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支持美国黑人反压迫,从解构和颠覆种族歧视开始

2020-6-3 12:46

原作者: 侯怡 侯寅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食物主权按

明尼苏达州警察暴力执法致黑人男子死亡事件导致美国多个城市民众进行游行、抗议,也引发了大家对于种族问题的一系列思考。近日,人民食物主权论坛进行了一次关于“种族”议题的讨论,我们将这次讨论编辑成文,与大家一起探讨为何“种族”是虚假的概念,种族主义与资本主义之间有着怎样千丝万缕的关联。

那么,反对种族主义真正应该反对什么呢?相信你读完本文,一定会有答案。

作者|侯怡、侯寅
整理|侯戈 侯晨雨
责编|侯   戈
排版 | 童   话

图片来源:SARF - Solidarity Alliance against Racism and Fascism

一、种族不是客观存在,没有科学基础

每当提及“种族”一词,人们似乎自然地就与肤色联系起来。肤色是人类自然生理差异,为什么会成为“种族”的一个重要标志?为什么有人对“种族”进行优劣排序呢?到底什么是“种族”呢?

事实上,“种族”并不是客观存在的。现在美国人类学会认为,“种族”观念是意识形态的产物,而非科学。之所以介绍美国人类学会的观点,不是因为他们占领了知识的制高点,而恰恰是因为早期的人类学曾匍匐于殖民主义的泥沼,是殖民主义的女仆。正是因为欧洲对亚非拉的殖民、因为美洲的奴隶制,所以人类学有着自身的原罪,有污点。直至20世纪,亚非拉反抗殖民风起云涌、美国民权运动高涨,才推动了学界对知识的反思和清算。

现代“种族”观念大约发明于18世纪的殖民时代,当时欧洲人对美洲的殖民已经开始,印第安人被欧洲移民征服,非洲人被掠到美洲为奴。不同的人群就这样被“组合”到美洲的殖民开发进程之中。

18世纪,欧洲盛行的一种关于宇宙的观点,叫存在之链 (the Great Chain of Being)。在存在之链上,所有的存在形成了自上而下的等级关系:最上面是上帝、接着是天使、国王王后、普通人、动物、植物、最底层是非生物。这种观点认为这个等级秩序是上帝或自然安排的。

存在之链 | 图片来源:网络

于是,“种族”观念也模仿这样的存在之链,建立所谓“人种”之间的等级。当时流行的种族划分是:白人高加索人(Caucasians) 是最智慧的人种,蒙古人(东亚人)其次,东南亚人再次,然后是美洲原住民,最底端是黑人。“种族”是把某些身体特征(如肤色、头型等)当做划分类别的标志,并赋予这些类别相应的身份、等级品质。19世纪时,“种族”观念尤其受到奴隶制度支持者的追捧。同时,随着殖民主义的扩张,“种族”作为关于“人类”的意识形态也传播到全球。“种族”观念为等级制——包括美国奴隶制、殖民主义的等级制、南非的种族隔离等——提供合理化依据。二战中,德国纳粹的种族清洗涉及到犹太人、吉普赛人、非洲人、同性恋等。早期,医学、人类学等一些学科的研究者都参与“种族”研究,试图给“种族”披上了客观和科学的外衣。

随着科学的发展,基因学对人类的研究发现:所谓的“种族”在基因学上根本没有科学依据。基因学关于人类的研究发现:

A.尽管人类的数量远远大于猩猩,人类所有成员的相关性高于猩猩群内的相关性(通俗来说就是人类数量虽多但其基因差异性小)。

B.今天的人类都来自非洲,都是“非洲人”。不过,出非洲的时间和地点仍没有定论。30万年前解剖学意义上的现代人类已经出现,其后20万年都待在非洲,在非洲各处流动,建立新的群体。

C.今天,所有非洲之外的人类,都来自于6万年前离开非洲(很可能是东非)的几千个人,由他们的演化而来。这当然不是第一次出非洲,但这一次出非洲的人群把以前的替代了。


这里插播一下,关于人类起源的问题,的确存在着“多起源说”和“非洲起源说”两种说法。中国一些科学家根据考古发现,认为中国人有独立的起源。但是在国际上,尤其在基因学发展之后,非洲起源说成了主流。依据非洲起源说,元谋人、蓝田人、北京人,这三大著名的猿人并不是现代中国人的直接祖先。再比如,尼安德特人曾经生活在欧洲大陆,但是现代欧洲人却不是由他们演变而来的。尼安德特人被认为是人类演化的死胡同。现代欧洲人也是从出非洲的一群人当中演变而来。当然,也有学者发现,尼安德特人对现代人有少量的基因贡献。

尼安德特人,因其化石发现于德国尼安德特山谷而得名,约在3万年前灭绝 | 图片来源:网络

那么基于上述,今天非洲大陆有12亿人,非洲之外有58亿人。58亿人之间的差异性,和非洲大陆的12亿人之间的差异性相比,哪个差异性更大呢?我们不难推测出,事实上,非洲人之间的差异性更大。因为自有现代人类以来,他们的大部分时间生活在非洲,因此演化出丰富的多样性。而6万年前出非洲的几千人,我们的祖爷爷、祖奶奶们,只不过是非洲人中的一部分。

