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在先正达的故乡,瑞士民众早已对转基因说不

2017-5-20 00:17

原作者: Florianne Koechlin 等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食物主权按:在先正达、雀巢、诺华公司等食品、化工巨头的家乡瑞士,若干年前,人们即通过全民公投的方式把禁止转基因商业化种植写入宪法。虽然这次公投遭到政府、国会,以及科学界的联合反对,但是不畏强权的瑞士人民,誓以实际行动与转基因死磕到底,最终战胜反对的声音,勇敢地对转基因说不!让我们跟随这次公投的组织者和亲历者一起来回顾这一场轰轰烈烈的人民胜利的运动。

文章来源:“Switzerland: If People Are Asked They Say NO To GMOs”,作者:Florianne Koechlin;摘自《Seed Sovereignty, Food Security: Women in the Vanguard of the Fight against GMOs and Corporate Agriculture》(Vandana Shiva 编);后半部内容来自瑞士反转工作小组(SAG)。翻译:余甜、沈蕾;校对:马齿。

2005年11月27日对瑞士而言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所有18岁及以上的瑞士公民都要投票,决定是否支持转基因商业化的五年暂停禁令。在这一公投[1]中有55.7%的民众选择支持,更主要的是,全国26个州,每一个州都支持该禁令。如今,转基因商业化禁令已经成为瑞士宪法的一部分。
 
要启动公投,我们需要收集11万个签名,这在最后看起来挺容易的。然而,能够得到那么多人支持仍是一个惊喜。当时,瑞士政府、国会、所有的中间党派和右翼政党,以及主流科学界都反对这一禁令。他们反对的理由已是老调陈词:禁止转基因商业化会有损瑞士领先的科研地位,会带来失业,使经济下滑等等。
 
一位历史学家告诉我们,一项政府和国会都反对的公投,却在全国26个州却都获得支持,这在瑞士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另外一项获得所有州支持的成功例子是要求把8月1日国庆日定为公众假期的公投,不过这一公投当时得到了政府以及所有政党的支持)。
 
因此,当人们被问到他们是否需要转基因时,他们的回答是:不!禁令支持者不仅包括那些通常对转基因持怀疑态度的人,还包括许多挺转保守党派的支持者,他们不惜违背他们所在党派的信条而支持该禁令,甚至就连通常不愿意投票的人都出来表示他们的支持。由此可见,即使在先正达、雀巢、诺华公司的总部所在国,人们都是拒绝转基因食品的。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公司并没有直接参与反对公投的活动,反倒是让科学家和政客们给他们代言。
 
这次公投能够取得成功的一个重要前提是,它获得了极其广泛的团体联盟支持。你可能会说,一个五年的暂停禁令算不了什么,甚至一些更激进的非政府组织(包括绿色和平)在一开始并不支持公投,但是反而是这一温和的诉求使得建立一个超越左右的的广泛联盟成为可能。保守的“瑞士农民联盟”加入了我们的行列,还有“瑞士农村妇女协会”,所有的有机农民组织,所有的消费者团体,第三世界组织,环保团体,以及许多其他的组织都加入了进来。此次公投的主要推动者是瑞士反转基因工作小组(SAG),它是瑞士所有反转非政府组织的联合组织,我就是该组织指导委员会的成员。一个如此庞大(同时也脆弱)的联盟的出现,实属头一次。

转基因作物的禁令,尤其是公投前在全国范围内对禁令的深入讨论,产生了多米诺效应。尽管有一些转基因玉米和大豆株系的研发在瑞士是合法的,但是在市场上并没有销售转基因食品。进口饲料的数量也在逐年下降。据农业部门的统计,如今99.9%的进口饲料都不含转基因成分。因此, 我们可以自豪地说,瑞士是一个没有转基因作物的国家:转基因没有投入商业生产,货架上没有转基因食品,市场上没有转基因饲料。【编者注:瑞士转基因商业化禁令只包括严格禁止转基因作物种植、禁止进口转基因种子,以及严格禁止使用转基因饲料养殖动物来生产如牛奶、肉类、鸡蛋和羊毛等产品。但事实上,从2008年起,瑞士就不再进口转基因动物饲料了。】只有三个小型实验尝试环境释放,其结果都彻底失败了。几种抗霉病的转基因小麦,在温室外种植产量减少了50%,而且它们有40%的几率更容易感染一种麦角菌(一种真菌)。
 
