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日本地球之友、欧洲议会议员:谴责日本排放核废水的理由

2021-4-15 20:36

来自: 翻译原创
导语:

地球之友(日本)有理有据地阐述了谴责日本排放核废水决定的五大理由。欧洲议会绿党议员发起了“反对从福岛向太平洋排放放射性水”的请愿。

校对&责编|侯怡
后台编辑|童话

一、地球之友(日本):我们强烈谴责日本政府向海洋排放污染水的决定


今天(注:4月13日),在内阁会议上,日本政府决定将储存在福岛第一核电站现场水箱中的所谓ALPS(高级液体处理系统)处理后的水排放到海洋中。ALPS小组委员会的报告早在2020年2月公布后,一直没有举行公开说明会和听证会。曾经有人提出过凝固砂浆和稳定地储存在用于储存石油的大型坚固储罐中的建议,但这些替代方案根本没有得到考虑和讨论。该决定是通过一个非常不民主的过程做出的,无视国内外许多反对和关注的声音,包括渔业界的声音。我们强烈谴责这一决定。

1.水中含有的放射性物质总量不详

罐内的水含有约860万亿贝克勒尔的氚。此外,估计在反应堆建筑和反应堆内还有约1 200万亿贝克勒尔。

不仅是氚,铯134、铯137、锶90、碘129等放射性物质也残留在其中,约70%的水的总浓度比超过1[1]。据日本共同社2018年首次报道,反应堆中残留有氚以外的放射性物质[2]。在此之前,东京电力公司(TEPCO)曾表示,将清除除氚以外的所有放射性物质,并将其降至标准以下。

目前,东京电力公司表示,除氚以外的放射性物质将通过“二次处理”使其低于标准,但没有说明二次处理后水中会残留何种放射性物质和多少。

政府计划每年向海洋中释放22万亿贝克勒尔的氚。在核事故发生前,福岛第一核电站向海洋释放的氚量为每年1.5~2万亿贝克勒尔[3]。这意味着在数10年内,每年都向海洋中释放约10倍的氚量。

东电表示,将把处理后的水中放射性物质的含量限制在每升1500贝克勒尔的范围内排入大海。有媒体称这是“将处理后的水稀释到标准的1/40后排放”,但这是很误导人的。6万贝克勒尔/升是单独针对氚的标准。

在福岛第一核电站,在确定地下水等废水中的氚浓度时,为了达到每年1毫西弗特的额外剂量,即该核电站内的法定标准,还考虑了废水中含有的其他核素,将其含量定为1500贝克勒尔/升。换句话说,需要注意的是,1500贝克勒尔/升只是一个法规要求。

2. 从未讨论或考虑的替代办法

核能问题公民委员会(其中一些成员是工程师和研究人员)提出了大型罐体储存和灰泥固化的建议,并提交给经济贸易和工业部。但这些措施根本没有得到考虑,尽管这些措施有据可查,而且有良好的记录。

而“大型储罐计划”则是计划建造一个圆顶、水封排气的大型储罐。至于建设地点,在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原址上,有一块为7号和8号反应堆预留的地方,也是一个垃圾场。大型储油罐用于储存油料和其他用途。

如果采用穹顶方案,就不用担心雨水污染,堤坝的设置也包括在内。“砂浆固化计划”是美国萨凡纳河核设施处理污染水的方法。污染水是由水泥和沙子制成的砂浆,以半地下状态储存。

ALPS小组委员会的报告中仅有东电单方面否认大型储罐储存计划的内容。在此过程中,没有对提出该提案的核公民委员会进行听证。

3. 违背与渔业界的承诺

自事故发生后不久,当地渔民就因东京电力公司有意和无意地排放受污染的水而饱受折磨。2011年4月,东电作为应急措施,排放了1万吨污染水。当时没有征求渔民的意见,全国渔业合作协会联合会对东电提出强烈抗议。

2013年,东京电力公司宣布,高放射性的水继续从工厂所在地流出。2015年,当福岛县渔业协会联合会被迫同意将地下水旁路和分水渠的水排入海洋时,东电承诺,在没有得到相关方理解的情况下,不会处置储存在水槽中的经ALPS处理的污染水[4]。将受污染的水排放到海里,就会违背这一承诺。当地和本国渔民多次表示反对。

福岛县渔业协同组合联合会会长野崎先生表示强烈反对,他说:“从我们这些以捕捞海洋中生长的鱼类和贝类为常规业务的渔民的角度出发,我们强烈反对将(污染水)排放到海里,并要求在陆地上利用水槽等进行储存,进行严格管理。”

