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2020反拜耳和先正达游行 直指农化巨头为新冠疫情帮凶

2020-5-26 15:54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人类破坏生态系统引发2018埃博拉病毒和2019 新冠病毒 | 图画作者:Olof Hajek. 图片来源:Europe Solidaire

作者|侯马、Susan、了凡、Jasper、希言
责编|侯马、了凡、侯娣
排版|童  话

正文

每年的红五月都会迎来世界的反转大游行。虽然各地的“封城”管控还没有完全取消,但这没有阻挡人民反转的决心,只是把反对运动从街头转移到了网上。在疫情的笼罩之下,今年反转运动的主题是反思新冠病毒的传播与资本主义农业生产之间的关系。

工业化的大豆和棕榈油种植园的开发,大量破坏野生动物栖息地,减少生态多样性的同时也消除了病毒传播的屏障。这些种植园的运作靠的是拜耳和先正达等农化巨头向其捆绑销售种子和农药。另外,新冠病毒只是近年频繁爆发的人畜共患病的其中一种,事实证明,全球盛行的“动物工厂”的单一养殖模式更是病毒传播和演变的温床。动物因生活在拥挤的空间内免疫力降低,而人工选育带来的基因单一化,则加速了病毒的传播速度,密集养殖更会激发“超级毒株”的产生。而这些养殖场的饲料,基本来自大规模的大豆养殖场,依赖于农化集团提供转基因种子和配套农药。

今年的反转游行的一个重要主办方是来自瑞士巴塞尔的“多重观察(Multiwatch)”。巴塞尔是一个只有20万人口的城市,却因为低税率而吸引了众多农业化工公司在此落户。巴塞尔是先正达的全球总部所在地。另外,在拜耳2018年收购孟山都以后,也把欧洲的总部移到巴塞尔。还有巴斯夫(BASF)的瑞士总部也在巴塞尔。换句话说,在四大农化巨头中(另外还有由杜邦和陶氏化工农业事业部合并组成的科迪华,总部在美国),有三大公司在巴塞尔设有总部。

这次网络游行的口号是“反拜耳和先正达游行!争取气候友善的全球食品供应!”[1]其中一个很重要的议题就是在农业资本的全球布局中,南北方国家的不平等,尤其是欧美的跨国集团如何通过剥夺南方国家的资源和劳动力来实现资本积累。以先正达为例,在2016年被中国化工收购之前,公司是世界第三大转基因种子生产商和最大的农药供应商[2]。细看的话,其销售额有一半来自巴西和阿根廷的工业化大豆种植农场,它生产的众多农药如除草剂“莠去津”和“百草枯”以及杀虫剂“噻虫嗪”早已在瑞士和欧盟禁用,但是却大量销往世界的其他国家和地区[3]。

2020反拜耳先正达游行的宣传海报|图片来源:March Against Syngenta

2016年当中国化工要约收购先正达时,许多瑞士团体和中国人民都表示强烈反对。瑞士包括“多重观察”在内的19个团体发布了反对并购的《公开信》及揭露其破坏性行为的《先正达黑皮书》。在中国,前化工部长秦仲达率全国3000多名志愿者上书中央,指出先正达的种子将可能危害中国本土的大豆与水稻品种,并导致有毒农药的生产与使用上升。可惜最终中国化工还是于2017年6月完成对先正达的股份收购,收购额504亿美元创了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记录。业界宣称,此举标志着全球农化行业已形成美国(科迪华)、欧盟(拜耳和巴斯夫)和中国(先正达)“三足鼎立”的格局。可是,我们看到,中国资本的介入并未能减少南方国家生产者和消费者所受的经济和健康的危害。先正达占有除草剂莠去津和百草枯市场销售的40%和50%的份额[4]。其中百草枯因剧毒性已在2016年在中国禁止销售和使用,但是仍被批准生产出口到其他国家。莠去津会影响生物体荷尔蒙失调,虽然已在2003年被欧盟禁用,但到现在为止还大量出口到巴西等国家[5]。

因此,孟山都变成了拜耳,先正达变成中国化工,品牌轮换,但跨国农化集团逐利的本质并没有改变。新冠疫情的全球大爆发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如果任由资本化农业破坏地球的生态家园,那人类的生存也将岌岌可危!

