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阿根廷的土地法扼杀了农业的可持续发展

2021-2-28 17:03

原作者: 豪尔赫利纳·希巴(Jorgelina Hiba),阿根廷自由环境记者 来自: 中外对话,本文首发于中拉对话。2021-02-03
食物主权按

眼下,土地流转呈加快之势。截至目前,全国基本完成了农村承包地确权登记颁证,涉及2亿多农户,确权到农户约15亿亩承包地。这与中国农村的资本化突飞猛进息息相关。

自今年3月1日起,将实施《农村土地经营权流转管理办法》。《办法》明确了对工商企业等社会资本通过流转取得土地经营权的审查审核具体规定,强化了耕地保护和促进粮食生产的内容。那么新规能否确保广大农民切身利益和国家粮食安全呢?

阿根廷土地租赁法的后果为我们敲响了警钟:农作物品种不断集中;农场的数量减少了,但规模却在扩大;不可持续的耕种方式对社会和环境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失,包括水土流失加剧、生物多样性丧失、化学物质过度使用以及传统家庭农场消失等。所有这一切,都说明了农业工业化模式“带来的社会环境成本越来越高”,因为资本注入和利润积累“已被置于其他所有目标之上”,短期利润的农业企业模式不利于可持续的农业实践。即便土地法有如此多问题,然而尴尬的是,面对土地所有权背后的巨大经济利益,阿根廷政府陷入无力规范土地所有权的境地。

有增长,却没有发展,会是中国耕地的未来图景吗?


原作者︱豪尔赫利纳·希巴(Jorgelina Hiba),阿根廷自由环境记者
翻译︱BAIHUI
转载编辑︱Ripple
排版︱Liu

阿根廷的土地法鼓励使用化肥来最大限度地扩大短期利润丨图片来源:Alamy

普查数据显示,在阿根廷,种植谷物(如玉米)或豆类(如大豆)的农场主越来越少,即便总体出口量处于历史高位,过去的三十年中,阿根廷的土地法使土地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土地上种植的农作物品种也越来越少。专家称,这种基于短期利润的农业企业模式不利于可持续的农业实践。

大量使用农药、转基因种子和采用免耕法等因素叠加,导致阿根廷的农业多样性减少。该国大部分农场已从作物种植和畜牧养殖兼营的复合型农场,变成主要生产大豆和玉米这两种出口型单一作物的农场。

近年来这种变化不断加快,其根源是阿根廷1948年出台、并在1980年军事独裁时期进行了修订的土地所有权法。该法允许租赁期可短至两年,导致土地经营者重短期利益,而轻视长期的环境规划。

根据2018年农业普查的数据,全国20%的农民的土地来自租赁,在2002年这个比例是10%。而在科尔多瓦(Córdoba)、圣达菲(Santa Fe)和布宜诺斯艾利斯(Buenos Aires)三个农业大省,这一比例更是急剧上升。

当前的立法既没有要求土地租赁方考虑土壤保护、作物轮作或化学品使用限制等问题,也没有将1994年修订的《宪法》中出现的环境保护标准纳入进来。

农作物品种不断集中

去年,阿根廷在3100万公顷的土地上生产了1.2亿吨谷物和豆类。这包括,分别在700万公顷、1700万公顷和700万公顷的土地上生产了5200万吨玉米、5100万吨大豆和700万吨小麦。

阿根廷生产的大部分谷物都出口了。2020年上半年,农业出口价值为200亿美元,相当于阿根廷出口总值的70%。根据农业基金会FADA的一份报告,潘帕斯地区(Pampas)出口额占全国农业出口销售总额的94%。

中国购买了阿根廷大部分大豆,约700万吨,价值约20亿美元。越南是其玉米的主要进口国,而巴西则购买了大部分的小麦。

最新农业普查的临时数据可以更清楚地了解销售这些产品的都是谁。农业和林业部门有23.6万个农场,耕种面积为1.61亿公顷。

普查还揭示了另一个现象。农场的数量正在减少,但规模却在扩大。2002年的普查显示有33.3万个农场,而2018年仅有25万个农场。仅1%的公司(2500家)控制着该国40%的可耕作土地。

过去的30年中,阿根廷农村地区已失去了17万个生产单位。

阿根廷的土地法:农业资本主义

2002和2018年阿根廷各省耕地出租面积,出租耕地面积急剧增加 | 图片来源:阿根廷国家统计与普查局

根据这次农业普查,阿根廷有69%的农场由其所有者管理,而有19%的土地是租来的。在主要农业省份,这种情况大有不同。

在北部的科尔多瓦省,2002年租地农场仅占23%,但到2018年这一数字跃升至44%。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省,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农场是租地,约为2400万公顷总面积的900万公顷。

罗萨里奥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Rosario)的农业工程师玛丽莎·贡内拉(Marisa Gonella)说:“我们看到1988年以来,潘帕斯地区的土地集中度不断提高,其中租赁地块占到了很重要的比重。越来越多的土地被整合起来租了出去。”

