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福岛核污水入海,从来就不是个科学议题

2021-4-16 15:31

原作者: 王瞻 来自: 全球报姐


作者|王瞻
来源 | 全球报姐
责编 | 漆菲@全球报姐
后台编辑|童话


4月13日上午,日本首相官邸,第五次“熔炉·污染水·处理水对策”相关阁僚会议如期而至。不到半小时的会议里,日本首相菅义伟做出了牵动全球的一项政治决定——从2022年起,向太平洋排放福岛第一核电站腹地内蓄积的所谓“处理水”。

同一时间,集结在日本首相官邸外的抗议群众高举着“反对污水排放入海”的标语,面对世界媒体的镜头痛斥日本政府这一“极其不负责任”的政治决定。


由核爆炸亲历者子女、反核人士以及护渔团体代表组成的抗议队伍并不庞大,与现场的媒体记者阵仗相当。即便是抗议者聚集的峰值时段,人数也未超过320人。在安保警察的指挥下,记者与抗议者们泾渭分明,这场“井然有序”的抗议活动,未能收到来自于一路之隔的永田町官邸的回应。

01、日本财政支出的最大“拖油瓶”

东日本大地震引发的福岛第一核电站堆芯熔毁事故已经过去10年,尽管日本政府在2013年就做出了“废炉”(停止福岛核反应炉运作)的决定,但距离核燃料棒冷却至少还需要40年。这一事实让核废料处理问题悬而未决。

应对“高烧不退”的核燃料棒,“灌水冷却”成为最节约成本的一种解决办法,其代价是每天产生约170吨的高辐射污染水。由于技术能力有限,目前东京电力公司(下称“东电公司”)只能对污染水中的污染物质进行清除稀释。

2015年,日本投入使用“多核素去除装置(ALPS)”,随后又建立了二次净化处理系统,它们能将锶、铯等60余种放射性物质浓度降至一定的标准值以内,但放射性物质氚基本除不掉。这些经过去污作业的处理水被封存保管,有待技术升级后再做后续处理。

为了储存处理水,东电公司在福岛第一核电站腹地内建起储水罐,每个储水罐造价高达1亿日元。截至2021年3月18日的最新统计,东电公司在核电站厂区内建设了1061座储水罐,储水量超过125万吨。污水储罐建设已于2020年12月11日结束,总储水能力上限为137万立方米。这意味着从2022年下半年起,日本将出现核污水无处储存的难题。


作为岛国的日本,本就土地资源有限,加上各地方自治体的强烈反对,目前面临包括处理水、污染土壤在内的福岛核污染垃圾无处封存的社会问题。

根据日本经济研究中心的估算,东电公司为处理福岛核事故将耗资81兆日元(约合519亿元人民币),其中污染水处理费占比最大,高达51兆日元。这与日本经济产业省预设的8兆日元的污水处理费相去甚远。污水处理成了日本政府和东电公司财政支出的最大“拖油瓶”。

2020年3月,东电公司向日本政府提出包含地下掩埋、注入地壳、以水蒸气形式排放到大气中、以稀释水形式排入海里、转化为氢化物排放等五种处理方法。其中,以稀释水形式排入海里的方案得到东电公司的力推。日本《朝日新闻》认为,该方案是五个方案中“花销最小,速度最快”的处理办法。

新官上任三把火。2020年10月,刚刚接替安倍晋三就任日本首相的菅义伟表示,“不能始终不确定福岛核污水处理的方针,会尽快作出负责任的决定。”此言一出,引起国内外的高度关注。碍于多方压力,日本政府推迟了原定于同年11月前下达最终处理决定的安排,并对外宣称“会充分听取多方意见后再做决策”。

日本首相菅义伟

然而时隔不到半年,菅义伟内阁力排众议、拍板“排污入海”,这让日本核废水问题又一次抢占了全球媒体的版面。

02、“废水处理”成了彻头彻尾的政治问题

日本政府参照了国际辐射防护委员会(ICRP)提出的标准,制定了防治核辐射的相关国内法规,将核设施中产生的含氚污水的排放标准定位为每升6万贝克勒尔。单就标准而言,已较澳大利亚、法国等国家严苛许多。

