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陈美霞 | 解析新冠疫情,你所不认识的美国医疗!——《重病的美国》书评

2021-1-4 15:29

原作者: 陈美霞,台湾成功大学公共卫生研究所特聘教授、台湾公共卫生促进协会常务理事 来自: 台湾公共卫生促进协会网 https://reurl.cc/gmLYMV
导语:

《重病的美国》的作者提摩希.史奈德(Timothy Snyder)不幸得了阑尾炎,接着又因美国医疗体系的种种错误与缺陷,得了败血症,命在旦夕,在短短3个月之内进出5家医院,最后捡回一条命。

“历劫归来”的史奈德决定写出自己在医疗体系的经历并出版。他知道,虽然自己“从充斥种种问题的美国医疗体系逃出来”,但还有许多人“至今仍深陷其中”,而且在新冠疫情下,这个恶劣环境可能变得更糟糕。

本文是台湾公共卫生促进协会常务理事陈美霞老师为《重病的美国》一书所写的书评。美霞老师指出:医疗在美国是一项特权,不是人权。以大多数(尤其中下阶层)美国人的立场来说,美国的医疗体系可以说是全球最差、最不文明的。

作者:陈美霞,台湾成功大学公共卫生研究所特聘教授、台湾公共卫生促进协会常务理事

新冠病毒(COVID-19)2019年年底肆虐中国大陆之后,流行全球,目前全世界已经有5,200万确诊病例,死亡人数129万【编者注:截止1月4日的最新数据,全球累计确诊病例8500万,死亡人数185万】。美国、印度、巴西、英国、意大利、法国、西班牙……等等,有成千上万的人感染新冠病毒、有成千上万的人因此死亡。这样的全球性灾难对人类来说,是多么巨大的打击,又造成多大的损失呀!

我们作为这个密切相互牵连的世界地球村的一员,更该关注:各国负责防治传染病及维护人民健康的公共卫生与医疗体系,为何无法有效保护人民的健康与生命?提摩希.史奈德这本书《重病的美国》关注的正是这个问题,他说的是与自身相关的:美国医疗体系。

史奈德在他的“致谢”中自谦:这本书是他“从充斥种种问题的美国医疗体系逃出来的故事”。然而,以笔者多年对美国医疗体系及其与世界其他国家比较研究的了解,我却认为,这本书是从更积极的角度,是作者身为一个良心知识分子对美国医疗体系的控诉。

书名:重病的美国:大疫情时代的关键4堂课,我们如何反思医疗、人权与自由
作者:提摩希.史奈德(Timothy Snyder)
译者:廖珮杏
出版:联经出版公司
出版日期:2020/12

1、最富强的国家却有如此“不文明”的医疗体系

让我们先简单分析美国医疗体系。

美国虽是世界最富强的国家,医疗体系却是最没效率的:美国人口占全世界人口的4%,全国总医疗保健支出却占全世界总医疗保健支出的几乎一半!在2018年,他们的医疗保健支出已经是3.6兆美元这样的天文数字。

美国医疗体系是世界上市场化程度最深的。本该是治病救人的场域,变成医疗商品买卖、医疗资本家赚取利润、华尔街投资家的最爱。

美国也是西方发达国家中唯一没有全民健保的。医疗资本不断扩张的结果,使得人们的医疗费用异常高,保险费也水涨船高,许多美国人买不起医疗保险。

10年前,美国没有医疗保险的人有4,600多万。奥巴马上台后,推出“欧记健保”(Obamacare),协助美国人买保险,但目前仍有2,800多万美国人没有医疗保险。没有医疗保险的美国人不敢生病,因为一旦生病就很可能倾家荡产;有医疗保险的人也终日惶惶不安,因为保险不见得给支付所有的医疗费用。

