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地球进入新“贫困年代”——八富豪分肥全球财富 身价等同全球一半人口财富总和

2017-1-19 00:00

原作者: 香港乐施会 来自: 乌有之乡

食物主权按:

        如果霍布斯鲍姆有幸还活在这个世界,他应该会忍不住动笔为其年代四部曲再添上一部《贫困年代》,时值世界经济论坛在达沃斯展开,全球政商精英济济一堂,商讨如何创造财富,让我们不识趣地看看“贫困”的情况,乐施会最新发布的报告指出全球贫富悬殊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自2015年开始,全球最富有的1%人口,身价已经超越了其余所有人的财产总和。巨大的贫富差距揭示了目前全球经济发展模式的灾难性后果,普通大众需要新的发展模式。

  世界经济论坛(WEF)今天起在瑞士达沃斯召开,国际慈善机构乐施会(Oxfam)发布报告表示,指去年全球贫富悬殊已达历来最严重的地步,八大富豪身家竟等同于36亿贫穷人口的总财产,占全球总人口一半。

  报告称,自2015年起,全球最富有的1%人口,身家已超越其余所有人的财产总和。如以全球半数贫穷人口作为指标,2010年时,这半数人口身家仍可抵得上全球头43名富豪的家财,但富者愈富,如今只比得上头8名富豪。

  报告并称,全球最贫穷的10%人口,在1988至2011年间,每年收入只增加少于3美元,而最富有的1%人口,收入却暴增182倍,“若再不处理,愈来愈大的财富不平等恐会撕裂社会”。

摘要

  4年前,世界经济论坛(World-Economic-Forum)认为不断恶化的经济不平等是影响社会稳定的主要威胁之一;3年前,世界银行(World-Bank)也将消除贫困列为与实现共同繁荣的需求同等重要的目标。从那以后,尽管世界各国领导人已达成共识并签署了减少不平等的全球目标,但富豪群体与世界其他人口之间的财富鸿沟仍在进一步扩大。

  •2015年以来,世界最富有的1%人口所拥有的财富量已经超过了全球其余所有人口的财富总和;

  •当今世界上,财富顶端8个富豪所拥有的财富相当于全球相对贫困的那一半人口的财富总和;

  •在未来20年中,将有500位富豪将其财产移交给自己的继承人,总价值高达2.1万亿美元,比拥有13亿人口的印度全国国内生产总值(GDP)还多;

  •自1988年至2011年,世界最贫穷那10%人口的收入每年增长不足3美元;同期,最富有那1%人口的收入增长量却是前者的182倍;

  •在伦敦富时指数(FTSE-100)100强公司中就职的任何一位首席执行官,年收入都相当于1万名孟加拉国服装厂工人年收入之总和;

  •据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Thomas-Piketty)最新研究发现,过去30年间美国最底层50%人口的收入增长几乎为零,而顶端1%人口的收入却增长了3倍;

  •在越南,全国最富有者一天所赚的钱比最贫穷的人辛苦10年所获得的报酬还要多。

  如果继续听之任之,日益严峻的不平等所带来的威胁将导致我们的社会分崩离析。它助长犯罪和不安全,破坏为消除贫困所做的努力。它使生活于恐惧中的人日益增多,而心怀希望的人却不断减少。

  贫穷国家的状况同样复杂,也同样令人担忧。最近几十年间,数以亿计的贫困人口成功脱贫,这是全世界都应为之自豪的成就。然而,全球每9个人中,仍然还有1人在饥肠辘辘中入睡。 

财富急剧集中于富裕阶层

  全球财富总额已达255万亿美元,这一数字令人震惊。自2015年以来,这些财富中的一多半集中在最富有的1%超级富豪手中。今年的数据表明,位于财富金字塔最顶端的8位超级富豪,他们的净资产总和已高达4,260亿美元,相当于底端50%人口拥有的全部净资产总值。