据悉,ICRP将被辐射量限度定为每年1毫西弗——作为辐射的衡量单位,毫西弗与贝克勒尔的区别在于,前者是从人体视角出发,后者是从辐射物质的视角出发进行衡量。这一建议虽然没有国际法地位的约束力,却被很多国家作为拟定国内法的依据所采纳。

日方强调,每升1500贝克勒尔的标准比国际原子能机构设定的每升6万贝克勒尔的相关标准严格40倍。“只有当每天饮用2升氚含量为6万贝克勒尔/升的水,人体一年累计辐射量才会到1毫西弗”。而根据东电公司的报告,福岛核污水经过处理后,铯137浓度降至0.185贝克勒尔/升,锶90浓度降至0.0357贝克勒尔/升。

然而,围绕衡量标准的科学依据,一些日本学者和政府产生了分歧。北海道大学教授长岛美织在《风险政治性的扩散》一书中称,所谓“依照科学国际标准”的说法本身是一种“伪权威”。2007年ICRP在其颁布的辐射风险基准中指出,辐射量判断基准的推算存在科学依据的不确定性,不能作为个体辐射剂量的判断依据。

核污水储水罐

长岛指出,同为国际组织,ICRP和“欧洲辐射风险委员会”(RCRR)、“市民与科学家关于辐射问题科学研究会”(ACSIR)等机构制定的标准之间存在较大差异。

“在众多科学依据中如何选择政策以及政策宣传的依据,这不是科学问题,而是政治判断问题。”她直言。

如果日本政府所言属实,在将冷却水中除氚以外的全部辐射物质彻底剔除的前提下,按日本当下的氚水排放标准严格执行“处理水”排放作业,避免短时间内大量排放的话,问题的确不大。因此,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总干事格罗西去年2月曾就日本“排污入海”问题回应称:“基于科学分析的结果,不会对环境造成影响。”

然而,自福岛核泄漏以来,日本方面多次出现信息公布不及时、不完整乃至前后矛盾的情况,让外界难以信任。所谓“处理水”问题俨然超脱了科学探讨的范围,成为彻头彻尾的政治问题。

03、菅义伟将工作重点放在舆情处理

2015年8月,日本政府和东电公司曾以书面形式,向福岛县的渔业合作组织联合会(下称“全渔联”)许诺:“在没有得到相关人士的理解之前,不会将处理水排放入海。”

言犹在耳,此次日本政府不顾福岛县内43个市村町级议会的反对,下达了排污入海的最终处理决定,这让手里紧握着政府许诺文书的日本渔业从业者们情何以堪。

4月13日的记者会上,菅义伟面对媒体关于“排污入海的决议是否得按政府许诺书所言,已经取得了渔民、居民等利益相关人士的理解”的质疑时,顾左右而言他。

他辩解说:“过去的六年中,日本政府坚持与在地居民沟通,今天的政府虽然做出了最终处理决定,但处理水排放入海将会在两年后才实施,在这段时间内,政府会继续展开政策宣导”。

4月7日刚刚拜会了菅首相的福岛县“全渔联”会长野崎哲回应称,“不到几天时间,(政府)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感到十分遗憾”。

其实,福岛核事故发生后,包含海产品在内的受灾县市农产品已经受到国际市场的抵制。至今为止,包含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和地区依然严格控制福岛及其周边县市的农产品进口。

在所谓“风评被害”(指由于不存在的原因或结果导致的经济损失)尚未被完全弭平之时,此次“排污入海”的相关决策无疑会给日本东北地区的农业生产带来毁灭性打击。

此外,日本政府去年许诺的“听取各方意见后再做决定”的说法也是无稽之谈。今年1月《朝日新闻》的一份民调显示,55%的日本国民对政府的这一决定表示反对。


无论是此次阁僚会议的相关书面材料,还是东电公司的网站上的公开资讯均显示,日本政府早就把工作重点放在了“排污入海”决定下达后如何处理舆情上面。菅义伟更宣称,“在切实确保处理水安全性的同时,将采取一切措施消除风评被害”。