下面,让我们听听来自瑞士、德国、美国和巴西的声音,看看他们如何在逆境中反抗资本化农业[6]。

一、瑞士:资本化农业与新冠病毒的联系

讲者:Silva Lieberherr,瑞士非盈利组织“多重观察”(MultiWatch)的研究员,主要关注农业和资本权力。

农业的资本主义生产模式是造成新型冠状病毒爆发的主要原因和结果。换句话说,本次疫情爆发与先正达和拜耳这类农业资本集团密切相关。

1. 野生动物栖息地遭破坏导致动物传人疾病日增

新冠病毒源于野生动物是目前广被认可的看法。这一现象并不难理解,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在动物,尤其野生动物身上检测出数百种病原体,这些病原体对其动物宿主基本无害。其实,动物传人疾病并不是新鲜事,从动物驯化以来时有发生,但是在近几十年来,发生的频率有所增加,这和人为环境破坏有关。

诸多破坏生态系统的行为,如破坏小农户土地和热带雨林、砍伐森林、排干沼泽,更有可能使动物携带的病毒跳过自然的屏障传染给人类。研究表明,生态环境的破坏导致许多动物失去了栖息地,迫使它们更紧密地生活在一起,甚至寻找更接近人类的生活空间。不是说只有破坏热带雨林才会导致动物传人疾病日渐增多。比如,蜱传莱姆病(Lyme disease)近几年来即便在高纬度的国家如瑞士也快速传播,部分原因是由森林破坏引起的。

资本化农业的加速发展使得近几十年来生态系统遭到前所未有的破坏,主要体现在工业化种植园的兴起。通过侵占热带雨林和其他自然资源,这些种植园生产转基因大豆和棕榈油,获得巨大的利润。同时,化工集团如拜耳和孟山都则通过向这些种植园捆绑出售专利种子和农药来获得经济利益。

2. “动物工厂”加速病毒传播

科学已证明此次病毒的爆发和蔓延与“动物工厂”(animal factories)密切相关。工厂化养殖下的禽类,被挤在狭小的空间内,这大大降低了它们的免疫力。另外这些养殖动物因人工选育而基因近似,也给病毒的快速传播和演变创造了条件。而且,不仅在中国,类似的密集养鸡场在其他国家也很普遍。要知道美国、欧洲和澳大利亚的禽流感病毒的爆发比中国要多得多。这些动物工厂也是资本主义农业体系的一部分,养殖场的饲料来自大规模的大豆种植园。

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一个养鸡场|图片来源:npr.org[7]

虽然我们对新冠病毒的具体来源、发展和传播还尚未确定,但上述两个因素肯定和新冠病毒密切相关:一是掠夺土地和砍伐森林用于建造工业化种植园和开矿,二是工厂化养殖。这些生产方式导致物种灭绝、气候变化加剧,给人类和动物造成巨大的伤害。很明显,这些行为是病毒发展为流行病的原因,且类似的病毒传播还会发生。

3. 资本主义食品供应使得小农与农场工人受疫情影响最为严重

新冠病毒所引发的粮食短缺问题归根结底是食品供应的资本主义组织方式所造成的。许多国家过度依赖进口食品,因此疫情蔓延引起的贸易中断使这些国家受到重创。其中影响最严重的是那些被大型种植园掠夺土地(land grabbing)而失去生存基础,不得不购买粮食的群体。如果他们因这次疫情而失去了在大型种植园打工或者其他做零工的机会,那么他们可能会挨饿。此外,疫情导致许多公立机构关门。例如,关闭学校导致数百万儿童不能吃上学校午餐。其实,全球粮食危机正在出现,其中农村人口受到的影响最为严重。比如,一些国家报道,农民的健康状况由于长期接触农药而变得虚弱,所以特别容易被病毒感染。同时,很多国家在疫情期间关闭农贸市场,导致小农户只能将农作物低价卖给仍在营业的大型超市和食品公司,而无法直接卖给消费者以获得更大的经济收益。这可能导致农民承担高额的债务,甚至面临饥荒。

