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数字控制:科技巨头是如何进入食品和农业领域的?

2021-5-26 20:55

来自: 原创译文
导语
如果控制生产资料和消费渠道的大科技公司在食品和农业领域实现强强联合,数字农业技术可能不会满足于小农的实际情况与需求,而是成为权力和金钱实现垄断控制的工具。

译者|袅袅炊烟、9527报道、丁卯
校对 | 理想气体
责编|蔡蔡子
后台编辑|童话


微软和亚马逊等全球最大的科技公司和分销平台已开始涉足食品领域。这对小农户和当地粮食体系意味着什么?

这导致为农民提供生产资料(杀虫剂、拖拉机、无人机等)的公司与控制数据流且有食品消费者渠道的公司之间的强强联合;

在投入方面,农业公司正在形成这样一种趋势,即让农民使用公司开发的手机应用程序来收集数据,以交换他们为农民提供的“建议”;

在产出方面,大型电子平台企业正在烧钱进入食品领域并控制食品分销。

总之,它们青睐使用化学投入品和昂贵机械,并为企业买主而非当地市场生产商品。它们促进了中心化、集中和单一化,容易滥用它们的权力和垄断地位。

几年前,日本科技公司富士通(Fujitsu)在越南首都河内郊外的一块土地上建了一个试验性的垂直农场。这个高科技农场,看起来更像工厂,在一个完全封闭的高科技温室里的多层架子上生产生菜,而这个温室由中央计算机管理,这些计算机连接到由富士通和永旺集团(Aeon)(日本最大食品零售商之一)共同运营的云平台上。这个农场最初让人印象深刻并且困惑——大量的资源和能量被投入到几盘低价值生菜的生产中。

然而,垂直农业生产的不经济性并没有减弱其在硅谷的吸引力。自2014年以来,垂直农场的初创企业已从诸如亚马逊创始人Jeff Bezos和日本软银(SoftBank)之类的科技投资者那里筹集了18亿美元,这比每年流入农业的所有外国直接投资都要多。然而,尽管有大量现金流入,这些公司在全球建造的高科技农场也只占了相当于30公顷的土地面积1,很难改变全球食品生产的局面。

在离河内郊区垂直农场不远的地方,富士通正在试点另一个农场,该农场为科技公司进驻农业提供了更现实的图景。此农场位于一个普通的户外场地上,与附近的农场没什么区别。唯一显著的差异是,该农场的所有工人都携带着公司提供的智能手机,且他们的活动受到监控。他们的工作时间、生产效率和所施用的投入品都被仔细保存记录在位于日本的公司云平台上。可见,富士通正在将最先进的数字技术部署到传统企业中,以最大程度地提高劳动剥削率2。

位于越南河内的富士通农场,2016年|图片来源:GRAIN

我们应该比这些炒作看得更远。确实,数字技术可用来造福农民、消费者、农场工人和环境。但是,技术不是在虚空中发展的;它是由金钱和权力塑造的——而这两者都高度集中在科技部门。在这个只有少数公司对数据、通信和食品系统拥有空前控制权的时代,数字农业的发展将增强这些公司的权力和利润,除非我们能组织起来积极地防止这种情况发生。

     收   集   数   据     

在数字科技时代,权力是基于数据的,即收集和处理大量数据的能力。因此,与国民经济的其他部门一样,大型公司(无论是科技公司、电信供应商、零售连锁店、食品公司、农业综合企业还是银行)都在竞相从食品体系的各个环节收集尽可能多的数据,并找到从这些数据中获利的方法。通过企业间的伙伴关系或者并购,这些做法正变得越来越整合和紧密,为企业更深入、更全面地掌控食品体系创造了可能性3。

到目前为止,这种渗透中最大的参与者是被称为科技巨头(Big Tech)的全球科技公司。表1列出了他们在食品部门的一些举措。他们虽然在农业领域是新手,但已开始在农业投入巨资,特别是在与其云服务相连的数字信息平台上。


例如,微软正在建立一个名为Azure FarmBeats的数字农业平台,该平台通过其大规模全球云技术Azure运行4。此平台旨在向农民提供有关其土壤、水、作物生长、病虫害、天气和气候变化的实时数据和分析。这些信息和建议的价值取决于微软通过算法所能收集和分析的数据的量和质。这就是微软与开发农场无人机和传感设备的领先公司合作,也与正在开发能接收FarmBeats的信息传输并据此行动的技术的公司合作的原因;高科技拖拉机、喷洒农药的无人机和其他机器都连接到Azure云平台上。

农业综合企业,特别是那些出售种子、农药和肥料的企业,比科技巨头还先走一步。最大的农业综合企业都拥有它们自己的应用程序,这些应用程序现在覆盖了数百万公顷的农场,以使农民向它们提供数据,进而换取有关其产品应用的建议和折扣【参见案例一:农业综合企业走向数字化】。全球最大的农药和种子公司拜耳表示,其应用程序已在美国、加拿大、巴西、欧洲和阿根廷超过2400万公顷的农场上使用。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副总统兼总理、迪拜酋长国酋长谢赫·穆罕默德·本·拉希德(Sheikh Mohammed bin Rashid)
在GITEX2020上找到了有关Azure FarmBeats的信息 | 图片来源:Microsoft UAE twitter帐号。

