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左翼聊转基因:资本主义与我们的出路

2017-9-10 11:16

原作者: 花果山 编辑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食物主权按:以转基因为代表的化学农业的危害以及粮食安全问题的严峻性,仍然被左翼朋友忽视,以至于欠缺应有的警惕。一群左翼朋友就转基因问题发起一场颇有意义的讨论。讨论围绕怎样看待转基因技术、反资与反转的关系、生态农业的资本路线和基层路线等问题展开。


从一个案例说起:印度农民自杀与转基因种子有多少关系?

N:看了印度农民集体自杀那文章,文中提到一案例是那农民买转基因种子之前已经负债,以致在银行贷不到款,而只能借高利贷。从这案例看,我怀疑即使没有转基因种子,印度农民也是这种命运。从历史经验看,印度工业化和城市化处于关键期,未经土地革命的印度农民在这种情形下会是怎样的命运大抵可想而知,此时无论是采用转基因种子还是杂交种子还是自留种子,印度农民的命运可能是一样的。
 
由于没去过印度,我这只是在此文基础上根据常理做的一个猜想。转基因种子会不会加重印度农民的负担,我想应会加重一点,但可能不是根本性的。印度农民的转基因种子故事更像是这样的:破产农民本想把转基因种子当救命稻草,结果转基因种子不仅救不了他们,反而是更加艰难。这哪里是什么种子救得了的。

乌沙和马洛超新婚一年后,丈夫马洛超自杀,死在他们的棉花地里。他们宝贵的3公顷地,是乌沙的娘家馈赠的。乌沙说丈夫借贷购买了孟山都的种子、化肥和杀虫剂,但是当年没有足够的雨水,棉花收成不好。马洛超死后,政府出卖了他们的土地来帮他抵债。乌沙说她变得一无所有。

H:我部分同意N的看法。我同意在没有经历过土地革命的印度农村,大多数农民生计艰辛。然而, 2002年引入孟山都的转基因棉种之后引发的几十万农民自杀的灾难的确是令人震惊的,在纪录片《苦涩的种子》里,至少从当地农民和农村的经历来看,这样此起彼伏的农民自杀,是前所未有的灾难,而不是如N说的“此时无论是采用转基因种子还是杂交种子还是自留种子,印度农民的命运可能是一样的。”我认为资本对种子的垄断已经引发了农民问题的进一步质变,深化了三农危机。
 
菲律宾转基因玉米种植十年之际,一些科学家和农民组织联手做了一部纪录片《ten years of failure》 (失败的十年)。两国农民有相似的遭遇。无论在印度还是在菲律宾,转基因种子(Bt棉花、Bt玉米)上市后,它的宣传攻势强大,价格都大大飙升,带动配套农资价格上升。周围农资店很难再找到非转基因的种子。农民负债率大大上升。农业生态环境恶化。
 
我们不能想当然地认为,一切无非是老问题、老矛盾。

转基因技术的好坏只是学术争议吗?

N:我个人意见,可以通过揭示转基因现象来反对资本主义,而不是反过来通过揭示资本主义来反对转基因技术。目前有个不好的现象,披着社会主义的外衣,通过揭示转基因经济中的资本主义来反对转基因技术,甚至反对转基因科学,这会把社会主义一词打上蒙昧的烙印。我提个小建议,如是反对转基因的资本主义化,不妨提个新词“资本主义转基因经济”,把矛头对准这个,而不宜以专家的名义陷到技术争议中。动不动说转基因技术会有什么不良后果,那首先属于学术争议。
 
Z:这首先绝不仅仅是学术争议,而是资本主义规律的体现。资本主义的科技不能脱离政治经济;其次,即使是技术层面和技术背后的理论和方法论层面,他们也没搞清楚。
 
H:转基因是技术,技术是否民主、是否有益于社会和民众,这是政治社会问题,把技术当科学,这是被忽悠了。转基因不是一般的“技术而已”,而是极为有利于资本垄断的、造成的生态伤害覆水难收的一个技术。可参考《他们为什么不反转?转基因问题的社会主义大视野漫谈》

“技术问题不要扯政治”,“反转就是反科学”?

