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月报 | 日本反基改受挫,番茄未经检测可上市;美食品公司拒售基改鲑鱼

2021-3-13 16:42

来自: 汇编
二月看点:

1. CRISPR基因改造番茄将端上日本餐桌
2. 基改“不育”昆虫技术的分子机制存在“遗传失败”现象
3. 监管机构声称安全的草甘膦和农达剂量扰乱肠道微生物群和血液生化成分
4. 美国顶尖的食品服务公司爱玛客(Aramark)宣告不采用基改鲑鱼
5. 基改大豆血红素安全性可虑


作者|天气预爆
责编 | 侯娣
后台编辑|童话

1、CRISPR基因改造番茄将端上日本餐桌

图片来源:Testbiotech

CRISPR是目前最热门的基因编辑技术,利用来自细菌的天然免疫系统CRISPR-Cas,通过gRNA的定位作用和重复短基因片段的匹配作用,实施靶向突变。

2021年1月,日本正式批准由筑波大学创业公司Sanatech Seed研发的“CRISPR番茄”用于食品生产。这是日本首次批准商用的本土研发基改作物,并已将其发展为政府项目。

该项目是由政府内部开会审议的,因其认为CRISPR“只是编辑基因组而非修改基因”,未对基改番茄进行食品安全检测和环境影响评价。这意味着基改番茄未经安全检测就能被端上餐桌,而且包装上也不会有任何关于基改信息的标签。

“CRISPR番茄”被改造了六个基因位点,与野生亲本相比,体积增大3倍,产量增加10倍,番茄红素浓度提高5倍,γ-氨基丁酸(也称作GABA)的浓度提高5到6倍。其中,GABA与植物应激和防御系统有关,影响到植物的生长、抗病虫害能力及其它新陈代谢反应的同时,通过抑制中枢神经的信号传递,起到降血压的特殊功能,因为后一项功能迎合了当代人的养生需求,将成为基改番茄的推广噱头。

然而,这样的基改番茄如果端上餐桌,会对人体健康造成难以把控的影响。此外,基改作物为重新适应环境压力,也会产生难以预料的变化,从而再次影响食品的安全性。

由于Sanatech Seed还未完成知识产权审批手续,尚不能进行基改种子和商业化种植的交易,所以它宣布自2021年起免费提供基改种子。这样一来,基改作物可能将在农户间大规模传播,进而加剧健康和环境风险。

消息来源:Testbiotech,Bio Journal[1][2]
时间:2021年3月7日
编译:亦静

2、基改“不育”昆虫技术的分子机制存在“遗传失败”现象

“不育”昆虫恢复为可育状态,导致含抗性基因的基改昆虫仍旧存在于环境中 | 图片来源:Third World Network

Oxitec公司为控制病媒或害虫研发了多项致“不育”的基因改造技术,现已在马来西亚、开曼群岛和巴西进行田间释放测试。该公司在美国的基改蚊子试验,近来也得到批准,将于2021-2022年进行释放测试。基改蚊子所采用的基因改造策略,可称之为“遗传开关”,它根据环境中的抗生素存在与否,打开或关闭必需基因,从而控制昆虫的存活或死亡。

以Oxitec的第一代基改蚊子为例,基因改造之后,蚊子幼虫会在成年之前因缺乏四环素(antibiotic tetracycline,一种抗生素)而死亡。在实验室中有四环素的存在,蚊子就能繁殖;被释放到不含四环素的野外环境时,这些蚊子就会变得“不育”。Oxitec的第二代蚊子即将在美国释放,其作用原理相同,但只需要杀死雌蚊、留下可育雄蚊,就可以增强环境耐久性。

然而,这两种遗传开关并不是万无一失的,有些幼虫仍可以在野外存活,所以不能说可以精准致“不育”。之前在巴西的测试研究也发现,基改蚊子中的一部分是可以存活的,从而使基改个体渗入野生种群。这项发现使研究人员不由担忧起来,基改蚊子与野生型种群的基因混合,可能导致更多病菌变体进化出来,进而改变整个农田作物的传染病发展态势。

如今,一项新的研究已经揭示了这些基因开关的分子“盔甲”(机制)中的另一个“裂纹”(缺陷),这种裂纹导致“不育”个体可恢复为可育状态,致使含抗性基因的基改种群仍旧存在于环境中。这项研究由中国、德国以及美国农业部的科学家共同发表,研究显示,在实验室条件下,蚊子被改造的遗传开关可能发生自发突变,导致目标性状无法实现。

该文提醒研究者,其它类型的昆虫基因改造技术可能也存在这种现象,比如基因驱动技术(gene drive technology),它可以使目标形状迅速在整个种群内传播。文章强调,基改蚊子和其他基改昆虫,可能遭遇意图遏制、控制或是限制基改昆虫传播的策略产生“遗传失败”(genetic breakdown)的风险。同理,意图全球传播的策略也可能产生失败,不能达到传播的目的,这说明用技术快速解决问题的办法(techno-fix)是失败的。

文章强调,研发此类改造技术时须谨慎,建议为了防止这种意外后果在实验室外出现,应在实验室内就对技术的可靠性进行全面测试。

消息来源:Third World Network[3][4]
时间:2021年1月26日
编译:亦静

3、监管机构声称安全的草甘膦和农达剂量扰乱肠道微生物群和血液生化成分

新的研究揭示了草甘膦除草剂潜在致癌损害的证据 | 图片来源:GMWATCH

一项新发表的国际联合研究表明,草甘膦和基于草甘膦的除草剂农达,通过杀死杂草的相同途径——抑制莽草酸生化途径来破坏大鼠肠道微生物群。而草甘膦除草剂现在常用于转基因作物和果园、茶园,以及作为粮食干燥剂等。