我们要团结起来一起抵制资本化农业,也就是如先正达和拜耳等大型农化集团,他们通过向种植园出售农药和转基因种子来获利,这是疫情危机蔓延的重要原因。同时,这次疫情让我们更加清楚地认识到保持本地生态系统稳定的重要性。疫情蔓延对每个人的影响不同,其中给社会弱势群体造成的打击最大。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仅要恢复本地的粮食供应,更要加强全球团结。

二、德国:欧盟出口的农药如何危害亚非拉农民

讲者:Kathrin Hartmann,毕业于德国法兰克福大学,曾为法兰克福评论报,(德国)日报和Titanic报供稿,先后在法兰克福评论报和Neon报担任编辑,2009年之后成为一名自由写作者。

1. 新冠病毒和拜耳/孟山都相关

许多导致埃博拉、寨卡和禽流感的病原体都来自热带地区的野生动物,它们的栖息地被破坏,生态系统的完整性被损毁,生物多样性正在消失。所有这些都导致病毒更快地传播给人类。每年全世界都有相当于英格兰和北爱尔兰总面积的森林遭到破坏。在巴西,自从法西斯主义者——博尔索纳罗(Bolsonaro)——执政以来,亚马逊雨林被疯狂砍伐,现已濒临崩塌。这些森林被用于发展工业化农业,单一种植转基因大豆和玉米,或者生产以出口为主的棕榈油和甘蔗。

跨国化工公司、农业和食品业巨头、金融投机者和投资者是推动破坏的元凶。像拜耳和孟山都这样的公司正人为地制造对人类和自然的危害,因为没有他们生产的剧毒农药和专利种子,单一种植是不能实现的,进而森林不会被滥伐、人类不会被迫搬迁,病毒也就不会因此被释放出来。

2. 剧毒农药正在欧盟之外泛滥

早就被欧盟禁用的农药正在南方国家在被广泛使用。其中1/4以上的活性原料成分是由德国出口的,这些农药已被“农药行动网络”(pesticide action network, PAN)列为剧毒产品。根据“农药行动网络”的数据,拜耳2018年在全球销售的农药中,超过三分之一是有高危性的。每年,在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许多无辜农民死于农药中毒(注:根据瑞士环保组织“公众眼”(Public Eye)的统计,每年农药中毒死亡人数高达20万,99%发生在亚非拉国家)[8]。在巴西,过去十年间拜耳的农药销量翻倍,与此同时,农药中毒事件也增加了一倍多。

拜耳大量出口到巴西的原料其中一种是丙森锌(Propineb)——被列为是可能致癌物(possibly carcinogenic)——对蜜蜂有剧毒。最近,拜耳在德国西部的多尔马根市(Dormagen)的工厂投资了1000亿欧元以生产更多安泰生(Antracol)杀菌剂,丙森锌就是安泰生杀菌剂的有效成分。但丙森锌在欧盟是被禁止使用的 (注:丙森锌在中国被列为“低毒杀菌剂”[9])。

在巴西,当地社区报道,农药的广泛使用已经破坏生态,逼迫人们离开家园。今年1月,一名农民、一名飞行员和一家负责飞防的公司被判处向一个原住民社区提供经济赔偿,因为他们把拜耳生产的杀菌剂Nativo喷撒到了原住民的家门口(注:Nativo活性成分:肟菌酯+戊唑醇,用于甘蔗、柑橘、园艺和谷物作物等[10])。在巴西,拜耳和巴斯夫等农化企业加入了游说组织,正在支持一项进一步简化巴西农药注册的法案,尽管这些农药有致癌性,会导致基因损伤或生育问题。

农药的毒害 | 漫画来源:Pinterest[11]

3. 谁是农化公司的受害者?

英国生物学家罗伯特·华莱士(Rob Wallace)评论到:“这些公司轻而易举地将有害经营的实际成本转移给其他人,给动物、消费者、农民、当地社区和政府。这些危害如此巨大,如果农化企业把这些成本计算到他们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上,他们早就破产了。没有一家公司能够承担自己行为所造成的损失。”这段话,确切地描述了我们的生产和日常生活方式是如何建立在对人类和自然的剥夺之上。

新冠病毒及其后果的发生不仅来自人类外部的危险,更是内生于我们的内部系统。新冠病毒向我们展示了资本主义是多么容易受危机影响,生态和社会问题是多么地相互依存。

我们必须从现在开始思考如何改变这个系统,如何永久地让这些破坏性的大公司彻底消失!新冠病毒已造成许多痛苦,但是病毒无法阻止我们为争取更公平的世界而斗争!

