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粮食危机”的背后:国际粮商从上涨的粮价中收割巨额利润

2022-4-27 17:24

原作者: 谭主 来自: 玉渊谭天

埃塞俄比亚妇女舀了一部分小麦准备分配给需要的家庭|图片来源:美联社,本.柯蒂斯

作者|谭主
后台编辑|童话

最近,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宣布,人类或将面临“二战后最大的粮食危机”。民以食为天,粮食出问题,那就是大问题。

然而,在世界粮食计划署发出警告前,美国已经急着把“粮食危机”的责任先甩给俄罗斯。

拜登在新闻发布会上称“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导致的粮食短缺是真实的”。此言一出,“粮食危机”冲上了近十二个月来人们关注度的顶点。


与此同时,美国各大媒体更是开始大面积释放“普京发动的战争引发全球粮食危机”的论调。

这场“粮食危机”究竟由何而起?

1、“粮食危机”,是全球粮食不够了?

粮食危机,并不是危言耸听,毕竟俄罗斯和乌克兰都是世界谷物出口大国。

拿世界主要粮食作物之一的小麦来说,2021年,俄罗斯出口量全球第一,而乌克兰则排名第六,两者出口的小麦总量,接近全球的三分之一。

俄乌发生冲突,两国的粮食出口确实受到了影响。

冲突导致黑海沿岸港口遭到了毁坏或者关停,这些港口承载了乌克兰85%的粮食出口。

为了保证本国民众的粮食安全,乌政府还对小麦、燕麦、小米、荞麦等主要作物的出口进行了限制。


不过,乌克兰的小麦出口没有完全停滞。3月,乌克兰的小麦出口了30.9万吨,是去年同期的一半左右。

再看俄罗斯。

虽然冲突爆发后,俄罗斯粮食出口有过一段时间的放缓,但俄小麦的出口量在3月恢复到了170万吨,比去年同期还多。

俄乌目前的粮食出口量有减有增,并非断崖式下跌。而短期内两国的供应波动,还让印度、澳大利亚等小麦生产国看到了市场机遇,将小麦(去年7月到今年6月间收获的)预期出口量,纷纷上调了1.5-3倍左右,全球小麦出口总量也预计高于去年。


当然,冲突除了可能会对两国的谷物出口量造成打击外,还有可能导致冲突地区全年谷物减产。

乌克兰年均谷物产量大约在8000万吨,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院长仇焕广预测,乌克兰今年全年谷物预计减产40%——而这个量,实际是可以被其他国家补足的。

国际谷物理事会(IGC)预测,全球谷物(去年7月到今年6月间收获的)的产量仍将达到创纪录的22.81亿吨。

实际上,全球谷物产量近年一直还是保持着增长的趋势,并大致维持着总体产量和需求之间的平衡。


放在10年的维度来观察,就更容易发现:从世界总体供需来看,粮食市场还算稳定。

2、“粮食危机”的“危”从何来?

虽然全球粮食供需总体平衡,但是局部和短期的影响也使得一些国家不得不采取措施,尤其是高度依赖从俄乌进口粮食的国家,已经开始寻找替代来源。

90%的小麦都从俄乌进口的黎巴嫩,最近就一直与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印度和其他市场进行沟通,但事情没有那么容易。

对于黎巴嫩来说,比寻找货源更棘手的问题是小麦价格的飙升。

黎巴嫩目前正陷于几十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黎巴嫩央行持有的美元储备曾一度跌到2021年8月的160亿美元。

2021年,黎巴嫩食品通胀率已经飙升至了350%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统计,黎巴嫩的谷物进口需求量(去年7月到今年6月)为200万吨。

做一个粗略的假设,如果谷物价格都达到目前小麦、玉米期货市场上的每吨400美元左右,那么黎巴嫩一年只是用于进口谷物的花费就将达到8亿美元,这就已经相当于黎巴嫩去年8月所持有的美元储备的5%了,而谷物还仅仅是黎巴嫩需要进口的食品中的一部分。

这只是一种假设的情形,但很显然,像粮食这样的必需品,价格每上涨一分,对黎巴嫩来说都是不可承受之重。

和黎巴嫩面临同样问题的,还有像阿富汗、苏丹等一些年度小麦进口开支占本国GDP比重高达甚至超过5%的国家。

世界粮食计划署报告,阿富汗95%的家庭面临粮食不安全的问题

长期致力于减贫研究的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俞建拖告诉谭主,营养不良发生率跟粮食价格是强相关的,尤其是对中低收入国家来说。

这也是为什么全球在粮食产量有余的情况下,仍然有多达8.2亿的饥饿人口存在的根本原因。

粮食危机的症结不在量,而在价。

3、什么在推高粮食价格?

这是一张过去30年,联合国粮农组织食品价格指数和能源价格走势的对比图:


粮食价格和能源价格高度相关,指向了本轮粮食价格高涨的一个重要因素——能源。

从下面这张图可以看出,近2个月以来,世界上最大的小麦期货交易市场——美国芝加哥交易所的小麦期货价格经历跳涨,而价格的峰值出现在3月7日-8日左右。


这个日期是不是眼熟?

3月8日,拜登宣布对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的禁运令,当天欧洲天然气价格同样创下了20年间的峰值。

期货价格,更多反映的是心理预期,而天然气和小麦价格的同频走势,背后是天然气和小麦生产的强关联。

化肥生产中,氮肥合成的主要原料就来自天然气。

天然气价格上涨导致化肥价格上涨,已经使巴西、阿根廷、墨西哥等农业生产大国承受了更高昂的生产成本。

与此同时,俄罗斯作为氮肥的第一出口国,也是巴西等国的主要化肥进口国之一。

因此,前不久,当美国农业部长高调表态威胁要制裁俄罗斯的化肥,巴西等俄罗斯化肥的主要进口国立即跳起来,强烈反对。

不过,能源价格上涨虽然会影响到化肥等农资的成本,但能源价格的实际传导到粮食生产投入的成本的提高总会需要一个过程,这些农资在粮食生产成本中的占比大约也只在12%左右。

那么还有什么原因,使得粮食价格一直处于高位运行呢?从另外一种重要粮食作物的价格就能一窥究竟。

4、“粮食”变身“能源”?

