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基层声音 | 三农困局难解,但无论如何农民不要放弃土地承包权

2020-6-25 15:07

原作者: 宋庆亮 来自: 大地的孩子阿亮

在太阳底下干活的农民

我毕业于华中农业大学,毕业后也一直在农业行业工作。18年开始在山东临沂从事小规模的生态种植,七八亩地,主要种花生和小麦。

前些日子,我找了几个农民帮忙种花生、种黄豆。按照本地市场价,付给男工一天140元,女工100元。

看着他们在太阳下满头汗水,我不禁想:如果有人花140元雇我干农活,我愿意么?

肯定不愿意。就是一天200元,我也不愿意。

想到这里我不禁感慨,父母当年教育得真好啊,“好好学习离开农村”真是至理名言,在庄稼地里挣这点钱不容易!

农村太苦。在农村,其实大部分父母对孩子的期望并不高,只要能离开农村,去城里做一份相对体面、收入高些的活,他们就挺满意,比如当公务员,做老师、医生,或者做点生意都好。

农村的日益凋落,我是深有体会。现在粮食不值钱,没有年轻人种地,种十亩地的收入不如在外打工两个月。我们村,很多人直接在耕地里栽上杨树。

栽杨树的好处是:不用怎么操心管理,可以放心去城里打工,十多年后,杨树砍伐,还可以卖一笔钱。

在这种风气影响下,我们村广泛种树,一个村至少几百亩杨林。周围的农村也都一样,抛荒种树现象比比皆是。

耕地栽杨树很流行

但这种现象终究被政府扼杀了。今年春天政府开始强制砍伐农田里的杨树,退林还田。很多老百姓不情愿,无奈地又种上了玉米和花生。

不情愿是真的。种粮亏本,国家非要种,却不提高粮价,也不多给补贴,岂不苦恼?

就拿今年的小麦来说,就不能不令人触动。今年年景不太好,小麦普遍产量很低,丘陵地的小麦产300-400斤很正常,一斤一块,还不够种子化肥机械钱。就是河边的肥沃土地,也只产七八百斤。除去各种农资投入,所剩无几。再加上种植、收割、浇水、晾晒、储存所耽误的人工,更是不忍计算。 

今年小麦整体很差,远不及去年

种小麦一年只有100左右的补贴,其他的玉米、花生、红薯是没有的。种地不但不好赚钱,还经常亏损。所以抛荒土地种杨树是人心所向。

小麦补贴并不高

市场经济下,几乎一切都是商品,不能只让房地产、互联网成为商品。粮食作为商品,如果它很便宜,不能挣钱,老百姓是不是也应该有选择抛荒的权利?

当然现在政府提倡土地流转,一亩地一年给一千多块钱,让老百姓把土地流转给有钱的大企业。企业用流转的土地建设农业园区,或者建设工厂,或者开发房地产。

一家有几亩地,如果流转出去,一年还能有几千元收入,也不用辛苦劳动,总比种田强一些,还可以安心出去打工,不用顾及家里那点地了。

流转土地后,农民放心出去打工

但是土地流转有一个大的缺点,如果流转之后依然用来做农业项目,实现所谓规模化、产业化,其实意义并不大。东北土地众多,很多农民手里有几百亩、几千亩土地,他们都实现了机械化,但他们大都越种地越穷,子女后代纷纷逃离农村,逃离东北。可见集中土地搞农业也不一定挣钱。除非国家给这些流转土地的企业较多的政策补贴,才能维持其运转。

但话又说回来,不管规模化还是分散化农业,都很难挣钱,为什么国家不想多给小农补贴,增加这类贫困人口的收入,而更愿意给大企业家、给有钱的老板补贴呢?

中国一年小麦和稻谷的总产量大概在3亿吨,小麦1元一斤,稻谷1.5元一斤。两种主粮一年的总产值在8000亿元左右。阿里巴巴市值在5800多亿美金,大概有4万亿人民币。阿里巴巴一家公司的价值可以买下中国5年内生产的所有水稻和小麦。腾讯的情况也是类似。还有其他各类有钱的企业,如房地产企业等,如果政策允许,它们可以把国内所有的粮食买下一百回、一千回。

幸好,国家不允许粮食自由交易,如果允许,那么后果难以想象。

小麦水稻两种主粮总产量在3亿多吨

阿里市值高达5800多亿美金

国内粮价如此便宜,国外粮价更是低廉,比如美国、巴西大豆,我们国家似乎可以多多进口,多多益善。以后,我们也许还可以让人工更便宜的亚非拉国家为我们生产粮食,而本国只从事那些高端行业。

进口转基因大豆真便宜

在种地普遍不挣钱的大环境下,我认为农民也没有必要把土地流转,一年换个几千块也不值得。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撂荒或者种树是不错的选择,但是不要丧失对土地的承包权。因为如果有一天城里没有工可打,或者出现疫情或者严峻的经济形势,回到家里至少还有几亩地可种,不至于饿肚子。

土地流转盖成楼,农民还有实际承包权?

如果政策不允许撂荒或者种树,那么在保有土地承包权的前提下,可以租给同村或者熟人临时代种。实在不行,可以倒贴钱给人种,关键在于要保有实际的土地承包权。因为土地流转后一旦改变了土地性质,农民的承包主动权将会名存实亡。而且农民手中的土地一亩1000元,到了政府开发商手中,一亩几百倍几千倍的升值。想想也是无奈。

说这么多,带了一些情绪。但现实的确如此。我说“撂荒土地——农民的好选择”,的确是当前国情下的无奈。只要种田的收入无法得到根本提升,那么逃离农村将是必然。

撂荒土地是当下一种“好“”的选择

当然这个问题并非无解。我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表达自己的观点:是有解决方法的。

方法就是发展生态农业。

因为低廉的粮价的背后并不仅仅是科技对生产效率的提高,更多的是只顾眼前利益、肆意破坏生态环境的畸形后果。

化肥农药对土地触目惊心的损害,并没有多少人去认真思考。

现在,我们的经济条件经已经比以前进步太多。我想,重新定义农业发展的涵义是很重要的。其当务之急是:不要再把粮食作为简单的商品,而是把它与环保健康、与可持续发展真正联系起来。

把农业生态可持续发展放在比高速发展更重要的位置上。

青山绿水是永恒的财富

可以利用国内劳动力优势,用生态的标准发展农业,提高农产品真正的价值。以高的标准,与劣质的外国进口粮食进行区分,树立国内生态粮食远优于国外劣质农化粮食的观念。

让农产品的价值与价格在生态环保中浴火重生。

如此,赞扬每一个在生态农业中辛勤的伙伴,有大家的努力,生态农业终将犹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愿我们的世界真正可持续发展,每一片土地都干干净净,每一粒粮食都健康安心。

愿某一天,抛荒土地会成为愚蠢的选择。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