像其他农业综合企业一样,拜耳必须从控制世界云服务的大型科技公司中租赁运行其应用程序所需的数字基础设施5。在这种情况下,世界上最大的亚马逊网络云服务(AWS)平台,领先于微软、谷歌和阿里巴巴。同微软一样,亚马逊正在开发自己的数字农业平台,该平台可以利用拜耳和其他使用其云服务的公司所收集的数据。因此,与这些公司相比,亚马逊具有巨大的优势,这种优势不仅表现在可访问的数据量方面,也表现在分析数据并最终从中获利的能力方面。我们已经开始看到的情况是,向农民提供产品(农药、拖拉机、无人机等)的公司正与控制数据流的公司进行整合6。

案例一:农业综合企业走向数字化

在过去的几年中,农药和化肥公司为农民提供了许多手机应用程序,以“帮助”他们决定种植什么、喷涂多少、何时收获等。

当孟山都在2013年以近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Climate Corporation时,许多人都困惑了。一家农化公司为什么要收购一家向农民出售天气保险的公司?部分答案可在 “Climate FieldView”中找到,Climate Corporation正在开发一系列手机应用程序,以使农民提交有关其田地的数据来换取关于种植什么和何时种植的建议。孟山都当时声称,除了其核心业务(种子和化学品),“数据科学”可能会带来200亿美元的额外收入机会7。

Fieldview现在正在被使用,尽管多在美国境内8。与此同时,孟山都已被拜耳(Bayer)收购,更多的“数据科学”被整合进来。让农民数据换“建议”的策略对任何想向农民销售化学投入品的公司来说似乎都具有吸引力。这个系统的工作方式基本上如下:

★ 在线打开Fieldview帐户,并上传田地数据(通常由你所在地区的服务公司提供)及所有其他数据(例如种植、喷洒、种子等信息)。

★ 然后,在拖拉机上安装“cab-app”,这是一种小型跟踪设备,可捕捉有关拖拉机现场活动的数据,并将数据上传到公司的Fieldview。从现在开始,拜耳可以访问所有你捕捉和上传的农业数据(种子密度、化肥和化学品的使用等)。

★ 接下来,拜耳将使用其有关土壤质量、病虫害、天气、湿度等的数据来解析你的信息,并建议你从他们那里购买何种产品以处理某种问题,所有这些都在你的应用程序上进行。

★ 你可以将Fieldview帐户与拜耳的“PLUS Rewards”相关联,并获得其所有化学产品(包括其旗舰除草剂“Roundup”)相关的折扣和服务。

★ 免责声明:这仅适用于玉米和大豆

拜耳只是众多想要直接获取客户田地数据以销售产品的公司之一。巴斯夫(BASF)提供了Xarvio应用程序来执行同样的活动9。他们的“侦察员”可帮助你识别田地中的杂草、疾病、昆虫等,并预测这些何时会成为重大问题。“田间经理”(field manager)会告诉你何时喷洒农药和施肥以及需要多少量;如果你需要的话,“健康田间”(healthy fields)应用程序还可帮你“制订作物保护活动的计划,并实施和记录这些活动”(这需支付额外费用)。巴斯夫(BASF)将在你需要喷雾器的时候把它送到你的田间。

在2019年,先正达(Syngenta)收购了Cropio,将这个东欧领先的数字农业公司添加到其快速扩展的CropWise数字平台。先正达夸口说,通过收购Cropbio,它成为了“唯一能够使用前四大农业市场的顶尖管理平台的农业公司:在美国拥有Land.db,在巴西拥有Strider,在中国拥有现代农业技术服务平台现在在东欧拥有Cropio”。当两个公司合并后,先正达数字工具(Syngenta digital tool)管理了全球超过4,000万公顷的土地,并计划到2020年底将这数字翻番10。

世界上最大的肥料公司Yara也不甘落后,它提供了一整套数字化工具来评估你的肥料需求。例如, Yaralrix将你的手机转变为氮气分析仪。另一个是Atfarm,它使你可以利用卫星图像分析田地并选择性地施肥。当然,一旦你知道需要什么,Yara就会为你出售相应产品11。

    数   字   鸿   沟    

所有这些,听起来可能与生产了世界大部分食物的5亿左右小农户的实际情况和需求完全脱节。无人驾驶拖拉机和农药喷洒无人机等高科技应用显然不是为这些小农户开发的。更重要的是,数字平台向农民提供的信息质量取决于数据采集情况。因此,对于那些有已收集了大量数据(常规土壤测试、田间研究、产量测量等)的地区的农场,以及能够负担得起用新技术(如新式拖拉机、无人机和田间传感器)收集数据的农场,科技公司可以收集大量高质量的实时数据。这些公司一直在开发算法来处理和分析这些数据,并声称他们可以为农民提供有关施肥、农药使用和收获时间的因地制宜的建议。如果该地区的农场进行单一作物种植,这会大大简化数据收集、分析以及建议的过程。

