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张玉林|谁的大花园,为何要腾空?:关于浙江龙游乡村振兴实践的疑惑

2020-6-30 08:51

原作者: 张玉林,南京大学社会学院教授 来自: 张玉林老师独家投稿
导语:

山东的“合村并居”在引起轩然大波后,终于按下了暂停键,但以乡村振兴为名的强行“腾旧村、建花园”恐怕不止山东一家。

被拆的农家小楼


从常理上说,乡村振兴的主体应该是农民,乡村振兴的主要受益者也应该是农民,乡村振兴的实施应该是循序渐进。然而,在一些地方,乡村振兴的实践已经变成了反常理的运动,农民不仅没有成为主体,反而成了被排挤的对象;不仅没有成为受益者,反而成了受损者和受害者。

我们已经知道,这方面的典型是山东。好在山东省政府已经决定按下暂停键、全面“回头看”。但山东之外还有没有典型?答案是有的,其中之一就是浙江省龙游县,那里的“美丽乡村大花园建设”就很典型,而且可能更加典型。

根据龙游县政府2018年7月出台的建设实施方案,大花园的全称是“龙游县超级版美丽乡村大花园士元实验区”。这个实验区紧邻衢江,面积14平方公里(即21000亩),它的目标定位是:

★ 以诗画般花园、高颜值产业、新农人社区、超级版乡村为取向;

★ 以区域明珠型城市建设总定位为引领;

★ 坚持高起点定位、系统化规划、集成式打造;

★ 到2020年基本打造完成,努力成为全国乡村振兴的耀眼明珠、中国“两个最优城市”的耀眼明珠、“诗画浙江”中国最佳旅游目的地的耀眼明珠、浙江大花园核心景区的耀眼明珠、钱塘江唐诗之路的耀眼明珠。

它的五大任务是:土地大流转、人口大流动、产业大提升、环境大整治、资源大整合。其中的前两个“大任务”要求,“在2018年9月底前完成片区内土地一次性全流转”,“在两年内全面完成区域内4400多人口的流动搬盘、集中集聚,在助推乡村振兴的同时,提高县域城市化水平。”而大流动的政策导向是优先进县城、次入开发区、最后就近安置。


实验区共涉及两个乡镇的5个行政村和33个自然村,其中模环乡的士元村、茶场新村、前江新村共有农户1664户、4419人。按照规划,这些人必须全部搬迁。这是龙游县历史上体量最大、人数最多的搬迁工程,也是衢州市全域“土地综合整治与生态修复工程”中搬迁体量最大的项目。

关于它的蓝图之美好,当地的官宣平台有着诸多渲染。总之,田园综合体、数字化智慧农业园区、旅游风情小镇、修身养心禅修基地、农业休闲公园,以及“茶韵小镇,诗意栖居”之类的时髦概念都堆积到了一起,凸显了“超级”。用2018年担任县长、2019年升任县委书记的张晓峰先生的话说:“‘诗画般花园、高颜值产业、新农人社区、超级版乡村’是一个超前的目标,是一个有凝聚力、有号召力的,能够引领乡村振兴发展方向的目标。”

就常识而言,这样的目标是会受农民欢迎的。但可能是过于超级和超前,当地的农民无法理解,没有愉快地配合。能够理解为什么不愉快地配合。仅从“土地大流转、人口大流动”即可看出,大花园并不是为当地农民而建,人必须搬走,房屋(许多是建了不久的漂亮小楼)必须拆除,土地必须交出。它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看和“打卡”,而不是为了住和生活,是为了让旅游者、参观者、视察者感到“耀眼”。即便没有完全消除“农”字,但“新农人社区”要以旧农人的腾空为前提。 

进一步的问题在于,需要腾空的旧农人不知道将搬往何处,也是未建先拆。目前只有位于龙游县城东新区的“文成小区安居工程”在建(2019年8月开工,计划到2021年12月完工,共建设安居房776套)。至于土地流转费和房屋补偿的标准,是每亩水田每年500斤稻谷,楼房一般按700元/平方米、宅基地按300元/平方米计算,让人不敢相信龙游县属于新时代的模范省。

因此,为了在两年半的时间里“集中打造”这个超级、超前的实验区,就必须运用“超级手段”,不断地发动阶段性的战役。详情可见当地官宣平台的相关报道(虽然后来的报道也会显示前面的报道夸大了战果),比如:


2019年3月23日关于搬迁签约的报道:7昼夜签约1616户!原来,你们是这样的铁军!

2019年10月23日关于腾空住房的报道:刷出新速度,龙游士元实验区15昼夜腾空交接1052户!

