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日本农业集体所有制的合作组织:山岸主义社会

2014-4-18 15:20

原作者: 郑萍 来自: 马克思主义研究

食物主权按:

山岸会是目前日本最大的农事组合法人。山岸主义社会实显地是资本主义制度框架内的一种集体经济与社会组织形式。山岸主义丰里实显地的社会理念、组织形式、运营机制、生活与生产实践。

在许多人心目中,集体经济、农业合作社都是社会主义国家特有的事物,与资本主义无关。其实,这是一种误解。据笔者观察,在日本就有以集体经济为基本特性的农业合作组织。

二战以后,为提高农业生产力和农民的经济、社会地位,作为日本土地改革的重要措施,日本政府于1947年制定了《农业协同组合法》。依据此法,成立农业协同组合,即农业合作组织。农业协同组合从事经济、信用、保险等行业,在协调政府与农民关系、促进日本农业现代化发展等方面,发挥了很大作用。①此外,还有一种称作农事组合法人的组织,是一种比农业协同组合经营范围要窄、专以农民及与农作业相关的合作发展为目的的组织。目前日本最大的农事组合法人,据笔者所知,就是山岸主义社会实显地,通称山岸会。

关于山岸会,日本社会众说纷纭。有人说它是宗教团体,有人说它是共产主义村庄,还有人认为它只是一种生活共同体,更有人对它谈虎色变。我国学者和有关方面也早已关注到这一奇特组织,并对它作了各自的定性。例如蒋道鼎认为,它是“乌托邦的变种”。②李彦春则称其为“日本的世外桃源”。③郑谦在《“斗、批、改”运动与一种社会主义模式》中,又视其为现代化在西方发达国家高度成熟情况下克服私有制和商品经济为基础的资本主义的缺失与弊端的一种尝试。④2007年10月,中国社会科学院程恩富教授访问山岸会东京办事处负责人后认为,山岸会的法律形式属于农事组合法人,而其实质是国外集体所有制经济并实行按需分配的一种新颖独特组织和发展模式,并非通常意义的合作所有制经济,值得进行国际上不同集体所有制和合作所有制模式的比较研究。⑤1996年7月,河南南街村王金忠率团首次访问山岸会,之后双方多次互访,并于2002年11月缔结了友好村条约。①2006 年,北京市科委与山岸会还在北京共同举办了“山岸会循环农法”展览会。近来,网络上也不乏介绍该团体的文章,都反映了山岸会的各个侧面以及人们对它的认识。显然,我国学者及相关方面对山岸会正表现出越来越浓厚的兴趣。

2007年5月28、29日,经山岸会国际部负责人松本直次安排,在国际部兼宣传部代表冲永和规及夫人冲永雅子、后藤健、北大路顺信等人的分别陪同下,笔者参观了位于三重县津市的山岸主义社会丰里实显地以及位于伊贺市的春日实显地,亲身感受了那里的生活,并与村民和学生们进行了交流。在笔者看来,山岸主义社会实显地应该是资本主义制度框架内的一种集体经济与社会组织形式。这里以丰里实显地的情况为主,介绍该团体的真实面貌,并加以分析。


一、概况及基本理念

丰里“实显地”,是丰里村民对自己生活和劳动基地丰里村的称呼,意为实际显现山岸主义精神的地方。从形式上讲,也可以理解为集体农庄。

所谓山岸主义精神,就是以“实现人人幸福的社会”为目标,以人与人的和谐、人与自然的协调的“一体”观,彻底废除私有制,也就是认为宇宙间存在的一切有形、无形的财和物(包括人),都不属于特定的个人,也不应被集体或国家占有,以达到“无所有”、消除一切私心杂念的“无我执”的境界。②他们以集体讨论、批评与自我批评的形式钻研和巩固这一基本理念,并力求通过切身实践来实现“无所有一体化的社会”。据介绍,这种理想的社会包括了下述特征:和谐愉快——这不仅针对人,也是诸事、诸物的出发点;不需要钱——国家乃至世界上的人们共同生活在一个地球上,正如一家人一样,因此村里的人们不需进行金钱交易;钱包共有——大家共用一个钱包,完全共产,干活多少都不发工资,也不受惩罚;自觉自律——没有法规、条文,没有监督,全靠自觉。③现阶段,山岸会的目标是“建立不需要钱的和谐愉快的农村”④,以此为基础,进而去“实现人人幸福的社会”。是山岸巳代藏(1901-1961),滋贺县人,有六卷本的全集行世。⑤自幼喜欢思考社会问题,具有理想主义倾向。19岁左右,受无政府主义影响,开始探讨真正的理想社会是什么。1922年,他因一次偶然的机遇开始养鸡。从此,钻研养鸡方法伴随了他的一生。其全集除收录有关山岸会的相关文稿、演讲、资料之外,大部分均与养鸡相关。