  财富持续集聚到本已富有的人手中。过去30年中,资本所有者们获得的回报率一直远远超过了经济增长速度。乐施会在过往发布的报告中已经向读者们说明,这种不断积聚到在极少数人手中的财富是如何转化为权力,并对政治和体制带来负面影响的。

  另一方面,适度的资产累积,特别是土地和牲畜等农业资产的累积是帮助人们摆脱贫困的最重要方式之一。财产对贫困群体至关重要,能帮助他们应对求医看病等财务负担。然而,据瑞士信贷(Credit-Suisse)估算,财富底端50%人口所拥有的财产总和还不及1%全球净资产的1/4。财富底端50%这个群体中有9%人口拥有负资产,并且他们大多生活在可以获得学生贷款或其他信贷支持的富裕国度。即便我们不计算这一群体中生活在欧洲和北美那部分人的债务,底端50%人口的总资产量仍然不足1%。

  通过各类富豪榜,我们可以观察和记录到顶级富豪们的庞大财富。与此不同的是,可以帮助我们了解财富分配底端群体所拥有多少资产的信息却少得可怜。不过,毫无疑问地,全世界众多贫困人群正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最主要的财产——土地、自然资源和家园不断遭受侵蚀。这是土地权益得不到保障、土地掠夺、土地碎片化和侵蚀、气候变化、城市扩张和强制性移民带来的后果。尽管全球耕地总面积有所增长,以家庭为单位的小农户所持有的土地份额却在不断减少。从20世纪90年代到21世纪初,财富底端20%人口所拥有的土地面积减少了7.3%。发展中国家土地所有权变化主要受大规模征地驱动,小农户的土地流转给大投资者,原本用于生计耕种的土地变更为商业用地。高达59%的土地交易涉及到原住民和小规模社区所拥有的土地,数百万人口可能因此背井离乡。只有14%的土地交易实现了“自主、事先、知情同意”(FPIC),属于正当交易。拉丁美洲的土地分配不均最为严重,该地区64%的总财富都与土地、住房等非金融资产相关,而占总比重1%的“超级农场”所控制的土地质量远比其余99%农场都更肥沃多产。

贫者收入增长缓慢 贫富收入差距极端扩大

  最近几十年间,数以亿计的贫困人口成功脱贫,这是全世界都应为之自豪的成就。然而,全球每9个人之中,仍然还有1人是在饥肠辘辘中入睡。如果1990年到2010年之间的经济增长方式更为利贫,那么今天就还能再有7亿人口成功脱贫,其中大部分为女性。以国内生产总值计算,全球经济在过去30年里翻了不止一番,各类收入水平都相应得到提高,全球极端贫困率也随之下降。正如图1中橙色曲线所示,1988-2011年间,各类群体的实际收入都有所增长,居于全球收入分配中间层的群体增长尤为明显。增长率最低的是那些收入较高人群,这是2008-2011年间全球金融危机所导致的直接后果,金融危机对高收入国家打击尤为严重。受20082011年金融危机的影响,图1形成了着名的“大象曲线”(elephant-chart)柔和版,该图形备受关注,因为它突显了过去30年间收入最丰厚的群体——中间阶层和最顶层。

  如果按照收入状况将全球人口分成10等份,不同区间收入绝对增长呈现出高度不平等。正如图1蓝色曲线所示,即便将2008年后经济状况对收入的打击因素考虑在内,也比单纯看经济增长率更能一目了然地说清楚不平等状况。1988年至2011年间,最贫穷10%人口的收入增长了65美元,相当于年均增长不到3美元;而最富有1%人口收入增长则是前者的182倍,增长了11,800美元。乐施会研究发现,过去25年中,顶端1%人口所获收入已经远远超过底端50%人口的收入总和,近一半的收入增长总值(46%)为最富有的10%人口所占有。与之对比,全球最贫困的10%人口还生活在每天支出低于1.9美元的极端贫困线下,上述财富占有比例至关重要。世界银行已预测,基于当前收入分配状况,我们将无法在2030年以前实现消除贫困的目标。考虑到各国国内贫困线都高于每天1.9美元标准,该目标本身已是一个很稳健的设置。全球有近一半的人口,即约30亿人都生活在“道德贫困线”(ethical-poverty-line)以下。“道德贫困线”是指能保证人们活到70岁正常寿命的情况下,每人每天所需基本生活费。

