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曹征路 | 重访革命史之十四:井冈山的经济斗争

2020-10-6 09:35

原作者: 曹征路 来自: 独立评论员郭松民
革命不等同于暴力,革命是诗——重访革命史,解读现代性(十四)

重访井冈山的经济斗争,当然离不开金融和市场,但必须把它作为单独的一篇来探讨。因为近年来的主流宣传一直在误导公众,把暴力等同于革命,把革命中的经济建设故意遮蔽或者绝少提及,这样就巧妙推导出毛泽东不懂经济的结论。

事实上在打土豪分田地的阶段,即便是地主及家庭成员也是要分一份田的,还分一部分小农具,以促进他们自食其力。


工农兵政府在没收土豪劣绅的商店问题上还有过明确的政策界限:

一是对商店所欠一般商人的债务不能废除;

二是一般商人的股份要承认;

三是店员的就业问题要解决;

四是事前要经过政府批准,财产归政府处理。

边界党的会议上多次强调:

保护中小工商业的政策是由民主革命的性质和任务决定的,党领导的民主革命是新式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它既不同于欧美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又不同于社会主义革命。

它的主要任务是推翻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买办阶级,对于中小工商业则采取保护政策。

当时湘南特委确实提出过“一切工厂归工人”的口号,也宣传得很普遍,湖南省委在拉部队参加湘南暴动时还烧了一些房屋。但这些过左的政策在湘赣边界受到了抵制,当时还有打土豪要到外围去打的说法。

因为大家都认识到,在土地革命中能否正确对待中间阶级是一个重大问题,如果团结不了中间阶级,中农就可能向地主豪绅那边靠拢,使贫雇农变成了孤军。

红军标语

如果说上述政策还包含一定的策略成分,那么以下事实就可以清楚地看到井冈山的经济活动了。

茨坪军械处旧址

1927年工农革命军进入井冈山地区不久,毛泽东就抽调了几名战士,在宁冈茅坪的步云山办了个修械所。1928年五六月间永新赤卫队的塘边,又办了一个修械所,同年在茨坪成立了红四军军械处,这些修械所就是井冈山因陋就简办工业的开始。

这些主要是由战士加铁匠银匠铜匠组成的修械所,为后来办兵工厂培养了第一批骨干力量也积累了技术经验。有一次他们修理的二十八团缴获的迫击炮,在1928年黄洋界保卫战中还发挥了重要作用,“黄洋界上炮声隆,报道敌军宵遁”用的就是这门大炮。

桃寮红军被服厂

那时部队翻山越岭经常作战,衣服破得很快,又没有新衣可以替换,身上穿的都是补丁加补丁。战士们说这是“千块布条半斤线”的绣花衣。

为了解决军装和过冬棉衣问题,1927年底至1928年初,毛泽东派余贲民从部队抽调十几个战士,从附近农村请了几个裁缝师傅,自己办起了被服厂。最鼎盛时被服厂发展到130多人,分成十几个组。

后来从永新缴获了六台缝纫机,又成立了机制组。办了被服厂还要办染色厂,开始是办了一个小染坊,他们就地取材,采用土办法,用茶籽壳、黄枝子、牛眼籽做原料,把布染成灰色或者购买靛青把布染成蓝色。

余贲民(1888-1933)

在井冈山根据地周边,国民党对食盐的封锁是十分厉害的,白区实行计口授盐的办法控制食盐流通,并层层设卡检查来往行人。发现有人携带食盐运往根据地,不是杀头就是坐牢。偶尔小商小贩弄一点食盐进来,价格也非常高。最贵的时候每块银元只能买四两盐,按当时的稻谷计算,就需要两担谷才能买到一斤盐。

当时除了广泛发动根据地人民从白区秘密运进食盐外,还发动群众自己动手熬硝盐。熬硝盐的原料是厨房、旧屋等处的老墙土。方法是,先把墙土打碎泡在水里,数天后将泡墙土的水放到锅里去熬,水熬干后锅里剩下的便是硝盐。

这种硝盐吃起来虽然有苦涩味,但在当时环境下却起到了救急应需的作用。而且硝盐的副产品——硝,还为制造火药提供了原料。

硝盐

在发展为战争服务的军需工业同时,边界党和各级工农兵政府还努力恢复和发展手工业生产。编织、缝纫、铁、木、篾等手工业受到鼓励,对资本主义性质的手工业作坊也实行了保护政策,鼓励其合法经营,使之有利可图。

广大手工业者和农民群众生产的草鞋、斗笠、草席、草纸、铁、木、竹、藤等产品,既可以在圩场上自由买卖,又可以通过秘密渠道运往白区,换回根据地不能生产的必需品。与此同时,榨油、造纸、石灰、樟脑、制碱等手工业也逐渐恢复发展起来。

湘赣边界防务委员会旧址

过去的井冈山区根本没有邮政,投递书信要到几十里以外的圩镇和县城去。部队进入井冈山以后,为了适应军事斗争需要的游击战争,随时要掌握敌情就需要及时准确的联络。

最早的邮政方式,是农民创造的,当地人称为“递步哨”和“传山哨”。这种“递步哨”不少是由当地党组织指定可靠的贫雇农通讯员组成,每村两到三人,传递信息的方法是一村传一村一站转一站。“传山哨”是由青年赤卫队员为骨干组成的。每个成员都在各村山头设有自己的哨位,平时一面放哨,一面生产。发现敌情就用暗号把敌人的人数、武器装备、行动方向等等一个传一个,一山传一山地迅速传递给各村。此外党组织和工农兵政府在白区的若干重要地区都设有秘密交通站负责传送消息。