二战结束后,巳代藏本着自然与人为协调的理念,发明了种稻与养鸡相结合的“农业养鸡”技术,受到广大农民欢迎。为推广这项技术,并凭借这种技术宣扬自己的理念、构建理想社会,巳代藏联合二十几位同志,于1953年3月在京都组建了“山岸式养鸡法普及会”和山岸会。“山岸”不仅是巳代藏的姓,而且“山”代表着“崇高的理想”,“岸”代表着“彼岸”。1961年,又在三重县伊贺市创立了第一个山岸主义社会实显地——春日实显地,组织成员进行集体生活,体验所谓真正意义上的山岸主义精神。其后,他的继任者将其创立的事业不断扩大。

目前,山岸会在日本国内设有30余个实显地,几乎遍布全日本,拥有土地约1080公顷。在海外设立7个实显地,分布于泰国、韩国、澳大利亚、瑞士、美国、巴西6个国家,共拥有土地1200公顷。会员约30000人,实显地成员约2000人,而参加过山岸会举办的特别讲座的已超过10万人。笔者走访的丰里实显地设立于1969年,现有资本金5000万日元,2005年度营业额为58亿4000万日元;拥有土地97公顷,村民约650人,是山岸会中面积第二、人口最多的实显地。除村民外,还雇有约200名职工。统管山岸会生活和劳动事务的总部就设置在丰里实显地。

二、运营机制

丰里实显地的村民有着明确的目标,那就是依据山岸主义精神建设一个理想社会。为此,他们的生活和劳动是在一整套严密的组织机构和运营机制下进行的。   实显地兼有负责生活和劳动事务的双重功能。丰里实显地作为一个单元构成一个生活部门,称“生活调正机关”,负责后勤行政事务,同时又是一个单位实显地的产业部,对外称“农事组合法人”。

山岸会的实显地遍布全日本,意味着山岸会的农事组合法人同样遍布全日本。丰里农事组合法人与山岸会中其他单位实显地各为独立运营单位,自负盈亏;但作为生活部门丰里则是山岸会一体生活的一个部分,由山岸主义实显地总部统一规划管理,因此,实质上是一个大的农事组合法人。丰里的生活部门设有负责运营的财务、人事、社会、宣传、国际交流等各部,还有负责生活全盘事务的机构,包括生死、婚育以及衣食住行、健康、安全等部门。由十几人组成的“友好班”是丰里村民的基础生活单位。

正如农事组合法规定的那样,丰里实显地产业部门从事的产业全部与农作业相关。如畜养(鸡、牛、猪)、耕种(粮食、蔬菜、水果)、加工(食品、饲料)、建设等生产部门,也有运输、贩卖,还有研究、出版等各部门。加入丰里实显地,就意味着成为丰里农事组合产业部门中某一处的成员。各产业部门是村民劳动的基础单位,村民在某一产业部门劳动,获取相应的报酬,但所得劳动报酬不分配到个人手中,而交归生活调正机关总部统一管理。各基地均实行独立核算,但对于各业种间的调整和产销运作、人员调动等,则进行统一规划,颇有计划经济加市场经济的色彩。村民作为日本国民,遵守国家法律,履行国民义务,也享受相应的福利待遇——如义务教育、国民健康保险等。但一切手续都在农事组合法人名下办理。

各生活、生产部门的代表通过互选产生。从“友好班”至实显地,乃至总部各部门的代表,任期均为6个月,对连任没有限制。丰里的村民引以为自豪的是,村民之间地位平等,没有特权人物,没有上下级关系,代表与普通村民同等待遇,饮食、住房、劳动等均不搞特殊。