几年后,到了2009年,第五届欧洲无转基因区会议在瑞士的卢塞恩市召开。瑞士的成功,为以更民主的方式来推动转基因商业化禁令提供了可能。坦白讲,在很多方面我并不以作为瑞士人而感到骄傲,但是这种通过法律途径取得的提案和公投,能号召民众参与,把民众纳入到民主决策中,我认为是很值得推荐的。

欧洲64个非转基因作物区(图中绿色区域)
 
2009年,这一年也是转基因商业化禁令结束前的一年,一场关于未来如何发展的讨论席卷全国。此时,政府和国会决定将这一禁令延长3年直到2013年。政府(几乎)还是那个政府,国会(几乎)还是那个国会,他们仍占转基因支持者中的大多数,为何他们要做出这样的决定?我们清楚的是(过去几年)转基因商业化种植的禁令(不包括转基因实验的环境释放)并没有在任何方面产生负面影响(当然,不言自明的是如果政府和国会不同意延长禁令的话我们还会再组织一次公投)。
 
在此引用政府对国会给出的意见:
 
“政府的意见是,无论是农业生产者还是消费者对转基因食品都没有迫切的需求。”
 
“消费者不仅不需要转基因产品,而且认为抵制转基因产品有好处。消费者想要的是高质量、纯天然的,没有进行过基因改造的食品。”
 
“从长远来看,延长转基因商业化禁令三年,对整体经济而言并无影响,对就业市场或者对瑞士的商业投资吸引力也不会造成什么可以预见的后果。”
 
这一禁令最后也成为了一个卖点:瑞士食品不含转基因成分。瑞士作为小而多山的国家,许多小农难以抗衡大型农业公司的单一种植模式,而这一卖点让我们的产品在欧洲乃至国际市场上更具有竞争优势。


为了永远保有健康的食物,瑞士人民在公投前后做了怎样的努力?

公投的成功离不开瑞士民间组织长期的动员和斗争工作,因此有必要对瑞士反转工作小组(SAG)及其工作做一个介绍。
 
SAG正式成立于1990年,是一个由瑞士农民协会、消费者团体、环保和发展组织以及动物福利机构等组成的联盟组织,它参与并举办一些批判性的农业和食品问题的论坛、促进基因工程领域的讨论,形成政治观点进而采取行动。


实际上早在1992年,SAG已经组织发起“反基因操控、保护生命与环境”(Gen-Schutz-Initiative)的公投倡议,到1993年共收集了11万5千个签名(实际只需要10万个签名),成功提交给政府。


1996年,瑞士首次批准转基因作物的商业种植,大豆是第一批被批准种植的作物。SAG积极协作和支持“要美食不要转基因”(Good Instead of Gen)运动,联合了超过400家美食餐厅、生产者以及食物零售店,让他们正式承诺不生产、销售或者供应转基因产品。
 
到1998年,“反基因操控、保护生命与环境”的全国公投启动,然而,投票结果令人震惊:倡议仅仅获得33.2%的支持率。


2001年,SAG发起反对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转基因玉米田野试验的运动,并且决定再次发起公投倡议,这一次的诉求是转基因商业化种植禁令。仅仅6个月,倡议就收集到12万多个有效签名。为成功赢得公投,各州建立工作小组,印发资料,做了大量的教育和宣传工作。2005年正式公投,结果正如前述,人民获得历史性的成功:瑞士于2005至2010年对转基因产品实施禁令。

赢得这次公投,并不意味着永久的胜利。联邦议会首先发难,它于2007年发起国家研究计划NRP59, 号称从生态、社会、经济、法律和政治各个方面来分析转基因作物的益处和风险。这个历时四年、花费1200万瑞士法郎、由30个研究项目组成的庞大计划在2012年公布结果: (1) 转基因作物并不存在风险; (2)当前种植转基因作物并不会产生经济效益; (3) 在瑞士可以让转基因和非转基因作物共同种植。
 
对于NRP59的研究结果, 社会各界提出以下批评: 

1、计划并没有研究转基因食品对于人类健康的影响;
 
2、关于转基因对于人类和动物健康以及环境的影响也仍然缺乏认知;
 
3、对于转基因和非转基因作物可以共存的定论缺乏充分证据;
 
4、结合瑞士农业的实际状况,由于瑞士的农场较小,如果要维持共同种植要耗费极高的成本;
 
5、转基因种植会破坏当地的有机农业;
 
6、消费者并不接受转基因产品。


实际上,在瑞士,反转越来越成为共识。在2010年第一次禁令延期后,2012年底,瑞士国会绝大多数议员投票支持延长转基因种植禁令直到2017年年底。在2013年的1月31日, 瑞士国会就讨论,到2017年第二次延期结束以后,如何进行转基因立法修改和共存的监管,当时70%的意见反对禁令的立法修改。

瑞士人民拒绝转基因的十大理由!

