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瘦肉精为何让人不放心?

2016-7-15 23:06

原作者: 汪文豪 来自: 上下游新闻网
人民食物主权按:很多人都听过“瘦肉精”,知道瘦肉精不好,但是却偏偏有一拨人说有一种瘦肉精是安全的,不能一概而论。他们所说的是“莱克多巴胺”,最初是美国一个药厂研发来治疗气喘的药物,但因药效不佳而未能上市,不过后来意外发现可以用来促进动物肌肉增长,所以有些国家或地区用来作为饲料添加剂。究竟这种瘦肉精安全不,就让我们来看看这篇文章吧。


台湾官方:莱克多巴胺与其他瘦肉精不同
 
       谘询小组会后,由台湾农委会新任主委陈保基与动植物防疫检疫局长许天来代表召开记者会,宣读第一次会议的结论。专家的结论,用一般人较能理解的说法为:
 
1. 瘦肉精有40多种,目前讨论的「莱克多巴胺(Ractopamine)」与其他毒性较高、不易代谢的瘦肉精,如克仑特罗(Clenbuterol)、沙丁胺醇(Salbutamol)不同,因为莱克多巴胺不是药品,而是「饲料添加物」,不能与其他毒性高的瘦肉精相提并论。
 
2. 做为饲料添加物使用的莱克多巴胺,过去10多年来并未传出有家畜中毒,也未传出有消费者因食用肉品而造成人体中毒的报告。换句话说,健康风险甚低。
 
3. 至于先前有报导指出,美国艾荷华大学曾研究让灰狗食用莱克多巴胺后,出现心肌坏死的状况。会议认为,这项试验只是针对赛狗比赛滥用药物的情形进行研究,实验使用的剂量远远高于一般畜牧业正常使用下的数百倍,不能作为参考。
 
       三个小时的会议做出三点「专业」结论,其实只是传达一个讯息:「莱克多巴胺不是药品,是畜牧业为了增加家禽或家畜的瘦肉比例,用来添加在动物饲料的添加物。由于只添加在动物饲料,又容易被动物快速代谢,因此多年来从未发生家畜或人体中毒的案件。」
 
畜牧兽医界的主流意见:效率与环保
 
       畜牧兽医界的主流意见,认为莱克多巴胺是「比较安全」的瘦肉精之外,还赋予它提升经营效率与减少污染的环保形象。有学者即撰文指出,「莱克多巴胺对猪只生长的整体效果包括增加体重、改善饲料效率、降低脂肪蓄积、提高瘦肉率与屠体评级。由于减少饲料消耗和排泄物,而降低环境冲击与排泄物的处理成本。」
 
开放瘦肉精,对台美政治关系加分
 
       政治上,是否开放带有莱克多巴胺残留的美国牛肉与猪肉进口,被视为攸关台美间能否签订TIFA(Trade and Investment Framework Agreement,贸易暨投资架构协定)的重要因素。虽然官员口口声声说对美牛议题没有特定立场,但农业与卫生领域的官员、专家及学者的「主流看法」,仍屡屡营造出莱克多巴胺是健康风险低、养殖有效率、环境污染少的产品形象。
 
       然而莱克多巴胺真的如官员与专家所宣称的安全,甚至可以提升畜牧业经营效率?恐怕答案未定。
 
对瘦肉精感到不安之反方意见
 
牛、猪肉残留瘦肉精,老美也怕怕
 
       国内媒体习惯用瘦肉精「培林(Paylean)」做为莱克多巴胺的简称,这并不精确。大部分资料指出,莱克多巴胺原本是美国礼来(Eli Lilly)大药厂用来研发治疗人类气喘的药物,因药效不佳,所以未上市。但试验过程中,科学家在实验室意外发现老鼠身体膨胀了,才知道莱克多巴胺可以促进肌肉生长,并陆续在猪只、牛只与火鸡的试验中得到印证,这项药品才转换用途,做为饲料添加剂。
 