前不久,美国总统拜登专门造访了爱荷华州生物处理厂,随后由美国环保署宣布了一项对销售混合15%乙醇的汽油的豁免。

当天,美国玉米期货价格跳涨,创下3月7日来新高。

一种汽油销售得到豁免,玉米价格为何大涨?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胡冰川给谭主解释了这其中的关联,当石油价格超过60美元/桶时,包括生物乙醇在内的生物燃料就开始变得有利可图。

生产生物燃料的主要作物之一,就是玉米。

换句话说,只要有利可图,能源就会源源不断地跟人抢“饭”吃。


生物燃料技术,也由此成为了导致上一轮全球“粮食危机”的重要因素。

国际四大粮商之一的美国ADM公司正是这项技术的主要推动者之一【编者注:点击文末此处,了解四大粮商如何垄断中国粮食市场】。“掌握了石油,就掌握了全世界;控制了粮食,就控制了全人类”,美国粮商不满足于只掌握粮食这一条途径,还想把“粮食”直接变成“能源”。

ADM公司更早的时候就看到了其中的商机,从上世纪70年代,ADM就开始游说美国政府加大对生物燃料的补贴。

终于,在2006年,美国通过了一项法案,加大对生物燃料的补贴力度。

到2008年前后,美国玉米产量的三分之一都被用作了生产生物燃料。

仇焕广教授当年在危机之后进行过一个测算,结果发现粮食价格大幅上涨有三分之一是生物燃料所导致的。

生物燃料推高了粮价,让生产商获利,却让中低收入国家陷入了危机。

今年,早在一月份,国际原油期货价格就已经逼近了100美元/桶的高位。

联合国粮农组织最新发布的报告中,也专门对生物燃料继续推高粮价的风险,进行了警告。

然而,根据美国农业部最新的公开数据,美国玉米用作生物乙醇和燃料的比重仍在三分之一左右。


今年初,ADM就报告,由于生物燃料需求上升和乙醇利润率强劲,其相关部门的营业利润增长了近14%。

能源逐利的齿轮,在俄乌爆发冲突之前,就已经开始了加速运转,带动的玉米价格增长也溢出影响了整个粮食市场。

但这些就是粮食价格上涨的全部原因了吗?还没完。

5、粮食价格上涨背后,还有更大推手?


再看这张全球食品价格指数的走势图,包括谷物类食品的价格,开始大幅上涨的起点并非发生在今年,这个变化在2020年就开始酝酿。

粮食价格上涨,首先是新冠肺炎疫情对粮食生产和供应的冲击,然而另外一个推波助澜的因素也不能忽视。

要知道,谷物跟能源一样,都有大宗商品的属性,而大宗商品主要是通过期货市场进行交易。

从某种程度说,期货市场反映的是市场的心理和情绪。

美国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就是现在全世界农产品交易的一个重要场所,美国的风吹草动,也对这些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价格,有着直接的影响。

美国芝加哥期货交易所

而2020年,市场最大的情绪,除了来自新冠肺炎疫情,恐怕还有疯狂印钞的美联储。

美联储无限的量化宽松,给市场释放的信号,正是涨价。

这让很多金融投机者嗅到了利润。

谭主注意到,根据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3月1日发布的持仓报告,明显提示了投机资本多于商业资本的信号。

这些金融资本背后,也脱不开四大粮商的影子。

在华尔街,嘉吉被称为“大宗商品交易的高盛”,旗下拥有至少三家投资公司。

美国嘉吉公司

除了嘉吉之外,包括ADM、邦吉和路易达孚在内的国际四大粮商也都在本轮粮价上涨中创下了惊人的营收纪录。ADM更是创下了120年来最佳业绩。

然而,从上涨的粮价中收割利益的绝不只有粮商。

四大国际粮商中,有三家都是美国企业,这些企业都与美国政府有着深度的绑定。

3月21日在白宫协调私营部门共同应对供应链挑战的会议上,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和美国财政部长耶伦等会见了能源、食品和制造业等多个行业的16位大公司首席执行官。

其中,嘉吉的首席执行官戴维·麦克伦南赫然在列。

上个世纪70年代,伴随着美国农产品在全球扩张,嘉吉公司的一位副总裁被任命为美国政府的贸易谈判代表。

这位贸易谈判代表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说服美国政府通过粮食援助,向外国施压,通过说服别国政府改种经济作物,来获得对外国主粮市场的控制。

美国政府的对外粮食援助,从那时起,就依附着四大粮商在全球商业利益的扩展,暗暗探伸自己的力量。

在2008年的粮食危机中,四大粮商通过生物燃料和高企的粮价,收获了巨额利益。

然而,粮价为百价之基,它的涨跌影响的不仅仅是餐桌上的饭碗,而是整个社会的稳定基础,因此我们看到了,吉尔吉斯斯坦因粮食和日用品价格飞涨,爆发内乱;格鲁吉亚的民众生活难以为继,政坛动荡,持续至今......

这些乱局的阴影中,是谁在推波助澜?

而现在,所谓“俄罗斯将引发粮食危机”的话语之争中,又是谁在摇旗呐喊?

一边在暗中搅动市场,一边却把风暴推向别人,操弄生存所系的粮食,美国这个与世界粮食危机真正脱不开关系的国家,该透透光了。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