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老田 | 22岁的墨茶为何就能够做到淡然等死——他的父母到底怎么了

2021-1-24 15:33

原作者: 老田 来自: 老田今日头条号
导语

2021年1月21日晚间,一个“没人看的B站UP主”——“墨茶Official”被网友爆料去世的消息,冲上微博热搜。根据网友在评论区的爆料,“墨茶Official”的人生轨迹如下:奶奶生病,因病致贫,父母躲债跑路,自己高中辍学后打工糊口,结果发现鼻子上长了肿瘤。最后在切除肿瘤时发现罹患糖尿病,但无积蓄继续治疗,最后因酮症酸中毒逝世(有网友解释,酮症酸中毒是因为过度节食)。

在这一悲剧事件中,墨茶与父母的紧张关系备受关注。在市场竞争早已深入家庭内部的今天,这绝不仅是一个特殊案例。家庭教育对于劳动力规训效果作用巨大,尽责的父母需要被改造为一个有效的规训与压迫链条——使其后代成为合格的雇佣劳动者。然而,父母的“望子成龙”恰恰成为意识形态国家机器中不自觉的一环,与之对比,平均线以下的不成功后辈,虽然年纪轻轻,却早已经具备了“无产者觉悟”或者绝望,惟其如此,墨茶的死,才更令人哀痛。

作者 |老田
责编 | 侯解
后台编辑|童话


今日,市场竞争早已经深入家庭关系内部,各种市场竞争失败者在家内,也只能够享受“淘汰品”的地位和对待,举凡父母亲子和夫妻关系之间,也无不如此,墨茶与父母关系紧张,不算是意外。

这个孩子的情况,也不算是偶然吧。战国时期苏秦就遭遇过:“贫穷则父母不子,富贵则亲戚畏惧。”作为一名职高肄业学生走上社会,其出路会咋样呢?一些少年躲在网络空间里不出来,除了成瘾因素,现在世界不多么友好吧。

墨茶属于最先被从蛋糕上挤下来的那些人

深圳那些三和大神,算是早就看透了,他们选择自己把自己从劳动力市场上放逐出去。要不然,积极打工又咋样呢?他想选择过正常人生的话,各类开支的基本数目,是他们永远都挣不到的,所以,就“过分理性”地选择了拒绝“当厂狗”,然后,除了“做一天阔以玩三天”的自我“享乐”之外,他们也不可能找到另外的空间吧。

很有可能的情况是,一些网瘾君子也是一种“被网瘾”的状况,现在世界里已经没有了他们的体面生存空间了,在虚拟的世界里他们还有同志和友谊,还能够找到某种相互肯定和人生意义。

很可能,大陆的状况现在还没有到最坏的时候,台湾也许先一步达到了均衡——在台有超过4成的男孩挣不够结婚条件,剩女比例(30-34岁未婚)高达4成。而大陆的北上广深目前还只达到2成多一点而已。也许正因为如此,还有很多大陆父母的旧头脑,尚未被新时代给彻底规训过来,所以还老是有逼相亲和逼婚,估计过些年就慢慢算了——认命了。

法国左翼思想家阿尔都塞说,一个人的社会化链条,最重要的有两环——在中世纪是教会和家庭,而现代则是学校和家庭。福柯则重视资本主义社会中间,会用各种方式去规训人们,使其符合社会关系再生产的需要,还往往伴之以惩罚越轨的方式,进行强硬纠偏,使每一个人都回归“正道”;这软硬两手,恰好也是阿尔都塞所重视的意识形态国家机器和镇压性国家机器的功能。

很显然,作为一个高度异化的资本主义社会,一个人要成为合格的雇佣劳动者,需要其具有技术或文化素质,也还需要自觉地服膺各路管理权威的作用,成为一个有效率的生产者不说,还得为节约管理或监督成本做出应有的贡献。

就这样,家庭教育对于劳动力规训效果作用巨大,尽责的父母需要被改造为一个有效的规训与压迫链条——使其后代成为合格的雇佣劳动者,当然,理想状态下要优先成为高效率劳动者。

惟其如此,今日中国的异化社会中间,父母在孩子成长道路上,往往都是在扮演着各种消极的压迫角色——逼着做作业,逼着去雇佣劳动制下,逼婚逼嫁等等。对于平均线以下的孩子而言,大多数是达不到父母师长要求的,这样贴近施加的压力,对“少年失败者”而言,仅仅可能转化为纯粹的负面阴影——孩子们在家内就已经成为强力打压和逼迫的对象,由此丧失了温情和陪伴。

也许,游戏和网瘾固然是一个新的诱惑,但是,虚拟空间作为现实的替代品,往往更满足作为“少年失败者”的基本需要。

资本主义肯定不会给大多数人提供出路的,现在中国的经济状况应该还属于一个赛马最后阶段的几步狂奔状态,这也肯定还没有到最坏的时候,即便目前不是“盛世巅峰”的话。

也就是说,目前的成功率,可能还处于历史高点,这对于大多数家长来说,肯定也不算是好消息,他们给后辈所施加的压力最后都不过是白费,不成材的子女终究是这个社会中间的绝大部分,以后的不成功比例还会进一步提高的。

家长心目里的各种“恨铁不成钢”,也许会从期望开始,经历过一再失望之后,最后停止在绝望阶段,我们看到的墨茶与父母的“紧张关系”,以及很多网友看到其母亲对亲子离世的淡然反应,背后应该会有这样“不愉快”的长期相互作用过程吧。

很多网友特别怜惜墨茶在贫病交加中间离世,说他从来不“卖惨”以求同情,甚至在极端困难的时候都是各种淡然的反应。也许,这位今年不过22岁的少年,早已经看透了世道之于自己的关系,虽然他还很年青期待着能够顽强地活下去,但靠自己努力活下去已经很难了,得到别人帮助着活下去的路也不宽,他对此都没有太多期待了。

似乎,他的父母还没有觉悟,甚至是绝大多数父母,至今都依然毫无觉悟,总想要透过某种压力加动力,驱赶着子女成为高端劳动力,然后可以更宽裕地安然度过一生。

这个巨大的差别,应该不算是“代沟”。望子成龙的父母对子女施加的各种压力,是个体社会化或者意识形态国家机器中间不自觉的一环,还是最有力的一环;但平均线以下的不成功后辈,虽然年纪轻轻,却早已经具备了“无产者觉悟”或者绝望,惟其如此,墨茶的死,才更令人哀痛。

一个垂暮老人哪怕重病缠身,还往往不甘于瞑目;但一个22岁的少年,满怀着生的期待,他的人生甚至还没有怎么开始,却不得不“淡然地”看着自己生命逐步流逝到最后一刻;在这个过程中间,他的顽强也只是为自己的一生,留下了几条恬淡的网页记录。现实中间出路狭窄,虚拟世界里也寄托不了人生,但愿真的有天堂吧,墨茶可以在那儿安息!

二〇二一年一月二十三日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