Z:总括来讲,资本主义鼓吹转基因的逻辑如下:
 
1、粮食问题与社会结构无关,只是技术问题,而转基因是唯一可行的高效技术;
2、转基因作物与非转基因作物“实质等同”;
3、转基因技术的理论基础完备;
4、转基因长远影响未知,因此现在看来安全;
5、谁反对转基因,谁就反对一切现代科技。
 
N:转基因生产与转基因技术要进行区分,转基因技术和转基因科学也要进行区分。
 
Z:一些左翼认为一沾“转基因”就是科学,号称用“科学精神”支持转基因,而且把反转一概说成“愚昧”、“反对一切新技术和新事物”。还有人说“理客中”(网络术语,即自称“理性客观中立”)、“技术问题不要扯政治”。
 
反对转基因不光是反对(转基因)经济。转基因的理论基础根本没建立起来,长远影响和非预期效应研究也很少,而基础不牢、影响未知就玩命卖恰恰是资本干的,重成果利润、不重基础研究也是资本主义的科研路线决定的。孟山都设立了一堆奖学金,能出资赞助研究转基因威胁的项目吗、质疑转基因蒙昧吗?迷信转基因才蒙昧。
 
转基因是一个形而上学(片面、孤立、静止)和还原论(以分析还原为主、抽离系统研究局部,尽量把环境看成微观;认为微观一定是本质,本质一定在微观层面)指导下的、理论不成熟(对物种内、物种间——生态系统的转录网络、代谢网络等在系统层面的研究尚未基本成熟)的半吊子(“基因枪”法简单粗暴)技术;转基因研究原则上可以允许(是否大力支持另说,理论上并非所有技术都需要大力支持,从资本主义现实看得到支持的技术也只是一少部分),但资本搞转基因是利润导向、忽略理论基础和方法论,不看长远影响、只看个别性状的。
 
Z: 粮食问题本来就不是纯技术问题,但资产阶级把它强行设置为技术问题,然后又声称转基因技术是技术中的上帝,能解决粮食问题就靠它了。每年粮食浪费十几亿吨,相当于全球产量三分之一,这帮专家却一门心思盯着一个技术。他们假设:社会结构问题无法解决,全球环境问题可以暂时不管,只有搞烧钱的高精尖技术研究才“现实”。难道我们的视野也这么狭隘吗?我看,根本问题不解决,再高精尖也不解决问题,反而会因为路线问题制造出更多问题。相反如果根本问题结局了,转基因还真不一定有多大必要。
 
再说,从技术上看,转基因对解决粮食问题也没优势。如果考虑潜在威胁就更差了。

转基因难道不能为社会主义所用吗?

W:别把科学技术的利弊和科学技术在资本主义语境下的利弊混淆了。为什么就只看到转基因在资本主义下的危害,不看它在社会主义中的潜在优越性呢?如增产?
 
J:转基因食品是否有害是一回事,资本家拿转基因技术去做什么是另一回事,两件事放一起说,好像转基因技术一定只能是资本家掌握的,他们拿了这个技术一定是要坑害中国人的。难道我们中国人就不能用转基因技术为人民服务?
 
Z:转基因对产量提高有限,这是其一,也是证明转基因技术不是解决粮食问题的充分条件的论据之一。因为粮食问题主要是社会问题(分配不均、浪费、环境破坏、土壤退化),所以转基因技术同样不是解决粮食问题的必要条件。又如,化肥的理论实践已经很成熟了,但现实中某些国家滥用化肥,而非洲很多国家根本用不起化肥,这就不是纯粹的技术问题。
 
S:转基因可能短期能增加点产量,但与其造成的短期和长期的危害来讲,这点增产的好处远远不能与其造成的伤害相比。
 
Z:即使转基因有一些长处,现有社会背景下转基因的优越性能发挥出来吗?
 