  无论富国还是穷国,不均衡的收入增长(伴随持续加剧的收入不平等)一直以来都受劳动力市场的趋势推动。总收入由劳动收入和资本回报构成,劳动收入由劳动者赚得,而资本回报却给了资本所有者。纵观全球,我们发现工人能分得的份额日渐稀薄,而资本拥有者的所得却持续增长。即使是在中国,这个在过去10年中工资差不多翻了3倍的国家,受高资本回报率的推动,总收入增长速度依然比工资增速更快。由于最富有群体占有大部分的资本,所以不断增加的资本占比几乎都让处于分配顶端的富豪们大获其利。经济学家托马斯 皮凯蒂最新研究发现,过去30年中,美国最底端50%人口的收入增长几乎为零,而顶端1%人口的收入则增长了300%。很明显,一直以来全球经济增长是排它性的,是被极少数特权阶层独享独占的。

工人集体议价权不断衰减

  就业市场结构的改变、以及随之减少的劳资谈判,都使情况变得更糟。各种各样的因素导致工会成员中,工人所占比例不断减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现,在发达国家中,工会会员下降的趋势和顶端10%人口收入占比不断增加之间存在密切联系。在丹麦,根据劳资谈判协议,一名在汉堡王(Burger-King)工作的工人每小时能挣20美元;而同一家公司在美国的员工,因为无法获得和丹麦员工同样的谈判机会,就只能挣得8.9美元。发达国家中“零工经济”环境下自雇工人数量的增加使得工人们的经济状况更加不稳定,因为他们只能承担具体某些活计,不能成为公司正式雇员。2016年10月,英国针对优步公司(Uber)的裁决成为一个标志性事件。根据该裁决,优步公司须向司机支付生活保障工资,并确保司机享有带薪假期。在这个新兴行业中,这一不利于公司的裁决彰显出对工人权益的认可。在低收入国家,非正规就业一直是普通民众至关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对于女性而言尤其如此。在这些国家中,工人并不享有最低工资,工人权益基本无保障,因而也更容易遭受虐待。

女性境况依然每况愈下

  关于不断扩大的收入差距,如果一定要评价谁赢谁输,我们会发现其间存在着重大的性别差异——女性更可能处于收入分配的最底端。纵观全球,妇女在劳动力市场的参与程度几乎比男性低27%。中东和北非仅有1/4的女性进入劳动力市场;在南亚,这个数据为1/3,而该地区男性参与劳动力市场的比例达到3/4。一旦进入劳动力市场,妇女就比男性更有可能从事不受劳动法规保护的工作。而且,女性在正规就业中的收入水平长期以来也低于男性。2016年世界经济论坛的社会性别年度报告指出,上一年度经济参与中的性别差距实际上更为严重了,照此情况,大概还要170年才有可能实现男女同工同酬。男女两性在报酬上差距如此之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歧视,同时也因为妇女都从事着低报酬和兼职工作。因为两性工资差距、以及获得社会保障有所区别等经济不平等因素,女性能挣到的薪资要比男性少31-75%,在女性一生中,这些负面因素不断叠加,其境况只会每况愈下。表2显示,即使在已经基本消除受教育程度差距的发达国家,高收入群体依然以男性为主,女性也仍然需要过量承担无报酬家务劳动。

原文标题:99%民众的经济:顶端8个富豪拥有全球一半人口财富总和--乐施会报告完整版第一部分

http://www.lse.ac.uk/InternationalInequalities/pdf/III-Working-Paper-5---Atkinson.pdf,经济与发展合作组织数据《就业:从性别视角看有偿和无偿工作所消耗的时间》。

*可获得最新数据的年份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