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反转月报 | 大鼠喂养转基因玉米试验论文疑存在若干问题,可口可乐和百事被起诉

2020-4-1 17:20

原作者: 天气预爆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三月看点:

1、塞拉利尼呼吁撤回欧盟资助大鼠喂养转基因玉米试验发表的论文
2、研究发现草甘膦危害淡水流域的藻类并破坏生物多样性
3、毒上加毒:科迪华挑战拜耳在美国转基因黄豆市场的龙头地位
4、可口可乐和百事等公司因塑料污染被起诉
5、反游说非政府组织揭露:孟山都正为除草剂研究提供秘密资助
6、孟加拉计划推⾏基改食品强制标⽰政策
7、不满环保署认定草甘膦无致癌风险,美国民间团体提起控告
8、规范基因编辑食品联署行动,近50万日本消费者响应

作者|天气预爆
责编|侯   雷
后台编辑|童  话

1、塞拉利尼呼吁撤回欧盟资助大鼠喂养转基因玉米试验发表的论文

图片来源:jrry86微博

众所周知,法国教授塞拉利尼于2012年在《食品与化学毒理学》杂志发表两年期大鼠喂养研究,发现孟山都转基因玉米NK603对大鼠具有肝肾毒性,并观察到多发肿瘤现象。该论文虽在孟山都的运作下被杂志撤回,但随后又在《欧洲环境科学》杂志上得以重新发表。

最近这一事件的发展更有意思了。2019年,一个欧盟资助的旨在重复塞拉利尼试验的被称作G-TwYST的大鼠两年期喂养研究,在《毒理学档案》杂志上发表了论文,宣称喂食转基因玉米NK603对大鼠健康没有影响,从而否定了塞拉利尼的研究,并建议欧盟取消在审批转基因作物和食品时所要求的动物喂养试验。可今年2月,塞拉利尼教授在《欧洲环境科学》杂志上再次发表论文,对G-TwYST的研究结果进行了全面再分析,得出结论说这一研究是无效的、不可信的,实际上其试验组大鼠表现出了很多有害效应,而对照组大鼠的饲料受到污染根本起不到对照作用,并因此要求《毒理学档案》杂志撤回其论文。

Steinberg等人的试验中使用的是Wistar大鼠,而塞拉利尼试验中使用的则是SD大鼠。批评塞拉利尼研究的人说SD大鼠本身就容易患癌,不适宜用来作长期喂养研究,而Wistar大鼠则不太敏感。一方面根本没有证据证明SD大鼠更易患癌,另一方面研究致癌性,难道不是应该使用更为敏感的大鼠品系么?食品和饲料可不是专门为那些对癌症不敏感的人群或动物准备的。

下面笔者对塞拉利尼教授的最新论文作一简要介绍,在这篇论文中,塞拉利尼指出了G-TwYST研究的若干问题。

(1)Steinberg的试验设计存在严重缺陷,试验是设计来研究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的,可是高水平的草甘膦残留却到处存在,甚至存在于对照组中。

(2)第二个严重错误是,在对照组中存在很多其它致癌物质,因而屏蔽了试验组任何可能观察到的长期效应。

(3)第三个严重错误是在对照组的饲料中含有痕量NK603,还含有很多其它种类的转基因作物及相关联农药。Steinberg等却主观的认为这些不会对喂养试验带来影响。

(4)对试验结果的解释存在大量偏见和主观臆断。实际上试验组和对照组的很多大鼠都观察到了肿瘤和癌症,Steinberg等认为这是自发的,试验组和对照组没什么差别。而塞拉利尼教授则认为对照组的饲料被污染,因而导致对照组也多发肿瘤和癌症。

(5)Steinberg的研究实际上发现,喂食NK603(种植过程中喷洒了农达草甘膦除草剂)的雄鼠死亡率更高,且统计显著,而雌鼠的垂体瘤、性荷尔蒙雌二醇失调和甲状腺疾病的发生率增加。Steinberg等却用牵强的理由主观地否定了这些不利结果。