本月24日和25日关于腾空“清零”和土地流转签约“攻坚”的报道:攻坚,攻坚!30 个专班奔忙龙游士元实验区~


2019年10月22日晚8点42分,县委组织部包干组完成攻坚任务。

其中的“刷出新速度”一文告诉我们,在那次行动中,全县动员了74个包干单位、1000多名干部,

“在短短15个昼夜里,这支龙游铁军越战越勇、越战越强,士元实验区农房全面腾空首战告捷:截至10月22日24时,共完成腾空交接1052户,腾空交接率达81.36%,再次刷新了龙游搬迁史上的首批腾空记录,再次创造了花园建设中的士元速度。” 

由于10月22日24时是首批搬迁户必须腾空的最后时辰,当天晚上有多个工作组活跃在村民的家里或村里,其中有的交代了精确时间:

——10月22日晚8点42分,县委组织部包干组以真心换取农户真情,成功完成所有搬迁户的腾空交接。该组已全部清零,完成攻坚任务。

——10月22日晚10时30分,在县市监局包干组工作人员的不懈努力下,一直在观望等待的茶场新村搬迁户寿禄终于腾空交接了。 


我们知道这是要张扬什么。但如果跳出宣传的逻辑,也能够想象这意味着什么。当本来只应该对付敌人的铁军到夜里十点多还“坚守”在村民的家里,它是否属于明显的强迫?哪里还有愉快地配合?需要提醒的是,在领导讲话、部门表态以及宣传报道中高频度出现的吓人的修辞——势不可挡、高压态势、敢打敢拼、敢打硬仗、能打胜仗——会让人以为建设中的大花园成了战场。当一地的政府以战争思维、战斗姿态和半军事化手段推行某项“建设”,胆小的人必然担心:这是否会闹出人命?

不知道是否闹出了人命。退一步说,即便真的没有闹出人命,上述运动式、高强度的手段运用也难以称得上善政:那些未必乐意成为铁军的人们,毕竟也是人,是人民的公仆,凭什么要被侵犯正常休息的权利?难道公仆必须成为日夜运转的机器?“五+二”、“白+黑”、“端午无休”之类的安排,难道不会让他们积劳成疾?

客观地说,类似的战争思维并非任何一地的官员所独有,它可能是某种巨大的历史惯性的延续。需要强调的是,“龙游县超级版美丽乡村大花园”并不只属于龙游县,它是“浙江大花园核心景区”的实验区。“浙江大花园”涵盖浙江全境,核心景区有衢州市和丽水市。换句话说,实验区是核心中的核心,是旗帜。至于整个浙江大花园,它的建设与大湾区、大通道、大都市区的建设并列为“四大建设”,两位浙江的专家曾这样解说:

——浙江大花园建设,就是要坚守蓝天白云、绿水青山的底色和底线,坚持绿色发展理念,转换发展方式,是新时代推进美丽浙江、诗画浙江、生态浙江、绿色浙江、现代文明浙江的载体、平台和抓手,对浙江经济转型和现代化建设具有深远的影响。

——大花园是现代化浙江的发展形态和底色……。浙江打造大花园,就是要围绕建设全国领先的绿色发展高地、全球知名的健康养生福地、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旅游目的地,以衢州、丽水为核心区,加快打造诗画浙江的鲜活样板。未来大花园将成为现代化浙江的普遍形态。根据部署,浙江还要按照全域景区化的目标要求,加快建设美丽乡村、美丽田园、美丽河湖、美丽城市、国家公园,力争到2022年全省有1万个行政村、1000个小城镇、100个县城和城区成为A级景区。 

简直是醉了。我不知道龙游县一位农民的疑问能否成为醒酒剂:“大花园能当饭吃吗?”但是如果将沉醉理解为“脱实向虚”的弃农弃粮问题,那么它是由来已久的状态。让我们回避那些宣称要“打造无粮乡镇、无粮县”的极端案例,来看看浙江全省的宏观数据:从上世纪90年代初到最近几年,它的农作物播种面积已从6578万亩降低到不足3000万亩,减少了55%,其中粮食作物面积从4900万亩减少到不足1500万亩,减少了70%;粮食产量从1679万吨降低到不足600万吨,减少了64%。鉴于它的5000万户籍人口(2018 年,常住人口为5737万)实际消费的粮食可能达到 2500 万吨左右,省内粮食自给率目前只有24%。

很可能有人对“粮食自给率”之说不以为然,但它确实也是浙江的底线和底色。不敢妄议整个浙江大花园的规划是否不切实际,也难以预测那些主打“文旅牌”、走上了“后生产主义”道路的乡村是否经得住新局势新浪潮的冲击。可以肯定的是,至少对于一部分人来说,大花园是能够当饭吃的。但是这里有一个基本的底线和前提:那“一部分人”必须首先是当地的农民,他们有权利生活在大花园里。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