反对向海中排放的不只是福岛的渔民。2020年2月,茨城沿海渔业合作协会联合会也要求不要将污染水排入大海。宫城县渔业联合会也表示反对将放射性废物排入大海。日本地球之友对岩手、宫城、福岛、茨城、千叶、东京6个县的渔业合作社进行了调查,几乎所有合作社都反对向海洋排放[5]。

2020年6月23日,全国渔业合作社联合会一致通过了反对向海洋排放污染水的特别决议。

一位渔民对我们说:“渔业的恢复工作已经一点一点地取得了进展。如果不改善福岛的海水,我们就无法恢复竞争力。不管怎么净化,它都含有放射性物质。我反对将其排放到海洋中。”政府应该听取这些渔民的意见。

4. 决策过程不民主

自小组委员会编制报告以来,该部没有就报告内容举行公开说明会或公开听证会。而是自2020年4月以来,在福岛和东京举行了7次会议,听取由其选择的产业团体和地方政府代表的意见。参加会议的都是各部委的高级副部长,地方政府负责人和组织代表事先听取了经济产业省的情况介绍,逐一表达了自己的意见,会上很少有问答。

发言的44人中,有43人是男性。因此,妇女和青年的声音没有被听到。即使在如此正式的听证会上,不仅福岛县渔业联合会,福岛县林业合作社联合会和福岛县农业合作社联合会也表示反对向海洋和空气中排放。换句话说,当地的第一产业团体都表示反对。

5. 需要进行公开透明的讨论

政府和媒体将ALPS处理过的水排放到海洋中的影响轻描淡写,只说是“有害的谣言”,或者说是 “fuhyohigai”。但是,将处理过的污染水排放到海洋中,就是将放射性物质排放到环境中。核事故是一场人为的灾难,政府和东电对事故负有责任。政府只强调“有害的谣言”,使得指出海洋排放的影响和风险的人看起来好像是肇事者,从而关闭了健全的讨论。

现在还不算太晚。政府应该公开经处理后的污染水所含放射性物质的总量信息,并对替代方案和风险进行公开审查和讨论。

消息来源:地球之友(日本)网站[6]
时间:2021年4月13日


注释:

[1]. 每种放射性物质的实际浓度之和除以通报的浓度限值,应小于1。
[2]. 共同社新闻 "福岛核电站处理后的水有放射性物质 "2018年8月19日。
[3]. 根据核监管局《2015年度核设施辐射控制报告》,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氚释放量(贝克勒尔/年)如下。
2006年 约2.6万亿
2007年 约1.4万亿
2008年 约1.6万亿
2009年 约2.0万亿
2010年 约2.2万亿
在核事故之前,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氚以外的放射性物质为N.D.[未检测到]。
[4]. 东电 "东京电力(株)福岛第一原子力発電所のサブドレン水等の排水に対する要望书に対する回答について(对[福岛渔业合作协会提交的]请求的答复)" 2015年8月25日
[5]. 日本FoE "渔业合作社对海洋倾倒海产品有何看法"。https://311mieruka.jp/info/en/mieruka-facts/fact-16/ (Survey result was originally released May 2020)
[6]. 网站地址:https://www.foejapan.org/en/energy/doc/210413.html

二、伊利诺拉·艾维:长久以来一直存在的泄漏危险,现在欧盟已经开始行动

 Eleonora Evi,伊利诺拉·艾维,欧洲议会成员,环境健康食物安全委员会成员

“今天,日本政府宣布决定授权一家公司在2022年将100万吨被福岛核电站事故污染的放射性水倾倒到太平洋中,这场环境灾难的破坏性后果仍在持续。这是一个令人愤慨的决定,必须绝对防止!”伊利诺拉·艾维,欧洲绿党议员,发表了以上评论。

海洋是共享的,艾维接着说,这就是为什么有必要阐明在污染的鱼类、食物来源、水和海洋生态系统与特别影响研究方面可能的后果。联合国已经呼吁推迟任何有毒废物的泄漏,直到进行进一步的研究以了解其影响。

作为欧洲绿党,我们赞同联合国的要求:必须提出生态替代方案,并启动我们所掌握的所有政治杠杆,以达成一项国际协议,避免这一场大规模的生态灭绝。为此,我们发起了“反对从福岛向太平洋排放放射性水”的请愿。

因为担心会有这样的情况,欧洲议会此前已经提出了一个质询委员会,要求确认在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中设定的目标,特别是第14项目标,其中强调对海洋和海洋资源的使用必须是可持续的。

“我们有责任要求欧洲领导人保护海洋不受福岛放射性水域的影响!”伊利诺拉·艾维总结道。

消息来源:布鲁塞尔,新闻稿
时间:2021年4月13日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