对有意愿加入山岸会的人,对年龄、劳动能力以及资产都没有要求,但通常是参加者携带全部财产加入,而退会时则不能带走,因此也发生过诉讼事件。当然,即便是没有物质资产的人,原则上,知识、技能也可以视为入会的资产。

三、生活和劳动

丰里实显地俨然一个完整的小社会,村民们从出生到求学、婚育、生病、直至丧葬,脚不出村,也可在这里度过一生。医疗诊所、教育机构、婚礼会场、共同墓地(墓地在春日实显地)等样样具备。村庄里绿地茵茵,鲜花簇簇。一排排住房,外观简朴、整洁。温水游泳池是利用燃烧场排热兴建的,宽阔的棒球场还可对外出租使用。绿地公园里果树成行,日式洗浴室温馨舒适,还有洗衣房、美容室、加油站、对外直销店,也有宴会厅、服装室等。谈话室里摆放着电视、茶饮,报架上摆放了朝日新闻、读卖新闻、日本经济新闻、产经新闻等10家大报。人们可以自由地观赏电视、阅读报纸,了解外界的情况。喜爱陶艺的村民可以去陶艺园,画家可以举办画展,村民还可以去村外看电影、唱卡拉OK、购物、参加聚会等等。宽敞的“爱和”集体食堂为丰里人提供一日两顿自助餐。早10点、晚5点开始,村民根据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安排,自行决定就餐时间。饭菜的原材料,如蔬菜、水果、粮食、肉、牛奶等,基本是自给自足。各种车型、档次的车辆都是共同使用。

生活用品既有共有部分,也有个人专用部分,一切费用实行共同财政,由“一个钱包”负担。村民通过向调正部提交申请——“提案书”的形式,获得旅游、娱乐、交通和购物的费用,也可直接委托采购部。近年来,为了减少繁杂的手续,村民可每月领取1万日元用作个人支配,购买所需的日常用品,如香烟、化妆品等。

丰里人崇尚简朴,对个人行为、欲望进行自我约束。冲永雅子介绍:丰里人聚集在一起的目的完全是为了创造一种社会,并非为奢侈,因此,大家对生活的要求比较淡漠,某种程度上有些抑制个人欲望。

老有所养是丰里老人的生活概括。丰里人没有具体规定退休年龄,但65岁以上的老人可根据意愿住进专为他们建设的老年公寓——“老苏馆”,可根据实际情况判断自己适当参加一些轻度的劳动,还可以有自己的爱好。20 世纪六七十年代,一位毛泽东研究专家新岛淳良①的夫人里子现在就生活在丰里实显地。她介绍道,自己可以根据身体情况,安排在托儿所里照顾婴儿,还与俳句爱好者编辑同仁杂志,出版经费是向调正所申请的。里子还于2004年11月随山岸会访华团访问南街村,并在南街村留学3个月。

丰里村民的工作。按山岸主义精神来讲,村民可凭自己的意愿自由选择和更换劳动种类,分担的工作并不长期固定。但现实中,人们更重视并服从人事部门的统一协调安排。其原因,村民异口同声地讲到:一是因为村子既是共同生活的场所,就需要整体性地进行协调;二是因为相比自我认识,或许他人更能客观、清楚地了解自己适合做的工作。因此,当个人的意向与人事调整发生冲突时,村民们也可以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和位置,一方面服从人事安排,同时也不放弃兼做自己喜爱的工作。因此,村民们同时兼任两种或数种劳动的情况大有存在。如冲永和规,既负责宣传、出版工作,也从事种圆白菜的农活。冲永雅子,一边在出版部工作,还在温室培植对外出售的花苗。后藤健,原本在工程部工作,后被调整到山岸学园负责工作,但并没有放弃工程部的工作。因此,他们都身兼两种以上的工作。

丰里的劳动分工很细,甚至洗衣都由专人负责。村民每天沐浴后换下的衣服,包括内衣、手帕等,放入洗衣房内的固定地点,由专人洗涤、熨烫。第二天沐浴前,就已按衣服上的编码或名字,整齐地摆放到各人固定的服装柜里了。