1. 转基因不能解决食物危机
 
挺转派宣称转基因可以解决全球饥饿问题,然而世界银行2008年度报告总结认为生物燃料的扩大生产才是导致食品价格上升的主要原因。当前的粮食生产足以满足全球需求,问题在于分配不均。种植转基因作物的生产投入高昂, 根本无法造福那些最穷困的国家和地区。
 
2. 转基因作物并不能提高粮食的潜在亩产
 
转基因作物并没有提高任何一种商业种植作物的潜在亩产。实际上, 有研究显示最为广泛种植的转基因大豆甚至遭遇减产。瑞士联邦环境研究所、德国以及奥地利环境办公室的联合研究也显示转基因无法提高产量。相反的, 在某些案例中, 种植转基因作物还会造成减产。
 
3. 转基因作物增加了农药的使用
 
美国政府数据显示,在美国, 与传统作物比较, 转基因的种植导致农药使用量增加。
 
4. 解决世界饥饿问题有更好的方法
 
IAASTD (国际农业知识与科技促进发展评估) 报告由四百多名科学家撰写并得到58个国家认可。这份报告提出发展中国家应提倡走生态农业、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5. 应发展其他有效的农业种植技术
 
尤其是在一些发展中国家, “病虫害综合治理” (IPM)以及其他低投入或有机的方法可以控制病虫害,提高产量,已被证明是非常有效的。其他的一些植物育种技术, 比如 “标记辅助选择” (MAS) (非转基因定位), 比转基因更能带动增产,且安全性更高,能提高全球农业生产率。
 
6. 没有证据显示转基因食品是可以安全食用的
 
基因改造将外源基因材料 (例如来自病毒或者细菌)转入农作物中,其过程不精准, 而且伴随着不可预测的后果。另外,食用转基因食品所造成的后果从未有长期的安全试验进行研究,而一些动物试验显示出转基因有毒性效应, 包括造成器官的异常病变、免疫系统异常、老龄化加速, 以及基因表达改变。目前,几乎没有研究公开说明人类食用转基因所面临的直接影响。
 
7. 民众并不需要转基因食品——可转基因产品悄悄进入动物饲料
 
转基因行业为了应对消费者对转基因的抗拒而把转基因隐藏在动物饲料里。但每年进口至欧洲的、用转基因饲料喂养动物制成的肉类, 蛋与乳制品不需要进行标识。有研究表明, 如果用转基因作物喂养动物, 转基因成分会残留在最终的产品中,影响动物的健康。因此食用这些产品也可能对消费者的健康造成影响。


8. 转基因作物给农民带来长期的经济灾难
 
2009年的一项研究报告表明, 与非转基因和有机作物种子相比, 转基因种子在美国的价格急剧上升, 这个结果导致了种植转基因的美国农民的平均收入下降。
 
9. 转基因和非转基因作物无法共存
 
转基因对传统及有机作物的基因污染正在扩散。在美国, 一种未经批准的、仅用于田间试验种植的转基因小麦已经对传统小麦造成了基因污染。在加拿大, 转基因油菜籽导致的基因污染毁灭了当地有机油菜籽产业。在西班牙, 一项研究发现, 转基因玉米导致了有机玉米种植的大幅度减产, 从而显示了转基因和非转基因作物的共同种植是根本不可能的。如果允许部分人种植、售卖和消费转基因食品, 那用不了多久, 所有人都会丧失选择非转基因食品的机会。
 
10. 转基因公司的势力
 
那些推动转基因食品的大型生物科技公司都拥有一段制造公害和欺骗公众的黑历史。他们对转基因感兴趣,是因为他们可以利用专利权来垄断世界的食品供应。他们控告农民,给农民扣保留专利种子或“盗窃”专利基因的“罪名”,并对农民进行骚扰和威胁。即使因为那些基因是通过风媒或虫媒传播而对农民的农田造成了意外的污染, 他们也不放过。

注释:

[1] 除选举以外,瑞士宪法规定了两种让民众参政的方式:一是启动公投通过提案。在18个月内如果能收集到至少10万个签名,就可以启动公投来通过一条新的瑞士宪法条款,当然绝大多数的提案往往都被投票者们否定了;二是启动公投反对新法律。如果你想反对某一条新法律,你需要在六个月内收集到至少5万个签名来启动公投,让民众选择是否支持新法律。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相关阅读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