但是,小型农场往往位于那些扩展服务很少或没有扩展服务且几乎没有田间数据集中收集的地区。经过数十年的结构调整,在全球南方这些服务已被摧毁了。小型农场也难以负担大农场用来向云平台提供信息的高价数据收集技术。因此,科技公司在小农场收集的数据将不可避免得质量较差。

科技公司和推广数字农业的政府没有努力解决小农场田间数据缺乏的问题。虽然资金(尤其是公共资金)已被投入到连接农村人口的移动和互联网网络基础设施中(包括当前的5G竞赛),但没有任何新的资金被投入到国家的农业拓展服务中。如果有的话,目前正在向购买其产品的农民提供最小限度拓展服务的投入品供应商正在使用数字农业技术来减少他们亲自下田的次数。该计划旨在回避这一信息鸿沟而使用卫星数据以及从仍访问农民私人和公共农艺师、非政府组织和食品公司那里获得田间数据。

小农通过手机短信从数字网络中获得的建议绝非革命性的。而且,如果这些农民正在从事生态农业和混合种植,他们收到的任何建议都将完全无效。但是,向农民提供好建议实际上并不是这些公司的最终目标。对于投资数字农业的公司,其目标是将数百万小农户整合到一个庞大的中央控制的数字网络中。一旦整合起来,它们就会强烈鼓励(如果不是强制的话)农民购买它们的产品(投入品、机械和金融服务),并让农民向它们供应农业产品以便它们继续销售。


     问题就在眼前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微软公司的老板比尔-盖茨将其财富的很大一部分投入到了试图让全球南方的小农户采用他们声称的“最先进的种子、农药和化肥”这项事业中,这些农资产品都是由世界上最大的农业综合企业销售和研发的。虽然他已向推广这些技术的国际研究中心和非洲绿色革命联盟(AGRA)等项目投资了数百万甚至数十亿美元,但他的努力收效甚微,这些技术的采用率仍然很低12。

盖茨寄希望于数字农业来扭转局面。2020年9月,微软和非洲绿色革命联盟正式建立了伙伴关系13,以帮助微软在非洲大陆扩展其Azure FarmBeats平台,并深化他们的共同努力,部署微软的“聊天机器人”应用程序Kuzabot。这款应用程序通过WhatsApp和短信向小农户提供建议,包括使用哪些农业投入品和向哪些公司购买这些产品的信息14。微软早前与盖茨资助的印度国际半干旱热带作物研究所(ICRISAT)合作过,推出了一个类似的应用程序,为农民提供何时播种的建议,并通过卡纳塔克邦政府的农业推广服务推出15。

同时,微软的FarmBeats正在将美国的初创公司Climate Edge纳入其平台16。Climate Edge称自己是“正在发展的农业部门的大数据经纪人”。实质上,它汇总了由使用其平台的农业顾问、非政府组织、公司和研究人员提供的小农户数据,然后将这些信息出售给保险公司、认证机构、杀虫剂经销商、联合利华等大型食品公司,出售对象还包括想要证明其项目提高了产量的非政府组织17。

开发数字化数据和通信平台以卖给农药公司和其他想要影响农民选择的主体,这不只是微软及其合作伙伴在做。为肯尼亚小农户提供“聊天机器人”咨询服务的领先供应商Arifu,其合作伙伴是跨国种子和农药公司先正达。Arifu说它的数字平台“形成了一个能给先正达种子创造需求的反馈回路。通过Arifu,他们可以接触到那些原本需要依靠昂贵和稀缺的地面人员才能接触到的人群。”18但是,像先正达这样的农业投入品公司所节省的成本,只是那些控制着不断增长的数字农业空间的人所能获得的利润的冰山一角。

特维加仓库|图片来源:全球农业与粮食安全项目网站

Arifu现在是肯尼亚一个名为Digifarm的更大的数字平台的一部分,该平台由沃达丰的肯尼亚子公司Safaricom运营。Digifarm为肯尼亚数百万小农户提供Arifu这样的聊天机器人服务,向他们出售投入品和农作物保险,为他们提供贷款,购买和出售他们的产品,所有这些都是通过Safaricom的国家数字货币平台M-PESA进行。为此,Safaricom对所有交易收取费用【见案例二:为农村社区提供金融服务】。

Digifarm以及世界其他地区的类似平台因向没有其他融资渠道的农村居民提供金融服务而被赞誉(即所谓的 “为无法获得银行服务的人提供服务”)。但这掩盖了真正发生的情况19。这些平台并没有使小农户的知识或他们多样的种子和动物品种变得“有利可图”(bankable)。要想获得金融服务,农民必须听令于这个系统——他们必须首先以贷款的方式(高利率)购买被他们所推广的投入品,然后遵循聊天机器人的“建议”以便有资格获得作物保险(他们必须购买),再将他们的作物卖给公司(价格不可商量),并通过数字货币应用程序(需要手续费)接收付款。任何失误都会影响到农民的信用度以及获得融资和市场的机会。这就是大规模的订单农业(contract farming)。