       美国礼来药厂的子公司Elanco Animal Health,陆续研发出三种添加莱克多巴胺的动物饲料,品牌名称分别是:1999年上市,用于猪只的培林(Paylean);2003年上市,用于牛只的Optaflexx ;2008年上市,用于火鸡的Tomax。国内部分的农卫官员与专家习惯用培林代替称呼莱克多巴胺,其实是不求甚解,对于美国畜牧业使用这三种添加莱克多巴胺的饲料情形,掌握资料也很有限。
 
       曾有畜牧专家指出「美国只有60%的猪只使用瘦肉精培林,未使用于其他动物(或美国牛使用培林的比例很少)」,这样的说法只讲对一半。因为「培林」这项商品只用于猪只,但不代表其他禽畜未使用莱克多巴胺。根据 Elanco Animal Health 的资料显示,美国有45%的猪只及30%非以牧草饲养的牛只,被喂食带有莱克多巴胺成份的相关饲料商品。服用培林的猪只,平均每头可以再增加美金2元的肉品利润。
 
虽然美国FDA合法允许畜牧界使用莱克多巴胺,但并非消费市场都接受添加瘦肉精的肉品。许多美国食品连锁,如Chipotle墨西哥菜餐厅、肉品制造与批发商Niman Ranch,都拒绝使用与供应饲养过程曾喂食莱克多巴胺的禽畜肉类,因为这些残留瘦肉精的肉品,仍有食品安全的疑虑。
 
       即使美国FDA认可莱克多巴胺的安全性而核准使用于猪、牛、火鸡,但美国公众对于FDA仅根据Elanco Animal Health药厂的安全性试验报告做出判断,有诸多抨击。有美国独立记者根据资讯公开法案取得FDA的内部文件,发现FDA曾对Elanco Animal Health发出内容长达14页的警告,抨击 Elanco提供给FDA的莱克多巴胺动物实验数据资料不完整,涉及隐瞒。
 
       此外,Elanco给美国FDA的报告中,原本表明在任何的治疗情形下,都未发现猪只服用莱克多巴胺会产生急性反应。但是FDA核准培林上市后短短几年,Elanco接获上百件各地猪农与兽医的申诉,反映猪只服用培林后,在送往屠宰厂的运输过程途中,屡屡发生倒地不起、四肢瘫软无法行走的情况。
 
       美国农业部也做出类似报告,证明「猪只食用培林后开始倒下并且颤抖」,或是「猪只吃下培林后开始呕吐」等情况越来越多。美国FDA才在培林核准上市后三年,也就是2002年要求Elanco必须加注警语。
 
       此外,2003年 《动物科学杂志》(Journal of Animal Science)也有文章指出莱克多巴胺会造成猪只过动、紧迫、心跳加速甚至死亡。根据FDA的内部文件显示,从2002年到2011年3月,培林已造成超过17万头猪只死亡或生病,致死或致病率远超过市场上其他动物用药。这些情况与国内某些官员与专家宣称「莱克多巴胺在过去10多年未传出有家畜中毒」的说法,大相迳庭。
 
莱克多巴胺背后不能戳的秘密?
 
       此外,美国长期关注药物与食品安全的专栏作家Martha Rosenberg怀疑,莱克多巴胺是在开发做为治疗气喘的人体药物过程中,被发现对心血管疾病患者有副作用,才未核准上市。但从人体禁用药品成为可以安全使用的动物饲料,Martha Rosenberg认为是Elanco Animal Health政治游说的结果。这也与国内某些官员与专家宣称莱克多巴胺是因为无法有效治疗气喘,所以才未做为人体用药的说法有所出入。
 
       莱克多巴胺对人体是否安全?观察加拿大食品检验局(Canadian Food Inspection Agency)对于瘦肉精「培林」与「OPTAFLEXX」的使用警语提到:1.莱克多巴胺是乙型受体素(意指肾上腺素乙型),心血管疾病患者应特别注意避免接触或曝露在带有莱克多巴胺成份的动物饲料;2.相关操作人员处理培林或OPTAFLEXX时,也必须穿着防护衣、抗渗手套、戴护目镜与防尘口罩,操作后也应注意用肥皂与清水彻底洗净。如果眼睛不慎接触,必须用清水彻底冲洗,如果仍然感到刺激,应寻求医生协助。
 
       由上可知,莱克多巴胺仍具有一定的危险性。
 
联合国「把关」,莱克多巴胺「安」啦?
 