因此,今天非洲之外的人类,虽然人数很多,但他们的基因多样化程度,其实不及非洲大陆人群的基因多样化。这一点从语言学上的研究也可以得到印证,非洲大陆的语言多样性,要大于非洲之外的语言多样性。

然而,“种族主义科学”把肤色当做“种族”的重要标志。但肤色是随着太阳的照射情况不同而演化的。人类的肤色有些从淡色变为深色,也有从深色变为淡色。科学家们推测,曾经的欧洲人,那些3万年前在山洞里留下艺术品的欧洲人,很可能拥有棕色皮肤。科学家们还发现,很多东非人,虽然有深色皮肤,但是也有浅色皮肤版本的基因(SLC24A5),估计是来自中东。而很多东亚人,虽然有浅色皮肤,却也有深色皮肤版本的基因。总而言之,在基因层面,肤色和所谓的“人种”并没有一一对应关系[1]。

3万年前的艺术作品,在法国的Chauvet Cave发现

综上,“种族”不是一个客观存在。人类可以有各种分类,脚大的、脚小的、高个子的、矮个子的、肤色深的、肤色浅的,但是这些和“种族”都没有关系。种族是一个缺乏物质基础的虚假概念。然而近三百年来,欧美社会却利用“种族”概念制造出客观存在的种族歧视。

二、种族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关系

现代“种族”观念的出现与资本主义的殖民历史密切相关。的确,种族主义是一种在资本主义条件下产生的历史现象。以前,英文race这个词的含义不确定,有的时候指民族,但是随着“种族主义”的出现,才开始具有现代的“种族”含义,这恰恰就是殖民主义发展的时代。

19世纪中期,美国棉田里的黑奴|图片来源:网络

历史上,人类社会也存在着各种偏见,我们都很熟悉,比如,华夏看不起蛮夷、夜郎国看不起中原、阿Q还看不起城里切葱的手法。但这些都还不是种族主义。我们原来没怎么见过长得不一样的,偶尔见到了,围着看看,这是一种对不一样长相的好奇和警惕,这也不算种族主义。也就是说,歧视有多种形式,但是种族是18世纪以来发明的关于“人类”的观念,种族歧视也的确是最恶劣的歧视。

资本主义从一开始就跟种族主义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在种族主义最严重的美国,种族长期有非常明确的含义。20世纪初,美国一位著名的经济学家曾经评论说,美国对管理学的唯一原创贡献,就是发明了如何利用不同种族的工人来互相竞争抗衡。在美国历史上,白人并不完全是肤色决定的。白人之外曾经存在这么一些人:非洲人、爱尔兰人、意大利人、波兰人、中国人,这些人是比较穷的,干的是脏活累活,文化上被鄙视。资本家擅长让这些人互相敌对,从而来压低成本。再比如,以前因为爱尔兰人穷,被英国长期殖民,爱尔兰人不算白人。墨西哥人曾经被算做白人,后来地位下降了,就不算白人了。到了现在,白人的范畴有扩展,比如爱尔兰人、意大利人这样的就被接受进了美国白人行列。

并且,资本主义种族歧视的表现形式是不同的,对不同的人群产出的歧视话语也有所不同。歧视话语常常以这样的面貌出现:非洲人不够聪明,治理能力差;中国人聪明却奸诈,会做很多坏事,是“黄祸”。他们用这种“微妙”的种族话语加剧不同人群之间的敌对情绪。

19世纪后期、二十世纪早期,黄祸论曾风行欧美。如1912年英国作家萨克斯·洛莫尔(Sax Rohmer)虚构了超级恶人傅满洲博士(Dr. Fu Manchu)系列。他在1913年描绘了这位潜伏在大英帝国心脏伦敦、运行一个庞大的地下集团、时刻计划着颠覆大英帝国的清朝王族后裔形象:

你可以想象这样一个人,瘦高,耸肩,像猫一样地不声不响,行踪诡秘,长着莎士比亚式的眉毛,撒旦的面孔,秃脑壳,细长眼,闪着绿光。他集所有东方人的阴谋诡计于一身,并且将它们运用发挥得炉火纯青。他可以调动一个富有的政府可以调动的一切资源,而又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想象这样一个邪恶的家伙,你的头脑里就会出现傅满洲博士的形象,他就是‘黄祸’的化身[2]。



种族主义自然也不是美国独有的,在欧洲国家,尤其是那些瓜分世界的国家,也一样非常强大。但是美国的种族主义的确是最激烈最残暴的,因为有很长时间的奴隶制,以及很长时间的排华历史(1882年美国总统签署了《排华法案》,1943年取消)。