4月11日,日本放送协会(NHK)紧急将海外版新闻中“污染水(Radioactive Water)”一词更改为“处理水(Treated Water)。

日本复兴厅于13日制作并发布了一份传单。这份传单中,“放射性氚”被拟化成了吉祥物的可爱角色。这一举措遭到日本网友的一片挞伐。4月14日夜里,复兴省紧急撤下了发布不到一天的吉祥物海报及相关视频。

“放射性氚”吉祥物

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有关“处理水可直接饮用”的说辞,更被网友调侃为粉饰过度,让“排污入海”的后续处理难上加难。

04、中韩俄反对,韩国将提起国际诉讼

面对日本“排污入海”最终处理方式的敲定,作为邻国,中韩俄三国政府率先发表了反对意见。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4月13日就日本核废水排海一事表示,日本妥善处置福岛核电站废水问题关系到国际公共利益和周边国家切身利益,理应慎重妥善把握,确保在各有关方共同参与下,有效避免对海洋环境、食品安全和人类健康带来进一步损害。同时希望日方能够听到来自于国内外的担忧与疑虑,在国际法和国际海洋公约的框架下履行义务、承担责任。此外,赵立坚还特别用“请他先喝”回应了麻生太郎的“处理水可直接饮用”一说。

在4月15日的记者会上,赵立坚再次回应说,“日本别以为得到了美国的感谢,就吃了定心丸。美国身体很诚实。一边点赞,一边禁止日本大米、鱼类等产品进口。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强调,由于辐射和核污染相关的公共卫生问题,已经加强对日本受管制产品的监管。对美国这种政策,不知日本方面作何解释?”

4月14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就日本决定以海洋排放方式处置福岛核废水一事,向日本驻韩大使相星孝一表示忧虑。

文在寅的发言人同日表示,文在寅已决定就日本核电站污水排海问题提起国际诉讼。文在寅已要求韩国官员研究,如何将日本向海洋排放福岛核电站污水的决定提交国际海洋法法庭,包括起诉的方式、暂禁日本排污的临时措施等等。更有韩国的执政党议员表示,如果日本不撤回排污入海的相关决定,将会提案建议韩国政府抵制东京奥运会。

日本核污水排海扩散模拟

同是太平洋沿岸国家,美国政府选择支持日本“排污入海“的做法。

4月13日,美国务院回应称,支持日本政府的决定,并表示该做法“似乎符合全球公认的核安全标准”。美国务卿布林肯也发推称,“感谢日本在决定处理福岛第一核电站污水方面所作的透明努力。期待日本政府与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继续进行协调。”

为打消日本渔业从业者以及日本周边国家的疑虑,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4月14日对外表示,会在福岛第一核电站废水排放开始后,持续参与监控工作,并在其中起到“关键性作用”。

在日本首相官邸的网站上,除了发布4月13日的污水处理决议文件外,还有“日美首脑在东日本大地震10周年之际发表联合致辞”的链接。

这份致辞写道,“灾难发生5个月后,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访问了名取市和仙台市,亲眼目睹了救援工作。在灾难发生10年后的今日,仍有许多受灾民众要面对震灾带来的各种困难。日美两国今后也会是彼此独一无二的朋友,向受灾民众提供支援,为实现我们所有人都向往的更加美好的未来,携手共进。”

“3·11”东日本大地震的10周年祭奠才刚过去一个月,日美就在“核污水排放”问题上展示出高度一致的立场,这让曾期待美国协助灾区奔向复兴的民众恍然大悟,上述致辞就像一碗放凉了的“鸡汤”,复兴的路还很漫长。

菅义伟将于4月15日开启赴美之旅,他将是拜登今年初执政以来在白宫当面接待的第一位外国领导人。面对日美最近一系列“默契合作”,中国网友戏谑说:“污水也要带去给好朋友一同分享。”

4月14日,菅义伟在会见日本维新会参议员铃木宗男时提及了众议院改选的话题。有分析指出,众议院的改选可能将让民调低迷的菅义伟失去首相宝座。在疫情防疫如此不利的情况下,尽管“排污入海”的决议引起国际舆论的轩然大波,但其或将成为菅义伟首相生涯中的唯一“政绩”。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