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农业生态学融入茶园管理,云南茶农收获生态、经济多重效益

2022-2-8 20:35

来自: 独立环境报道
导语

在中国云南,将农业生态学原理应用于茶树种植,小农们通过低成本的管理,将农业生态学原理应用于茶树种植,使得茶树林生物多样性更加丰富,茶叶口感更高。

专家说,随着道德消费主义的兴起,茶园应用农业生态学原理,为实现保护目标做出积极贡献。

茶农和科学家已经观察到了更可持续的农业实践的转变,但强调需要政府政策来进一步推动这些自下而上的改变。

农林复合系统,通过固碳和促进当地粮食安全,帮助人类适应和应对气候危机。

作者|Sheryl Lee Tian Tong 
翻译 |  Xiao Mei Chen
责编 | 小展  小刀
后台编辑|侯米


在中国云南,一片古老的茶树林,生长在海拔1600多米的景迈山的广阔高原上。在夏季,银色蜘蛛网盘绕在粗糙的老树上,其中一些老树已有200多年的历史,最高可达8米。工人们栖息在枝杈间,装满一袋又一袋芳香的茶叶。抬头望去,50米的常青树若隐若现,将森林笼罩在斑驳的树荫下。

茶林和名为Farmerleaf的云南茶叶生产公司的主人威廉·奥斯蒙特(WilliamOsmont)在电话采访中告诉Mongabay,这种“古老茶园”的产量,即使更年轻、更有生产力的茶林的产量,都远低于单一栽培茶园的产量。但这种异常复杂和浓郁的味道使它值得一品。

他说:“就像葡萄酒一样,每个产地的口味各有千秋,古茶园有着不同的生态系统。它们拥有更丰富的生物多样性,更接近森林。他们的茶更浓郁,香味更复杂。”

他补充道:“当你喝它时,你的喉咙如浸泡在浓郁的香甜中,”“好茶在嘴里有浓浓的味道,就像好酒或好鸡汤。它可以让你感觉非常平静或有点情绪高涨。”

大茶园普遍种植茶叶的方式是在单一栽培的小灌木丛中,通过大量喷洒化肥和农药以保持高产量。而古茶园种植则与此相反,似乎更像是艺术而不是商业。

山茶属茶叶,一种常绿灌木。图片由Farmerleaf提供。

奥斯蒙特嗅了一把干茶叶。图片由Farmerleaf提供。

 比集约化茶园简单的模式 

奥斯蒙特是法国人,2011年开始在网上卖茶,当时他还是身无分文的大学生。“第一年,我只卖出了8,000美元的茶叶。那个时候,能负担得起夏天在中国的旅行。”他爱上了云南,爱上了那里的茶,爱上了那里的人。毕业后,他移居到云南,与当地人妻子余白喜结连理。他们于2016年创办了Farmerleaf。

一名工人将茶叶压成出售的茶饼。图片由Farmerleaf提供。

云南以普洱茶闻名于茶界。该地区因其陡峭的山脉、茂密的森林和温和的气候,成为世界上许多古老茶树宜居地。为了制作普洱,通常会在冲泡前对叶子进行发酵(有些会发酵数十年)。陈年普洱颜色较深,带有浓郁的泥土的清香味。

如今,Farmerleaf生产的普洱以其兰花和蜂蜜的香气而闻名,苦涩的味道在喉咙中迅速转变为新鲜的甜味。奥斯蒙特夫妇去年卖出了20万美元的茶叶,在普洱县景迈山拥有1公顷的古茶园和2.7公顷的“天然茶园”。后者是只有几十年树龄的年轻茶林,产量是古茶园的两倍,但售价却只有五分之一。

九月的一个早晨,云南普洱县景迈村。该地区以其古茶园而闻名。图片由Farmerleaf提供。

像景迈的其他茶农一样,奥斯蒙特在茶树旁边种植其他类型的本土树木,使用传统的农林复合管理方式来照料他们古老且自然的茶园,造就了一个生机勃勃的生态系统,富含稀有和本土特有的植物、真菌和昆虫,减少了对合成肥料和杀虫剂的需求。

奥斯蒙特说:“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遮荫树的落叶会增加土壤中的有机物质,使土壤更加肥沃”,“生态系统保护着我们,我们没必要使用杀虫剂,这里有像蜘蛛这样的天敌,有助于防止虫害爆发。与集约化茶园相比,这是非常简单的管理模式。”

一名工人在古茶园里采摘茶叶,茶树与遮荫树相伴相生,形成了一个繁荣的生态系统。图片由Farmerleaf提供。

 将农业与自然保护结合起来 

将农业生态学原理运用到茶园意味着什么?

