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不粘锅为什么不能用?好莱坞禁片早已揭秘!

2020-3-10 17:13

原作者: 厂长 来自: 电影工厂,微信号: vipidy
它是好莱坞的禁片。

由于题材过于敏感,而被迫消失在主流奖项的视野中。

奥斯卡,金球奖,均自动避开这部电影。

给别国揭露差距的《寄生虫》以褒奖,却屏蔽本国抨击阴谋的电影。

呵呵,真是讽刺。


《黑水》

2016年,《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深度报道——《成为杜邦公司最大噩梦的律师》。

报道中详细描述了律师罗伯特·比洛特,对美国化学巨头杜邦公司的诉讼,调查前后经历了二十年,揭露了杜邦隐藏几十年的污染丑闻。

《黑水》灵感就来源于此。

律师罗伯特·比洛特本人

它改编自真人真事,但它的目的并不只为揭露杜邦公司的罪恶。

它还里面包含了——杜邦用员工进行秘密试验;明知污水会使胎儿畸形,却仍然倾倒进河流;为利益最大化,大量开发含有该毒物质家居用品,让它销往全世界;以及,美国政府几十年来的纵容。

论题材,《黑水》是颗核弹,力量惊人到最具分量的奖项都不敢招惹。

因为杜邦仍是商业巨头,2019年世界500强前100名的大公司,任何对它的褒奖都可能被看作“站队”。

所以说它是“好莱坞禁片”,一点也不为过。

只有象征性的两个提名

再说制作团队,《黑水》的出品方是大名鼎鼎的Participant(参与者传媒)。

它制作的作品多为抨击现实的高分电影,比如:

《聚焦》《奇迹男孩》《绿皮书》《海豚湾》《美国工厂》《华盛顿邮报》……


口碑与票房双高,哪一部单拎出来,都是超越时间的经典之作。

当然也包括《黑水》,豆瓣8.4,烂番茄90%鲜。


1996年,罗伯特在律所接待了一个家乡的农民。

农民告诉他:自己养的牛,大批大批的病死,死牛的牙齿黄黑,内脏肿大。

还有出生的小牛,也是先天畸形居多,而且活不了两天就死了,死状与其他的病牛一样。


农民觉得是水的问题,但水质研究所却否认了他的怀疑,而且不止一家研究所否认。

罗伯特看着破败的农场,以及黑乎乎的溪水,明白牛群的死亡肯定与污染有关。

可看看不远处的杜邦新工厂,他又陷入疑惑。

那可是杜邦啊!

杜邦,美国一家以科研为基础的全球性企业,它涉及此事可追溯到二战。


20世纪50年代,美国开启曼哈顿计划,在试验期间,他们偶然发现了一种独特的化学物质:PFOA(又名C8、特氟龙)。

它拥有极强的稳定性,在自然环境中,几乎无法降解。

因出色的疏水性,它成为史上第一种坦克防水涂料。

战后,C8因极强的疏水性,被运用在厨具上。

杜邦的第一代特氟龙不粘锅,也因此诞生。

很快地,不粘锅开始风靡全球,杜邦也获得了巨大的利益。

一年光是卖特氟龙的纯利润,就高达10亿美元。


在金钱的驱动下,杜邦开始把特氟龙运用在其他领域中,不断扩大覆盖面:

塑胶制品、雨衣、雨伞、地毯、油漆、防油纸、防水冲锋衣……

含有特氟龙的物品遍布我们的生活,强大的需求量让工厂增多,罗伯特故乡就是其中之一。

杜邦公司资产雄厚,社会口碑良好,“科学创造奇迹”的口号深入人心,被称为“美国精神”。

这样的优秀企业,怎么会知法犯法的污染环境呢?


带着这个疑问,罗伯特开始走访小镇,他对杜邦的光辉印象也从此开始崩塌。

1.杜邦的工业废水污染了居民生活用水。

罗伯特发现小镇孩子的牙齿普遍发黑,这就是被特氟龙长时间腐蚀的后果。


2.居高不下的致癌率与胎儿畸形率。

孩子们牙黑,大人们却普遍患有癌症。

而且小镇畸形儿出生的比例也明显高于平均水平。

畸形儿 巴基·贝利

这样看来,特氟龙就像个病毒,不仅谁碰谁死,还具有危害下一代的恶果。

但更可怕的是——

3.特氟龙的危害,杜邦早就知道!

早在不粘锅诞生后的第二年,杜邦就发现流水线工人大批生病倒下的情况。

为检验它的毒性,杜邦甚至将特氟龙放入香烟,分发给工人们吸,结果全都染上怪病,死在医院。


因为巨大的商业利益,让杜邦明知它有毒,却仍不放弃。

而且还大肆招揽有能力揭露自己的化学研究所。

能开具证明的科学家,几乎全都为他做事。

不仅向下抹杀,他还默默给政府好处,所以几十年来,政府也是睁只眼闭只眼。


只要民众愿意,他就全当没看见。

那么民众愿意吗?