“我上了所有的培训课程。”威尔逊·基贝特(Wilson Kibet)说。他是一位50岁的肯尼亚农民,以15%的利息从Digifarm贷款购买了杂交玉米种子和化学投入品,并遵循了被提供的建议。“他们甚至告诉我们不要在玉米地行与行之间种豆子。”20

案例二:为农村社区提供金融服务

2020年11月,巴西推出了一个全国性的支付和即时转账数字平台,名为Pix。通过在手机上安装这个新的应用程序,巴西人现在可以每周7天、每天24小时进行支付和汇款,而不需要开通银行账户21。今天,估计有6000万巴西人,即35%的人口,没有银行账户,因为他们付不起银行费用,没有固定地址或所需的个人证件,或居住在离银行分行太远的偏远农村社区。但这些人大多都有手机,可以访问Pix。 

其他地方的情况也是如此。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全世界有17亿人没有银行账户,但其中11亿人有手机。因此,这是科技公司(被称为金融科技)可以进入的一个潜在的巨大金融市场,有望取代金融系统的传统巨头。

仅中国就有大约2.24亿人没有银行账户,中国的两大科技巨头,阿里巴巴和腾讯,一直在积极整合其主导的电子商务平台、数字支付应用和小额贷款业务--这些部门根据个人消费者的购物数据,与银行合作有偿发放小额贷款。潜在的利润是巨大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阿里巴巴的小额贷款部门蚂蚁金服,在2020年10月的首次公开募股(IPO)中获得了创纪录的3万亿美元的投标,这是历史上最大的IPO。由于担心这种集中的权力和对信贷的松散监督会损害更广泛的经济,中国政府推出了关于金融科技的新反垄断规则,导致蚂蚁金服在最后一刻撤回其IPO22。

垄断控制并不是唯一的担忧。数字货币为盗窃、欺诈和负债创造了新的可能性,使那些缺乏银行和金融经验的人特别容易受到损害。它还为国家的监视和控制创造了可能性。农民应该质疑,当像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对人们的购物习惯的控制越来越强,它与最大的工业化养殖公司合作,为其工厂化养猪场开发人工智能时,这到底意味着什么23?

     新 的 中 间 商     

这些新兴的数字平台给农民带来的另一个所谓好处是,它们消除了农民对“中间商”的依赖24。的确,农民正在寻找创造性的方法,利用数字平台直接向消费者销售,尤其是在目前COVID-19病毒大流行期间,农民也有很多潜力利用数字技术来加强他们的谈判能力,特别是如果他们通过合作社或其他集体组织这样做的话。但是,即使在这些比较乐观的情况下,人们仍然需要做收集、分配和销售农场生产的食品的“中间”工作,而在世界大部分地区,这项工作仍然由数百万小规模的商人和小贩完成,他们在附近的城镇销售食品,其中大多数是妇女。 

Amazon Go 商店|图片来源: Shinya Suzuki at Flickr

如果数字平台的设计能够帮助生产和销售的两极--农民和小商贩--更好地沟通和协调食品供应链,并消除往往位于两者之间的贪婪的公司和卡特尔,那就太好了。然而,这并不符合今天推出数字农业平台的公司的利益。它们将利用数字平台来增强它们对农民的定价权【见案例三:农户要当心:新加坡正盯着呢!】,并将食品体系中扩大的“中间”劳动者置于它们无形的指挥中心的控制之下。这类似于Uber对出租车所做的事情,或者Rappi【译者注:哥伦比亚的一家快递公司】和iFood【译者注:巴西的一家餐饮配送公司】在拉丁美洲对在线杂货铺和餐馆送货所做的事情。特别是,食品体系中的女性商人和摊贩将被变成科技巨头的计件工人,以及其金融产品的消费者,为数字货币交易支付费用和偿还小额信贷的利息。

Twiga食品公司,是由微软4Afrika项目资助的几家农业科技创业公司之一25。该公司由一名美国学者创立,他在研究内罗毕的批发市场时,确信绕过强大的卡特尔,将农民与小商贩直接连接起来是有潜力的。在世界银行、微软和其他一些风险资本的支持下,Twiga食品公司建立了一个卡车车队,从内罗毕以外的农民那里采购食品,然后直接运送到该城市的小商贩网络。所有的交易,包括支付,都是通过手机组织的,并在微软的数字平台和Azure的云服务上运行26。