(6)研究者未能申明实际存在的多层面的利益冲突。

基于以上这些因素,塞拉利尼教授认为Steinberg等人的研究结论是不可信的,其论文应该被撤回。

消息来源:jrry86微博
时间:2020年3月12日
作者:jrry86

2、研究发现草甘膦危害淡水流域的藻类并破坏生物多样性

图片来源:ALAGE WORLD NEWS

一项刊登在《自然-生态学与进化》杂志上的研究揭示了浮游植物(作为水生食物网基础的微观藻类)暴露于草甘膦的后果。

研究小组发现,草甘膦除草剂农达(Roundup)会破坏淡水流域中浮游植物群落多样性。农民喷洒除草剂时,其中一些会渗透到包括淡水源在内的周围环境中。

在实验中,研究小组建造了若干片带有浮游植物的池塘,并让部分池塘先暴露于低水平的草甘膦中。然后,他们将所有池塘都暴露在高水平草甘膦中。最终结果显示,先前未接触过草甘膦的池塘停止运转,而预先暴露于亚致死水平草甘膦中的池塘未发生生态系统功能丧失,但生物多样性损失约有四成。

尽管一些群落能够产生抗性并在高剂量的草甘膦中幸存下来,但却导致了约40%的生物多样性丧失。其中一位研究作者冈萨雷斯表示,这种生物多样性的丧失在大自然中往往是悄无声息的。研究小组认为,未来生物多样性的丧失可能会产生问题。随着多样性的减少,对环境的冲击和干扰(例如由气候变化或其他形式的污染和污染引起的冲击和干扰)可能会使这些生态系统的弹性减弱。此外,浮游植物群落多样性的丧失可能会降低淡水流域中其他物种赖以生存的食物链的生产力与稳定性。

消息来源:新闻周刊(Newsweek)
2020年3月3日
编译:Marcel

3、毒上加毒:科迪华挑战拜耳在美国转基因黄豆市场的龙头地位

图片来源:网络

据路透社报导,拜耳自2017年推出可以抵抗除草剂草甘膦与麦草畏(dicamba)的Xtend基改(编者注:基因改造,包含内地常叫的转基因)黄豆种子以来,每年的种植面积不断上升,预计2020年将达5000万英亩左右,约占去年美国收成的66%。同一时间,科迪华推出可耐受除草剂草甘膦和2,4-D的Enlist E3基改黄豆种子,预估今年将抢下近二成的美国黄豆市场。

2017年9月,陶氏化学与杜邦完成合并,成为单一控股公司“陶氏杜邦™”,将事业分为农业、材料科学以及特种产品等三大部门。2018年2月,成立一家新的独立公司,就是科迪华™农业科技(Corteva Agriscience™)。

这两种市占率极高的基改黄豆,带来的是更多除草剂使用,以及更广泛的环境伤害。

2016年12月,巴德农场(Bader Farms)对孟山都提出诉讼,声称孟山都生产的除草剂麦草畏对农场的桃树造成巨大破坏。这是孟山都公司首次涉及种植基因改造棉花和黄豆时非法喷洒除草剂麦草畏的诉讼,麦草畏被高度怀疑广泛的影响其他非目标作物。2020年2月,陪审团认定除草剂麦草畏确实造成飘移污染,因此判决拜耳和巴斯夫须赔偿美国密苏里州最大的桃子种植者巴德农场高达2.65亿美元,其中2.5亿美元为惩罚性赔偿。

即便如此,拜耳仍积极推出新的产品——Xtend Flex,这种基改黄豆能抵抗草甘膦、麦草畏与草铵膦等除草剂。在2021年,种植面积可能会达到2000万英亩之谱。

消息来源:校园午餐搞非基
时间:2020年3月9日
编译:陈儒玮

4、可口可乐和百事等公司因塑料污染被起诉

图片来源:“摆脱塑缚”微信公众号

本月,加州环保组织对可口可乐、百事可乐、雀巢等大型公司提起诉讼,理由是它们造成了塑料污染“公害”,并在塑料可回收性方面误导消费者。

提起诉讼的地球岛研究所(Earth Island Institute)表示,每年流入地球海洋中的800至2000万吨塑料中,有很大一部分可以追溯到少数几家严重依赖一次性塑料包装的公司。