这也是河马哥最心痛,也是最气愤的地方——

他们愿意。

4.杜邦毒害着他们,也哄骗着他们

一居民曾在杜邦工作,得了癌症后,因没钱医治病死。

杜邦知道后,给了妻子一大笔安慰金,并把他的两个儿子一直供到大学。

所以在居民眼中,杜邦是好人。


不知真相的小镇居民维护着毒害他们的恶魔公司,如果不把真相昭告天下,将会有更多的地方沦为这个小镇。

罗伯特大量搜集证据,联合有正义感的律所老板与其他合伙人,一起讨论案件。

看着他们坐在一起维护正义,让河马哥一度想起前几年的《聚焦》。

但是,杜邦被视为美国精神,是美国梦的根基,与他对抗是在动摇美国的根基,甚至与美国所有高层为敌。

所以,在他们建起科学小组后,迫于各方压力,同事们纷纷选择了放弃。


只有罗伯特和老板一直在坚持。

他们召集了3500多名小镇居民,只要有在杜邦工作经验的,都要采集血样。

罗伯特想向法院证明,特氟龙已经渗入人们的血液,它是多种癌症的祸首,这一切都是知情不报的杜邦害的。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不断投入的研究经费让律所不堪重负,他的工资也缩水了三分之二。

而且单挑商业巨头的罗伯特,反而成了众人害怕纷纷想要躲避的恶魔,更没人愿意找他打官司。

收入缩水,他的家庭也面临崩塌,妻子的崩溃,孩子对他的冷漠,都折磨着罗伯特。


不仅如此,还有来自杜邦的跟踪和尾随。

在等待研究结果的时间里,罗伯特跌入了人生低谷。


但是,他从没想过放弃,因为——

杜邦欠世界一个真相。

作为清醒的人,他决不允许自己的孩子活在阴谋里;

作为律师,对真相的执着也支撑着他,挨过艰难。


直到七年后,3500多份血样分析报告,终于完成了。

报告显示:特氟龙有毒。

它至少能够导致肾癌、睾丸癌、甲状腺疾病、先兆子痫、高胆固醇、溃疡性结肠炎六类疾病。

并且还会影响婴儿的发育。

从决定斗争,到拿到最有力的证据,已经过去了十几年。


原以为这次终于可以扳倒杜邦,但电影又让人陷入深深的绝望中。

杜邦推翻了三千多人的集体诉讼,抵制科学小组的调查结果,直接撕毁了当时的赔偿协议。

罗伯特十几年的努力,转眼间灰飞烟灭。


在河马哥为罗伯特感到难过时,罗伯特依旧没有放弃。

没法集体诉讼,他就挨个为社区里的居民起诉杜邦。

之后的每天里,当地法院都在处理杜邦案。

法官甚至开玩笑说:运气好的话,我们能在这待到2890年。


如果你打碎了我所有的希望,我就将它们捡起来,拼成同样的光。

罗伯特依旧坚持着,为每一个弱势居民辩护。

法官也好奇这个每天都能见到的律师,某天法官问:你还在这里?

罗伯特:我还在这里。


直到2015年,杜邦再也受不了罗伯特的坚持。

一次性赔偿了3500多个受害人6.7亿美元。


放在二十年前,这仍不足特氟龙一年的利润,放到今天,估计百分之一也不到。

但被杜邦毒害过的工人,也不只这3500人。

直到今天,罗伯特仍奔走在一线,为天地立心,为苍生立命。


说回《黑水》本身,我想除了讲述罗伯特以一己之力对抗商业巨鳄外,还有对环境,对利益的沉痛思考。

虽然现实中仍有超过6万多种未被审核的化工物质被广泛使用,但最起码我们拥有了这个意识。

对我们普通人来说,这可能是最大的价值。


人们开始注意饮用水中特氟龙的含量,也开始抵制相关产品,倒逼审核检测机构不断完善标准。

据悉,特氟龙被认为存在在地球上所有生物的血液中,其中包括99%的人类。

这种物质危害着我们每个人,而且代代相传。

恶果已经酿成,我们只能尽量缩小它的危害。

最后,河马哥想用美国散文家埃尔文·布鲁克斯·怀特的话,结束今天的文章:

我对人类感到悲观,因为它对于自己的利益太过精明。

我们对待自然的办法是打击并使之屈服。

如果我们不是这样的多疑和专横,如果我们能调整好与这颗行星的关系,并深怀感激之心对待它,我们本可有更好的存活机会。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