Twiga 食品公司联合创始人格兰特·布鲁克|图片来源:www.1776

Twiga的早期成功引起了更大的公司的注意,它们正想寻找一种打入非洲正在增长的消费市场的方法。高盛和拥有欧尚超市的法国家族企业在该公司中持有大量股份。Twiga与另一家顶级云服务提供商IBM合作,在其供应商中试行数字银行计划。最近,Twiga与肯尼亚最大的电子商务零售商建立了合作关系,这意味着Twiga现在直接向消费者销售食品;砍掉了它最初成立时服务的小商贩。Twiga还表示,它计划 “利用”欧尚集团快速增长的超市网络,将业务扩展到西非地区27。

Twiga可能在肯尼亚的食品分销系统中提高了一些效率,但这些好处并没有使农民和商贩受益。Twiga更重要的影响是,它重新塑造了食品分销,使用几乎相同的劳动力,就能够使自己居于中间攫取财富。

企业引导数字农业和食品分销的路径与更大的零售发展不谋而合。新冠大流行正在加速食品销售方式向阿里巴巴和亚马逊等科技巨头一直积极推动的在线零售转变【见案例四:科技巨头和人工智能如何控制我们的购物】。由于这些公司试图在食品零售仍以小型商贩网络以及贸易商和/或政府监管的批发系统为主的国家中立稳脚跟,因此它们正在大力宣传数字平台是农民的一个更可取的营销选择,同时掩盖自己的垄断野心。

例如,在印度,多年来一直在进行艰苦斗争以阻止大型零售连锁店进入该国,但现在企业正在通过电子商务入侵零售领域。沃尔玛在2016年以3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在线零售初创公司Jet.com,打入印度市场,2018年,又以16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印度最大的在线零售平台Flipkart。亚马逊也不甘落后。今天,印度数字零售业的三分之二几乎都被沃尔玛和亚马逊控制了。

印度在线零售的企业扩张直接威胁到数百万的小贩、小商贩和零售商、kirana商店以及夫妻店。亚马逊和沃尔玛正在利用掠夺性定价、大幅折扣和其他不公平的商业行为来吸引顾客使用其网上平台。当这两家公司在排灯节促销活动中仅用6天时间就创造了超过30亿美元的销售额时,印度的小型零售商们只能绝望地呼吁抵制网上购物28。

但更多的企业正在进入印度不断增长的数字零售市场,企图从中分一杯羹。2020年,Facebook和美国私募股权巨头KKR承诺向印度最大的零售店之一的数字商店Reliance Jio投资超过70亿美元。顾客很快就能通过Facebook的聊天应用程序WhatsApp在Reliance Jio上购物29。

尽管在线购物在拉丁美洲还没有像在其他一些地区那样腾飞,但其目前的增长是巨大的。它是由诸如“Rappi”这样的手机递送应用程序的扩张所推动的,该应用程序提供了从食品到药房、从银行到书籍等一系列的服务,不一而足。该公司在拉丁美洲取得了惊人的增长,其规模每四五个月就会扩大一倍,仅在过去5年就扩展到该地区的9个国家。它的口号是“我们因你而动”,它现在的估值为35亿美元。据Rappi墨西哥公司的Luis Techera说,他们的战略价值在于收集顾客的购物行为信息。“例如,如果吉列想推出一款新的剃须机,他们可以让Rappi提取10万名过去购买过吉列剃须刀、年龄在27至35岁之间,居住在某一地区的用户信息。”30

案例三:农户要当心:新加坡正盯着呢!

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奥兰公司(Olam)是全球第三大可可加工商,它于2014年就在科特迪瓦和加纳推出了所谓的“奥兰农民信息系统”(以下简称“奥兰系统”)。奥兰表示,这项技术使得外勤人员能够进入田间现场,对数千个农场、周围地形以及农民的社会情况进行调查和记录。”

在农场现场,奥兰培训的外勤员工手持设备收集调查数据,这些数据包括农场规模、地理位置、树木或牲畜年龄、经济、社会和卫生基础设施条件以及生态支持系统(eco-support system)…… 同时,奥兰的外勤人员会向农户简要说明这些数据将作何用途,公司将保证农户隐私的绝对机密, 使其只对公司员工和与奥兰签订了使用许可协议的相关客户开放。职员说明结束后,农民要么同意提供相关信息,要么选择退出。奥兰系统的数据库(OFIS)归新加坡奥兰国际有限公司所有,任何与个人数据有关的流程和协议也均遵循新加坡本国的法律或惯例。GPS被广泛用于标记农户所在地,绘制农场和村庄的关键社会基础设施点。这些地理和农户调查数据经由安卓应用程序输入到奥兰的数据库,然后通过在线地图界面和分析绘图工具的数据可视化手段以生成报告31。