到1928年湘赣边界工农兵政府在此基础上正式成立了为工农服务的赤色邮政,把农民创造与政府公办的邮政事业结合在一起,顺带书写了中国邮政历史的新形式。

草林圩场

草林圩是遂川一带颇具规模的集市,是遂川西北地区土特产的主要集散地和日用品的中转站。原来集中了二百来家店铺。它在方圆百十里地群众经济生活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可是长期以来,圩场的市面被大土豪黄礼瑞、郭晓明等人控制着。他们在圩上开设了粮栈、盐店、油坊、布庄等,直接控制了人民生活必需品的经营。以不到几年的时间挤垮了圩上近百家店铺,垄断了草林圩场的经济命脉。他们还在墟场上规定了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派出靖卫团在圩场周围的交通要道上设立税卡强行抽税。从草林到黄坳只有七十里路上就设立了五道税卡,税率一般高于百分之十。凡是路过赶圩卖东西的,每人交一百钱,农民到圩场上卖几只鸡几只蛋也不能幸免。

1928年1月工农革命军打下遂川以后,这些土豪散布谣言制造恐慌,毛泽东下令首先打掉反动武装靖卫团,取消一切苛捐杂税,然后宣布对中小商人采取保护政策。经过革命军的宣传和实际工作,草林圩的局面很快打开。

红军造币厂旧址

1928年5月,工农兵政府在上井村创办了红军造币厂。造出的银元是墨西哥版的“鹰洋”,造币的战士还别出心裁地在银元上凿了个“工”字,这便是新中国铸币厂和新型人民币的萌芽,具有崭新的内容和形式,它对于打破敌人的经济封锁,发展根据地的商品交换,改善军民生活,都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工"字银元

1928年6月,毛泽东接受了宁冈县委书记龙超清和边界政府主席袁文才的建议,决定在靠近酃县边界的大陇开办一个红色圩场。为了进一步发展根据地贸易,工农兵政府成立了圩场筹建委员会,发动群众就地取材,只用一个月的时间就把圩场建立起来。

1928年7月16日正式开圩,并规定农历二、五、八为逢圩日。大陇圩场一个重要的特点是政府管理,多种经济体共同参与,由赤卫队员维持秩序。

大陇圩场

首先是工农兵政府在圩场办了一家公营商店,这种类似于今天地方国营的商店里货物较多且价格公道。凡是使用根据地自己铸造的银元,在这个商店里买东西优先供应,并给与适当优待。公营商店的作用不在盈利,而在于对圩场的引导,这在一定程度上平抑了金融价格波动。

其次是类似于今天股份制企业的集体经济,一些区级政府在群众要求下办起了“公卖处”。“公卖处”的资金是由群众自动凑股,通过各种办法到白区购买货物,然后卖给群众,到年底分红利。有些地方还办起公私合营的药店,不但为红军医院提供药品采购,群众有病也到那里捡药。

新遂边陲特别区工农兵政府公卖处旧址

第三种相当于今天的外贸公司,为粉碎敌人经济封锁,秘密开展对白区的贸易活动。由党组织选择可靠的同志,冒着生命危险深入白区,依靠当地群众购买根据地所需要的物资。莲花县共产党员兰同志在白区长期做贸易,他在萍乡通过各种关系争取了两家药店和三家杂货店。经年累月往返于根据地和白区之间进行多次无声的战斗,后被敌人发现,经历种种折磨,最后壮烈牺牲。还比如一个叫老谢的外贸同志,多次为根据地采购药品,牺牲时连真实姓名都没留下。他们都是“生意人”,但他们做生意不是为赚钱,而是为革命“做点事”。

小井红军医院旧址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井冈山地区的红军医院,它的建立是一进入井冈山就开始的。1927年10月古城会以后。在茅坪攀龙书院工农革命军办了第一所后方医院。后来在茅坪象山和井冈山的大井中井小井也都先后建过红军医院。

当时每一次作战都有一批伤员,条件艰苦,战士营养不良,受寒受冻也使伤病员增加。红军自己想办法克服了没有医疗器械没有病房的困难,他们用竹子做成镊子、软膏刀、软膏盒、大小便器、脓盆,用杉木板做护木,用消过毒的剃刀代替手术刀,用土布代替纱布,用枫树叶代替盖布。对于用过的纱布绷带也是洗了又洗,补了再补,消毒后再用。

红军医务人员用过的药臼

西药西医,那时是没有的。边界党曾多次向湖南省委江西省委乃至党中央写信,请求支援,但都未能办到,一般都靠采制中草药解决问题。在医院党组织的领导下,医护人员下决心攻克缺药难关,向当地土郎中学习。为寻找中草药,他们走遍了各个山峰,踏遍每一块草丛,挖到七十多种有效草药。他们分头白天上山采药,晚上泡制药品,还从群众中学习和总结了许多治疗伤病的有效药方。

到了1928年冬天,他们甚至上山背木头在小井自力更生盖了一座红军医院。战士们把从五分钱菜金中节省下来的“伙食尾子”都贡献出来,这座有几十个病房的两层楼是当时具有相当规模的大医院了。然后,他们还顺便办起了小学,办起了女子工读学校,开朗诵会。

红军医务人员用过的药书

井冈山的经济斗争井冈山艰苦吗?确实艰苦。斗争残酷吗?很残酷。可他们为什么还能这样创意无限,把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曾经担任红军医院党总支书记的曾志,晚年回忆这段时光很少谈艰苦,却无比神往地说,井冈山的猴子好调皮,说那些猴子有时会把战马牵走,还会跑到山洞里去摸伤病员的脸。

白崇禧发牢骚说:

只有谈恋爱的人才能和这些想造反的人有得一拼,他们觉得那样是一种浪漫!

这话说对了一半。革命人要反抗压迫,必定追求平等追求美好,所以革命情感是超越谈恋爱的。革命是诗。

《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