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读书笔记】杨程雪:国际粮食贸易的真相

2014-6-9 22:56

原作者: 杨程雪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本书通过对大豆、对虾、牛和种子一系列实例进行的深刻的剖析和反思,揭示了跨国公司与国际贸易组织的真面目,并宣扬生态农业,收回失窃的收成。

 

真相总是震撼的。

跨国企业宣称基因工程是绿色技术,可以保护自然和物种多样性。他们的口号则是“养活全世界”。他们称生物技术化学用量更少,更节省资源,生产力更改,抗病作物更多,可以让食物生产获得可持续性发展。

这一系列美好说辞的狂轰滥炸令民众对生物技术充满希望,而本书从种植、水产、畜牧和种子四个方面详细的对这些技术进行重新审视,揭开跨国公司的假面,将真相展示在人们面前。

在1988年,大范围的食用油掺假而造成“浮肿病”,芥子油的生产加工遭到了全面禁止,政府开始大量进口大豆用作油料。这次的芥子油悲剧是完美的“市场开端”,美国作为最大的大豆生产国已经不能向欧洲出口基因工程生产的大豆了,因为欧洲消费者要求这一类粮食都要贴上标签,而印度是完美的倾销之处。

然而,对于印度而言,推行大豆贸易为下下策。首先,大豆贸易由跨国公司控制,无论是何种大豆品种还是大豆种子的专利都掌控在在六家企业中。这意味着在自由贸易体系中,美国和印度的农民都是受害者,只有跨国企业获利;其次大豆产品并不安全。从基因角度看,转基因大豆有可能造成基因污染,可能对人类造成伤害。从生产过程中看,大豆油的榨取该过程发生在大规模的工业加工中,以化学药品为基础,长时间运输也会造成污染,并且,消费者无权知道具体的成分和过程。从大豆本身来看,大豆食品大都含有有毒物质,且大豆中含有胰蛋白酶抑制剂,会抑制胰腺的活动;最后从环境角度看,跨国公司不能保证他们的转基因大豆会增加产量,反而环境会因单一种植大豆作物,农业和粮食的多样性遭到摧毁。

大型的跨国公司为了倾销自己的产品,硬生生的改变一个地区原有的饮食习惯,将公司的产品强加在某个地区上,使多样的经过自然选择的优势物种变为单一的并不安全也不一定营养的转基因物种,剥夺了当地人选择食物权利,增加了食品的不安全性,还会导致生态系统的破坏。

在印度,牛被视为圣物,是印度文明的核心。它们不与人类争夺事物,并且为人类创造价值。他们提供有机肥来肥田,从而提高事物产量;印度村庄所需能量的三分之二来自8000万头牛提供的牛粪燃料;它还提供乳品,皮革,皮毛和类似产品。牲畜在生态上,是与农作物不可分离的对象。

然而,在效率和发展的大旗下,这个以对牛的全面利用为基础的高效事物系统却遭到解体。白色革命将乳品生产作为牛最主要甚至唯一的价值,跨国生物技术行业通过基因工程增加牛奶产量,却使奶牛变得羸弱;将奶牛集中在不适宜的空间内,看似节省了土地,而饲养牛所需的谷物占的面积却大大增加了,不仅如此,之前并不和人类争夺食物的牛,因为集中饲养,而需要占用人的谷物消费的一部分,反而变得开始与人类争夺食物了;养殖场中饲料越来越依靠其他资源,强迫牛从草食动物变为肉食动物,打破了物种的界限,造成了疯牛病的蔓延;而为了倾销有毒产品,经济学界竟露骨的表现出向第三世界出口的想法(并这样做了)。

摒弃了牛的全面利用而转向单一产品,破坏了自然界能量的循环模式,增加了不必要的饲料供给,产生了无法处理的垃圾和污染,打破物种界限则更加可憎。集约型畜牧经济在表面上看似节省了空间,而从整体生态角度来看,却是大量增加了能量的消耗,且造成严重的食品安全问题。

物种的多样性构成了我们食物供应的基础,但如今,我们已处在在基因毁灭和基因私有化的威胁之下,因全球贸易,千千万万的食物种类变成四种主要作物,即稻米、玉米、小麦和大豆。而单一物种多样性的破坏不仅仅是单一种植造成的,更是因为垄断。

经济集中、专利和知识产权以及基因工程造成了跨国公司对种子,也就是食物链的第一环的垄断。他们对粮种进行培养、“创新”后获得该种子的专利,然而,这些种子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新型种子,跨国公司的所谓发明实则是对自然界和农民们的剽窃,而一旦专利获准,农民便不能存有种子,只能到公司中购买,失去了对种子的控制。这样的剽窃加垄断摧毁了地方的小规模经济体系,剥削农民在全球市场中仅有的一点资源。

使剽窃合法,垄断加剧的便是美国法律和世界贸易组织协定的将西方模式的“知识产权”全球化。美国法律扭曲的解释了专利的申请过程;关税及贸易总协定在建立统一专利法体系中完全不考虑第三世界国家的道德和价值体系。这种不正当的知识产权体系把职务和种子当作是公司的发明,使个体小农不能保存种子而只能逐渐依赖种子公司。而最后物种的多样性遭到破坏,农业陷入不可持续发展中,获利的只有大型的跨国公司而已,他们甚至研究出不可繁衍的后代以期控制粮种,保证种子的销售。

在这样一个时代里,一小撮跨国公司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权利,改造全球食物市场,因而食物民主势在必行。

本书中提到有机农业运动。最贫困的农民正是有机农业的实施者,因为他们买不起化学药物。有机农业相较工业化产品其实成本更低,在市场中,它与工业化产品的差额是由于大量的补贴造成的,并不是成本的原因。推行有机农业,将农业的生产过程还原为最初的人类与自然,动物与植物间互利互惠,相互协同的关系,可以保护生态,保护物种,达到物种间的平等和民主,也正是食物民主的最高形式。

减少化学用品,工业产业的同时,对基因工程的反对运动也颇为重要。跨国公司控制贸易组织,将种子和基因掌握在公司的手中,操纵世界的食物。对基因的改造看似是进化,实则有可能造成基因污染,专利看似保护了种子,实则是加强了种子公司的垄断,加深了对农民的剥削。

现在,了解真相的人们多了起来,反抗运动的声势也逐渐浩大了起来。保护小型农村和农民,保护能够生产安全粮食的生态农业,使可持续发展的生产活动不再是犯罪行为,将生态农业的原则付诸实践,这样,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才能一点点收回我们失窃的收成,再造高品质食物,保护生态环境,实现食物民主。

(作者系中国农业大学本科生)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