奥兰公司声称他们使用这些数据是来帮助农民提高生产力并避免森林滥伐。但同时,它又对自己能通过这样的情报收集行为来压低价格并最大化利润的情况只字不提。

事实上,加纳和科特迪瓦的小农户已经就可可的市场价格问题与奥兰和其他大型贸易商进行了持久的抗争。而两者的实力可以说是完全不对等的,这些农户每天只能挣到可怜的1.31美元,远低于联合国的极端贫困标准——1.90美元,甚至这笔收入中的四分之一也并非来源于可可种植32。加纳与科特迪瓦政府在2019年10月时采取了一些行动以改善农民的窘境,要求这些企业支付每吨可可400美元的“生存收入补足费”(living income differential)以提高企业对农户的付款(这是一个妥协措施,本来政府想设置最低收购价,但被这些公司拒绝了)。但就目前看,两国政府表示,包括奥兰在内的大型贸易商已经开始破坏这项计划。据他们说,奥兰(世界第三大可可加工商)正在蓄意削减对两国可可豆的采购,以破坏“生存收入补足”计划33。

案例四:科技巨头与人工智能如何控制我们的购物

大型食品分销平台已越发广泛地使用人工智能(AI)软件来预测我们的食品偏好以促使我们买更多食品。

威尔·布鲁姆(Will Broome)是英国公司Ubamarket的创始人。这家公司开发了一款购物应用程序,让人可以在手机上支付商品、生成清单以及扫描产品获知成分与过敏原。他表示:“我们的AI系统能够追踪人本身的行为模式,而不是他们购买的商品。你买得越多,AI就越了解你喜欢什么商品。” “人工智能模块并非只是用来做浅显的工作,它还会在这一过程中不断学习,并获得预测能力。” “通过这个应用程序,我们发现购物车中的平均货量增长了20%,且使用过该程序的用户成为回头客的概率也增加了三倍,” 布鲁姆先生如是说。

来自商业咨询公司罗森伯格(Blick Rothenberg)的零售顾问丹尼尔·伯克说:“建立顾客的资料数据,并在顾客意识到他们需要什么产品之前就将该产品推荐给他们,这是该技术的终极目标。”

在德国柏林,一家名为SO1的初创企业也同样在使用它的人工智能系统为零售商做类似的事情。该公司称,购买AI推荐商品的人数是传统促销活动的9倍,即使AI推荐商品的折扣力度比传统促销活动少30%。  

网络巨头亚马逊对数据收集并不陌生。通过顾客网上购买历史和亚马逊自己的产品如交互式智能助手(Echo Dot,你可以对它发出指令完成一些任务),亚马逊掌握了大量客户信息。如今,该公司正进军实体零售领域,它的实体店中满是人工智能辅助的计算机视觉技术。这意味着,在目前美国27家正在运营的亚马逊食杂店中,人们无需与人或收银台接触就可完成购物。当他们步入超市时,只需用智能手机刷一刷扫描仪,挑选自己想买的东西,然后离开。当然,人工智能会全程盯着你并在你结束购物后发送账单。

2017年,当亚马逊收购了在全美拥有400多家门店的大型有机食品零售网络全食市场(Whole Foods Market)的时候,它令整个行业颤抖。亚马逊想让你在网上购物,但不在意你的食品是外送到家还是入店自取;如今他们这两个业务都能做了。毫无疑问,很快亚马逊就会根据存储在他们庞大的数据库中的偏好信息来劝说你该买什么。 

研究机构高德纳(Gartner)的数据显示,全球超过四分之三的大型零售商要么已经配备了人工智能系统,要么计划近期安装。该机构的分析员桑迪普·乌尼(Sandeep Unni)说,全球疫情加速了这一趋势,因为它极大地改变了消费者的习惯。  

对于喜好这种购物方式的客户来说,这听起来似乎很好很方便,而对于企业来说,若这种个性化推荐能刺激人们购买更多产品,那就更好了。此外,当与网络购物相关的个人信息成为主流时,人们的担忧也随之而生:所收集的海量数据由谁控制?归谁所有?数据要被用来做什么?“客户数据正迅速成为一种新货币”,高德纳公司如是说34。因此,你的偏好信息可能已经在某个地方被卖给了出价最高的人。如果人们的数据特征是基于种族、社会经济地位或性别的,那会如何?那些负担不起人工智能的小食品店和当地市场又会如何?

消息来源:
https://www.bbc.com/news/technology-54522442

   让数字农业为人民服务?  

农户无论规模大小已经开始应用新的数字技术。正如广告语所说,“有多种途径可以使技术造福食品体系中的每一个人。谁又会反对农民通过手机应用程序就可以增进对其土壤肥力和作物健康状况的了解呢?谁又会反对向他们提供与市场和消费者更直接联系的产品销售服务呢?”但问题在于,谁控制数据以及谁给出建议?与此相比,其他一些重要问题其实是其次的,比如这些不断升级发展的系统对用户而言有多安全,它们又如何为企业合谋、从事逃税和其他犯罪提供便利——更为关键。除了这些问题,我们还必须应对数字技术自身的效应,以及它是如何影响当地农民知识和实践的。 

