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年会系列|第一届“生态乡村与食农教育”研讨会发言集锦

2020-3-10 16:06

原作者: 花果山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食农教育,是一种体验式教育,学生通过劳动参与的方式与乡村、与农民互动,唤醒与土地、与食物、与老乡的情愫与联结,重拾对食物的珍惜、对农民的尊重、对生态的呵护、对乡土的热爱。

为响应党和国家“大力倡导生态文明,振兴乡村”的号召,由社区伙伴(香港)北京代表处资助、成都城市河流研究会承办的“生态乡村与食农教育”研讨会于12月7日-8日在成都战旗村召开。相关领域优秀的研究者、实践者和倡导者将齐聚一堂,探讨通过“食农教育”撬动地方文化教育、饮食健康和社区生态农业的互动和发展。



本文是香港大学教育学院的副教授王丹老师在第一届“生态乡村与食农教育”研讨会上作的讲话。通过分析中国农村教育的萎缩,指明中国教育整个体系不适合农村需求。它是源于全球性的西方教育模式,是城市化和工业化教育的产物。离农的教育也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然而食品安全和健康问题迫使西方发生了的逆转,出现了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教育逆潮。重点分享了日本、美国的食农教育案例,也反思并批评了西方食农教育的立场。并指出中国的食农教育应该弥补欧美发达国家在食农教育方面的缺陷,以消费为起点,以生产为终点,以食品安全为起点,以改造农业和农村作为终点。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的彭亚拉老师参与了一项长达5年的调研,自2013年开始,持续到2019年,先后涉及中国的九个省市、十一个县市,全面扎实地了解和总结了正在威胁中国农村儿童生命健康的五大食品营养和安全问题。在扎实的研究数据基础上,彭老师提出了能够有效解决农村儿童食品与营养问题的三大建议:
(1)把膳食营养与食品安全教育嵌入到我们国家的“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中去;
(2)促使膳食教育成为国民素质教育的最基本教育,推动食品安全教育和膳食营养教育成为国民教育的一部分;
(3)推动国家推出《膳食教育法案》。


本文是贵州一所农村学校——杉木坪小学的校长蒋勃老师在第一届“生态乡村与食农教育”研讨会上做的分享,介绍了该校的本土文化与乡土教学实践。蒋勃老师认为学校自主研发的乡土课程结合国家教材,创造性地将课本内容与本土资源有机融合,能够激发学生热爱家乡与生活,真正快乐自主地学习。


本文是中国滋根乡村教育与发展促进会的创办者杨贵平老师在第一届“生态乡村与食农教育”研讨会上所作的发言:滋根30年,见证了中国农村巨变,也看到成就背后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这些巨大的代价,我们是一路走过,一路触目心惊。当前以教育促进可持续发展的实践之路充满荆棘,然而推广教育促进可持续发展,创建绿色生态文明学校和乡村又是一件十分欠缺、必要,且非常紧急的事。


本文是四川达祖小学的游静芬老师在第一届“生态乡村与食农教育”研讨会上的发言:我们希望跟村民(不限于本村)的农业能有机结合——学生对于农业产销游的粗认识;村落持续以有机种植方式保护水土;探索资源,活化村落;共生共荣,持续发展。


台湾友善大地社会企业的负责人杨从贵先生的发言,字字都发自肺腑,句句都源于10年扎实的食农实践。他介绍的友善大地计划分为两个部分,他们团队首先从生态农业入手恢复了台湾官田湿地的生态系统,并探索出了一套不用农药化肥即可种出美味菱角的方法,并得到了推广。然后,他们以台湾偏僻乡村的村小校园午餐为切入点,回应了村小对安全午餐的需求,并带动了学校、村庄社区、以及村庄社区之间的联结互动。


青龙满族自治县隶属河北省秦皇岛市,是一个少数民族自治县,就在今年上半年,刚刚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可持续发展教育全国工作委员会授予“中国可持续发展教育国家实验区”,它是全国第一个农村地区的县级实验区,其他的都在北上广等城市区。


本文是二十一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暨南大学经济与社会学院讲座教授、北京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的韩嘉玲女士,在第一届“生态乡村与食农教育”研讨会上做的分享。会议中,作者介绍了中国农村小规模学校开展食农教育的一些教学模式探索以及未来发展的展望,并认为乡土化、生活化、本土化的教学内容其实是文化多样性与可持续发展的关系。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