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块便宜的肉,正在摧毁我们和地球的健康?

2020-6-5 09:58

原作者: 西毒我不是药师 来自: 和聚盈
在一个无肉不欢的世界,商超和菜市场里我们可以任意买到非常廉价的肉食,我们现在真正实现了天天过年。我们送入口中的廉价肉品背后隐藏着怎样的致命代价?


图片来源:网络

今天,我们走进麦当劳,一个“酱汁洋葱加青瓜,干酪生菜加芝麻”的双层牛肉巨无霸汉堡只要17元。走进任何一家超市,也可以用不到20元的价格购买一斤鸡翅。这样廉价的肉品背后,是集约饲养业的迅速发展。过去,中国的农业以种植为主,养殖为辅,粪肥可以在种植中消解和循环利用。20世纪80年代末以来,在国家政策的扶持之下,集约饲养得到了迅猛发展。农民和土地的关系已经发生了改变,农场动物逐渐从牧场上消失,被移送进狭窄且通风不良的工棚和畜舍当中。


《失控的农业》作者、英国学者菲利普·林伯里和他的伙伴,在两年多的时间里,跨越地球各大洲,追踪世界范围内集约饲养业的急遽扩张,看到了廉价肉制品背后的可怕真相:动物被集中养殖在狭小拥挤的室内,不断施打抗生素和生长激素。而滥用抗生素的后果之一,就是人类体内出现了抗药性愈来愈强的“超级细菌”。


1、过度消费肉类,国人罹患“富贵病”

廉价肉对于消费者最直接的影响或许是:肉本身的品质堪忧。《失控的农业》一书引用纽约脑化学和营养研究中心教授迈克尔·克劳福德的研究称,品质最好的肉来自那些依照自然本能找寻食物——放牧在草地、或吃树叶和树篱的动物。如果违反动物天生的饮食习惯,集中用谷物喂养,生产出来的肉品质最糟。这似乎可以解释我们为何经常感觉“现在的鸡肉没有鸡肉味”。人们食用大量廉价鸡肉、猪肉和牛肉——它们来自那些生长快速以致脂肪过多的动物,不知不觉就罹患各种“富贵病”,肥胖症、心脏病、中风、糖尿病甚至癌症等随之而来。


一个普遍且根深蒂固的说法是,工厂化农业是生产大多数人都购买得起的肉品的唯一方法。政府也认为让购物者买到廉价的肉类是在造福人群。林伯里教授认为,这是一种迷思,一味追求高产的工厂化农业,让整个社会付出了难以想像的健康和环境代价。


2、从心脏病到禽流感:肉类品质下降,病毒性疾病增加

《失控的农业》一书引用纽约脑化学和营养研究中心教授迈克尔·克劳福德的研究称,品质最好的肉来自那些依照自然本能找寻食物——放牧在草地、或吃树叶和树篱的动物。如果动物吃单一品种的草,肉的品质就会降低;如果违反反刍动物天生的饮食习惯,集中用谷物喂养,生产出来的肉品质最糟。他的团队在半个世纪前就曾经在医学期刊《柳叶刀》上发表研究指出,农场动物身上的脂肪组成和“野生”同类的脂肪组成有天壤之别。野生动物的坏脂肪和好脂肪比例低于3:1,农场动物的坏脂肪与好脂肪比例为50:1,现代工业化动物饲养更是“生产脂肪,而非生产肉品”。“坏”脂肪主要指的是饱和脂肪,“好”脂肪一般指的是多重不饱和脂肪(一般称为Omega-3和Omega-6),现代人的心脏疾病和癌症与饮食习惯当中长期缺乏Omega-3密不可分。

以鸡肉为例,工厂式农场已经大大改变了鸡肉的营养品质。如今,四只工厂式农场饲养的全鸡的营养成分,只抵得上20世纪70年代有机农场饲养的一只鸡所含的营养成分。传统饲养的鸡活蹦乱跳,吃的是蔬菜和种子,但是,现代集约化农场当中饲养的鸡吃的是高能量食物,并且几乎动弹不得:“这种鸡肉不再含有丰富的蛋白质,而是充满脂肪。原因很简单,人们几乎只让它们吃谷类。”快餐厅里卖出的汉堡和鸡块都是用这种工厂式农场生产的肉类制成的。实际上,在许多国家,这种工厂式农场肉类的过度消费,已经让肥胖超过饥饿,成为人类健康更大的威胁。


午餐时间到了,吃上一盘蔬菜、一份水煮鸡肉,自我感觉挺健康。可如果这份鸡肉来自一只被打了过多抗生素、只生长了42天的激素鸡呢?全球生产出的抗生素有将近一半用在食用动物身上;据估计,美国约有80%的抗生素是用在农场里,而其中有70%是用来刺激动物生长或预防它们生病,而非用于治疗。动物们困在狭小的农场里,超越极限地生产肉、蛋、奶,默默消耗了全球一半的抗生素,以致催生抗药性极强的超级细菌;全球1/3的谷物成了农场动物的饲料,却有大量穷人在忍饥挨饿;大型养殖场制造出巨量的排泄物和有毒气体,干净的水和空气成为其周围居民的奢求;发展中国家的农民为购买强效农药和转基因种子,举债甚至破产,最终走上自杀一途……

BBC纪录片《地平线:抗击超级细菌》截图。研究者通过基因追踪发现, 
人体内部的金黄色葡萄球菌传染给农场猪

此外,《失控的农业》揭示的另一个真相让人痛心:廉价肉制品在让更多的人挨饿。工厂是农场里数十亿只动物对谷物和大豆永不满足的胃口,意味着大片的沃土不会拿来种植供人类食用的作物,而是种满了动物饲料作物。如今,全球1/3的谷物收获量以及90%的大豆都进了工业化饲养牲畜的肚子;在此同时,数百万公顷的肥沃土地也转而种植生物燃料原料作物。这些压力综合起来,限制了可供人类食用的谷物量,造成粮食价格上涨到令许多人难以支付的地步。

如果把目前拿来喂养工厂式农场动物的谷物直接供应给人类,而非转换成肉品,可以喂饱的人口多得惊人——约30亿人口。只要想想生产鸡肉、猪肉和牛肉要用掉多少植物蛋白质——生产一公斤高级肉品平均需要六公斤的植物蛋白质(例如谷物)——就会知道,把粮食直接拿来喂饱人类显然是更加有效率的资源运用方式。而且,这些生产出的“肉类”不完全真的适合人类。


3、消费者选择食物就是改变的力量

廉价肉背后的真相如此可怕,出路何在?《失控的农业》认为:改变工业化农业的思维,让动物回归土地,或许是这一切的解答。改变的力量,就在每一口我们吃进肚子的食物里。

林伯里在书中提出的消费者促进改变的力量,在中国也正在出现。由于廉价肉品带来的食品安全问题、健康问题,消费者不得不用行动做出自己的选择。人们开始到处寻找有机饲养的肉产品。散养猪、散养鸡(跑地鸡)的饲养在近年都有了很高的效益。“散养”“跑地”本身成了被消费者认可的优质品代名词。

当前农业是否有更好的运作方式?通过精确的数据与生动的实地调查报告,本书以求实的科学精神和动情的人文关怀,向我们敲响了警钟:倘若不加以反思与改变,农业将成为我们的末日;如何发展农业,与人类的未来、地球的明天息息相关。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