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曹征路 | 重访革命史之六 :支部建在连上是伟大创举

2020-9-20 12:41

原作者: 曹征路 来自: 独立评论员郭松民


井冈山开启了中国军队向现代化转型的道路——重访革命史,解读现代性(六)

真正的民主从来都是底层无权无势者的天然要求,而不是来自位高权重者的顶层设计,因为做不了主才会要求“民主”,这是一个很容易理解的逻辑。

指出这一点很必要,因为我搜索关于“三湾改编”的辞条,发现竟然都说三湾改编的重要内容之一是成立士兵委员会,是“实行民主主义”,是什么“丰富了我党早期的统一战线思想”云云。在正题中夹带私货,已经是某些“专家”的惯用手法了。

辞条中列举陈毅的《关于朱毛军的历史及其状况的报告》来证明此事更是牛头不对马嘴,因为那已经是1929年以后的事了。


成立士兵委员会和支部建在连上无疑是改造旧军队的重要成果。但士兵委员会的成立并非在三湾改编时,从时间上看也根本来不及。真正有这个动议和行动是枪毙叛徒陈浩以后,部队已经进入井冈山地区。

请注意,陈浩是三湾改编后任命的最高军事长官,枪毙他意味着部队的哗变。因为底层战士的大多数是来自安源煤矿的工人和各地农运的骨干,他们九死一生地逃出来参加起义暴动,差一点就被一个旧军官带去投降,那是一种被出卖的愤怒。有了这种愤怒士兵们才会有参与部队日常民主管理监督的要求。

据参加三湾改编的老战士黄达回忆,

士兵委员会在三湾改编时没有成立。记得是从茶陵回来,枪毙叛徒陈浩以后成立的,时间是一九二七年底或一九二八年初。开始是何挺颖做士兵委员会主席,谭政做过秘书。

这是最早的团一级士兵委员会,因为三湾改编的内容之一就是缩编,把部队编成一个团,而不是扩大成一个军(陈毅曾经担任军一级士兵委员会主席)。


还是回到1927年底。

那时部队进入井冈山虽然得到短暂休整,改造旧军队的任务依然是当务之急。出了师长余洒度和团长苏先骏借故逃跑,出了改编后的新任团长陈浩叛变投敌,说明部队依然处于险境。

据张宗逊回忆:他们“对革命前途悲观失望,竟以种种借口离开了革命队伍。他们大都是不辞而别的,有的以教条主义的态度对待革命,迷信到中心城市去闹暴动;有的悲观消极,逃避斗争,回了家;有的则去投降蒋介石、汪精卫当了叛徒。总之,各种各样的人都有。”

试想一下,这些共产党内的精英,包括后来已经担任中央军区参谋长的龚楚,如果能坚持下去,不说坚持到全国解放,就是坚持到抗战胜利,他们在革命史上将是何等重要的地位?可惜他们没有坚持。


当然历史是无法假设的,革命本来就是一个大浪淘沙的历史过程。

罗荣桓回忆道:

这支部队中,虽然有不少是党员,但没有形成坚强的组织核心,也没有明确的行动纲领。军事指挥员大部分是黄埔军校的学生,他们都是知识分子,没有经过更多实际战争的锻炼,指挥能力弱,旧的一套带兵方法,妨碍着上下一致、官兵一致。

所以毛泽东那时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党的组织建设上,党员不够就加快发展党员,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基层,投向了工农出身的立场坚定的普通战士。

按照毛泽东的指示,各个连队都开始发展工农骨干入党。陈士榘因为参加过农运,斗争过家乡的恶霸地主,所以被列入第一批入党的党员。

他回忆道:

1927年10月2日,党代表何挺颖找到我说:你的党员已经批了,今天要去进行入党宣誓。我跟着何挺颖来到一个祠堂的阁楼上,房间里放着几个长条木板凳,上面已经坐了七八个人。他们都面对北墙,北墙上挂着两张长方形的红纸。红纸上方写着3个外文字母:CCP,下方写着两行毛笔字:牺牲个人,服从组织,严守秘密,永不叛党,为中国人民的解放和全人类的共产主义事业奋斗到底!当时是晚上,屋里只有一盏昏暗的煤油灯。我看到了那两行字,心想那就是入党誓词吧。


毛泽东看人已经到齐,就宣布入党仪式开始。先是由各连的党代表介绍新党员的情况,这次共发展六名党员,分别来自六个不同的连队。

在各连党代表依次介绍完每个新党员的简历和政治表现以后,毛泽东开始向新党员发问:“你为什么要加入中国共产党?”

