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俄乌冲突,加速全球粮食危机!

2022-3-20 14:12

来自: 澎湃思想市场
导       语

过去两年的新冠疫情,加上普遍的民粹主义政治浪潮,让整个全球化进程似乎在一定程度上被按下了暂停键,但业已根深蒂固的某种世界体系并未就此土崩瓦解,反而是让疫情大流行的负面影响持续波及多国。俄乌之间尚未完结的战争也把负面效应带向全球多地——无论是早在新冠大流行之前就已经隐忧渐显,还是在疫情之下被进一步催生出来,一场全球粮食危机似乎已经近在眼前。

本文节选自公众号“澎湃思想市场”,全文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看。感谢澎湃对食物天地人的支持。

作者|庄沐杨
责编|gdsoiss
后台编辑|童话


根据英国《卫报》的报导[1],此前全球多地的粮食价格已经因为气候变化和疫情等原因而节节上涨。早在去年,美国的山火、拉美地区的旱情以及澳大利亚的洪灾都让粮食减产,此番俄罗斯向乌克兰宣战,更是会进一步抬高粮食价格,因为参战双方都是小麦出口大国。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统计,乌克兰是第五大小麦出口国,约占全球市场的10%;它也是最大的玉米出口国之一,约占全球出口的15%;俄罗斯则是世界第一大小麦出口国,约占全球出口市场的17%,同时是第二大葵花籽供应国。单在黑海地区,当地出口至少12%的全球食物热量,包括向日葵油、玉米和其他作物以及小麦。

粮食危机的两个最直接表现,一是粮食价格的高企,这一点在脱欧之后的英国显得尤为明显,而疫情影响下的不少发展中国家也由于运输受阻等因素而面临比以往更加昂贵的粮食。其二,不少地区已经开始出现粮食供应的短缺——黑海地区所出口的小麦等作物很多都是售往非洲和中东一带[2]。与俄乌两国作为小麦出口大国相对,埃及是目前世界上进口小麦最多的国家,同处北非的突尼斯则在小麦进口上非常仰赖乌克兰。在突尼斯,经济不景气和高失业率已经在近几年来不断叨扰这个国家,如今该国普通民众正在面临越发昂贵的面包,但当地政府面对小麦短缺这一事实却也只能采用冷处理的方式,尽量转移民众焦点。

索马里摩加迪休,在临时营地,由于干旱流离失所的索马里难民等待领取食物

除此之外,联合国早在今年二月份就警告,索马里的粮食短缺将会威胁近半数五岁以下儿童的健康[3]。在非洲之角,该国正在努力对抗前所未有的旱灾,但截至二月份,该国已经有33万名儿童步入严重营养不良的状态,而联合国方面期望做到的是在三月份到来之际花费700万美元以购买必要物资缓解粮食危机对索马里儿童带来的伤害,但如果没有额外的补充援助,三分之一严重营养不良的儿童将面临生命威胁。同样的问题出现在非洲的萨赫勒地区[4],包括布基纳法索、乍得、马里、毛里塔尼亚和尼日尔都处于近年旱灾所导致的粮食紧缺境地之中。

在联合国粮食计划署看来,这波粮食危机已经不可避免,目前在萨赫勒一带,人们面临着安全威胁,同时还伴随着通货膨胀以及贫困,要解决粮食危机更是难上加难。除此之外,尼日尔、布基纳法索以及贝宁之间的地缘局势也会是牵动粮食危机的重要一环。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粮食短缺导致的难民迁徙,例如不少索马里民众就由于粮食不足而逃离故土。可以想见的是,随着国际局势不稳定状态的持续,非洲的粮食危机也会受到粮食大国出口放缓以及价格走高的影响而面临恶化的局面。