目前,有相当多的新方案就旨在打破这种强加在农民身上的对高科技和企业控制的数字服务的依赖关系。其中一个是“FarmHack”,这是一个国际农民社区,他们制作并完善自己的工具,并在网上免费分享相关讯息。一些新IT公司也转而推动众包分工以及非专有化的信息和研究交流,这些实践不仅出现在当地社区内,也在世界范围内面临类似情况的小型生产者和加工商之间进行着(例如分享交流虫害控制技术)35。

在过去十年里,世界各地涌现出了许多“农民对农民”的网络,以分享信息和建议,很多交流是通过使用数字工具实现的。最近的一个例子是,当疫情危机来临时,官方的食品分销渠道被切断了,农民便使用数字工具将产品送到消费者手中。在世界上许多地方,农民通过社交媒体或电子商务工具组织替代性市场,在印度卡纳塔克邦,农户就开始使用Twitter发布他们的农产品视频以联系买家,另一些人则恢复了传统的物物交换,以克服现金短缺的问题,使供需匹配36。

在巴西,为了应对露天市场的关闭以及食品配送服务向大型超市集中的情况(小农户没有直接向超市供货的渠道),小农户运动MPA就组织了一个由出租车司机合作社和许多消费者组成的配送系统,该系统通过软件WhatsApp和每周更新可用商品清单的网页来数字运行。今天,所谓的“信息菜篮子”(infobasket)平均每周会有300个食品篮子,尤其是新鲜食品,在里约热内卢和周边地区则赢得了约3000名消费者37,有约40个“农民生产单位”组织了食品物流。

这些都是由当地推动的优秀倡议,值得我们全力支持。问题在于,它们能否抵挡住目前由企业所开发推出的、高度偏向于工业化农业的平台和服务的冲击。正如我们在本报告中所看到的,他们支持使用化工投入品和昂贵的工业机械,并且倾向于为企业买家而非当地市场生产商品。它们鼓励中心化、集中和单一化,并易于滥用和垄断。因此,它们只会让我们更深地陷于困扰全球食品体系的多重危机之中。

无论在哪里,我们都必须抵制企业对数字农业的侵夺。为了实现这一目标,食品生产者(农民、渔民、小零售商、街头食品商贩、农业工人等)需要与其他人一起努力,打破科技巨头及其亿万富翁的权力以争取一个不同的图景——一个以生产民主和多样化以及知识和信息分享为基础的图景。

注释:

1 Emiko Terazono, "Vertical farming: hope or hype?" Financial Times, 31 October 2020: https://www.ft.com/content/0e3aafca-2170-4552-9ade-68177784446e ; Data on FDI is from FAOSTAT: http://www.fao.org/faostat/en/#data/FDI
2 In 2016, GRAIN staff visited Fujitsu's operations outside of Hanoi.
3 Pat Mooney, "Too big to feed," IPES, 2017: http://www.ipes-food.org/_img/upload/files/Concentration_FullReport.pdf. The ETC Group has done excellent reports on corporate concentration in the food and technology sectors, as well as on issues related to digitalisation of the food system. See: https://www.etcgroup.org/
4 “Azure FarmBeats”, accessed November 2020 https://www.microsoft.com/en-in/campaign/azure-farmbeats/#anchor-2
5 Precision Planting, “FieldView plus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accessed November 2020, https://cloud.precisionplanting.com/fv/faq
6 IPES-Food, “Too big to feed : Exploring the impacts of mega-mergers, concentration, of power in the agri-food sector”, 2017, http://www.ipes-food.org/_img/upload/files/Concentration_FullReport.pdf
7 Bruce Upbin, “Monsanto Buys Climate Corp For $930 Million”. Forbes, 2 October 2013. https://www.forbes.com/sites/bruceupbin/2013/10/02/monsanto-buys-climate-corp-for-930-million/?sh=47e57d69177a
8 Climate Fieldview: https://climate.com/
9 Xarvio Digital Farming Solutions: https://www.xarvio.com/global/en.html
10 Syngenta, “Syngenta acquires Cropio”, 2 September 2019, https://www.syngenta.com/en/company/media/syngenta-news/year/2019/syngenta-acquires-cropio
11 Yara, “Solutions and tools for modern farming”, https://www.yara.com/crop-nutrition/products-and-solutions/precision-farming/
12 Rosa Luxembourg Stiftung, “False promises: The alliance for a green revolution in Africa (AGRA)”, July 2020 https://www.rosalux.de/en/publication/id/42635
13 "Microsoft reaffirms its commitment to the Alliance for a Green Revolution in Africa to support digital transformation in agriculture”, 20 September 2020, https://news.microsoft.com/en-xm/2020/09/22/microsoft-reaffirms-its-commitment-to-the-alliance-for-a-green-revolution-in-africa-to-support-digital-transformation-in-agriculture/
14 AGRA, “AGRA Covid-19 situation report”, 29 May 2020. https://agra.org/wp-content/uploads/2020/06/Sit_Rep_May_29.pdf
15 "Digital Agriculture: Farmers in India are using AI to increase crop yields”, 7 November 2017, https://news.microsoft.com/en-in/features/ai-agriculture-icrisat-upl-india/; CGIAR Platform for big data in agriculture, “webinar on scaling in practice”, 10 November 2020, https://bigdata.cgiar.org/blog-post/webinar-scaling-in-practice/
16 “The world's first services marketplace for smallholder agriculture”, https://www.climate-edge.com/
17 Ryan Loftus, “The future of farming: The start-up digitizing agriculture in developing nations”, https://www.kaspersky.com/blog/secure-futures-magazine/climate-edge-agriculture-technology/28968/
18 “Meet Arifu, the social enterprise that uses technology to empower the BoP!”, 10 June 2018, https://medium.com/@benandalex/meet-arifu-the-social-enterprise-providing-education-without-borders-8bd52e13c5a5
19 Gianluca Iazzolino, “Harvesting data: Who benefits from platformization of agricultural finance in Kenya?”, 29 March 2019, https://developingeconomics.org/2019/03/29/harvesting-data-who-benefits-from-platformization-of-agricultural-finance-in-kenya/
20 Duncan Miriri, “Credit from Safaricom's farming app sows seeds of change in Kenya”, Reuters, 15 June 2020, https://ca.reuters.com/article/idUSL8N2DH3EW
21 Fernanda Bompan and álvaro Campos, “Volume diário de transações no Pix surpreende e já ultrapassa R$ 50 milhões,” Valor, 12 November 2020: https://valor.globo.com/live/noticia/2020/11/12/pix-ja-teve-135-mil-transacoes-em-um-unico-dia-diz-vilain-da-febraban.ghtml
22 Nicole Kobie, “The complicated truth about China's social credit system,” Wired, 7 June 2019: https://www.wired.co.uk/article/china-social-credit-system-explained
23 Xiaowei Wang, “Behind China’s ‘pork miracle’: how technology is transforming rural hog farming”, Guardian, 8 October 2020: https://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20/oct/08/behind-chinas-pork-miracle-how-technology-is-transforming-rural-hog-farming
24 Gianluca Iazzolino, op cit, https://developingeconomics.org/2019/03/29/harvesting-data-who-benefits-from-platformization-of-agricultural-finance-in-kenya/
25 "Investing in African agri-tech," Microsoft website: https://www.microsoft.com/africa/4afrika/african-agri-tech.aspx?wt.mc_id=AID2418386_QSG_PD_SCL_378707
26 "Kenyan agriculture and logistics company unlocks market access across the country," Microsoft website, 22 July 2020: https://customers.microsoft.com/en-ca/story/832373-twiga-foods-professional-services-microsoft365-en-kenya
27  “Twiga Foods entices France’s richest family”, 12 June 2019, https://www.dhahabu.co.ke/2019/06/12/twiga-foods-entices-frances-richest-family/
28 GRAIN, “Black Diwali: E-commerce eats away at the livelihoods of small retailers”, 26 November 2019, https://www.grain.org/en/article/6362-black-diwali-e-commerce-eats-away-at-the-livelihoods-of-small-retailers
29 TechCrunch, “Reliance and Facebook pilot JioMart grocery shopping on WhatsApp”, https://techcrunch.com/2020/04/26/reliance-and-facebook-pilot-jiomart-orders-on-whatsapp/
30  “Más que tu dinero, a Rappi le interesan tus datos”, Forbes Mexico, January 6, 2020. https://www.forbes.com.mx/mas-que-tu-dinero-a-rappi-le-interesan-tus-datos/
31 Zoe Maddison, “Olam Farmer Information System (OFIS): improving smallholder productivity and livelihoods”, in FAO and ITU, "E-agriculture in Action: Big Data for Agriculture," 2019: https://www.itu.int/en/ITU-D/ICT-Applications/Documents/Publications/Big%20Data%20for%20Agriculture.pdf
32 Terry Slavin, "Extreme poverty still fuelling deforestation from cocoa in West Africa’’, Reuters, 10 March 2020: https://www.reutersevents.com/sustainability/extreme-poverty-still-fuelling-deforestation-cocoa-west-africa
33 Isis Almeida et al., “Chocolate war: Hershey, Mars accused of trying to undermine cocoa farmers’ pay,” Los Angeles Times, 1 December 2020: https://www.latimes.com/business/story/2020-12-01/chocolate-war-cocoa-growers-hershey-mars-ghana-ivory-coast
34 Gartner, “Gartner Predicts At Least Two Top Global Retailers Will Establish Robot Resource Organizations to Manage Nonhuman Workers By 2025” 4 February 2020. https://www.gartner.com/en/newsroom/press-releases/2020-02-04-gartner-predicts-at-least-two-top-global-retailers-wi
35 IPES-Food, op cit, http://www.ipes-food.org/_img/upload/files/Concentration_FullReport.pdf
36 GRAIN, “Millions forced to choose between hunger or Covid-19”, May 2020. https://grain.org/e/6465
37 Cesta camponesa de aliment saudáveis:  http://www.cestacamponesa.com.br/estatica/index.php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