Y:到目前为止,基本是事实是:转基因技术不会带来作物的增产。在科学家还没有针对各种转基因作物的安全性进行长期的安全试验以前,在科学内部没有共识,在社会对此没有共识以前,就这么着急替它找出路,甚至不惜给它穿红衣服?

打开可能性:以转基因为切入点的反资

Z:我们是要反对“资本主义社会、资本规律和资产阶级主导下的政治、经济、还原论主导的科研方法论和在此之下的转基因科研、生产路线”。我们反对资本主义的整体现实,这种现实也体现在转基因领域,因此我们同样反对这一部分。而不是反对抽象的转基因名词或者转基因技术。
 
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哲学方法论以及依附于此的技术是一个整体,我们反转也是反这个整体,转基因是个切入点,从任何一个点切入都必然触及整体(这个整体就是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哲学、方法论);转基因是个焦点,属于性质恶劣潜在危害重大(基因污染显然比物理污染和化学污染更难清理)的,需要反,也值得反。
 
X:可是有很多比转基因性质更恶劣、危害更明显严重的切入点。挑转基因作为切入点,有诸多不利:1、食品安全的问题并不如添加剂清楚,陷于猜测甚至瞎编; 2、科普费劲儿,不利于宣传; 3、有机食品脱离群众。
 
Z:科普是否费劲,要看大家是否有系统思维。群众虽然个别领域的专业知识不一定多,但每天接触现实,有一定历史观点,能考虑事物的各个方面和长远影响。在这些方面比不少所谓左派和专家强得多。
 
有机食品脱离群众?毛时代农业有很多可以发掘之处,至少比现在更加有机,所以有机并不一定脱离群众。而当时农业又可以和现在的人民农业实践联系起来。
 
S:凡是性质恶劣的都得反,何况转基因不仅涉及人民的身体健康,也涉及到生态环境和食物主权的问题,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问题。左翼应该认真对待。在主粮转基因化这个重大问题上沉默或者放任,作为真正的左翼,尤其是左翼科学家,是不合适的。有的左翼不愿意参与反转,也没有人强求,毕竟现在没有领导力量出现。
 
H:资本主义的问题渗透在各个方面,转基因只是资本垄断资本渗透的一个方面,但这个方面紧密联系农民生计、生态安全、消费者食品安全、公共健康。
 
请大家看看我们面对的现实:资本主义从控制生产拓展到再生产,到生命领域(种子、基因)和生态领域,后两者是20世纪后期21世纪的新发展。近40年的商业种子行业发生了巨大变化。六大公司共占据私人作物研发的75%、商业种子市场的60%。1996年,世界前三名种子公司(美国孟山都、杜邦和瑞士的先正达)仅占全球种子市场22%份额,到2011年,市场份额翻倍,达到53.4%。

街头抗议:“种子属于自然,而不是金钱至上的孟山都”

资本利用转基因对种子的垄断在近40年日趋严重,中国转基因主粮化已经是“鬼子进村,打枪的不要”(前两年央视报道转基因大米泛滥,中国米制品出口每年因查出转基因成分被欧盟退回不在少数)。无论从生态、反垄断、还是健康角度,都可以切入这一问题,提出自己的分析,发出声音。然而,就我所见,左翼媒体一直没有碰这个话题,这是引发讨论的一个源头。希望通过讨论磨合共识、形成合力。
 
没有左翼单挑转基因作为切入点。更大的问题是很多左翼根本没有这个切入点,对民众关心的问题不闻不问,甚至不屑。可以参考食物主权的立场

S:反转这样涉及老百姓身家安全的事情,左翼不去做、不去领导工作,难道交给右翼去领导?这也是为老百姓做实事,左翼不为老百姓做实事,老百姓会跟着左翼走?做梦吧。
 
Z:集中在哪个点都行,但必须互相支持,而不是各自为战。术业有专攻,但专攻背后必须统筹。在确立反转立场之前,需要大家具备一些必要基础。
 
X:即使是基础科研,我也是很反对“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但这是目前所有领域的问题,而不只是转基因“有毒”、最危险。转基因不应该成为焦点。
 
Z:如果觉得都有问题,而不是没有问题,那么我们就有共识了。既然所有领域包括转基因都有问题,那就可以提。不是最危险,也是巨大危险之一。既然看到有问题,为什么不一起揭露、普及,反而泛化、模糊焦点、降低(讨论)效率呢?您认为不应该成为焦点,难道就应该帮助挺转派模糊焦点,批判我们全部精力用于反转吗?