这场粮食危机也已经波及到了亚洲。在饱受内战摧残的也门,七年以来的战火使得不少家庭都精疲力竭,至少有800万儿童处于饥荒的边缘[4]。但显然更糟糕的还在后头:也门当地的儿童救助机构负责人已经警告称,战争导致的全球粮食危机将会在也门制造额外的恐怖。同样是面临政局动荡的阿富汗,几乎每天都有儿童因为饥饿而死去[5]。在这里,粮食危机有着其固有的根源:糟糕的政府、美国人的插手、运转不灵的经济体系以及外资限制等等。联合国的统计数字表明,95%的阿富汗家庭都面临着食品安全的挑战,他们或许不像非洲国家那样找不到粮食,但即便到了菜市场或者超市,多数家庭也拿不出钱来购买食物。换句话说,阿富汗的粮食危机实际上是经济危机的表现,但战争导致的粮食价格走高势必会在未来一段时间影响全球市场。在发达的英国,人们尚且要为食物售价的疯涨而头疼,很难想象在堪称积重难返的阿富汗,粮食危机会否进一步恶化进而导致人道主义危机的加剧。

同样因为经济危机而陷入粮食危机泥沼的亚洲国家还有斯里兰卡[6]。这个国家正在为当局2021年一纸化肥禁令而面临另一种粮食危机的窘境。斯里兰卡总统戈塔巴亚·拉贾帕克萨 (Gotabaya Rajapaksa)的极端民族主义政府于2021年4月下令全国改以有机肥料进行种植,这种激进的农业政策导致的后果就是该国陷入粮食短缺的危机,以及随之而来的食品价格疯涨。新冠疫情的出现更是让该国的经济状况变得愈发脆弱。尽管总统在化肥使用政策上来了个大拐弯,给该国农民开了绿灯,但经济危机和民怨沸腾已经让政府束手无策。目前看来,本该在今年三月过后到来的丰收季很有可能变成歉收季,民众将无法像过往一样给自己预留充足的余粮和为来年准备的种子,还要面对昂贵的食材——如果他们能买得到的话。

粮食危机的受害者不单单是发展中国家,粮食危机的元凶也不仅仅是战争。在一份报告中[7],Farmers for Climate Action组织就警告,澳大利亚将因为极端天气的持续出现而陷入粮食短缺的境地。尽管这个国家的处境要远比上述提到的所有国家都好,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该国却也是近年来受极端气候事件影响最大的国家之一。无论是大火还是洪灾,澳大利亚的粮食生产都不可避免地大打折扣。同样地,新冠疫情以及一度采取的封锁政策也打击了该国的粮食生产。这份报告给出的建议是政府应该在缩短供应链条的基础上维持食品供应体系的高效运转,这些都是极端气候事件和疫情带来的教训。不过,澳大利亚尚且如此,其他条件远不如该国的国家或地区要面临的挑战自然也就大得多。何况乌克兰战争依然看不到停火的迹象,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也远未到收手的时候,加上如前面提到的一些例子所示,粮食短缺所引发的负面效应将是相当长远的,一场全球粮食危机目前看来已经是一触即发了。

参考文献

[1] Ukraine war piles pressure on global food system already in crisis: https://www.theguardian.com/food/2022/mar/09/ukraine-war-piles-pressure-on-global-food-system-already-in-crisis
[2] ‘We need bread’: fears in Middle East as Ukraine war hits wheat imports: https://www.theguardian.com/global-development/2022/mar/07/we-need-bread-fears-in-middle-east-as-ukraine-russia-war-hits-wheat-imports
[3] UN: Hunger crisis threatens half of Somalia’s young children: https://www.aljazeera.com/news/2022/2/15/un-hunger-crisis-threatens-half-of-somalias-young-children
[4] Africa’s Sahel region facing ‘horrendous food crisis’: https://news.un.org/en/story/2022/02/1112122
[5] Afghanistan: Hunger Crisis Has Economic Roots: https://www.hrw.org/news/2022/03/01/afghanistan-hunger-crisis-has-economic-roots
[6] Sri Lanka faces food shortages and a meager New Year: https://asia.nikkei.com/Spotlight/Asia-Insight/Sri-Lanka-faces-food-shortages-and-a-meager-New-Year
[7] Farmers’ report warns climate crisis puts Australia's food supply at increasing risk: https://www.theguardian.com/australia-news/2022/mar/09/farmers-report-warns-climate-crisis-puts-australias-food-supply-at-increasing-risk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