美国蒙大拿州立大学的民族植物学家赛琳娜·艾哈迈德(SelenaAhmed)表示,这就像是在人工林中保护一片片森林,种植不同品种的树木(包括果树,在保护当地动物的同时,维持生计),保持林下草本植物以抑制杂草、肥沃土壤和吸引传粉昆虫,保护遗传多样性的野生茶籽和幼苗,容忍某些茶害虫等等。

印度阿育王生态与环境研究信托基金(ATREE)的研究员AnneshaChowdhury补充说,当像奥斯蒙特这样的茶农使用农业生态学原理来照料土地时,这种方式支持本地生物多样性的同时,也降低了自己的管理成本。

例如,种植遮荫树可以吸引更多的鸟类,这是害虫防治的一种自然形式。她说:“您的种植园生态系统越复杂,管理该系统的成本就越低。”

在喜马拉雅山脉东部大吉岭的集约化栽培的茶园中,大片森林得到了保护。图片由安妮莎·乔杜里提供。

Chowdhury表示,在研究茶园如何能更好地保持多样性的同时,她发现中国和印度等主要生产国的茶园生物多样性“历史上一直很糟糕”,现在农民对采用可持续农业的实践越来越感兴趣,这种趋势为农业系统的恢复带来了希望,最终与保护生态目标一致。

她说:“人们过去认为茶园不利于生物多样性,因为它们是通过砍伐天然森林而形成的。”,“但现在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利用农业生态学的原理设计的茶叶种植系统可以促进生物多样性,不仅有利于大型哺乳动物的生存,还能支持一些如鸟类和昆虫等敏感类群。”

奥斯蒙特的古茶园拥有十分丰富的生态系统,拥有丰富的稀有和本土特有群落、真菌和昆虫。图片由Farmerleaf提供。


Chowdhury指出,随着道德消费主义的兴起,茶产业一直尝试引入更多可持续性概念。从卢旺达标榜有大量疣猴栖息的Gisakura茶园,到对大象友好的茶认证标准的制定,更多的改变正自下而上地发生。

她说:“我们现在需要的是能与这些自下而上的改变相匹配的国家政策的支持,为这种变化提供时间和支持。”,“这并不是说现在就要通过一项法律来规定所有茶园都必须是有机的。毕竟这是一个产业,不能忽视农人的生计因素。”

除了古老的茶园外,奥斯蒙特家族还拥有天然茶园、更年轻、产量更高的茶林,其中同样应用了农林符合管理原则。图片由Farmerleaf提供。


 “人们不喷农药是因为他们是坏人” ?

奥斯蒙特可以滔滔不绝地谈论生态农业的好处,尽管他拥有生态农业和可持续农业的学位,但他的专业知识和个人喜好不足以推动整个产业实践可持续农业。他指出这是“政府政策的问题”。

直到2010年,普洱县全都是产业密集型茶园。2000年初期,一批新富起来的中国人从发酵普洱对健康的益处中探寻到商机,推动起一股茶叶热潮,大批农民和商人因此来到云南,把森林密布的山地开垦为越来越多的种植园。

新鲜采摘的茶叶在进一步加工前先晾干。图片由Farmerleaf提供。


从1997年到2007年,普洱茶的价格上涨了十倍,最上等的陈年茶价格高达每磅150美元。当地人开始炒作普洱茶,将他们的积蓄投入到一种他们认为只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升值的资产中。2008年,泡沫破灭,数千人破产。

茶产业的重建很快就开始了,但方式却大不相同。奥斯蒙特回忆说,政府限制了集约化农业,限制了重点地区的种植密度和农药使用。这些政策奏效了。Farmerleaf和其他种植者采用有机种植方式。通过少量生产更高质量的茶,他们能够获得高收益。

新鲜采摘的茶叶在热锅中炒干,以保留其香气和味道。图片由Farmerleaf提供。

奥斯蒙特说:“如果不是因为政府,我认为我们不会全部转向有机农业。”,“很多事情必须集体完成,个体会受制于在群体中的声誉,如果我从事有机农业,但我所有的邻居都没有,我就只能以和他们同等的价格出售茶叶,而无法卖出更高的价钱。

他补充道:“我们常常把污染问题当作道德问题。”,“但人们从事有机农业或喷洒杀虫剂,不是因为他们是好人或坏人。这主要是一个经济学问题,农民做出那种选择对于保障收入更有利。”

这些普洱茶的压缩饼已准备好运送给客户。图片由Farmerleaf提供。

 一种适应和应对气候变迁的方法 

艾哈迈德说,随着地球变暖,将农业生态学原则纳入茶园不仅有助于实现保护目标,还有助于适应和应对气候变化。

例如,种植不同品种的遮荫树和果树可以使种植园更有效地吸收二氧化碳,甚至可以调节微气候并保护茶叶免受冰雹和其他极端天气的影响。她补充说,如果发生干旱或其他供应链中断,农林复合系统还可以为当地的粮食安全做出贡献。

奥斯蒙特说,他预计云南的茶业将继续向小规模可持续农业发展。他说:“在未来,我认为它会有点像欧洲的葡萄酒行业,”“取代大型茶园的,将会是家庭式小茶园,将拥有许多家族企业,拥有丰富的传统工艺和产品,销往当地餐馆和超市,或直接向消费者销售。”

一杯现泡的普洱茶。图片由Farmerleaf提供。

他补充说,在抖音等社交媒体平台上直播销售的增长趋势给小企业带来了振兴。通过互动直播和强大的物流,将偏远地区的茶农与城市消费者联系起来,“这是农民建立自己品牌”,以及推广他们立场的绝佳机会。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