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老田 | 跨国公司的洋相,曾在三峡尽显

2020-7-17 15:07

原作者: 老田


老田对资本主义复辟的不信任态度,与自己在三峡工地的那一段经历和认识,有着很深的关系。

1990年代末期在三峡工地上,来回住了两三年时间,在那儿亲眼看到全球顶尖资本主义国家著名跨国公司的大批洋相,由此形成了对资本主义经济基础内部运作的一些框架性认识,就此基本上消除了对空想资本主义的各种迷思——此后就对公知们的各种“好资本主义”宣传免疫了。

本文根据20多年前的记忆写成,只能够保证在事件和趋势分析上准确,细节上可能未必全部准确,请自行留意。

一、洋公司是如何在投标中脱颖而出的

1990末期,老田在深圳一家国企工作,公司中了一个小标,为三峡工地供货,敷设光缆网络。我就被派去工地当施工技术监理,帮助布置光缆网络,并协调多个方向的设备应用(主要包括有线电视和通信)。

回忆起来,1990年代国内通信行业进入高速成长期,大批新技术投入使用,过去的载波通信、纵横制电话和同轴电缆等均弃之不用了,相关部门的技术储备多已经过时,此种情况下,往往是生产工厂在供货同时提供相关技术指导服务。也许是一个规律性的现象,新旧技术快速替代时期,工厂的技术服务一直要延伸到使用环节,这其实就是深度专业化所造成的“隔行如隔山”现象。

不过,光纤通信技术在使用环节并不复杂,老田一个文科生学习了很短一段时间,就出去当师傅了。湖北省很多地市的通信、有线电视和电力部门开始使用光缆,都是老田去教会他们的。

三峡总公司有一个下属的设备公司,负责各种施工机械和物料的招标工作,这个公司也是极其正规。我们公司的投标合同,也是两大本,一本商务一本技术。因为我是主要的招标文件起草人,细读发现,这个招标文件近似于照搬世界银行招标文件的商务范本,其中有一条是要求投标方“此前有类似供货记录”,这个被完美抄袭过来,还往往大力执行。

因为三峡公司许多设备和物料供应,均有一些新的技术跨度或高要求,故这一条实施的后果,是国内公司即便拥有供货能力也往往缺乏相应的供货记录,这就格外有利于海外的大公司中标。由此,就有大批全球顶级公司,在三峡工程上中标,结果在三峡工地,也相应地就出现大批顶尖公司的洋相。

二、洋公司机器质量问题导致重大事故

最先出洋相的是美国罗泰克公司的塔带机,三峡工地唯一的重大安全事故,就是这个公司的不合格产品带来的。因为虚焊,塔带机在使用过程中间悬臂脱落,致3死多伤。

后来一个焊工告诉我,如果在完成焊接过程中间,哪怕有一个熟练焊工当班长,就不会出现如此低级的严重质量瑕疵。这就说明,罗泰克公司外包焊接业务的乙方,在部分工序或者时段,完全不具有丝毫技术能力——整个生产班组连一个熟练工人也没有——但是,这样的公司因其过去有着良好的供货记录,反而能够高价中标。

说白了,塔带机这一类混凝土传送设备,与码头矿山的传送带没有根本区别,中国内地的制造能力应该相当可观,各种阴差阳错导致海外公司高价中标不说,还带来三峡施工期间最大的一次安全伤亡事故。

三峡水轮机的尾水肘管,需要用到一种高强度钢材,这部分是日本住友金属中标的。某批次货物到达工地后,进入下轮工序之前的例行检验发现,强度完全不达标,无法使用。通知日本供货方代表到现场,他表示严重不相信,说绝对不可能出现这种严重质量瑕疵,住友公司的质量控制如何完美,同批次生产过程中间各质量控制环节的相关记录和数据,都显示完美,不可能出现三峡公司所说的严重问题。结果,这个日本住友公司代表的一通嚷嚷,让媒体报道出去了。然后双方现场取样,送武钢研究所进行第二次检验,结果依然如前,存在着严重的质量问题。

这个案例当时有点小轰动,我和一些朋友私下里揣测:日方代表的自信应该源自工厂质量控制诸环节的完美数据,最后的检验结果与那些数据对不上,这只能说明一件事:在住友工厂内的各个质量控制环节,很少有人是透过做试验得到数据的,这些完美数据是凭空捏造然后记录下来的,要不然,质量问题在生产环节中间就会被发现,而不会把不合格产品送到三峡来。由于日方代表自己也不敢相信的数据捏造大量存在,使得住友公司在同一个问题上“丢脸”了两次。

记得在学校学习管理,日本简直是被吹上天了,说中国工人是大锅饭养懒汉,日本企业员工如何敬业,还是什么全员质量管理,企业还着力于建设与员工的命运共同体许诺终生雇佣制等等,似乎日本的资本主义和谐社会建设到了一定高度还出现了良性循环,但这些定论与捏造假检验数据的住友工人之间,就出现了巨大的落差,完全对不上卯了。

三、洋公司质量监测的纸面功夫

那么,资本主义国家又是如何就质控环节的数据核对制定出让“后进”发展中国家不得不学习的规则呢?