人类和动物没有莽草酸途径,这使得工业和监管机构声称草甘膦对人类无毒。然而,一些肠道细菌菌株确实有这种途径,这促使研究人员在新的研究中调查农达和草甘膦是否会影响肠道微生物群。研究人员发现,在所有测试剂量下——包括监管机构声称安全的低剂量下,农达和草甘膦都会影响微生物群,导致细菌种群的变化。肠道细菌的失衡与越来越多的疾病有关,包括癌症、2型糖尿病、肥胖症和抑郁症。

此外,通过测量血液和肠道中的分子组成,新的研究还表明,农达比单独的草甘膦更具破坏性。食用这种草甘膦制剂的大鼠血液中出现氧化应激的迹象,这在单独使用草甘膦时并不明显。氧化应激不仅会损害细胞和器官,还会损害DNA,从而导致癌症等严重疾病。

即使在相对较短的90天暴露期内,这项研究也能够揭示不良影响,因为研究人员使用了被称为“组学”的尖端分子分析技术来测量血液成分和肠道内容物,这些技术比工业界为支持批准农药而进行的标准毒性试验更为敏感。

消息来源:GMWATCH
时间:2021年1月27日
编译:侯雷

4、美国顶尖的食品服务公司爱玛客(Aramark)宣告不采用基改鲑鱼

图片来源:网络

美国顶尖的食品服务公司爱玛客(Aramark)与另外两家主要食品服务公司Compass Group(OTCMKTS:CMPGY)和Sodexo(SDXAY)以及美国最大的食品杂货零售商、海鲜公司和餐馆表示,他们将不出售基改鲑鱼(三文鱼)。

值得注意的是,Compass Group和Sodexo的拒售承诺已超越了鲑鱼,涵盖了所有基改动物。    

“基改鲑鱼对野生鲑鱼和更广泛的生态系统构成了无法接受的风险。全国各地的人们已经明确表示,他们不希望基改鲑鱼,领先的食品服务公司正在倾听。” 地球之友食品和技术计划经理Dana Perls说。“我们感谢这些公司在可持续海鲜采购方面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这是一次重要的胜利。食品安全中心政策总监Jaydee Hanson表示:“像Aramark这样的公司必须拒绝向批发商和消费者出售基改动物,这一点至关重要。” “法院最近对基改鲑鱼的判决明确表明,它们的监管不善;他们也没有明确的标签。” 

消息来源:郭华仁[5][6]
时间:2021年2月2日
编译:小斯

5、基改大豆血红素安全性可虑

图片来源:网络

“不可能汉堡”【编者注:“不可能汉堡”是一种以植物为基础的传统肉类汉堡的替代品,据说它模仿牛肉的味道、香味和质地。】的素肉(植物肉)咬下去,会流出类似牛肉血的成分——基改大豆血红素(SLH),这是一种大豆根部细胞基因,经过转殖到酵母菌,培养该基改菌所提炼出来的基改成分。依法,针对新的食品着色剂,主管机关需要有“令人信服”的证据证明无害。该类证据依照美国食品药物管理署(FDA)的准则须进行90天的毒理学试验。但FDA只要求厂商(Impossible Foods公司)提供28天喂养试验的结果即可。基于此,美国食品安全中心(FSC)在去年三月控告FDA,并于近日再次向法院提交案件摘要。

有学者在2019年就曾提出,基改大豆血红素可能存在健康风险,需要进行可靠的风险评估试验。其实该公司在上市前也曾进行过相关实验,结果指出喂食基改大豆血红素后,大鼠体重意外增加、肾脏开始发炎、血液也呈现可能是贫血的症状,雌鼠的生殖系统出现问题。不过该公司仍向FDA申请为该血红素发布“无问题函(no questions letter)”。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美国的食品审查制度,“无问题函”不表示该食品一定没安全问题,此函只能说明该公司断言该产品安全,上市后维持其产品的食用安全责任在公司,不在FDA。所以,“无问题函”保护的是FDA的免于究责,而非消费者的健康。

消息来源:郭华仁
时间:2021年1月30日
编译:小斯

参考资料:

消息1:
[1]https://www.testbiotech.org/en/limits-to-biotech/crispr-tomatoes/basic_paper.
[2]http://www5d.biglobe.ne.jp/~cbic/english/2021/journal2101.html.

消息2:
[3]Zhao Y., Schetelig M.F. & Handler A.M.. Genetic breakdown of a Tet-off conditional lethality system for insect population control. Nature Communications. 2020(11). DOI: 10.1038/s41467-020-16807-3.
[4]Techno-fix,亦technological fix,含贬义,用于描述当问题出现时,使用不当技术以快速便利地进行修复的现象,但这种修复造成的问题比其解决的问题更多,或者只是造成了一种问题已经被解决的假象。(参考Scott D. The Technology Fix Criticisms and the Agricultural Biotechnology Debate.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and Environmental Ethics. 24(3): 207-226. 2011. DOI: 10.1007/s10806-010-9253-7.) 对于techno-fix的问题亦可参考:Michael H., Joyce H.. Techno-fix: Why Technology Won’t Save Us or the Environment. New Society Publishers. 2011.

消息4:
[5]http://gmo.agron.ntu.edu.tw/GMOmain36.htm#21-01-09.1
[6]https://www.facebook.com/warren.kuo.5/posts/10156011951521008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