举一个医学史上的例子:19世纪的时候,欧洲医学家发现了一种新生儿的先天缺陷,他们根据观察,觉得这些得病的孩子有点黄,眼睛有点小,所以觉得是一种“返祖”现象。因为在种族主义科学里面,最高是高加索人(泛指白人),其次是蒙古人,再次是太平洋及其他岛国,最后是非洲人。所以在当时,“唐氏综合症”出现的时候,医生觉得是返祖,就是因为高加索小孩表现出了蒙古人种的特点,所以在进化树上退后了一个档次。因此医学家就叫这种病是“蒙古痴呆”。其实这个病跟蒙古、跟中国人一点关系没有。后来科学家搞清楚了,这个就是23对染色体的其中一对变成了三个,就是唐氏综合症。这是蒙古人民共和国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在60年代抗议之后,才改名字的。唐就是当时那个发明蒙古痴呆这个词的医生的名字。

John Langdon Haydon Down,英国医生,因首次描述唐氏综合症的病理而闻名 | 图片来源:网络

三、种族主义在当下的表现

种族主义存在两种常见的观点。第一种观点是那些落后种族没救,黑人是大猩猩变的,我们是黑猩猩变的,“多起源”,种族之间的差异就是“天然”的。第二种观点则是落后种族有救,但是呢,问题主要在其自身,文化低,素质差,不能适应现代社会,有各种不良习惯。我们可以创造社会条件,来教化,让其在社会文化素质上“进化”到白人的水平。

在经过斗争之后,国际上明确主张第一种的不多,但还是有。第二种看似“进步”,但却是现在依然普遍存在,且面目模糊的一种种族主义。这种看似“进步”的种族主义,其实是把白人社会当做人类社会的最高水平,而且要把其他的民族也“培育”到同样的高度。

很多非洲和非洲裔群体中的一些精英群体,实际上也内化这种观点。他们也以白为美,比如,你的肤色淡一些,就洋气一点。但这个其实就是少晒阳光,是大部分国家上等人的特点。

再举一个日常生活中的例子:很多黑人精英,后面的头衔都很长,你会发现可能会有很多个不同的学位,比如博士、MBA等等。有一次我遇到一位挺有名的黑人经济学家,她已经年纪不小了,是经济学博士、教授,她说她妈妈还不停跟她说,再去拿一个法学博士学位啊。在种族主义社会里面,底层要出头很难。所以往往就是寄希望于有更多的学位,来换得人生的安稳。在黑人知识分子那里,就往往是需要读好几个不同的学位。这其实体现出社会中结构性的种族不平等问题。在美国,非洲裔美国人家庭其实非常重视教育,根据我跟各种美国黑人的交流,对教育,对出人头地的执着,跟华人家庭是完全一致的。但是一般的流行舆论,却说黑人家庭不看重教育。

但是,哪怕黑人家庭已经跻身进入精英群体,成为了精神上的“白人”,但歧视并不会真正消失。一位肯尼亚资深的智库学者,曾经讲述过一段亲身经历。他参与了一个欧洲的项目,项目里一个英国人和一个德国人有了争执,其中一个当着肯尼亚学者的面,跟对方喊,“He is my nigger!”他说他永远都忘不了。

四、中国历史上没有内在生成的种族主义

刚刚上文我们讨论了,种族这一概念的生成以及种族主义与资本主义之间的关联。近期中国也出现了一些与种族议题相关的事件,譬如广州的非裔人士遭遇强制隔离。那么,我们应该怎么看待这些问题呢?中国人是否也面临着种族主义的问题?

首先,种族主义是和资本主义发展史密切相关的。其实,在世界其他地方,不同群体都是各种战争,各种融合,也有排斥。但是资本主义之后,就出现了某种固定的秩序,就是种族主义。

中国历史上没有搞过种植园,近现代以来也没有奴役过其他民族。我们没有“骨子”里的种族主义,这与我们的历史发展没有基于种族主义这个物质基础有关。

虽然我们没有种族主义的物质基础,但今天中国也有一些种族歧视的现象。这也是最近几十年受自外涌入内部的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宣传、接受“弱肉强食”秩序的结果。中国人在外的种族歧视和环境很相关。根据学者调研发现,南非的中国人,种族歧视比较厉害,而在苏丹,中国人的种族歧视就少很多。所以说,中国人受环境影响很大。南非是非洲种族歧视最糟糕的地方,中国人也“习得”了很多的歧视。

另外,在近现代救亡图存、与帝国主义打交道的过程中,知识分子“习得”了一套关于国际秩序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想象,因此晚清乃至民国也曾出现知识分子的种族主义叙述。

因此,警醒与反思我们目前存在的种族歧视现象依然十分重要。当然,关于“种族主义”问题,可以谈的还有很多很多。最后,推荐大家看一部电影《卢旺达饭店》。它十分沉重,却引人深思。

卢旺达饭店 | 图片来源:网络

注释:
[1] 参考Elizabeth Kolbert. 2018. "There’s No Scientific Basis for Race—It's a Made-Up Label." National Geographic,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magazine/2018/04/race-genetics-science-africa/

[2] 参考严海蓉、沙伯力. 2017.《中国在非洲:话语与现实》,北京:中国社科文献社。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