三、瑞士:抵抗“先正达”,巴塞尔在行动!

讲者:Nicola Goepfert,“多重观察”组织成员,“反先正达游行"组织者。

巴塞尔市与农化巨头先正达的罪恶结盟已经有很长的历史。如果像先正达这样的公司为了利润制定强大的全球农业政策并破坏环境,这对巴塞尔人民意味着什么?

联合国世界农业报告显示,工业化的有毒农业既不能解决人类的社会问题,也不能解决生态问题。现在迫切需要一种范式的改变。这就是两年前 “不要以我们的名义,巴塞尔!”(Not in our name, Basel)请愿书出现的原因。这份请愿书由1000多人签署。这1000多人要求,如果总部在巴塞尔市的公司违反人权、加剧全球变暖和迫使人们对他们的商业惯例产生依赖,政府议会和所有党派应为这些公司的行为负责。

2019年巴塞尔“反拜耳和先正达游行”。政府已禁止民众在市中心游行集会 | 图片来源:GMWatch[12]

“不要以我们的名义,巴塞尔!”请愿书对巴塞尔政府提出了五个要求:

让先正达农药中毒的受害者得到治疗,巴塞尔政府应该为此支付1.5亿瑞士法郎(约为11亿人民币)的费用

资助巴塞尔大学成立农业生态学研究所

终止对先正达的资助和减税

巴塞尔政府应支持企业责任倡议,设立研究经费,调查那些总部位于巴塞尔的企业在南方国家所犯的违反人权的行为

重新批准市民在巴塞尔市中心有示威的权利

瑞士“反先正达游行”(March against Syngenta)小组邀请所有巴塞尔议员将请愿书移交给先正达。先正达随后以两页的电子邮件回复了议员。先正达宣称,农药所导致的死亡与先正达农药所占的市场份额之间没有联系。根据联合国的报告,每年全球有20万人死于农药中毒(相当于巴塞尔总人口)。先正达在世界农药市场所占的份额约为20%,因此引发农药中毒致死的人数相当可观。

四、美国夏威夷:反农药污染,争取食物自给自足

讲者:Fern Rosenstiel, 美国夏威夷关注农业的环保人士。

2018年,夏威夷开始禁止使用有毒农药毒死蜱(Chlorpyrifos)。通过众多环保团体的共同努力,政府规定要设立了一个隔离带,在学校、居民区和医院周边150米内不能喷洒毒死蜱。另外,我们还倡议设立了一个农药举报系统,帮助社区居民了解目前有什么农药在使用。这些是自我们五年前参加反孟山都游行以来所取得的成绩。

夏威夷环保团体庆祝该州成为美国首个禁用毒死蜱的州 | 图片来源:Hawaii Reporter[13]

但这只是我们沿着正确方向斗争所取得的一个小小的胜利,更大的挑战还在后头。我们看到六大化工公司已合并成为三大集团,先正达夏威夷已被HBI(Hartung Brother, Inc.)并购,杜邦、先锋和陶氏化工合并成科迪华,孟山都被拜耳收购。最近,我们邀请到美国农民诉孟山都草甘膦致癌案第一案的原告德韦恩·约翰逊到夏威夷交流[14]。约翰逊在加州一所学校当园丁,因为使用草甘膦除草剂而罹患非霍奇金淋巴瘤。他来到夏威夷,和我们的群众及官员交谈,告诉我们应该如何保护夏威夷民众的健康。后来,夏威夷教育部决定要在全州的校园禁止使用除草剂和杀虫剂。目前,我们正与地区官员商讨,如何进一步在公路、公园和公共地方禁绝农药。最近我们刚刚打赢了一场官司,我们状告夏威夷农业企业发展公司(Agribusiness Development Corporation, ADC)(注:ADC是州政府下属的一个机构,在1994年成立,负责收购大型甘蔗种植农场,并把它们转让给农业公司经营),认为他们违反了联邦政府的“清洁水法案”,把农业污水通过水渠排到海滩,污染海洋并损害游客健康。