产销一体化经营是丰里产业的一大特征。丰里生产的农畜产品,从村庄直接运输到设置在全国各主要城市的35个供给所,然后送到消费团体、消费者手中,或用移动售货车运到街上出售。1998年前后,山岸会生产的无农药健康食品引领前列,年收益120亿日元。他们实行的循环农业,在重视环境保护的当今世界,可以说走在前沿。

四、思想钻研

“钻研会”是丰里人的议事形式,具有强化组织功能的作用。丰里人通过钻研会,制定各种规则,解决实际运营中出现的具体问题。钻研会由各个生活、生产部门定期或不定期地召开。据介绍,多数情况下,钻研会需要多次召开,反复讨论,才可达成共识。因此,在丰里,村民要决定一件事情,需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

“钻研会”的另一个重要功能就是调查、了解、协调、统一、巩固村民的思想理念。丰里实显地是一个农业合作组织,但它兼有实现山岸主义理想的任务。因此,在钻研会上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为村民进行自我的思想教育、坚定理念提供了平台,充分体现了山岸主义平等、自律的精神。

村民每一二年就要自主地脱产参加一次定期的“钻研会”。针对主办者事先准备好的问题,大家充分地剖析思想、自由地交换意见,进行批评与自我批评,以达到提高认识、统一思想的目的。丰里的村民中,既有入会二三十年的,也有加入不久的人;既有出生在村里的年轻人,也有来自海外的外国人。各种人的经历构成了人们不同的思想基础,因此,在共同生活中,需要不断地自我检讨、反思,坚定信念,才能通过自律方法达到山岸主义的精神境界。同时,丰里实显地毕竟是处于整个日本社会中的一个组织,它不可能避免大环境的各种要素给它的影响,也需要适应新环境。而这些工作如何进行则需要通过“钻研会”来讨论、协调、解决。

丰里实显地的代表每年一次,自行调整工作后,集中两个星期的时间,到位于春日实显地——山岸主义世界实显中央实验场进行脱产学习研究,对山岸主义精神等进行思考。山岸会自成立已有半个多世纪,斗转星移,也使得山岸会的人们在山岸主义实践中,不得不将国际国内环境的影响、制约纳入思维中。

五、学校教育

思想教育不仅在成年村民中进行,山岸主义主张的“无所有”、“一体”观更是从孩子抓起。出生二三个月的婴儿就离开父母,寄托在名为“太阳之家”的托儿所,开始集体生活。之后,5 岁前的儿童入幼年部,6 岁开始入初等部。丰里的初等部(小学)和中等部(中学)不是教学机构,而是孩子们共同生活、进行情操教育的场所。因为日本的文科省(教育部)对小学和初中的义务教育有严格的规定,因此,山岸会没有设立自己的中小学,而是让孩子们到村外的普通学校去接受义务教育。孩子们每天从居住的山岸学园到村外的学校去上学,然后回到山岸学园生活。因为在学校完全同普通的日本孩子接受同样的教育,与日本社会紧密相连,因此,一般社会上孩子们存在的问题,在丰里的孩子们身上也会有反映。如何用山岸主义精神来教育这些孩子,是山岸学园的一个课题。

但丰里山岸学园的后藤健对此似乎没有过多忧虑。他认为:与孩子们在学校的时间相比,更多的时间是在山岸学园度过,学园的生活更能深入影响孩子们。

高等部(高中)、大学部、研修科(研究生)为山岸会自主经办,并非得到国家认可的公共教育机构。在村外结束义务教育后,根据父母和孩子的意愿,有80%的学生转入山岸主义学园高等部学习,继续在村外就读的学生的一切教育费用仍由山岸会负担。高等部学生不只是父母生活在丰里村的孩子,也接收外来的就读学生。高等部现有学生约60人,有10%-20%的孩子出生在丰里。一半学生的父母就生活在丰里实显地,而剩余的则是因为他们的父母赞同山岸主义的教育方式才被父母送到山岸学园来学习的。村里成长起来的孩子,满18岁为止,可以自由决定今后是否继续在村里生活。后藤健的孩子们中,就有一个男孩离开村庄,到一般社会生活。

