在全球花卉市场占据主导地位,但在可持续性和环境污染方面成本高昂。

 花卉产业的环境污染 

鲜花应该是完美的,不长斑点,没有坏叶,也没有虫子。尽管从来没人提起过,但完美的鲜花意味着要被喷洒农药,在药水里浸泡,以及通过熏蒸消毒灭害。

——《鲜花帝国》


切花的质量应该是完美的。与任何集约化栽培一样,花卉种植者使用多种杀虫剂来控制病虫害,这可能会损害生产和销售。然而,与食物不同的是,欧洲对花卉使用化学物质绝对没有限制。

这一切都是为了让花朵达到预期的质量效果:叶子上没有洞;花瓣上没有污渍。


花卉用杀虫药很严重的,尤其是欧月号(就是玫瑰),称花中林黛玉,不用药完全不可能活着。

——一位关注农业的朋友


这些有害物质会污染水流和土壤,进入食物链,对生活在花卉温室附近的当地社区造成重大损害。事实上,鲜切花用草甘膦等合成杀虫剂处理,会污染水流和土地,(这影响了)动植物群,导致了传粉物种的减少,比如蜜蜂。

它们对人类健康也有害,因为草甘膦具有致癌作用。杀虫剂对人类和动物的神经有影响。例如,甲基溴——一种高效的气体熏蒸剂——已被用于花卉栽培,以消除啮齿动物、昆虫和真菌等害虫。然而,它具有剧毒性,长期接触会对人类和动物造成神经影响。

一束切花通常也是化学物质的混合物。在这束美丽的花束背后是一个有毒化学物质的世界——很漂亮,但是有毒。

——一篇报道

2018年2月,非政府组织绿色和平组织对非常常见的花卉进行了调查。研究人员在荷兰花束中发现了多达43种不同的农药残留。许多人对花草感到头痛,并认为他们对花草过敏。然而,这可能是因为你对花上的化学残留物有反应。

花卉种植业使用的杀虫剂、除草剂和杀菌剂数量惊人(杀菌剂是常用的鲜花化学保鲜剂)。在荷兰,种植玫瑰需要的杀虫剂是种植玉米的七倍。

除了这个已经令人担忧的场景,在用塑料覆盖种植花卉的土地上,自然栖息地面积减少;花卉是干渴的植物,需要密集的灌溉,导致高用水和化学径流。

例如,肯尼亚中部遭受旱灾的奈瓦沙湖,有一半的水被抽出用于花卉温室,影响了该地区的环境和其他产业。据估计,生产一株长茎玫瑰所需的水量超过三加仑(11.4升)。

另外,包扎鲜花需要大量塑料包装,塑料污染的问题也不应该被忽视(小编曾经回收过一次鲜花,解开一层层塑料包装,味道实在太呛)。


 职业暴露&劳工问题 

许多进口切花都喷洒了有毒化学物质来保存完美的妆容,这些化学物质残留在花朵上,当它们到达这个国家,尤其是花商他们的手经常浸在由水、花卉防腐剂和农药残留物组成的化学汤中。

一些花商患上了皮炎,担心接触化学品会对他们的健康产生其他影响

——《The Flower Farmer:An Organic Grower’s Guide to Raising and Selling Cut Flowers》

另一个担忧是工人的状况。花卉栽培工人经常接触化肥、杀虫剂和防腐剂中的毒素,以延长花朵的寿命。

早在1979年,研究就强调了切花农药中毒的问题。1990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哥伦比亚花卉业工人接触了127种不同的杀虫剂。显然,这个问题并不新鲜。无论你是定期购买切花,还是在花卉行业工作,鲜花都可能是接触农药的主要来源。由于花店在工作中每天都会处理这些花,因此接触风险也是长期存在的。

除了接触毒素外,花卉业工人在工作日每天工作16到20个小时,在情人节和母亲节等繁忙时段,可以两班倒。腕管综合征、肌腱炎和其他重复性损伤在花卉工人中也很常见。

切花产业帮助哥伦比亚扩大了经济,增加了与毒品无关的出口,并增加了整体国际贸易,但花卉种植也有其阴暗面——巨大的人力和环境成本。哥伦比亚在鲜花这一行业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滥用劳动,如使用危险化学品和极低的工资。