陈士榘的回答是:“为了工农翻身得解放!”其他人的回答也都差不多。

毛泽东显得比较满意,他开始对那几句入党誓词进行讲解,并解释了CCP三个英文字母的含义,说那是表示中国共产党。随后,他便举起右手,握紧拳头,带领新党员宣读誓词。

读完誓词后,毛泽东对六个新党员说:

从现在起,你们就是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了,共产党员要不怕吃苦,不怕牺牲,团结群众多做工作,艰苦的地方危险的时刻要抢着上,凡事要给普通士兵做出榜样。还要有组织观念和组织纪律,组织生活无故不得请假,党员要每星期开一次小组会,党内的事情不要乱讲,尤其是党内的秘密,对自己的亲人都不能讲,党的决议一经做出就要严格遵守。


毛泽东后来在《井冈山的斗争》中对调整军队和党组织结构所起的重大作用是这样说的:“红军之所以艰难奋战而不溃散,支部建在连上是一个重要原因。”

事实上这是一次伟大的创造,从而奠定了共产党政治建军的基础。他根据实际情况重新设计了党代表制度,这个发端于黄埔军校的制度到了此时,就完全深入到了基层,使得人民军队中各层级逐步形成了双首长负责制,有效地实现党对军队的领导。同时,特别注意了在班长、战士中发展党员,这样党和士兵群众的联系便更加紧密,促使军队开始了现代转型。

罗荣桓说:

这实际上是我军的新生,正是从这时开始,确立了党对军队的领导。如果不是这样,红军即使不被强大的敌人消灭,也只能变成流寇。

回顾这段历史可以清楚地看到,两种不同的建军理念从一开始就有斗争,而且相当严酷。生存还是死亡,从那时起就存在于井冈山的不同阶段。

自辛亥革命以来,革命依靠的力量究竟是谁,这始终是个问题。孙中山依靠军阀依靠会党失败了,提出联俄联共辅助工农,有点目光向下的意思。共产党建军初期遇到的也同样是这个问题,把工农当成被辅助者被启蒙者被解放者?还是把工农当做革命的主体?换句话说,是走精英路线?还是走群众路线?毛泽东显然选择了后者。


几十年以后他还在强调这个道理:路线是个根本性的东西,路线对了,没有人可以有人,没有枪可以有枪。这一思想不但在当时是一种现代意识,在以后几十年还被反复验证,眼睛向下在互联网普及的今天依然是个世界性潮流,闪耀着真理的光芒。

党组织深入到基层,连有支部,班排有党小组,如同打通了这支部队的任督二脉,肢体强健是自然而然的事。在这个前提下,士兵委员会的成立才顺理成章。打倒军阀作风,实现民主管理,是人民军队的鲜明标志。由国民革命军改为工农革命军只是番号的改变,只有当工农成为革命的主体,部队性质才能真正改变。

中国的军阀之所以能够长期存在,是因为军阀能聚财,所谓“无财不养兵”,认为兵是他养的,所以他才能颐指气使,作威作福。而穷人当兵是为了活命,所谓“当兵吃粮”,也只能任人欺压,雇佣思想是个普遍现象。

现在不同了,共产党没有钱,靠什么带兵?靠的是自觉自愿,战士们不愿意被出卖,才有可能要求“民主”监督管理。为工农翻身得解放,不是你要我干,而是我自己要干,每一个战士都感受到这是自己的队伍,才是士兵委员会的真实含义。

所以改造旧军队,最直观的内容就是改变军官作风,当时的口号是官兵平等,反对打骂士兵。

据宋裕和回忆,一些军官认为不打不骂是不可能做到的,理由是不打不成器。“一个排长提出反对这一条规定时,全体士兵一起举手反对他,把他搞得很孤立,斗争还是很尖锐的。”

除了政治上实行民主外,另一条就是经济民主。连队里士兵委员会组织每个战士轮流监厨、买菜,除党代表、连长外,每人都要轮流当上士。

打菜要公平,每星期公布伙食账目,那时官兵一律不发饷,只有一点油钱,到一定时候分一点伙食尾子,给个人买烟抽,买鞋穿。生活艰苦,只有红米饭,南瓜汤。所以开玩笑说,打倒资本家,天天吃南瓜。

王紫峰回忆说:

士兵委员会开士兵会时,每个士兵都有发言权。例如:班长派班公平不公平,哪位军官说话态度不好,士兵都可以在大会上进行指名批评。对经济上的意见,士兵同样可以在大会上讲。对排长、连长、党代表的缺点都有批评的权力。士兵委员会设有经济委员会或小组,管理连队的伙食,每个礼拜或每半个月,经济委员会要清算管理员的账目,做到经济公开。

我当过兵,1970年代我所在的连队还保留着年底公布经济账目的传统,只是战士们都不大关心。这也反过来证明,当年井冈山的做法是特定时期具有特定含义的具体形式。

这支衣衫褴褛、食不果腹的疲惫之师到了1928年突然面貌一新,加之在三湾改编时就宣布的三大纪律和“打土豪分田地”对外宣传,在精神上重新站立起来了。


这一年的4月,由朱德、陈毅率领的南昌起义部队也到达井冈山,两支部队胜利会师,由此翻开了中国现代军队建设的崭新篇章。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