美国的医疗科技在西方国家首屈一指,但医疗体系无论在服务的价格、质量,还是可近性、公平性、安全性等等方面,却是二流的。美国人的健康以婴儿死亡率及平均余命评估,在发达国家中敬陪末座。过去5年来,美国人平均余命处于停滞状态,其中两年甚至不升反降。

接着,让我们将美国医疗体系与世界各国做个比较。

医疗体系分两大面向:财务支付制度及医疗服务提供系统。就此两大面向再分类,大致有三大类:国家健康服务体系(National Health Service)、全民健康保险体系(National Health Insurance)、市场主导的医疗体系(Market-driven Medical Care System)。

拥有国家健康服务体系的国家包括英国、丹麦、挪威、瑞典等。这个体系最大的特色,是国家健保财务支出主要来自政府税收,医疗服务提供系统也大多是公共部门。这些国家的健保体系提供的医疗是一种社会福利、不是商品,人民不需缴保费,看病时基本上不需自掏腰包,也没有部分负担。这样的体系把人民的医疗视为政府的责任,是人权,不是特权。因此,以多数人民的立场来看,此医疗体系是最文明的。

拥有全民健康保险体系的国家/地区包括加拿大、德国、法国、日本、韩国与台湾。这个体系主要以社会保险支付人民的医疗,确保全民或大多数人民生病时可以得到基本的医疗支付,不至于倾家荡产。但是,这些国家/地区的医疗院所基本上是市场化、是要赚取利润的,因此,它提供给人民的医疗,不是像第一类国家是免费服务,而是商品;除了少数低收入户及残障者以外,民众生病必须以事先缴健保费、直接支付部分负担以及自费支付全民健保不给付的医疗服务的方式,购买他们需要的医疗商品。在这些国家/地区,医疗不是人权,是商品。这一类医疗体系的文明程度比第一类国家稍差,但比接下来要谈的第三类好。

我在前文提过,西方发达国家中,美国是唯一没有全民健保或全民免费医疗的国家。美国的医疗体系是完全市场化的,医疗是一种买卖关系,有钱人可以买到好的医疗商品,没钱的人不但买不到可以治疗他们疾病的医疗商品,还可能会因为支付极高的医疗费用而破产。医疗在美国是一项特权,不是人权。以大多数(尤其中下阶层)美国人的立场来说,美国的医疗体系可以说是全球最差、最不文明的。

我一直认为,生活在全世界最贵、最没有效率、最不文明,医疗质量又是二流的医疗体系之下,美国人民在寻求医疗服务的过程中,必然会遭遇诸多困难与挫折,也必然因而怒火中烧。然而,我过去居住美国20年的经验里,几乎没见过美国人集体反抗这个体系的不合理、不公义,因此常禁不住在心底嘀咕:“美国人民,你为什么不生气?”

2、由知识分子说出美国人的怒火

千禧年代末,自美返台后的我在任教的成功大学公共卫生研究所开课,其中两堂谈美国医疗体系的政治经济学分析。我想要以影片教学引发修课同学的兴趣,在搜寻素材时,找到了美国著名导演麦克.摩尔(Michael Moore)的纪录片《健保真要命》(Sicko)。这部纪录片把美国草根人物受健康问题、疾病所苦,寻求医疗服务过程中的挫折、痛苦、无奈、愤怒,展现得淋漓尽致。看完这部纪录片,我才猛然醒悟:原来美国人并不是不生气,事实上,他们的怒火一直闷烧,有如活火山,只要有良心的人起来组织他们,随时可以爆发!

纪录片《健保真要命》

距离《健保真要命》2007年在美国轰动推出的13年后,2020年,新冠病毒肆虐全球,美国的确诊病例数及死亡人数高居世界之首。全世界的人万分惊奇与不解:美国公卫医疗体系怎么了?