       即使如我国官员或专家宣称:莱克多巴胺是饲料添加剂而非药品,残留在肉品毒性很低,至今未发现有人因食用相关肉品中毒的事件传出,而联合国粮农组织下的食品法典委员会(Codex)专家,对于各类肉品残留莱克多巴胺也订有安全容许标准,要民众安心。事实上,Codex制订安全容许标准的过程也备受争议,而遭欧盟科学家质疑。
 
       专门在美国华府主跑食品安全卫生政策的记者Helena Bottemiller报导指出,当莱克多巴胺广泛用于美国畜牧业,美国贸易官员着眼于其他国家的畜牧市场,开始为培林、OPTAFLEXX等商品以及使用瘦肉精的美牛、美猪开拓国外商机。第一步就是要求Codex为莱克多巴胺制订全球通用的安全残留标准,因为此举有助于华府藉由WTO的贸易争端机制,突破其他国家对于瘦肉精的禁令,尤其是欧盟与中国,这两地的猪肉消费量占了全球70%。
 
       但美国的如意算盘受到欧盟与中国的挑战。欧盟科学家质疑,当初Elanco Animal Health药厂针对莱克多巴胺所进行的人体试验样本数太少,只有6名健康男性受检,而且其中有1名受试者因为发生异常的心搏加速而被排除。此外,人体试验样本也缺乏对于妇女、孕妇或其他特殊族群的资料,安全性令人存疑。
 
       中国方面,也以民众日常习惯食用大量的猪牛内脏,而莱克多巴胺易残留内脏而增加民众摄食风险,不愿放宽对瘦肉精的禁令。


资料来源:兽医学会网站。RAC为莱克多巴胺英文简称。
 
       即使美国官员宣称莱克多巴胺是安全的,但Helena Bottemiller指出,美国食品卫生部门对于肉品残留莱克多巴胺的抽验数量非常稀少。以2010年为例,美国的猪肉生产量约220亿磅(相当于约1000万公吨),没有任何抽验;牛肉产量约260亿磅(相当于约1200万公吨),抽验样本只有712件,而抽验结果完全未对外公布。
 
       若上述报导属实,美国的肉品安全着实令人担忧,这些资讯在我国政府与专家讨论是否开放带有瘦肉精的美国猪肉与牛肉进口时,都应当特别考虑。
 
结语─未知风险多,骤下「相对安全」结论,对谁有好处?
 
       美国的食品卫生与动物用药管理关于莱克多巴胺有这么多争议,但我国官员与专家「教育」社会大众,仍只强调「做为饲料添加物使用的莱克多巴胺,过去10多年来并未传出有家畜中毒,也未传出有消费者因食用肉品而造成人体中毒的报告。」这不禁令人担忧美牛议题跨部会技术谘询小组当中的官员与专家,能否负起把关责任。
 
       目前卫生部门仅以人体摄入瘦肉精的剂量多寡,做为判定是否会中毒的标准,并以肉品残留莱克多巴胺非常微量,又容易代谢,评估中毒的风险非常低。但长期关注美国牛肉风险议题,曾任台湾医事联盟执行长与台湾农民联盟主席的医师苏伟硕指出,这样的评估方式无法呈现瘦肉精与其他药物在人体内发生交互作用的风险,相关的研究报告也付之阙如。
 
       苏伟硕说,药物交互作用与药物过敏所引发危害人体健康的风险,并不像药物毒理试验是以摄入量作为判断标准。只要微量摄入,就会产生副作用,与瘦肉精是药品还是饲料添加物无关。既然目前还不清楚「莱克多巴胺」是否会产生药物交互作用与药物过敏,不应骤下「相较安全」的判断。
 
       不过,当记者就此问题请教美牛议题跨部会技术谘询小组召集人、农委会新任主委陈保基,得到的答案竟是「相信这个问题,由联合国粮农组织与世界卫生组织专家所合组的食品添加剂联合专家委员会(JECFA),在订定莱克多巴胺的肉品残留容许量时,就有考虑到。」
 
文章有删减
 
扩展阅读:


编辑:人民食物主权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