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徐祥临|蚂蚁通过金融管道吸农民的血,旺资不旺农

2020-11-12 09:21

原作者: 徐祥临,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教授、博士生导师 来自: 徐祥临头条
食物主权按

蚂蚁集团打着科技的招牌,利用网络经营优势,到农村同商业银行抢蛋糕吃是必然的,商业银行也抵挡不了。这是在通过金融管道吸农民的血!而且,花呗借呗那类消费金融业务彻底消解了我国农民勤劳节俭的传统美德,后果更为严重。

谁才能在农村金融市场上保护农民的利益,真正做到“旺农”呢?农村内部的农民贷款需求,由党支部领导的综合性农民合作社的信用合作业务来满足。

本文转载自徐祥临老师的今日头条号,感谢徐老师对人民食物主权的支持!

作者|徐祥临,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研部教授、博士生导师
转载编辑|Ripple
后台编辑|童   话

前    言

敬告读我头条号文章的网友,每篇文章都要附上同样的后记,目的是坦露写此系列文章的初心和基本手法,如果您已经读过,连这句前言也可略过,直接阅读下面的内容。


马云先生掌管的蚂蚁集团在科创板上市被上交所叫停,形成舆论热点。

我写这篇短文,不是想掺和蚂蚁金服上市的事情,而是因为看到了网络文章《农民资金互助合作还是蚂蚁金服“旺农贷”?——家庭承包制下农民资金需求如何满足?》,该文出自山东大学侯风云教授之手,而且是“观看马云在外滩金融峰会上有气势的讲演”后有感而写。


侯教授在文章中介绍了蚂蚁集体在山东农村拓展业务,尤其是与五莲县政府合作推广“旺农贷”的情况。侯教授认为,蚂蚁集团在五莲县的金融业务不是“旺农”,而是“旺资”。我完全赞同侯教授的这一看法。

因为,蚂蚁集团给农民的贷款年化利率不低于7%,高点可达20%以上。蚂蚁集团的金融产品设计师和决策者都是精明人士,应该知道,农村的各种经营项目普遍没有7%以上的资金盈利率,否则农民早就富得超过市民了。既然如此,还把利率定得这么高,就不可能旺农。

侯教授用“旺资”指出问题的实质已经很客气了,在我看来,这是在通过金融管道吸农民的血!而且,花呗借呗那类消费金融业务彻底消解了我国农民勤劳节俭的传统美德,后果更为严重。

蚂蚁集团想进入农村金融市场也是有理由的,它率先在城市与大型商业银行展开了激烈的搏杀,大有斩获。大多数农民虽然还收入比较低,但有几亿之众,加起来也是个大市场。再者,农村现有商业金融机构主要是农村商业银行(少数地方还叫农村信用社)和邮政储蓄,竞争力比城市商业银行要差很多,在蚂蚁集团面前都是“菜鸟儿”。所以,蚂蚁集团打着科技的招牌,利用网络经营优势,到农村同商业银行抢蛋糕吃是必然的,商业银行也抵挡不了。

谁才能在农村金融市场上保护农民的利益,真正做到“旺农”呢?

侯教授认为,农村的大型项目由政策性银行提供贷款,“大规模”流转土地的各类经营主体由商业银行提供贷款,个体农户由商业银行支持的农民资金互助合作提供贷款,只有农户临时性的用款需求由蚂蚁集团的“旺农贷”提供。对此,我是不赞同的。

如何解决农民贷款难问题,切实做到“旺农”,其实在《组织起来》一文中讲清楚了,宪法第八条讲清楚了,中央领导同志在2013年和2017年两次中央农村工作会议讲话中讲清楚了,尤其对构建生产合作、供销合作、信用合作融为一体的“三位一体”农民合作社体系作出的重要指示更是讲清楚了。

把这些内容概括成一句话就是,农村内部的农民贷款需求,由党支部领导的综合性农民合作社的信用合作业务来满足。这样的合作社存在于熟人社会之中,内部经营活动的各类信息充分对称,与其他所有商业性金融机构相比,信贷风险最低,更为重要的是,存贷利差由社员按照交易额共同分享,还能够为发展壮大农村集体经济做出贡献,有利于增强农村基层党组织的凝聚力和战斗力。

既然如此,蚂蚁集团就不能到农村来吃金融这块蛋糕。当然,这个话只说给蚂蚁集团还不行,更重要的是要向党政领导干部们讲明白。这个话题留待本系列短文“之三”再讲。


后    记

领导同志指出,改革是乡村振兴的法宝。要解放思想、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破除体制机制弊端,突破利益固化樊篱。十九届五中全会要求,要发扬斗争精神。

所以,我在微头条上发表的系列文章,直指多年来形成的体制机制弊端,目的是以斗争姿态推动乡村振兴。但这种斗争,局限在学者与不同观点争辩的范围内。是非曲直,由实践进行检验。这是当年农村改革的初心,不能忘掉。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