该不该反转基因技术本身?

J:为了反转,说出来的话技术错误太多,甚至只诉诸情感煽动,容易被人抓把柄。谈技术难度大,但反对转基因主粮化和粮食安全的问题完全可以大大方方讲,大讲特讲。
 
Z:谈“转基因技术”的意义:1、技术背后有科学理论,科学理论背后有方法论;2、技术有政治经济管着,只谈技术不谈政治经济,就是逃避社会责任;3、技术工作者认为自己了解技术,实际上真了解吗?我们也不必被“专业”吓倒。
 
只讲反转基因主粮商业化有好处,但也有坏处。坏处在哪?为了保证粮食安全,我们自主研发,我们搞法律、技术标准,你们左翼还有啥话说?实际上自主研发绕不过资本主义,法律技术标准也绕不过政治经济、统治集团、理论不完备这些更深层的东西。我们直接从最基础最根本的东西出发,去看整个系统,把握全局,再去各个领域展开,而不是被迫沦为纯粹技术层面的谈判。

达成共识,跟群众站在一起

X:很多人似乎只关注转基因,导致老百姓只关心转基因食品能否吃,而不是背后的制度。特别反感那些用“不孕不育”来妖魔化转基因的宣传,以阴谋论掩盖制度性问题,甚至不反对中国资本掌握技术垄断市场。
 
L:转基因不仅涉及食品安全问题,更涉及到粮食生产安全问题。因为目前为止农业生产用的种子基本都是杂交种子,农业生产上每年都需要购买种业公司制造的新的杂交种子,但目前国内主要种业公司基本被外资控股。
 
转基因是否导致不孕不育,看情况,不一定是妖魔化。比如柴卫东那本书提到美国一家公司研发的一种转基因玉米就可以杀死雄性精子。
 
H:民间有一些关于转基因的恐怖传言,有些反转群众被称为义和团,所以正需要左翼参与讨论塑造反转话语,提供解释。但左翼这两年在这方面似乎关注度不够,分析揭露得不多。反感群众的“义和团”,不如跟他们一起斗争,在团结中改造话语。
 
Z:义和团比鄙视人民的“白专”强。不管是什么社会,由于专业分工,外行领导内行普遍存在。心左说过一句话,现在群众和领导都是外行,但小资只鄙视群众,而不鄙视领导,归根结底在于群众没有领导权。
 
阴谋论固然不对,但比“理客中”们的“世界是平的”更加接近现实。问题在于很多事情是阳谋,而不是阴谋,而不在于阴谋是否存在。
 
群众虽然专业知识少,但参与三大实践,往往能看长远,有朴素系统观。但另一方面资本主义分工和雇佣劳动束缚人的思维,使人片面孤立静止。两条路线反复斗争。
 
G:反转会不会被带歪,还是得看左翼的发展和群众的觉悟程度。反转就像当年的张宏良,有局限性,但目前也有一定积极意义,能启发一些人,能推动一些人,至于有些人陷入反转不能自拔,难免的。目前想搞纯而又纯的运动,不现实。反资也要跟具体的问题结合,让目前的群众接受,反转要向前发展而非成为资本工具或拘于改良,也要走向反资。
 
Z:即使搞运动,也是从现象出发。工运也从经济斗争上升到政治。只要是马列毛思想指导,有利于加强组织、揭露矛盾,都可以干。马列毛指导下的反转就是反资的一部分。相反,如果路线纲领不对,即使纯粹搞工运甚至军事行动,也不见得反资。总之是否反资看的是立场、路线而不是具体斗争形式。
 
Y:每个领域都需要研究和斗争!有人说不能联系生活的教育大多数都是无效教育。转基因食品危害公共安全是个好例子。

搞反转、玩有机,咱工农群众为啥不可以!