山岸会的教育机构统称“幸福山岸学园”。源于1974年,新岛淳良与山岸会共同创立的山岸主义幸福学园。其教育目标是在“一体”的生活中“培养自立的人”,即“随时随地、与任何人都能成为朋友的人,任何时候都能与他人合力做事的人”①。后藤健介绍道:山岸主义的教育宗旨是要养成孩子们的集体感、自主性和干劲(做事的欲望)。在教育方法中特别强调按照孩子成长的特性和求知欲望,适时地给予知识,反对填鸭式教育;在实践中学,学生们的学习、生活经验都通过动手和实际体验摸索获得;高年级学生带低年级学生的传帮带的方式。学园不设置固定的课程传授书本知识,学生们在劳动之余,可以在函授高中学习,以掌握作为高中生的必备知识。学园内没有高高在上的“教师”和由“教师”进行的自上而下的灌输式教育,孩子们学习和生活均在被称作“援助人”的成人辅助下自主进行。援助人并不需要任何资格,由村里人事部门安排人员——如入会前从事教育工作的经验者或其他合适人员担任。他们试图在每天的生活和劳动中对学生进行人格教育。

在丰里的农场,笔者见到了正在劳动的学生。在一位村民的指导下,大学部、研修科的学生各带领几个高等部学生在农场收扁豆、堆肥。学生们身着日本传统的田间工作服,经历过风吹日晒的一张张面孔透着健康、朴实、率真,标准的日语没有大都市年轻人的现代流行语调,常日劳动的女生的手也很厚实,满是被农作物刺出的疤痕。学生们透露,他们的作息时间是6:30-10:00、15:-17:00劳动,其余的休息时间多用来睡觉、也可看书等。与学生们交谈,可以感觉到,繁忙的劳动占据了他们多数的时间和精力,如何熟练掌握农业技术才是他们最重要的功课。相比同龄的日本都市的孩子们,他们的生活更简单、朴素。

六、现状分析
山岸主义社会实显地采取的是农事组合法人形式,但他们的目的是尝试探索在日本这样一个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框架内如何实现彻底的无私有制的一体化生活模式,这种尝试已持续半个多世纪。

从人员和经济效益上讲,目前的山岸会显得有些平淡。但经济上基本保持收支平衡,仍足以说明他们顽强的生命力。丰里实显地的现状体现了山岸主义的理念。他们力行取消私有制,按需所取,打破特定的家庭观念,实行“无所有”;取消个体单干,采取合作化共同协作劳动、产销一条龙,实行“一体”观;提倡人人平等,尊重人的自主性,实行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相结合,在实践中学习,以图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加强人们的道德心、依靠人的自律,调动生产积极性,提高生产力水平。

通过这些方法,目的是要“实现人人幸福”的理想社会这个终极目标。

从生产、生活方式看,山岸主义实显地是大规模的集体所有制性质的经济组织或农事组合法人,是以非私有制为理念、以农业共产主义为志向的生活共同体,或者可以直接称作农业共产主义。它存续于资本主义制度中,所以他们没有、也不能排斥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对外,他们遵循的经济方式是市场资本主义,既有市场的开发,也有资本的积累,因而又是市场经济中的一种生活共同体。

对于自己的实践的性质,山岸会的人们主张“既不是资本主义,也不是共产主义”的人有之,也有人承认是终极的共产主义。

对于理想的到达程度的自我评价,冲永和规讲道:在一定程度上我们达到了或正在接近目标。

因为加入山岸会的人,都是抱着同样的目标——创造一个无所有、一体化的社会——而汇聚到一起的,实现同一个理想是人们共同的愿望。因此,在建设理想社会的问题上,多数人是自觉、主动、积极的,这成为我们实现理想的前提条件。

至于山岸会在当今日本社会中的现实意义,实显地的人们似乎没有过多考虑。冲永夫妇也是略作思考后回答道:在核心家族如此发达的日本社会,山岸会这种共同体方式的生活,可以为人们提示一种生活模式。这里的人们之间没有争吵、没有辱骂;房门不用上锁;可自由安排自己的劳动时间;各尽所能,使劳动成为人们生活的需求,享受劳动的快乐;没有工作带来的精神压抑,能安心、幸福地度过晚年。山岸会的存在价值就在于告诉人们:人具有实现这些理想的可能性!

