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大户弃耕,解决办法是国家给大户更多补贴?

2017-3-15 00:00

原作者: 食物主权编辑组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食物主权按:
        自土地流转在全国普遍展开以来,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能看到诸如“大户弃耕”、“毁约”、“跑路”的报导(链接请见文末注释[1])。这些报导无不详述种田大户的辛酸苦楚,农业规模生产的诸多不易,亏损严重,而落脚点也往往在呼吁国家给大户多一些补贴,称之为支持农业现代化的发展。

        食物主权编辑组就最近一次媒体关于大户弃耕的报导,展开了一次小组讨论。大家对这类报导的立场展开批判:这类报导旨在为大户争取更多的国家补贴;同时,这些报导也容易给人误导,似乎农业规模经营只有“大户+国家补贴”这一条路 。而就规模经营来说,中国本可以有集体化的路径,不必依靠国家补贴,也能实现农业现代化。

        讨论以一个真实的案例——表姐夫的故事开始,讲述了在“农业致富”的喧嚷之下普通百姓谋生计的贫困和无奈,并将“种田”富豪与普通农户共同置于大鱼吃小鱼的全球农业资本化演进的大背景。


莉霞:

        看了种粮大户老闫从信心满满到毁约弃耕的故事,我想起了这些年为了生计一直在寻找出路的姐夫。

        初中毕业后的最初几年,他同大多数农村孩子一样从江苏辗转到广东,期间玻璃厂、电子厂换了十几个,然而几年下来却连个盖房娶媳妇的钱都没攒成。眼看着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却家没有家、业没有业,姐夫的爸妈只好把自己毕生务农和打工的积蓄拿出来又东拼西凑了几万块钱付清了彩礼把媳妇娶进家门,并抱着现在的社会不管干啥先学一门手艺总没错的想法送姐夫去驾校拿上了大车驾照。

        成家的姐夫仿佛一下子长大了一样,脑袋里开始琢磨着去哪里赶紧赚点钱攒点钱好好过日子了。也是,面对着已经越来越老身体欠佳的父母、刚刚进门的媳妇,可能一两年之内就要降生的儿女,还面对着为自己结婚所欠的几万块钱外债、还没来得及翻修已经快被村里的各种砖瓦房小楼房淹没的土坯房……这一切生活的重担不催人长大也难啊!正巧那年过年家里来了亲戚说在北京郊区开大车贩运蘑菇,老板正缺司机人手,工资不错,就这样那一年开春姐夫再没有南下工厂,而是北上干上了开大车跑长途运输的活,也算是一技之长终于派上了用场,同样是卖苦力打工却比前几年南下工厂的活能多挣多攒几个钱。

        开车跑运输的活计干了两三年,正当我们准备卸下一点包袱,期待姐夫靠这种活计稳稳当当把日子往前过的时候,却遇上了“各行各业,干什么都开始不景气”的时候。那还是在前年也就是2015年,老板的贩运蘑菇生意也没能幸免,几辆大车小车半年了几乎没出过几次车,再加上共事的一个同龄老乡那年出车出了车祸没能搭救下来,这又逼得包括姐夫在内的家里所有人开始琢磨着另谋出路。

        可是不跑车还能做什么呢?眼前这个形势,家里人能想到的也只有进厂子了,绕来绕去还是绕回了原地。如果说初中毕业这几年南下北上的经历带给了姐夫什么,我想那便是对进厂打工的无望、在北京郊区搞蘑菇运输的经历见识和多多少少有所耳闻的有关农业方面的政策知识,这让他在心里萌生了一个另我们很意外的想法——种地。

        犹记得16年新年的时候,姐夫说服姐姐来找爸妈借钱,说是跟几个朋友一起到京郊包地种地,那时候他同老闫一样,若有其事地跟我们侃侃而谈了许许多多关于种地的致富梦想,说什么国家现在越来越重视农业、有许多种粮大户都发了财,最关键的是现在开车贩运蘑菇的活计由于老板没有生意而渐渐冷淡下来,以至于每个月连糊口的底工资都糊弄不下来,除此,姐夫甚至于连自己未来赚了大钱,回乡带领乡亲们种地致富的场景都绘声绘色地描绘了出来,让人好生期待。