“这些公司应该承担用塑料破坏我们的生态系统的责任,”地球岛研究所执行董事大卫·菲利普斯(David Phillips)说。“他们非常清楚这些东西不会被回收,尽管他们在标签上告诉人们这东西是可回收的,并使人们觉得它已经得到了妥善处理。”

“塑料垃圾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需要深思熟虑的解决方案,”代表可口可乐、百事可乐和其他非酒精饮料生产商的美国饮料协会发言人William M Dermody Jr说。“美国的饮料公司已经采取行动来解决这个问题,通过减少我们对新塑料的使用,投资增加瓶子的回收量,这样它们就可以按照预期被重新制成新的瓶子,并与立法者和第三方专家合作以达成有效的政策决议。”

该诉讼指出,以目前塑料进入海洋的情况看,到2050年,塑料将超过海洋里的鱼类,该诉讼指控企业进行了一场“长达数十年的运动,将塑料污染危机的责任转移给消费者”。该诉讼称,消费者被引导相信只要正确地回收,地球就会健康,而实际上,大多数塑料都没有回收利用的市场。

菲利普斯表示,这起诉讼并不是要去劝阻消费者进行回收利用,而是要让公司对他们的产品造成的废物承担更多责任。他说:“我们并不是在抨击回收利用。”“我们完全赞成回收,我们只是希望公司对他们生产的所有塑料产品的真实情况负责。”

消息来源:“摆脱塑缚”微信公众号
时间:2020年3月6日

5、反游说非政府组织揭露:孟山都正为除草剂研究提供秘密资助

接触草甘膦除草剂要带防毒面具|图片来源:网络

世界卫生组织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在2015年宣布,草甘膦“很可能对人类致癌”,但随后包括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在内的一些国际机构得出了相反的结论。然而新的启示来源于ADAS(英国农业和环境咨询公司)的研究人员在2010年和2014年发表的研究结论:“草甘膦的流失会对英国的农业和环境造成非常严重的影响”。ADAS的研究表明,草甘膦除草剂无需耕作即可播种,如果禁止草甘膦,温室气体排放量将增加,作物产量会下降。这项研究被全国农民联合会在2017年游说反对使用。尽管有120万公民请愿,但农药许可证却被续签了五年。

去年12月,德国反游说非政府组织LobbyControl发现了ADAS研究的秘密资金,并披露了两项亲草甘膦的德国研究由孟山都资助并于2011年和2015年发表,但未宣布资助方。LobbyControl的乌尔里希·穆勒(UlrichMüller)说,“这是不可接受的不透明游说形式,公民、媒体和决策者应该知道谁在为公共利益研究付费。”ADAS研究发表在《害虫管理展望》杂志上的编辑伦纳德·科普说:“作者没有向我们告知这笔资金的来源。”

尽管ADAS表示研究结果绝不会受到实验资助方的的影响,但ADAS现在正在进行另一项草甘膦项目,该项目部分继续由孟山都公司资助。在药物、化学毒性和烟草研究中,若许多研究如果来自相同公司的支助,研究过程与研究结果很难避免经费资助公司的影响。此类科学研究成果倾向于偏爱经费赞助者的趋势被称为资助方偏见。

消息来源:英国卫报
2020 年 3 月19 日
编译:Jasper

6、孟加拉计划推⾏基改食品强制标⽰政策

图片来源:“摆脱塑缚”微信公众号

2020年2⽉底,孟加拉食品安全局(BFSA)主席Manbub Kabir表⽰,主管机关正规划基因改造食品强制标⽰政策,其项⽬包括包装食品、加⼯产品与进⼝原料等。社会⼤众一般对于基因改造作物安全性有着极⼤疑虑,因此透过强制标⽰的制度,希望消费者能根据⾃⾝意愿做出选择。