山岸会持续了50多年,究其原因,笔者认为大致可以归结为以下几点:(1)共同的理念——保证共同体的统一性的出发点。正如国际部松本直次在针对他们与南街村的差异时指出的那样,山岸会不是行政区划,而是赞同山岸主义精神的人们的集合,大家拥有共同的理念,为着实现同一个目标走到一起来,因此能够在这样的前提下相互协调。(2)严紧的运营机制——保证共同体有序不紊的运营。丰里的人们非常重视会员之间的地位平等和个性尊重,但这并不妨碍组织的运营和决策的执行。从实显地的友好班这样的生活基层组织、到产业部门以至整个山岸会的运营,都有选出的专人负责,并且多数会员有自觉服从的意识。(3)彻底的自我思想钻研体制——维持共同体思想一致性的途径。村民每一、二年都要自觉地参加一次为期两周的钻研学校,研讨组织者预先准备好的题目,正视自我,加强理念,保证精神的纯洁性。(4)丰厚的产业基础——共同体存在的物质经济基础,成为人们安心生活和专心实践理想而无需考虑生存问题的保障。(5)相对宽松的空间——适合时宜地某种程度上应对外面世界的变化,调整对策,为共同体的延续注入了与时俱进的新内容。

尽管丰里人的生活颇有田园牧歌的感觉,他们对现状的认识很乐观,认为山岸会的形式、制度都很好,但也不忌讳承认现存的具体问题。例如:消除“我执”方面的问题。共同体的生活需要人们自律、相互体谅,但实际生活中,人们还是常常会执著于自身的利益、嫉妒和在意别人:如某某人劳动不努力、某某人花钱多,等等。山岸人认为这主要还是个人的心——思想意识存在问题。自律就是要从个人意识中自主、彻底地解决这个“心”的问题,而这又是极其困难的一件事。所以,山岸会把实践与理念的修养同时进行,某种程度上,实践被看作理解理念的要素,先于理念的修养。

山岸主义实显地就是山岸会的人们把理念作为理念进行深入理解之前,亲身实践的场所。他们期待实践与理性认识的双向作用。

理念上的“无所有”,尊崇“一体”观、“无我执”,周密的自我思想教育,也并不能保证所有人的意识水平的均衡。比如,即使抱着对理想的追求加入的人,入会后仍旧会出现不愿参加劳动的情况。针对这种人,其他村民不能强迫其劳动,唯有努力保持宽容态度,耐心等待他们通过各种“钻研会”提高认识。

人人平等的思想是山岸人的自豪。当然,思想意识上是这样期待的,但并不是所有代表都能达到这样的境界,也有人自恃手中的权力妄自尊大。从交谈中可以知道,山岸主义的人们在思想意识上也没有完全达到升华,他们还在不断地探索。这种小型的“无所有”“一体”观的共同体,尽管人们起初都是抱着同样的愿望加入其中的,但并不能使所有的人们在意识上和行动上完全一致。冲永和规客观地讲道:这是活生生的人的集团,必定会出现认识上的差别,我们要先控制自己对那些人不满的情绪,等待他们提高认识。

农业社会最能体现山岸主义精神,这是山岸主义创设人的想法。因为农业劳动,需要人们共同配合进行,最能反映人不能单个人生活的道理。但如今,山岸人积极引进现代化的科学技术、设备,生产力得以提高,同样的劳动所需的劳动力减少,人们通过共同劳动维持的紧密相关的共同生活方式也随之发生变化。在工业化的冲击下,如何维系、调整山岸主义的生产和生活方式,将是山岸人面临的又一大问题。另外,一些细微的变化——从一块橡皮都要通过申请购买,到现在变成每人每月可以领取1万日元的零花钱自由支配;从孩子出生后必须开始集体生活,到现在不要求强制参加集体生活,而与父母一起过单独的家庭生活等,预示着山岸会今后可能还将进行调整。山岸会中也有人坦率地表露,他们也在思考以这种集体共同生活的形式办下去是否合适?在经济连续不景气、生活和工作压力沉重的日本社会,山岸会颇能给人一种世外桃源般的感觉,但山岸会的前途到底会怎样,还需要我们继续观察。但无论怎样说,山岸会在日本等国家的集体所有制经济组织和农事组合中具有特殊性,国外这一新的实践和案例值得我们研究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学者高度关注和深入研究。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