        如果说那时的姐夫与当初的老闫有什么不同的话,应该只在于两点:

        第一,那时的姐夫是个近乎一无所有的穷光蛋,而当初的老闫已经是一个拥有千万积蓄的大富豪。说实话,可能在姐夫这样的穷光蛋看来,千万积蓄几辈子不用干活光吃光喝都花不完,为什么还要顶着劳累甚至风险去下地种那玩意。也许这就是屁股决定脑袋吧,在姐夫这里,钱是用来维持生计、提高生活的,而姐夫认为种地可能很快很好地实现这一目标;而在老闫这里,钱的概念超出了生活所需已经演变为用来增殖的资本了,否则千万人民币放在银行或用于享受岂不是巨大的浪费,必须寻找钱生钱的出路了,只是恰巧老闫也认为种地是实现资本增殖这一目标的上好途径。

        第二,那时的姐夫因为没有多少资金所以要到处借点小钱,被朋友拉拢过去一起投资到种地当中,他所投资的10万块钱充其量只能算是大老板下面的小喽啰,所以最终分蛋糕时也只是分得这10万所应得的比例;而当初的老闫因为拥有千万资金和贷款能力而成为名副其实的大老板,种地所得除去各方面成本就都是老闫的了。

        据姐夫说,他们耕种的2000亩地位于近郊的河北省廊坊市郊区,原是华夏幸福集团用于房地产开发的项目用地,由于近年限制房地产开发而转做农用。老板从华夏幸福集团手里拿过这2000亩地不付一分钱租金,但是必须一方面给集团维护周边4000亩的绿化林,一方面应允在房地产形势渐好集团用地时再随时收回。姐夫算不清楚里面的具体账,只是估摸下来维护绿化林的费用与土地租金是大致相抵的。关于这2000亩地种什么、怎么种,不论是几个股份大的大老板还是姐夫这样的小喽啰都同意种一些劳动力投资比较小、技术含量比较低的省钱省力省事好管理的作物,所以去年这2000亩地中,1000亩左右种的玉米,800亩左右种的红薯,剩下的一些地种了少量南瓜等其他作物。

        尽管在这场包地种地的洪流中,姐夫与老闫由于所拥有的资金差异而有着这样那样的不同,不可相提并论,但在当今全球粮食生产与供销逐渐跨越国界,越来越为国际大粮商的魔掌所垄断的大背景下,姐夫与老闫所处的地位也不过是五十步与百步的差距罢了。相对于全球粮食垄断集团所布下的天网,他们都像是挣扎在缝隙中的小喽啰,随时都可能在任何一场市场波动或天灾人祸面前被排挤或吞并。去年一年,姐夫他们所种的2000亩地遭受了同老闫一样的命运,1000亩玉米被华北地区夏季的一场洪水猛兽吞噬殆尽,连1.3元/斤的跳楼价都没卖的上,这缺那损、这填那补,姐夫说一年下来赔了有200-300万,连带着他所投进去的10万不仅没有任何收益反而要倒贴几万。

        这时候姐夫的神色和口气中已经全然没有了年初的自信与骄傲,二十多岁的年纪反而显得有些苍老和消瘦。年还没过完,当初一起投钱种地的朋友有的就已经准备开始另寻出路了,有个朋友叫姐夫一起在县城开电动车专卖店,据他们在廊坊这一年的观察,他们认为电动车将成为日后农村的主要代步工具。可是开店又得往里投至少10万块钱,去年的10万一分钱没还,去年之前的旧账还挂在那里动也没动,谁还有多少自信再借10万块钱来干电动车店这个更加外行更加捏不准的事情。各种利弊权衡之下,姐夫决定今年再去廊坊种一年地,毕竟10万块钱投在那里了哪能说放弃就放弃,说不定今年行情会比去年好一些呢,哪能年年倒霉,“实在不行我就去进厂子打工!”显然,姐夫给他找到的最后的保底的一条出路是进厂子,终究还是绕来绕去绕回了原点。可能那时候,一年在家里待不了几天的姐夫并不知道村里还有人连进厂子的活都没找着而一直闲散在家!