在去三峡工地之前,老田被公司老总指定参与过公司ISO9000认证文件编写,昼夜赶工一个多星期,总算编制出相对完备的系列文件,然后通过了第三方认证并获得了证书。这个认证的核心内容:要求在产品每一个设计或者制造环节,都有专人负责,还应该制定成熟的技术规程,各相关环节要有人专司其责且具有相应的监督程序,要求各环节除了照章办事外还要保留可核查的文字依据。

事后很久,公司同事告诉我,打从公司通过ISO9000认证之后,打印纸消耗量上升了三倍多;而实际上是否完美执行,那就处于未知了——相关职位上的工作人员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而监督永远是不可能及时全部到位的。住友公司代表就是拿着那一大摞打印纸依据,表示不相信三峡公司提出的不合格测试结果的,看起来,住友公司相关质量控制环节上的打印纸数据很完美,但数据并非实测所得。

以此而论,资本主义企业经营的核心逻辑,就是节约成本。不仅在公司层面如罗泰克公司,外包加工环节节约成本以提升利润;就算是在个人层面,也普遍存在着减少投入的“成本节约动力”——哪怕是少干点活,多休息一下也是好的——被吹上天的日本公司亦复如此。这就使得,产品制造的诸多环节,不存在实际上的有效质量控制,很容易出现各种疏漏,再周全的ISO9000文件,也不能干预现实中间,活生生的人所做出的各种选择。

四、德国生产也未必靠谱

在我自己的光缆通信领域,也遭遇到一家德国公司的不合格产品。

三峡大坝在混凝土浇筑过程中间,就需要预埋一些光纤传感器,预备以后监测大坝的应力应变状况,这些传感器搜集的信号,需要经过一定的方式集中起来,传送到控制中心去——这中间需要用到一根多模光缆。施工过程中间,光缆发生多处断纤,引发业主和施工方的激烈辩论,后来就通过通信部门找到我,咨询解决方案。

我把光缆剪开来一看,完全被惊呆了,这根光缆竟然没有任何承受拉力的钢丝或者相关结构,结果施工过程中间,拉力直接传递到光纤上,测试发现多处断纤且光缆存在结构缺陷不能继续使用,最后只能够在国内另外订购一根有钢丝承拉结构的新光缆。

老田至今没有想明白,毫无受拉力结构,只要施加10-20公斤拉力就有可能断纤,这样的光缆为什么会被生产出来,也想不出来什么条件下还能够使用这样的光缆,除非剪成短段,用于联系超短距离例如一二十米那样的长度。德国公司是专业做传感器和大坝监控网络的名家,光缆应该是外购的配套产品,要说的话,避免这样的错漏,也不需要太高的投入,与一家光缆生产厂的技术人员认真沟通一次,就能够避免,但这样的成本也被“疏忽”或“节省”掉了,最后相当于是有什么就凑合着用什么,现实是毫无意外地出了凑合不成的状况。

近两百年来,新技术的发展确实日新月异,分工协作与专门化的切割也日益加深,这也使得有关技术应用的协调性要求大为提高;而在各种技术的具体应用场景中间,资本主义的成本节约原则贯彻到每一个环节,与新技术所开辟的巨大空间相比,相关的协调性远远不够,故只能够保持有限的兼容性,故障多多。

不惟如此,三峡工程是中国快速与世界接轨的过程中间修建的,“改革的制度创新”对中国的基本建设体制极具颠覆性,由此造成的影响也很复杂多面,与官宣的海吹的制度“新洋好”不同,这个方面的变化完全体现不出来资本主义制度的任何优越性,以后有机会也可以来系统回顾一下。

上世纪末在三峡呆的时间不算长,但相关经验对个人认知,很具有颠覆性。迄今为止,中特资本社会的意识形态生产,很大一部分对公众的说服力,源自“空想资本主义”的优越性宣传——用西方的好资本主义批判中国,还暗地里许诺好资本主义终究要替代坏资本主义,关键是大家要支持向前走。老田由于那时候就已经对好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内部运作状况不抱任何幻想了,所以,就算官学两界把那些说的天花乱坠、顽石点头,对老田也没有起到多大作用,这真是一件遗憾的事。

二〇二〇年七月十五日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