食品安全局成员之⼀的Monzur Morshed Ahmed则说,产品⼀旦进入供应链就很难追踪,因此并须强化各主管机构的横向连结、分⼯协调,法规才能彻底落实。同时,他强调要加强孟加拉国内实验室在致毒性和致过敏性影响的评估能⼒。

根据ISAAA公布的《2018全球基因改造作物商业化种植现况》年度报告,全球共有28个国家种植基因改造作物,孟加拉便是其中之⼀,作物为具有抗虫特性的Bt基因改造茄⼦。

消息来源:校园午餐搞非基
时间:2020年3月25日
编译:陈儒玮

7、不满环保署认定草甘膦无致癌风险,美国民间团体提起控告

“妈妈们纵横美国”抗议标语:美国环保署,不要再继续挺农达(草甘膦除草剂)|图片来源:网络

上周五(3.20),以食品安全中心(CFS)为首的多个民间团体,针对美国环保署重新认定除草剂草甘膦无致癌疑虑一事,提起控告。

2020年一月,美国环境保护署表示经过监管审查后发现,全球、同时也是美国使用最为广泛的除草剂草甘膦,并非致癌物。环保署认为,只要照着商品操作规范来施用,草甘膦就不会危害人体健康,这样的结论完全符合美国官方一贯支持草甘膦的立场。

2019年12月20日,美国环保署和司法部提交法庭资料,重申草甘膦无致癌风险,故孟山都并不需要依照加州法律于产品注明致癌警告,据此认为联邦法院应撤销加州法院针对Edwin Hardeman控告草甘膦(年年春)除草剂致癌一案的判决。

然而食品安全中心科学政策分析师Bill Freese则认为,美国环保署的草甘膦评估均仰赖孟山都研究报告与其所提供的资料,藉由刻意挑选符合政府立场的证据,忽视许多独立科学研究显示草甘膦确实有致癌风险。

另一方面,对于草甘膦的致癌风险,大型企业开始采取行动来响应消费者的疑虑。

今年二月,家乐氏(Kellogg’s)发布声明表示将逐步淘汰目前在作物收成前喷洒草甘膦的作法,预计于2025年前达成此项目标。声明中说明,由于一些消费者对于作物收成前喷洒除草剂草甘膦以利干燥的作法存有疑虑,因此,虽然家乐氏不拥有或直接经营农场,而且合作的小麦和燕麦供货商中也很少采用这样的做法,但最后还是决定以2025年为目标,全面淘汰使用此种耕作方法的作物。

消息来源:校园午餐搞非基
时间:2020年3月26日
编译:陈儒玮

8、规范基因编辑食品联署行动,近50万日本消费者响应

图片来源:网络

2019年5月,日本消费者联盟发起了“规范基因编辑食品!请加入我们的百万签名联署”行动,直到11月,共收集了约45万份的联署书,另外还有来自英国、澳大利亚、美国和巴西等国家的倡议行动者、13个组织和10位研究人员及大学教授的支持。

今年1月30日,日本消费者联盟于国会前将45万份联署书递交给厚生劳动省、农林水产省、环境省与消费厅。

联署书中提到,采用基因编辑技术的作物与食品可能会产生“脱靶效应”等不可预测的结果,在尚未理清技术与食品安全疑虑之前,厚生劳动省就决定没有引入外源基因的基因编辑生物无须纳入管制规范,这代表没有经过检验也没有标示的基因编辑食品,将很快出现在日常餐桌。基于我们的食品知情权、选择权,以及健康生活的权利,我们强烈要求所有基因编辑食品都需要经过环境评估、安全检查并强制标示。

尽管如此,厚生劳动省仍就坚持基因编辑并非基因改造,因此无须进行监管或安全性评估。

消息来源:校园午餐搞非基
时间:2020年3月10日
编译:陈儒玮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