例如,以女性为主的农场工人每月收入在300美元左右,她们遭受了毁灭性的副作用,比如这些有毒化学物质,包括“皮疹、头痛、视力受损和皮肤变色”通过工作接触到的许多有毒化学物质。

除此之外,由于这些化学物质,这些女性面临更高的流产、不孕和出生缺陷率。不幸的是,哥伦比亚切花行业发生的侵犯人权事件并没有因为普遍缺乏工人健康和安全预防措施而停止。


 花卉产生的碳排放 

汉莎航空货运公司装载1500吨玫瑰,为情人节“拉约”空运4000万朵玫瑰

除了农药、用水和劳动力问题,花卉由于冷藏和长途运输可能会产生严重的碳排放。

理想情况下,从田地到花瓶只需五天时间,就会产生过量的碳排放,加剧气候危机。

鲜切花必须冷藏以防止萎蔫,这就是为什么它们在飞机运输之前要储存在冷藏仓库中的原因;之后,它们被送到另一个冷藏仓库,在那里等待购买。冷冻系统的主要问题是,它们会排放氢氟碳化合物,据估计,氢氟碳化合物对大气的危害是二氧化碳的9000倍。

这些花通常从哥伦比亚空运到世界各国,同时冷藏并保存在低温下,通常在35华氏度(1.7摄氏度)左右。用冷藏飞机运输这些花卉——然后用卡车运输——会产生大量二氧化碳排放。正如《科学美国人》报道的那样,“仅情人节一天,美国花店就从田野里排放了约9000公吨的二氧化碳。”


 结        语 

以上这些是我们能找到、整理而成的资料和信息(如果你能找到更多,欢迎补充),不少是来自某些国家和地区的。我想你或许也想问这个问题——这些资料可信吗?与我有关吗?

地球上的水、空气会流动吗?蜜蜂会飞行、授粉吗?全球化(经济,消费,文化)是否已经冲击到我们身处的这一片地方?鲜花产业作为追逐“时尚”的产业会产生多少影响呢......

每当我想去回答一个问题,就会冒出其他很多问题,尝试以问题回答问题,不一定每个问题都有答案,却是开始......

问题也可能没有那么简单。但是,我们可以从此刻开始关心,并且有所行动——改变是在行动中发生的,我们知道的事实也会随着我们的行动而改变。我们可以选择做有意识的消费者和生活者。

正如《鲜花帝国》里作者在知道鲜花产业的“秘密”后,发出的感叹:

即使我们都知道花朵在生长过程中被喷药是一回事,但想着它们在买到手之前,被完全浸泡在以上所讲到的杀菌剂环境中,则是另外一回事,流水线操作的商品花,是否还能够很好地去表达我们的情感属性,值得我们深思。

我们终将去面对
生活中的一个个真实的日常选择


参考资料:
-《鲜花帝国——鲜花育种、栽培与售卖的秘密》作者艾米•斯图尔特追随育种者、遗传学家、种植者和供应商的脚步,亲眼目睹他们创造、生产和销售花卉的过程,展示了庞大的花卉产业的来龙去脉。
-《花卉农药使用技术指南》
-曲成志.鲜花保鲜巧用药[J].农家科技,2007(05):22.
-张静,刘金泉.鲜切花保鲜技术研究进展[J].黑龙江农业科学,2009(01):144-146.
-《The Flower Farmer:An Organic Grower’s Guide to Raising and Selling Cut Flowers》(《花农:有机种植者栽培和销售切花指南》)
-《Every Rose Has its Thorn: Exposing Colombia’s Cut Flower Industry》
-《The dark side of the cut-flower industry and the demand for not-in-season flowers》
-《鲜花可能危害病人健康 上海一医院“封杀”鲜花》
-王立娟. 云南花卉冷链物流及铁路运输相关问题研究[D].北京交通大学,2010.
-《A BOUQUET OF PESTICIDES – THE DARK SIDE OF FLOWER》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