        在这场小农被大户排挤,大户被垄断集团排挤的大鱼吃小鱼的农业资本化演进的背景下,老闫毁约弃耕了还有一口饭吃,甚至并不影响他还是一个富翁,他的问题只在于其所拥有的的资本再去哪里寻找增殖的出路;可是姐夫这样的人弃耕了还要去哪里,老百姓的问题却在于去哪里寻找生存与发展的出路!

侯解:

        的确如此。这几年国家的政策导向让很多人以为农业是个好的投资领域,大小资本都投入进来,很多人对农业、对规模经营毫无经验,的确是亏损的多,赚钱的少。在政策和舆论对农业光明前景的造势下,很多农民把辛苦攒下来的积蓄也投进去,结果往往血本无归。

        大户弃耕的这类报导这几年见到的也不少了,有两个问题。一是这种曝光有明显的价值倾向,向老百姓展示,大户不容易啊,按逻辑,尤其是文章最后的落脚暗示的,国家应该给大户增加补贴,这是为这两年已经开始实行的粮食补贴向大户倾斜政策做的铺垫。二是大量资本涌入农业也就是这十来年的事情,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农业转型还花两三百年呢,中国农业资本化的起步阶段出现一些亏损的也不值得奇怪,或者甚至一大部分投机式的大户都会亏损,但并不表明这个趋势不会继续,也不说明所有人都亏损,最后剩下的就占领农业的大半壁江山,形成少数人的垄断。

三白:

        我觉得这里我们得注意两点:一个就是为大户叫屈,认为大户种田太不容易了,国家应该出台更多的政策措施来支持,就是一些农业部专家的看法。二就是一些学者的看法,认为大户种田是进行不下去的,小农家庭农业具有天然的优越性。我们的看法就是刚才侯解说的,要看到在农业资本化转型的初期,淘汰掉一批大户是肯定的,而真正能够留下来的那批才是掌握资本化农业的少数人,所以这非但不是农业资本化遭到挫折的表现,反而是其发展过程中的正常表现。

吉仔:

        昨天看上期读书会养鸡业的文章,讲美国养鸡业的商业化过程以及最后走向垄断,现在我们国家的农业养殖业(还有之前的奶牛业报告) 也是往这个方向在走,似乎是想以此作为提升产品质量和效率的方法,但它的后果是什么,我们能不能有个清晰的阐释呢?我昨天看美国养鸡业,讲到合约养殖户成了比工厂工人更受压榨的负债劳工..

小臧:

        嗯,我也看到这点了。好像印度的所谓small farmers(小农)也是这个命运,所以大资本就给政府施加压力,想得到政策扶植。

吉仔:

        如果方向是靠国家补贴种粮大户,那需要多少补贴才能维系整个农业? 可能实现吗?

侯解:

        是这个问题。

小臧:

        我感觉大户弃耕和前两天农业部的领导讲话[2],认为将来会有更多的人抢着当农民,是一件事情的两面。农地如果用作投机、炒作,那么是有增殖空间,但是就农产品而言,恐怕无法在利润的提高上做文章。所以,现在号召年轻人、农民工等下乡去做新农人,基本上是希望大家去做生态农业+体验、休闲、自然教育……第一产业+第三产业,希望靠第三产业增加利润。但是,这里又构建出一个幻象——这个幻象有时候以小商品经济的繁荣梦为表现,有的时候以蒲鲁东式的小资产阶级繁荣梦为表现,其实最后,还是会遭遇资本兼并的命运。根源都是资本主义平均利润率下降,资本需要寻求增殖空间,于是就想要投到农业中来,但是,农业生产本身,可能并不必然带来利润吧,尤其当国外高补贴之下的工业化农业将其低价格的农产品打入中国市场之后,中国(非经济作物)的农产品更无从在市场上获利吧。

注释:

[1]新浪财经《“种粮大户“弃耕”初现:有人两年亏1600万,“种粮越多,赔钱越多”》

http://finance.sina.com.cn/money/future/fmnews/2017-02-23/doc-ifyavvsk2887385.shtml

[2]腾讯财经《农业部长韩长赋:以后大家会抢着当农民》

http://finance.qq.com/a/20170223/014016.htm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