我们认为,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这些公司的破坏行为已有所收敛,其行径有所改变。在我所在的可爱岛(Kauai),农业公司已经把实地试验从开放的田间地头转移到温室里进行,这证明它们知道背后有人在监督,因此不得不把试验搬到密闭的空间。但在莫洛凯岛(Molokai),拜耳的实验基地正不断使农药漂移到周边的学校和运动场。因此,在夏威夷防止农药扩散的运动还没有结束,我们仍然需要不断斗争。拜耳/孟山都最近连续两年被评为夏威夷的“最佳工作场所”,这证明企业正不断地通过给自己洗白来蒙骗群众。同时,我们也非常警惕,即使这些企业在夏威夷的举动有所收敛,但这不意味着它们不会把业务转移到其他地方。我们正密切关注波多黎各和其他第三世界的情况,发现在这些地区,农业实验基地正在快速增长。

新冠疫情的到来,使我们看到,实现食物自给自足的需求是多么迫切!一方面夏威夷的食物自给率很低, 90%的食品依赖靠外部供应。另一方面,因为旅游业陷入低谷,已经有约70%的人失业。目前,我们正努力为老人、病人和穷人提供本地生产的食物,让他们不需要去超市购买。通过这些行动,我们正在思考如何改变农业生产以实现食物主权的目标。感谢你们在瑞士的行动,我们会积极响应。谢谢!Aloha!

五、巴西:反对桉树种植园对农业社区的破坏

文森特·尼卡替代农业中心(CAV)成立的背景

20世纪70年代,巴西米纳斯吉拉斯州(简称米纳斯州)热基蒂奥尼亚河谷经历了剧烈的政治、社会、文化和经济变革。州内水资源和森林资源丰富,在政府的刺激政策下,桉树种植遍布了整个河谷。从1976-1992年种植了172.4万公顷的桉树林,其中47.7%约81.7万公顷供炼钢用植物焦炭,37%约64万公顷供生产纸浆和造纸[15]。 大量桉树林在河谷的高地种植,严重侵犯了原住民的公共用地。另外,众所周知,速生桉树是“抽水机”和“抽肥机”,其快速生长靠的是大量抽取地下水和吸收土壤养分。这场所谓的“绿色革命”,使得农民的生活难以维系,而不得不靠外出打工来养家糊口。

为了帮助农民对抗农业资本,图尔马利纳农民协会,在天主教会和非政府组织的支持下,于1994年成立了文森特·尼卡替代农业中心(Centro de Agricultura Alternativa Vicente Nica, CAV)。目前该中心的主要工作围绕这些方面:恢复土壤肥力、生态农业生产、推广水资源开发和管理技术、通过团结合作增加农民收入、推动社会性别平等。该中心以当地农民运动领袖文森特·尼卡来命名。文森特·尼卡曾领导农民集体抵制农场主的圈地运动,一直带领当地人站在斗争的最前沿。

CAV工作人员在给当地居民介绍生态农业的知识 | 图片来源:CAV脸书[16]

讲者:Valmir Soares, CAV工作人员。

在米纳斯州东北部的热基蒂尼奥尼亚河谷,千百年来人们逐水而居,妥善地利用河谷的立体空间进行生产生活。低洼的河谷地段水土资源丰富,过去一直是农民的居所。根据统计数据和相关研究,农民之所以把家安在那里,是因为那里的土地收成足够维持生计。另外,农民还会在河谷更高海拔的山地清出小片空地,用来种植草药、放羊或者种树用于建房。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河谷的高地是没有所有权的,不属于任何个人,而是由当地社区所有居民共同拥有与使用的公共用地。

然而,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一个巴西的国有企业打着所谓的“区域开发”的名号,进驻并占据了所有热基蒂尼奥尼亚河谷的高地来单一化种植桉树,彻底改变了当地农民家庭的生活。农民面对的问题不仅是失去了公共土地的使用权,更重要的是单一化桉树种植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

