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诋毁南街村岂能否定集体化的优越性

2015-11-20 19:53

原作者: 何平 来自: 战友

农村改革后,除华西、刘庄、南街等极少数农村继续坚持集体化道路外,几乎所有农村在政策的推动下由集体经营转向家庭经营。如今30多年过去了,两种选择、两种前途、两种命运的结局已充分表明,集体化与私有化是两条截然相反的道路,前者是通向共同富裕的大道,后者则是通向极少数人的天堂。背离集体化必然走向私有化,导致贫富悬殊、两极分化。对此,无论我们是否愿意接受,都无法回避这一事实,就连中国农村改革第一村小岗村也不得不承认这一事实,曾三次派人去南街村参观,并在留言薄上写道:“大包干发源地的人员,看到了南街村的变化,为我们提供了发展的模式,使我们的党组织看到了前进的方向”。然而,有人却避开这一事实,千方百计寻找各种理由诋毁南街村,认为“南街村的高速经济增长不是靠自身积累,而是银行贷款”。并且不断在网上散布南街村面临破产倒闭的言论,无疑给南街村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为此,发表以下个人看法。


一、南街村虽然贷款10多亿,但固定资产30多亿,并且20多个企业都在持续健康运行,南街村面临破产倒闭的言论纯属谎言。


二、南街村10多亿贷款不仅用在了发展生产上,而且实现了共同富裕,因此无可非议。

     


第一,南街村长期贷款与南街村的主导产业有关。南街村的主导产业主要生产面粉和方便面,显然是市场上公认的低利产品,因而决定了南街村的经济效益不能与那些煤老板、铁老板相比,更不能与城市的房地产开发商相比。


第二,南街村长期贷款与农产品及农产品加工卖难的问题有关。由于国家完全放弃农产品及农产品加工的计划生产,加之家庭经营下小农经济各自为政,一盘散沙这一大背景的影响,农产品及农产品加工卖难的问题显得尤为突出,南街村的主导产业属于典型的农产品加工,不可避免地遇到卖难的问题,甚至出现严重亏损都是正常的。山东菜农韩进绝望自杀的悲剧就是这一大背景下发生的。


第三,南街村10多亿贷款不仅实现了共同富裕,而且创造了中国农民向往的家园。相反,那些煤老板、铁老板贷款几十亿、几百亿不仅没有实现共同富裕,而且导致生态环境严重破坏。众所周知,山西柳林县煤老板邢利斌2012年初花费7000万元为女儿举办极尽奢侈的婚礼,但在同年10月,柳林县人民法院宣布该老板的金融负债近三百亿元已无偿还能力,与该老板有借贷关系的国开行、招行、交行、信用社、北京信托、中投信托、吉林信托等多家金融机构纷纷陷入信贷危机。中国农村的个体暴发户类似煤老板这样的不良贷款不知有多少,为何避而不谈,却偏要拿南街村10多亿贷款说三道四,分明是恶意攻击、有意制造混乱,目的不外乎否认集体化的优越性,掩盖私有化带来的灾难。


由此可见,真正关心中国的三农问题,担心的不是南街村,而是家庭经营下的农村,因为这些村再也看不到改革初期的劳动景象,只有不断减少的耕地,逐渐空心的村庄,严重恶化的环境,以及留守老人、妇女和儿童孤独、忧郁和渴望交织的眼神。尤其是留守儿童在成长过程中面临的生活、教育、心理、行为、安全等突出问题让人感到深深的震憾,不时的纠结。无论有人如何诋毁南街村,都无法否定集体化的优越性,无法改变人们对南街村的向往,因为南街村不仅没有外出打工现象,而且吸引了许多外来者,不仅实现了共同富裕,而且早已跨越了小康,实现了农业生产现代化、农村生活城市化、农村民主大众化、农村保障集体化。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