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美小麦拯救印度“0”生命,绿色革命50年谎言被揭穿

2019-5-24 11:41

原作者: 格伦·戴维斯·斯通 来自: Geography Directions


《白宫风云》是一部以美国总统为题材的剧情类连续剧,其中一集令人印象深刻,它讲述了一个虚构的非洲共和国的总统宁巴拉的故事。

宁巴拉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谈到“世界上创造奇迹的人”,比如那个“一手将印度的小麦年产量从1100万吨提高到6000万吨”的人。“万事通”美国总统杰德•巴特利特随后附和道:“没错。顺便说一下,他叫诺曼·博洛格。”稍后,巴特利特和工作人员休息时,回想起人们曾一度认为印度连温饱问题都解决不了,但是, 诺曼•博洛格出现了。他认为问题在于,小麦会因为头部太重而容易自己倒下,占据了太多空间。针对这个问题,矮生小麦诞生了。电视剧中的美国总统巴特利特感叹:“朋友们,那可是一场公认拯救了10亿生命的农业革命啊!”
 
编剧亚伦·索尔金笔下的总统们讨论的正是“绿色革命”传奇。官方说法是,博洛格培育出了新型短秆小麦,大量施肥情况下,这种小麦能有极高的产量。这种小麦(以及矮株大米)在几个国家种植,但真正的戏剧性事件发生在印度。
 
那里人口过剩,农业科学家们观念落后,导致整个国家曾经极度依赖美国进口谷物。博洛格的小麦在1967年问世,这让印度及时避免了灾难性的饥荒。博洛格在接受1970年诺贝尔和平奖时宣称,这是一场战争的胜利,粮食生产的科学力量战胜了人类生殖的生物力量。农业科学家们至今仍在谈论印度农业“在绿色革命之前几乎停滞不前”的状况。
 
也有一些批评家对“绿色革命”持不同态度,包括社会科学家(主要关注它如何对富农更有利)和生态活动家(最著名的是范达娜·席瓦)。但这些批评并没有削弱“绿色革命”的传奇色彩。
 
但历史学家在过去几年中做出的大量惊人研究,迫使我们彻底反思上世纪60年代在印度发生的事情。研究工作大多是由崭露头角的年轻历史学家完成的,但开启这一新领域大门的是尼克•卡拉瑟。他在2010年发表了著名的《饥饿的世界》,之后又陆陆续续发表了6篇论文。我在《地理学报》上发表的一篇新文章中总结了这一研究成果,但本文中,我将集中探讨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即“绿色革命”到底拯救了多少生命。
 
首先,新的历史研究表明,印度当时不是因为人口过剩而从美国进口小麦。印度沦为殖民地一个多世纪后,农业和工业都很落后。甘地主张农村自给自足和发展农业,但尼赫鲁总理在美国的支持下选择了钢铁、化工等重工业。
 
美国提出免费为印度提供小麦,当然主要是为了减轻自己国内粮食生产过剩的压力。印度接受了这一赠与,如此能保证将城市食品价格维持在工厂工人所能接受的水平范围以内。然而,这削弱了印度粮食生产商的竞争力,打击了国内粮食生产业。换句话说,粮食进口是产生粮食依赖的原因之一。
 
与此同时,印度鼓励农民从种植粮食作物转向种植黄麻等非粮食经济作物,这推动了上世纪60年代的出口繁荣。讽刺的是,大部分黄麻运往美国以后,制成了拖拉机座椅和麻布袋,这些拖拉机生产出来的过剩粮食又装到这些麻袋里运回了印度。
 
紧接着1965年至1967年的干旱,导致印度小麦进口量增加,各大报纸和美国总统约翰逊都声称发生了饥荒。回想起来,当时是否有过饥荒都非常可疑。印度官方宣布饥荒是假的,记者们搜寻挨饿的农民,徒劳无果。分析人士后来发现,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死亡率过高。但多年的干旱事件已经从一个夸大的饥饿故事演变成一个可怕的幻想,即认为印度已经走上了符合马尔萨斯人口论的不归路。1968年,保罗•埃利希所著的《人口爆炸》一书让读者们确信,数千万人很快就会挨饿。
 
但1968年印度又下雨了,大丰收也随之而来。小麦的收成很好,可能是因为神奇的种子,但一样重要的原因还有好的价格以及新开的数千口井。不仅小麦,其他作物收成也很好。如果你观察小麦和所有粮食的长期趋势,你会发现即使粮食进口一直在冲击印度农民,干旱前后粮食产量的增长速度都快于人口增长。“绿色革命”并没有带来更快的农业增长,也没有带来更多的人均粮食。它只是提高了小麦在人们饮食中的比例。

印度主要粮食作物种类的生产变化趋势

印度人均粮食产量的变化趋势。数据来自印度农业与合作部。

再者,如果“绿色革命”之前,那罕见的两年干旱期间并没有发生饥荒,那么干旱解除之后挨饿的又是谁呢?之前一直宣称“绿色革命”挽救了10亿人,新的历史研究表明,我们有必要对这一数字做一下更改。
 
比如更改为零。
 
但这些研究对这一公认的说法到底有多大影响,仍有待讨论。利益既得党派继续推行“世界上创造奇迹的人”这一传说。这一说法在当时符合美国政府的利益:陷入与苏联冷战和越南热战的美国,抓住这个机会,展现出其在亚洲的人道主义胜利,甚至连“绿色革命”这个名字都是对红色革命的明确谴责。
 
如今,生物技术行业及其盟友都在狂热地鼓吹这个传说,并将其作为传播转基因作物的一个支撑。孟山都的一位首席执行官甚至讲述了年迈的博洛格流泪的故事。因为他尽管经历了绿色革命,但活不到“基因革命”可能拯救非洲的那一天了。
 
尼巴拉总统是虚构的,但现如今推动“非洲绿色革命”是真实存在的。了解50年前印度发生了什么至关重要。我们应该为这一问题得到这一代历史学家的认真关注而感到庆幸。

References:

Baranski, Marci. (2015). The Wide Adaptation of Green Revolution Wheat.  PhD thesis, Arizona State Univ.

Cullather, Nick. (2010). The hungry world: America’s cold war battle against poverty in Asia. Cambridge MA: Harvard Univ. Press.

Olsson, T. C. (2017). Agrarian Crossings: Reformers and the Remaking of the US and Mexican Countryside. Princeton and Oxford: Princeton Univ Press. (PhD thesis, Univ. of Georgia, 2013)

Patel, Raj. (2013). The Long Green Revolution. The Journal of Peasant Studies 40, 1-63.

Saha, Madhumita. (2012). State Policy, Agricultural Research and Transformation of Indian Agriculture with reference to Basic Food Crops, 1947-1975. PhD thesis, Iowa State University.

Siegel, B. R. (2018). Hungry Nation: Food, Famine, and the Making of Modern India. Cambridge, UK: Cambridge Univ Press.  (PhD thesis, Harvard, 2014)

Stone, G. D. (2019). Commentary: New histories of the Indian Green Revolution. Geogr J. 2019;00:1–8. 
https://doi.org/10.1111/geoj.12297

Subramanian, Kapil. (2015). Revisiting the Green Revolution: Irrigation and Food Production in 20th Century India. PhD thesis, Kings College London.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