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法国定生态农业为国家主轴:2025年农药减半,20万农家采用生态农法

2017-9-27 11:12

原作者: 郭华仁 来自: 上下游(News & Market)
食物主权按:

本月联合国首发《全球土地展望》报告,指明全球1/3的陆地已经严重劣化,肥沃土壤一年减少240亿吨。报告同时指出,土壤劣化最主要的因素是工业化农业的扩张。这种破坏性的密集农业特征包括大量耕作、多次收获以及大量使用农用化学品,靠牺牲土壤的可持续性来增加产量。长此下去,不仅肥沃土地减少,国内和国际间的土地争夺冲突也随之升高。
 
意识到工业化农业模式对健康、环境和农业的永续经营不利,法国已率先走出农业转型之路,在全国推广有机农业与减少农业使用。虽然此项行动面临来自于农药公司和农业部的阻力非常大,但政府的觉醒与起步可谓相当积极,不仅研发生物防治方法、制订多个国家行动纲领,并且要求农药商提供“化学农药替代方案”,同时在全国进行生态农业教学,希望培养出新一代农人。唯有如此,才能将现行粮农体系转型,带往生态农业的方向,让粮农生产兼顾经济与环境,让粮食更为充足,更为安全,农民与消费者有更好的关系!


法国在2015年气候高峰会提出“千分之四倡议”,目的在于透过有机、生态农业碳积存的能量,来降低空气二氧化碳浓度,以解决全球暖化迫切的危机,获得不少认同。目前签署的国家包括纽、澳、日、菲等在内的有33国,此外还有FAO在内的8家国际机构、26个国际农业民间团体、48个公民社团,以及27个私部门团体共襄盛举。
 
法国之所以会率先提出这样的前瞻理念,除了气候变迁的议题时机,主要是法国民间团体、学术界与政治界觉醒的早,认为国家农业太过仰赖农药,对健康、环境与农业的永续经营不利,因此企图翻转农业产销体系。
 
法国作法的核心概念是推展有机农业与减少农药使用。习惯性使用农药是与有机、生态农法背道而驰的,但是要推展有机农法,面临的最大难关在于农药使用的根深蒂固。从近年来的发展来看,就算目标达成还有待时日,法国在减农药方面的企图心,已经令人刮面相看,而其过程与作法尤值得我们借鉴。

法国减农药政策第一期:2005年提出“农药使用现况、冲击与减量报告”

法国从1885年就开始在葡萄田喷波尔多剂来杀菌,世界大战后法国农业更脱离不了使用农药的习惯,农药用很凶,以主要成分来算,每年每公顷用量约在2.3公斤,在欧洲国家名列前茅,仅次于意大利的约4.8公斤,虽然远低于日、韩的11-13公斤。
 
然而农药的危害到健康与环境逐渐受到重视,民间团体不断地呼吁改善。法国政府的觉醒与起步可说相当积极。国家农业研究院(INRA)一直在研发生物防治方法,以及抗病虫害的品种。INRA从2004年就开始与若干农家展开合作试验,发现减农药不会影响产量。然而要推减农药行动何其困难,所面临的阻力相当大,农业生产主流还是操控在农药公司手上,常被有识者诟病。
 
在农业部与环境部的联合下,INRA与农业暨环境工程研究中心(Cemagref)共计30位专家检讨两千多篇研究论文,在2005年提出农药使用现况、冲击与减量使用的报告,可说是公家农业科学家观念的转折点。

制订国家行动纲领,推2018年农药减半(Ecophyto 2018)

法国前总统萨科齐上任(2007–2012)后积极招集政府、产业、劳工、专业协会与非政府组织(NGO)等各方代表,举办气候变迁、环境、生态、生物多样性、健康以及永续生产、消费等论坛,期以制定兼顾环境与经济的国家政策。

论坛结束立刻于当年(2007)推出各项格雷内勒(Grenelle)新环境政策,属于国家行动纲领层级,并设置30个工作小组,其中两个攸关农药使用。一个是推动有机农业小组,另一个是减农药小组。有机农业当然是不准使用农药,而减农药小组所设定的政策就称为“ Ecophyto 2018”,希望到2018年能达到农药用量减半的目标。

“格雷内勒新环境政策”于2009年化为法律《Loi Grenelle 1》,要求验证有机农场面积由2%提升到2012年为6%,2020年达到20%、到2012年公部门餐厅供应有机产品达20%;到2012年一半农地达到“高环境价值”的国家标准等;为达到此目标,农业部长迈克·巴尼尔(Michel Barnier)设置委员会,于2009年底讨论出各项措施,包括:
 