就在此时,本书作者史奈德不幸得了阑尾炎,接着又因美国医疗体系的种种错误与缺陷,得了败血症,命在旦夕,他在短短3个月之内进出5家医院,重病3个月,在几乎是灾难性的医疗过程中捡回一条命、“历劫归来”。

重病时,他“一边感到强烈的愤怒”、一边写下笔记,“试图理解所发生的一切”。正是这个强烈的愤怒(与《健保真要命》中生病的美国人同等强烈的愤怒!)和书写支持他活下去,并在“逃离美国医疗体系”之后,写出这本书。

史奈德是美国耶鲁大学杰出的历史学者,钻研东、中欧及纳粹大屠杀历史,著作等身,他的书得过许多学术奖项。从这本书可看出,他是一位有敏锐观察力与深刻分析力的知识分子,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有反省力、有良心。

史奈德家第一个小孩诞生时,他正在维也纳做研究,与妻子一起上当地福利体系提供的免费生产课程。当奥地利人告诉他们,奥地利人有“两年有薪育儿假”时,史奈德防卫性地回以美国大学也给予他“相对不错的”一学期育婴假,又谈到美国的“无薪育婴假”,没想到对方听了很吃惊,认为这根本不够,似乎觉得美国福利制度不太文明。

史奈德于是突然觉得“很丢脸”,羞愧地反省:他觉得自己在美国反正没有比别人差,就心满意足,于是看不到美国医疗体系有多糟糕,更看不到它其实可以变得更好。他又进一步自省:就是这种遍及美国的心态,使得美国的福利制度、医疗体系的问题长久无法改变。

正是史奈德的反省力、知识分子的良心,督促他有系统地写出自己在医疗体系的经历并出版。他知道,虽然自己“从充斥种种问题的美国医疗体系逃出来”,但还有许多人“至今仍深陷其中”,而且在新冠疫情下,这个恶劣环境可能变得更糟糕。

3、分析美国医疗体系的关键四堂课

史奈德根据他在美国医疗体系的亲身经历,加上对照在美国与在国外生产的经验,用关键四堂课的方式阐述、分析美国医疗体系:

第一堂论医疗应该是人权还是特权?

第二堂质问在利润至上的医疗体系下,美国小孩从出生到长大成人的过程中,到底有没有自由?(他指出,没有好的医疗照护、没有健康,就没有自由。)

第三堂则指出,国家假如没有提供人民应有的信息及知识,甚至掩盖真相,则人民没有自由可言,更揭露川普总统许多掩盖真相、隐瞒新冠疫情严重度的行径,严厉批判他以威权主义治理美国,进而威胁到人民的自由,甚至生命。

最后一堂课,他以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的话“社会的病,就藏在大官的巨额薪酬和赞助之中”为引,批判在利润与市场主导的美国医疗体系下,医师地位大幅下降,再也没有发言权与决定权,被保险公司及私人资本左右。

史奈德认为,一个好的医疗体系,必须把医疗重新交给医师。

美国在二战后一直是资本主义世界中的霸主,再加上西方主流意识形态的影响,多数人对美国的想象是:“美国方方面面都强,医疗体系也必然超好。”然而,在新冠疫情下,美国医疗体系几乎完全无力保护人民的健康与生命,让人们开始反思:原来自己过去对美国的想象,与现实的差距如此巨大。正是在此时刻,联经出版公司团队有眼光与格局,理解到史奈德这本书的重要性,在美国出版后数个月内火速将之翻译出版,为台湾公卫与医疗的民众教育做了令人激赏的功德。

本书短小精悍,中文翻译顺畅,只要拨出周末一天半天的时间,就可以阅读完毕。读者们若想更进一步了解美国人在医疗体系中的挣扎,看完本书,不妨再观赏《健保真要命》这部在坎城电影节首映时,获得2,000位观众起立鼓掌长达17分钟的纪录片。《重病的美国》与这部纪录片,都代表美国草根民众对医疗体系的悲歌与控诉,透过它们,我们能破除误解与想象,更全面、真实地理解美国医疗体系,也更了解美国的问题。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