C:我支持大家反转,但这是小资的事业,工农群众玩不起。一个下岗职工到超市里转一圈,他明知那60块钱一壶的是转基因大豆油,他也买不起120块钱一壶的非转基因油。
 
Z:转基因坏,而工农没法不吃坏的,又明白为啥坏和为啥只能吃坏的,这本身就是启发觉悟。反转的主要价值在于教育和组织群众。就像工人群众当然不可能仅仅通过游行罢工和经济斗争推翻压迫,但在斗争过程中组织性增强、觉悟提高,这就有利于最终推翻压迫。
 
最重要的不是反转口号,而是能不能用马列、系统科学系统思维分析政治经济哲学科学技术这个整体,揪出资本主义的黑线,建立共产主义的红线。能做到的人越多,未来就越有希望。片面孤立静止看问题的人、闭目塞听的人越多,革命来得就越慢,损失就越大。想想改革开放是怎么得逞的吧。
 
如果我们只谈有机,就有人攻击为中产服务;如果只说转基因,有人攻击只破坏不建设,所以我们永远从整体入手,一方面支持农民搞有机,一方面客观揭露转基因和背后黑线,一方面在宣传中既谈转基因的潜在危害,又谈在资本主义下穷人还得被迫吃转基因,一方面论证打碎资本主义后粮食能够解决,等等。
 
X:90年代美国黑转的宣传主要是向中产阶级推销有机产品,目前国内主流(包括左翼)用着同样的逻辑。
 
L:生态农业是为一小撮人服务的,普通老百姓根本吃不起。比如现在反转人士提转基因标识,就是中产阶级的手法。
 
X:反转又陷入替有钱人提供‘有机食品’这个坑了,你们卖“左翼”有机食品去吧!
 
S:不标注转基因,巨富照样可以吃到非转生态食品。
 
H:在资本主义体系里,所谓生态农业的确是小众的东西。但中国土壤和水的各方面污染(化肥、抗生素、农药)已经很严重,“农业生态化”既是合理的、也是必须的,否则我国农业真是走进了死胡同。我们不要陷入二元论述里面,自设陷阱。
 
我已经提到,生态农业起码有两条路线。一条是资本化路线,也是富人路线,这在中外都一样。还有一条是基层路线,朴素地反资本化。这是拉美的农民运动的核心内容之一。巴西无地农民占地运动把生态农业和反抗资本主义结合起来了。其中马克思主义的学习是他们内部学习的内容,他们也有葡语版的毛的著作。我觉得左翼的朋友们要看到生态农业有不同的路线,否则一味否定,就把基层的、农民的实践也否定了。这样的实践在中国还少,但是不等于没有。

在巴西农民占地运动其中一处营地,农民正在除草

有关转基因“理论”基础的进一步讨论:系统论对决简化论

J:早期的辩证法与现代的辩证法不同,反转者反转的理论依据更像是早期的辩证法,是荒谬的。而现代辩证法是从机械论开始的,从研究孤立的东西到找寻相互联系,这种联系是具体的、可知的而不是抽象的、神秘的。系统论的研究方法正是现代辩证法的方法,也就是说,把各个子系统研究清楚,再去研究这些子系统之间的相互联系,最后得出对整个系统的科学的认识,从而自如地去驾驭这个系统。在这些子系统之间,有的存在相互作用,有的相互作用就不是很明显,有的作用是相互叠加,有的是相互抵消。但是,所有这些都是可以说清楚的。而不是像有些人那样,只知道说“这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很多事情是说不清楚的”。认识是不断深化的,生物学领域同样也在发展,进化论发现了自然选择机制,人工育种技术是人工选择,基因工程则是人有目的的干预基因,这些都是人类对生物遗传规律的认识不断深化的结果。仅仅知道我们有不知道的东西是不够的,我们的任务是要通过我们的努力不断把未知的东西变成已知的东西,并用它来为人类造福,而不是在自然规律面前目瞪口呆、无所事事、宣扬“不可知论”。
 