这个国有企业很快就开放给外资,吸引了国际资本并完成了私有化。目前这家公司的大部分股份都属于外国资本,已占据了河谷地区12万公顷的高地。桉树种植不仅对家庭农业造成了影响,也造成了社会与环境的冲击。农户的可用水量正在急剧地减少,因为90%的水源正在干涸。即使当地人竭尽努力不让流量下降太猛烈,他们也无法确定水质如何。因为高地被大量桉树覆盖,这种树木的培育需要施用大量有毒农药,这就会污染水源,最终危害当地农民的健康。这些家庭失去了土地,被迫抛弃了原来的多样化的生产方式,而不得不在超市消费更多工业化的加工食品。

大部分的桉树被用于生产木炭来炼钢。这个过程有非常多的浓烟排入大气,既污染农村也污染城市的空气环境。企业在70年代就许下的增加当地就业的承诺到现在也还没有兑现,这导致居民的收入很低。企业现在只对利润兑现承诺。正因为这样,他们不尊重大部分的环境立法,也不尊重当地社区传统。

我们作为一个主要由受害者组织起来解决这些问题的公共团体,有一个愿望:希望全社会、政治家和公职人员能够参与进来,推进解决这片区域因桉树单一种植而引发的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我们也希望原住民家庭能够重新争取回自己的土地,他们一直靠这片土地的自然资源维持生计。因此,CAV承诺会为了与桉树种植园进行斗争而动员各方,团结合作。

参考资料: 

[1]今年的游行提前到4月25日,因为要和五月份的“气候游行”错开时间。

[2]Syngenta is now in Chinese hands, but will the company finally stop producing Paraquat? https://www.publiceye.ch/en/news/detail/syngenta-is-now-in-chinese-hands-but-will-the-company-finally-stop-producing-paraquat

[3]March against Bayer & Syngenta flyer. https://www.marchagainstsyngenta.ch/wp-content/uploads/2020/02/Text_MaBS_FLYER2020_en.pdf

[4]先正达向中国出口有毒农药。https://www.swissinfo.ch/chi/%E7%A6%81%E7%94%A8%E5%86%9C%E8%8D%AF_%E5%85%88%E6%AD%A3%E8%BE%BE%E5%90%91%E4%B8%AD%E5%9B%BD%E5%87%BA%E5%8F%A3%E6%9C%89%E6%AF%92%E5%86%9C%E8%8D%AF/43168748
Hundreds of new pesticides approved in Brazil under Bolsonaro.

[5]https://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19/jun/12/hundreds-new-pesticides-approved-brazil-under-bolsonaro

[6]https://www.marchagainstsyngenta.ch/infos-zur-demo/march-2020/podium-2020/

[7]When A Chicken Farm Moves Next Door, Odor May Not Be The Only Problem,https://www.npr.org/sections/thesalt/2016/01/24/463976110/when-a-chicken-farm-moves-next-door-odor-may-not-be-the-only-problem)

[8]Syngenta is now in Chinese hands, but will the company finally stop producing Paraquat?
https://www.publiceye.ch/en/news/detail/syngenta-is-now-in-chinese-hands-but-will-the-company-finally-stop-producing-paraquat

[9]https://baike.baidu.com/item/丙森锌/8414189?fromtitle=安泰生&fromid=2625768

[10]拜耳杀菌剂Nativo®在巴西获得扩展登记 首次用于甘蔗作物http://cn.agropages.com/News/NewsDetail---10145-e.htm

[11]https://www.pinterest.ca/pin/754775218778797999/

[12]Over 2000 people march against Bayer and Syngenta in Basel, Switzerland
https://www.gmwatch.org/en/news/18948-over-2000-people-march-against-bayer-and-syngenta-in-basel-switzerland

[13]FIRST IN THE NATION CHLORPYRIFOS BAN!
http://www.hawaiireporter.com/first-nation-chlorpyrifos-ban/

[14]美国三千多名草甘膦致癌患者起诉孟山都:第一案首开庭,http://shiwuzq.com/portal.php?mod=view&aid=1615

[15]巴西米纳斯吉拉斯州概况。http://br.mofcom.gov.cn/article/jmjg/zwqtjmjg/200301/20030100065712.shtml

[16]https://www.facebook.com/pg/CAVTURMALINA/photos/?ref=page_internal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