国家研究经费优先进行农药对生物多样性、生态系的影响,以及研发仰赖农业生态、低农药投入的病虫害综合防治农法。研发后加强训练农人安全低量用药方式;保护水源避免农药污染,有机农法与其他环境友善农法的用水优先;
 
到2012年禁用40种高危险性农药、原则上1. 禁止空中施药,2. 处理农药影响蜂群事宜,3. 普及非农药器材的市场化,4. 到2018年农药使用减少50%。

设置农药使用次数衡量方法,估计每年平均用药次数。

减农药的Ecophyto 18不但处理农田,也涉及公园绿地等地用药

为了能监控推动的成效,还设置了农药使用次数的衡量方法NODU (Nombre de Doses Unitaires,单位剂量数),用来估计一公顷平均一年用药次数。参与减农药试验的示范农家约2000家,17,000位专业农人得到正确用药、病虫害综合防治法的训练。
 
虽然政府企图心旺盛,所提方案也相当多,但是执行仍受到诸多阻碍,特别是迈克·巴尼尔在2009六月离职后,新任农业部长布鲁诺·马瑞(Bruno Le Maire)显然不很热情,因此Ecophyto 18的推动相当缓慢。虽然总算禁掉了28种农药,较毒的药有所减少,在萨科齐任期结束的2012年,农药总用量反见略增,2018年的减半目标显然要跳票。

法国减农药政策第二期:提出“未来农粮林法”2025年有20万农家采用生态农法

欧兰德总统上任(2012-2017)后提名斯特凡·佛罗(Stéphane Le Fol)担任农业部长,展开新气象,年底就根据公部门农业研究的成绩,推出了生态农业计划,稍后出版了《了解生态农业十大做法Ten Keys To Understanding Agroecology》,包括1. 训练今朝明日的农夫、2. 强调整体性的体制(善用已有资源、减少外部投入)、3. 减少农药使用、4. 采用自然方式保护农作物、5. 减少动物用抗生素、6. 采用永续经营的养蜂业、7. 善用农场固体、液体废弃物做堆肥、8. 促进有机农法、9. 育成与选用正确的品种、10. 在农场种树,以有效利用林木等。

法国农业部长Stéphane Le Fol提出的生态农业计划(图片撷取自「ten keys to understanding Agroecology」)

重视新的农业生态教育

深知资深务农者即将大量退休,这是很好的契机,法国就在2014年征聘两百多位新研究者与教师,在全国进行农业生态的教学工作,希望培养出新一代农人采用新的生态农法来从事生产。

同年10月,国会也通过《未来农粮林法》,要求政府依法行政。《未来农粮林法》要将现行粮农体系转型,带往生态农业的方向,让粮农生产兼顾经济与环境,让粮食更为充足、更为安全、农民与消费者有更好的关系,目标是到了2025年,有20万个农家采用生态农法。
 
本法的四大支柱为:1. 提高农业供应链的竞争力;2. 推动采用农业生态方式的方法;3. 聚焦于年轻人民的食农教育;4. 再发动农业之于社会的辩论。

2015年推出减农药运动第二期,安排3500位监测员,掌握病虫害信息

农药减半计划总算在2014/2015年初见成果,比起前年减少了2.7%。针对减农药运动,部长Stéphane Le Fol在2015年10月宣布进行第二期工作,即“Ecophyto II” 。第二期运动要把几年来研发出来的省农药技术加以运用,示范农场由现行的到3,000家增加十倍到30,000家。

为此,政府除了原先每年4,100万欧元的预算外,十三大区每年各还增列3,000万欧元来协助农民转变耕作习惯。在此计划中,把实施期限延后,预计到2020年先减少25%农药用量,2025年達成減半。
 
针对病原的监控,全法国已安排3,500位监测员,分散在15,000多个农地,将病虫害的现况发表在健康植物汇报(Bulletins de Santé du Végétal,BSV),让务农者以及农业指导员能掌握讯息,作出恰当的措施。此汇报分农艺作物、蔬菜、果树、林木,以及单项的甜瓜、草莓、烟草、葡萄…等。在研究方面也持续加强,包括农药的替代方法、跨领域研究、以及即将于农场外空间禁用农药政策所需要研究课题等。