在过去20年中,Los Grobo、Cazanave y Asociados或El Tejar等公司已成为阿根廷大规模土地租赁买卖的重要玩家。

据贡内拉介绍,经济全球化带来的资本流入忽视了该地区的农业历史,扰乱了农业生产者的生产活动,迫使他们不得不租地经营。

阿根廷农业联合会(Argentine Agrarian Federation ,FAA)前任主席、小型农户奥马尔·普林西比(Omar Príncipe)表示,自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阿根廷失去了40%的中小型农业生产者,这“给社会稳定投下了一颗人人避而不谈的炸弹”。他补充说,平均生产用地面积增加了近45%,租赁地块的数量也有类似的增长。

 “在我们的土地集中经营模式呈现指数增长,30年间从生产4600万吨增加到1.3亿吨。可是我们只有增长,却没有发展”,普林西比说。

阿根廷四大农村发展组织之一——阿根廷农业联合会呼吁出台新的土地租赁法,通过税收和信贷激励,以及改善中小型农业生产者的谈判条件等方式,解决大型大宗商品生产企业掌控局面的问题。

阿根廷的土地法重短利而忽视可持续发展

不考虑土地长远健康的耕种方式会对社会和环境造成严重后果,包括水土流失加剧、生物多样性丧失、化学物质过度使用以及传统家庭农场消失等。

土壤侵蚀是最严重的后果之一。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警告称,作为农业生产的基础,阿根廷的土壤未得到充分的保护,而是“恰恰相反”。

该机构估计,约有5000万公顷的土地受到水或风的中度或重度侵蚀,每年土壤退化造成的经济损失约7亿美元。潘帕·翁达拉达次区域(Pampa Ondulada)的土壤侵蚀尤为严重。该地区包括布宜诺斯艾利斯、圣达菲和阿根廷最肥沃的平原科尔多瓦省。

根据农业联合会的资料,1988年,阿根廷的大豆种植面积为460万公顷,产量为650万吨。到2015年,已经增加到2000万公顷和6000万吨。在普林西比看来,正是当前的农业模式助长了单一作物种植。

2002和2018年阿根廷各大豆、玉米种植面积 | 图片来源:阿根廷国家统计与普查局

“土地租赁法将是保护土壤的关键,因为一年期的合同是为那些无可持续性标准、搞一锤子买卖的‘播种池’(Pooles de siembra,阿根廷一种组织大型谷物生产的投机性投资基金)和投资基金设计的。租期越长,多样化的程度就越高。”普林西比说。

这位农会人士呼吁新的立法将土地租赁期延长为五年,因为这样才能鼓励多样化生产。“我们必须考虑土地的可持续利用,因为这种模式和与它绑定的一揽子技术方案迫使我们使用更多农用化学品,这导致土壤侵蚀、健康问题以及原生森林和牧场的丧失” ,普林西比表示。

农学专家帕特里夏·普罗佩西(Patricia Propersi)表示,阿根廷的农业工业化模式“带来的社会环境成本越来越高”,因为资本注入和利润积累“已被置于其他所有目标之上”。

“什么是土地,仅仅是一种资本还是一张生命之网?我们应优先考虑投资基金还是农民的利益?自19世纪以来农业的首要任务就是赚取外汇和生产大宗商品,我们都沦为这种逻辑的受害者。”她补充说。

缺 少 立 法

普罗佩西称,当前的承租模式可以追溯到1970年,当时单一种植、农用化学品和转基因种子被引入阿根廷。她说,考虑到相关租赁法律并没有明确规定在租赁土地上可以进行哪些农业活动,就可以理解的为什么会出现这些做法。

贡内拉也这么认为:“租赁是阿根廷模式的奇特之处。修改法律的尝试尚未取得进展,大多数合同仍由当事方之间订立,甚至常常是口头约定。”

在过去12年中,共出现过14次修改租赁法的尝试,但均未成功。最近一次是在2008年,这次尝试试图将合同期延长至五年,更好地保护小型生产者,并避免投资者抢占土地。

普林西比认为,当前生产模式背后的经济利益是未能推翻该法律的原因。

 “新法律没有取得进展的事实表明,国家无力对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进行规范。在阿根廷,如果说有一件事我们避而不谈,那就是它”,他说。

寻求可持续的替代方案

一些“离经叛道者”正试图采用可持续的生产方式,例如圣达菲省南部的卡西尔达农业生态项目(Proyecto Agroecológico Casilda ,PACA)。兽医和环保主义者爱德华多·斯皮亚吉(Eduardo Spiaggi)参与其中。

 “我们从一个邻居那里租了10公顷土地,加上我们自己的11公顷土地,我们在这些土地上种植生态小麦” ,斯皮亚吉说。“邻居把他的土地交给我们耕种,我们把一部分产量给他用于支付租金。”

除小麦外,PACA还小规模种植其他农作物,例如黄豆、玉米,燕麦和黑麦。他们还将一部分土地用于园艺生产和果树种植,并将另外一部分土地用于饲养牛、羊、猪等家畜及家禽。

该农场所在的地区正是阿根廷工业化农业的腹地。当地的土地集中于大公司之手,许多传统的农场工人居住的房屋已被废弃。

斯皮亚吉说:“地主和租地种植户对土地进行着双重盘剥。双方都必须在短期内就挣到钱。”他认为,必须对阿根廷的农业工业化模式全盘进行再思考,尽管可能有所帮助,但一部旨在解决短期土地租赁问题的法律不是灵丹妙药。“这不是最根本的解决方案”,他说。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