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资本下乡不但毁掉农业,而且毁掉文化

2014-5-9 16:18

原作者: 梅子 来自: 新浪博客
 食物主权按资本只有欲望,没有道德,抢完城市抢农村,把经济危机、社会危机引向农村,先霸占土地炒起来,再把农民赶入城市打工受他们剥削——普天下资本家走的都是这么个路子。中国似乎也并不例外。中国文化,当农村消失之后,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这年头时兴拐卖。所谓“特别是”,实际是全民大拐卖,给你眼睛蒙上布,也不告诉你去哪里,你就只管跟着走,到你三十五年后发现被卖到了窑子,他自己已经发财了——这笔财富,就是原始积累。

所谓资本原始积累,就是生产者与生产资料相分离,货币资本迅速集中于少数人手中的历史过程。正如马克思所说,创造资本关系的过程,只能是劳动者和他的劳动条件的所有权分离的过程,这个过程一方面使社会的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转化为资本,另一方面使直接生产者转化为雇用工人。因此,所谓原始积累只不过是生产者和生产资料分离的历史过程。这个过程所以表现为‘原始的’,因为它形成资本原始积累开始于15世纪后30年,经过16世纪的高潮,一直延续到19世纪初才结束。资本原始积累主要是通过两个途径进行的:一是用暴力手段剥夺农民的土地,二是用暴力手段掠夺货币财富。

马克思这人真不会说话。寥寥数言,就揭穿本质。

资本只有欲望,没有道德,抢完城市抢农村,把经济危机、社会危机引向农村,先霸占土地炒起来,再把农民赶入城市打工受他们剥削——普天下资本家走的都是这么个路子。中国似乎也并不例外。

资本与政权结合,用暴力手段剥夺农民的土地,是资本原始积累过程的基础,它在英国表现得最为经典。在英国,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以后,由于欧洲市场扩大了对羊毛的需求,羊毛价格迅速上升,养羊比经营农作物更为有利,这就促使资本家与封建贵族通过各种手段把大片农民私有土地围圈起来据为己有,改作养羊的牧场(圈地运动),而农民则沦为一无所有的流浪者,为生活所迫最终不得不到资本家开设的工厂出卖劳动力。同时,资本家和封建贵族还通过“掠夺教会地产,欺骗性地让出国有土地,盗窃公有地,用剥夺方法、用残暴的恐怖手段把封建财产和克兰财产转化为现代私有财产”,建立了资本主义的土地私有制,从而奠定了资本主义私有财产制度的基础。

利用国家政权的力量进行残酷的殖民掠夺是资本原始积累的又一个重要方式。自15世纪末开始,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法国等国的新兴资产阶级,通过武力征服海外殖民地,屠杀当地居民,抢夺金银财产,大批的贩卖黑人,实行保护关税制度,进行商业战争等,掠夺了大量财产,大大加速了货币资本的积累。西方殖民者在300多年时间里,仅从中南美洲就抢走了250万公斤黄金,1亿公斤白银。1783年到1793年十年间,英国仅利物浦一地就贩卖了33万多黑人,奴隶贸易使非洲丧失的人口达一亿多。马克思指出:“美洲金银产地的发现,土著居民的被剿灭、被奴役和被埋葬于矿井,对东印度开始进行的征服和掠夺,非洲变成商业性地猎获黑人的场所——这一切标志着资本主义生产时代的曙光。”新兴资产阶级在国内人民的剥削,积累起巨额货币资本。这一切,大大促进了资本主义的发展,缩短了封建生产方式转变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历史过程。

资本原始积累的事实表明,资产阶级的发家史就是一部罪恶的掠夺史,正如马克思所说:“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很不幸,这一幕正在我们中国野蛮上演。从野蛮拆迁到流血收地,从一路飘红的数字、节节升高的房价到深不见底的经济危机、住到下水管道的穷人,从上访、截访、黑监狱、黑社会到越来越糜烂的官商共同体,从光怪陆离的大城市到触目惊心的“十三跳”——这所有的一切都证明资本讲的是利润,不是道德。由此,当我们党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上公然把极端原教旨市场注意奉为圭臬的时候,我们不得不痛苦地承认:农民危机!农村危机!农业危机!可在三大危机的背后,还戳着个更为深重的民族文化大危机!

中国不同于西方。

欧洲文化是经过数百年的血腥杀伐和两次升级而锻打,美国文化实际是就是杂烩,没文化就是美国文化,只需找一个兼容并包的制度承载就行了。可中国不是这样。尽管中国乃是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文化古国,可她承载的载体不在城市,而在乡村,这就是你读《废都》、《骆驼祥子》乃至《四世同堂》都远不如《白鹿原》、《边城》底气深蕴的根本原因,也是哼唱《潇洒走一回》远不如《江南水乡》亲切的根本所在。我们的城市文化实际上很不系统、很不完整,加之被现代文化与资本势力合伙蹂躏了一道,正凸显快餐与实用特色。此情下,唯有博大精深而又质朴从容的乡村文化才代表中国,可中国农村正以每天80个的速度消失,而今当资本披着城镇化、农地流转的合理外衣杀入农村,农村的消失便指日可待,不可能维持多久了。

我有一点不明白:当农村消失,咱是让中华文化飘在天上或寄存在国外呢,还是干脆就走入茹毛饮血的无文化状态?否则,还能指望资本改去邪恶本性吗?

我们总不该忘记:资本与权力结合,制造了贪腐和罪恶;资本和法律结合,制造了冤假错案;资本和新闻结合,萌生了炒作和诈骗;资本和文艺结合,文艺被扒下短裤并滋生铺天盖地的广告;资本与教育结合,培养了好几代绵羊;资本与体育结合,诞生了假球黑哨;资本与公益结合,诞生了无数小三……

中国文化,当农村消失之后,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