国家提供各种生态导向的植物保护的研究,提供农民应用(图片来源/法国农业部)

试行政策,要求农药商“提供化学农药替代方案”

同时,以五年的期间试行一项命令,要求农药贩卖商提供化学农药的取代方法,包括机械除草设备、生物防治资材等,并且设立五年减量目标,达标者会得到作物农药减量证书(Certificats d’Economie de Produits Phytopharmaceutiques,CEPP),未能得到的贩卖者会被处象征性的5欧元罚金。
 
CEPP设置的理由是减农药不能只要求农人,整个产业链都有责任来保护农人、居民与环境健康。而要让此计划顺利执行,政府也应该主动累积农药各方面的数据包括其负面冲击,加强施药者的教育,也要检查农场喷药用具是否安全。在实行减量的同时,若能在区域内集体参与,事情会更好作,因此对此另有鼓励的措施。

由专家提出饲养建议,协助农人做出选择(图片来源/法国农业部)

为了推动生态农业,法国倾全力推行,包含计划性的减农药运运动,预计要在2025年达到农药减量一半的目标。当然,验证有机农法完全不用农药,减用的效果最好。法国验证有机耕地面积占耕地面积由2012年的3.78%、2013年的3.9%、2014年的4.1%增加到2015年的5%,虽然比奥地利的21.3%、瑞士的13.1%还有相当大的差距,但身为使用农药大国的法国,每年愿意花1亿6千万欧元来支持验证有机(Ambition bio计划),也看得出来其企图心。

2020公共场所、学校外200公尺禁喷农药

农业部门之外,生态环境部长诺亚(Ségolène Royal)于2014年提出“Terre saine”,即“城乡土地健康无农药”政策,透过各种方案鼓励非农地不再使用农药,而且2020年开始公共场所,以及学校外200公尺之内禁喷农药。
 
此外,国会也很努力,在2014年六月通过生态环境部的三项方案:完全禁止空中喷洒、加速植物防治用天然物质的上市、两年后禁止地方政府在学校与公园施用农药。

农业部门反弹,法案授权环境部禁用类尼古丁农药及类似农药

虽然政府有心减农药,但是农部门惯用农药已久,因此阻力也很大。针对学校公地附近禁喷农药方案的通过,全国贸易与农民联盟立即在靠近瑞士的贝桑松市发起抗议行动,当年十一月时更集结到巴黎马路丢马铃薯,在某些地方公署前倒厩肥。
 
对此,环境部长诺亚不但没退缩,反而在法国国民议会展开辩论,终于能在2016年3月以少数的差距,票决通过“生物多样性法案”,直接禁用类尼古丁农药,不过生效时间延后一年,将于2018年九月1日开始。法案也授权环境部长禁止类似农药的使用。这可以说是农药使用上很大的转变,“禁用是常态,使用是例外”。
 
环境部长表示,生物多样性法案可以让法国具有能力来因应将来的需求,可以保护蜂类族群,不过需要加速研发替代方法。她也赞同取消除草剂草甘膦的使用。农业部长Le Fol对此表示,已经在规划如何让法国农药使用量减半,但因为两年前夏季过于潮湿导致病害增加,因此欢迎实施日期的延后18个月,不过他也担心,若只是法国禁止,其他欧盟国家没有跟进,可能对农民不利。

法国禁用类尼古丁农药,积极推广蜜蜂养殖(图片来源/法国农业部)

马克龙上台,政策是否改变?

今年五月新任总统马克龙上台后,找了塔文特(Stephane Travert)与胡鲁特(Nicolas Hulot)分别担任农业与环境部长。塔文特认为农药禁太凶可能减损农民的竞争力,但是胡鲁特表示为了国人健康,坚决不再退让。
 
新总理爱德华·菲利普(Edouard Philippe)衡量农业部门以及社会各界的意见,在七月底宣布类尼古丁农药仍将如期禁用。再者欧盟执委会倾向于年十月重新核准除草剂草甘膦的使用,但是环境部延续诺亚前部长的立场,表示法国将投下反对票,这很可能让草甘膦逐渐退出欧盟。
 
显然,法国官方仍将持续进行减农药政策。

法国发展明日农业时,十分侧重年轻世代参与(图片来源/法国农业部)

【参考数据省略】

文章来源:上下游(News & Market),原标题:《法国定生态农业为国家主轴│2025年农药减半 20万农家采用生态农法》,为符合大陆读者阅读习惯,原文用语有改动。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