Z:现实是,资本以利润为导向,重点不放在研究基础理论上。资本的路线就是不管基本规律是否清楚,先弄出东西再说,只要能得到利润,不管长远影响。我们支持用系统论和辩证唯物主义研究转录网络、代谢网络。我们支持基础研究,但生活中实际反对基础研究的恰恰是资本。说转基因的非预期效应,主要是因为转录翻译网络现在还是黑箱(虽然一段基因自己转录表达出现什么蛋白是已知的,但转入基因以后发生什么事是个黑箱,原因就在于各种基因和蛋白存在复杂网络式反馈。而拆开黑箱就需要理论思维和大量基础研究),而资产阶级是基本不搞基础研究,直接把黑箱刷成白箱。黑箱的道理前面我说过很多遍了,也转载文章说明了。当然,它以后可以变成白箱,但这需要大量基础研究,而不是急功近利的技术开发。可参考: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757a88730100vhax.html?type=-1(《一片乱象——转基因作物的不确定性》)
 
比如,气候变化,资本积累(所谓经济发展)导致气候变化,极地冰盖融化,资产阶级想的不是对环境对人民有什么影响,而是庆祝极地通航,能够加速资本周转获利,但全球变化一系列的复杂反馈相关的基础研究,资本不关心。
 
资本一会儿把黑箱刷成白箱,一会儿把白箱刷成黑箱(例如声称社会复杂这个性那个性,搞一堆名目而否定马恩列斯毛),目的是利润,是维护资产阶级利益,是维护资本主义结构。洋资搞转基因就是为控制粮食领域、得到利润。中国资本也一样,为了争霸和得利。跟什么技术发展,解决粮食问题,改善人民生活通通无关。即使有关,那也是事后的交集,如果把资本的目的和人民的需要看成两个向量,那么这两个向量夹角很大。
 
实际上我之前的很多话就是为了普及知识和问题意识。想把未知变成已知,需要谦虚,也需要求真的科学精神,即使还原论科学的巨匠也具备这两点。强调一遍,我们不是不可知论,而是反对资产阶级强不知以为知,肆意妄为。其实转录网络到底研究到什么程度,有点系统观念的生物科学家也是清楚的。虽然这些学科细节很多,但只要肯花些功夫,还是能不断提高认识,甚至把握一些总体脉络的。
 
D:Z讲的有道理,资本确实在阻碍基础研究为人类造福,比如地震预报,癌症治疗。青蒿素、牛胰岛素都是社会主义创造的。
 
Z:对,资本和还原论合谋,用大量开发新药的片面方法对付疾病,结果是劳民伤财,收效甚微。当然这是另一个故事了。
 
Y:是的,深刻全面反省转基因技术为代表的伪科学。
 
T:他们谈不上真正的科学,他们是利用科学的技术吸血鬼。
 
H:从生态系统、社会系统的角度,印度著名的生物学家、生态哲学的开拓者和社会活动家范达娜•席瓦(Vandana Shiva)指出绿色革命推动的简化论
 
为大众所熟知的化学农业、绿色革命、转基因农业在计算其所谓成就时采取的秘诀就在于简化法和成本的外部化。第一个简化是生物简化,因为它们把复杂的、互动的生态系统简化为作物,然后把作物简化为单一作物,单一种植,然后把单一作物简化为仅能作为商品出售的部分。然而,在所谓高产的同时,整个生态系统在沉沦,生态的多功能在沉沦,每亩的营养产出在下降。在所谓高产的同时,它们把高产的成本都外部化了,比如所造成的水污染需要花费450亿美元才能清除,而这些成本由整个社会来承担。第二个简化是经济上的简化和扭曲。生产效率是指单位面积的产出,然而生态系统的种种产出全部没算,农田的种种产出都没算,所计算的产出仅限于商品的部分。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