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草甘膦第二案:孟山都完败,法庭判决农达是致癌重要因素

2019-3-20 13:04

原作者: 编译︱祥子、直言了、马齿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食物主权按:草甘膦是农达除草剂的主要成分,主要配合抗草甘膦基改作物使用,自2015年被世卫组织下属的癌症研究机构(IARC)评定为2A级致癌物以后,美国有越来越多的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及其家属起诉其研发公司孟山都。
 
去年7月9日,第一起起诉孟山都农达产品致癌案开庭,历经了一个月的审讯,法庭最终判定孟山都公司对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韦恩·约翰逊负责,并向他支付2.89亿美元赔偿金。
 
昨天,草甘膦第二案迎来了判决,陪审团支持原告70岁老汉哈德曼,认为草甘膦是致使其患癌的重要因素。如此一来,还有11,000个同案诉讼将很快陆续登场。按第一案最终判决赔偿计(7800万美金),即便11,000案情只有一半赢得官司、那也意味着至少4290亿美元的赔偿费。无疑,这对捆绑除草剂的基改作物是个致命打击。

图片来源︱https://www.baumhedlundlaw.com/

昨天(3月19日),美国主要媒体纷纷报道说,关于草甘膦致癌的第二案情,即美国一位70岁老汉哈德曼(Hardeman)诉讼孟山都产品草甘膦使得他患上癌症。

经双方法庭辩论后,法庭判决支持原告老汉、认为草甘磷是可致癌的重要因素。这跟世卫组织宣布的草甘磷可致癌的结论一样。

下一步,法庭将判决拜耳(孟山都)产品造成的损失及赔偿数额。

审判第一阶段结束,孟山都完败

加利福尼亚联邦陪审团本周二指出,孟山都公司的农达(Roundup)除草剂很可能是造成男性癌症的一个重要因素。在首个针对孟山都农达除草剂致癌性的联邦审判中,这一发现给拜耳(孟山都)造成了重大打击,也为第二阶段确定赔偿金奠定了基础。
 
经过一周的审议,五名女性和一名男性陪审员达成了一致判决,支持原告哈德曼。在做出决定时,陪审团有效地驳回了孟山都公司的论点,即无法确认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哈德曼的非霍奇金淋巴瘤(Non-Hodgkin lymphoma)。
 
从2月25日开始的哈德曼告孟山都的案件受到了密切关注。案件分为两个阶段,该判决标志着第一阶段的结束。在第一阶段的庭审当中,法官文斯·查布里亚(Vince Chhabria)限制陪审团只能讨论农达及其成分草甘膦是否致癌的科学依据,就是说只能参考科学研究的证据。而其他类型的证据,如孟山都篡改科学结论来掩盖除草剂致癌的证明,则被法官排除在外。但是,法官允许后述这些证据在第二阶段可以进入陪审团的商议范围,因为第二阶段的讨论重点是裁定孟山都的法律责任。
 
现年70岁的哈德曼作证说,他在加利福尼亚州圣罗莎的56英亩土地上使用农达杀死杂草和毒橡树超过25年。在1986年至2012年之间,农药喷雾经常落在他的皮肤和脸上。2015年,66岁的他被诊断患有3期非霍奇金淋巴瘤,此后他一直接受抗癌治疗。

草甘膦第二案原告哈德曼︱图片来源:网络

双方律师对峙

一大批肿瘤学家和病理学家为双方作证,向陪审团提出关于农达与癌症之间可能联系的广泛分歧。
 
在结案陈词时,哈德曼的律师提出,哈德曼接触除草剂的方式是典型案例。他们的专家以动物研究、机械数据(mechanistic)和流行病学数据的形式提出了“压倒性的证据”,表明人们使用农达越多患非霍奇金淋巴瘤的可能性越大。
 
但孟山都的法律顾问,布莱恩·斯特克罗夫(Brian L. Stekloff)批评针对原告的癌症研究是不充分和不可靠的。他辩解说哈德曼患有的是最常见的非霍奇金淋巴瘤,再怎么研究也不可能完全排除慢性丙型肝炎和乙型肝炎是导致他患癌的因素。
 
周二,陪审团站在哈德曼一方,认为农达的使用导致他患癌的可能性超过50%。
 
随着第一阶段的庭审进入尾声,双方律师已经开始为第二阶段的庭审进行密锣紧鼓地准备。他们要考虑的事项包括:哪些证人可以出庭作证,哪些不被允许;代表哈德曼的律师将向孟山都追讨哪些赔偿;甚至包括哈德曼德律师还剩多少时间来进行举证。双方将在周三的下一阶段审判中提出开庭陈词。

农达除草剂︱图片来源:https://www.nationofchange.org

在美国地区法官文斯·查布里亚面前有数百起针对孟山都农达和Ranger Pro除草剂致癌性的案件等待审判,哈德曼的案件是这数百起案件中第一个进入审判环节的。截至1月份,在加利福尼亚州北部地区已经合并了600多个农达产品责任案件。
 
接下来要审判的案件将是费利德(Pilliod)诉孟山都,该案将于3月28日在奥克兰的州法院开始。联邦跨区诉讼(federal MDL)的第二个领头审讯计划于5月开始。然而,文斯·查布里亚法官在本月早些时候的一次听证会上表示,他可能会在费利德案判决结束后,在联邦诉讼中“按下暂停按钮”,好让双方考虑谈判和解。

11000个同案诉讼将陆续登场

媒体评论说:两个案情获得同样判决,这一来,还有11,000个同案诉讼将很快陆续登场。按第一案判决赔偿7800万美元计,即便11,000案情只有一半赢得官司、那也意味着至少4290亿美元的赔偿费。这种趋势可能迫使拜耳(孟山都)考虑高额付费的庭外和解。----尽管这比官司判决赔偿数额少许多,但意味着拜耳(孟山都)公司在法律责任方面承认草甘磷可致癌。无疑,这对捆绑除草剂的基改作物是个致命打击。
 
值得关注的是:在美国方面,前不久,美国国防部公开表达了不同意甚至反对美国环保署关于农药的管理政策。(注:在美国,三个部门负责基改作物审核:FDA管“吃”的安全,农业部管“种”的安全,环保署管“用”的生态安全。)

1985年,该环保署确定草甘磷为C-级致癌物;后来,孟山都做手脚,环保署修改为草甘磷不致癌,相关做手脚证据陆续曝光。前阵子,该机构负责人因丑闻下台,因而,该部门如何具体应对法庭判决和国防部质问,还不清楚。但大致趋向足够清楚:一旦拜耳(孟山都)公司搞庭外和解即在法律责任方面承认草甘磷致癌,那么,该环保署只有一个选择:认错、道歉、赔偿、重组,相关官员面临严厉的法律惩罚。
 
还值得关注的是:中国是全球最大的草甘磷生产者和使用者。如此,主管部门如何应对草甘磷致癌的事实呢?如何处理鼓吹“草甘磷比食盐安全”的基改枪手的官员和学者及其“科普”辟谣“呢?如何处理捆绑草甘磷等农药的基改作物及其安全证书呢?

补充知识:

近日,《国际流行病学期刊》发表了一项新的研究,指出草甘膦除草剂与非霍奇金淋巴瘤之间的关联。这项研究采集了来自法国、挪威和美国30多万名农民和农场工人的样本数据。 作者发现,接触某些杀虫剂和草甘膦除草剂的人,罹患非霍奇金淋巴瘤的风险“升高”。而接触草甘膦所引发的非霍奇金淋巴瘤类型为“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diffuse large B-cell lymphoma)”,这种类型的肿瘤正是哈德曼老人所得的肿瘤。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