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2020疫情系列|中医究竟效果如何?且看一位青年女中医抗击新冠肺炎纪实

2020-2-26 19:23

原作者: 陈娟、黄俤、王世琦、蔡翔 来自: 小青龙TCM实验室公众号


首先,我还是向所有奋战在一线的老师致以崇高的敬意,因为我们这里算是外围,但已经很忙很忙了。我真的无法想象武汉的老师们是怎么度过的,同时非常感谢吕老师的邀请,以及群里各位老师的聆听。 

我今天想给大家分享一下的是,我们收治了30个新冠病人的整个治疗周期上的变化。通过这些病人的变化,来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自己的想法。

我们这30个病人有一个特点是,他们发病的时间都比较接近,入院时间都是2月4日,几乎都是同一天,只有个别病人是2月5日入院的,所以他们的病情的发展,我个人觉得是很规律的,所以我们能够做一个小范围的临床观察。 

之前有很多老师都讲了非常非常精彩的关于疫情的一些看法。我个人在刚刚接诊的时候,想法其实是非常混乱的。那个时候幸亏有张英栋老师、张苍老师能够给我一些指导和肯定。

因为我以前一直在门诊看杂病,刚开始接诊的时候,我就会把很多杂病的惯性思维都放进来,我会考虑这个病人的很多气血的问题、体质的问题等等,所以在最开始接诊这30个病人之前,思路完全都没有理清楚。但在接诊这 30个病人的时候,我突然间感觉自己整个的想法开始清晰了。

这30个病人有一个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呢?

几乎所有的病人都会发热,即使有些病人,就是有少数的病人,他不发热的话也会有一些恶寒的表现。多数的病人手脚都是冰凉的,有的有汗,有的可能没有汗。还有很多病人会出现头痛、恶心、口苦咽干等等这些表现。另外最重要的一个特征就是咳嗽,这些病人大多都是干咳。也有一小部分病人,他会出现咳痰的这种表现。舌苔几乎都是白腻、厚腻或者白厚的。我的描述可能跟之前的老师们,尤其是长沙那个老师,他所展示的这个舌苔很不一样。我想可能是跟我这里的地域差距有一定的关系。同时呢,也有可能是我这里的所有病人,来之前可能没有进行太多其他的干扰治疗。 

那我把我这30个病人的舌苔整体的跟大家展示一下,截图给大家看一 下。


这个图片上显示的是他们入院的第一天或者第二天的舌苔的表现。我在患者入院时就建了一个微信群,每天早上患者都会发舌苔,所以我有这些病人每天早上的舌苔,我就只留了第一张和他们出院之前的一张,这样的对比会比较大一些,大家会看到,这个反差会要更多一些。


这个是我们的一个问诊表。我们把它打印出来,上面列我的群二维码,病人扫码之后,就会根据自己的情况,把问诊表上所有的信息反馈给我,我们通过这种方式交流来联系所有病人。当所有患者的这些症状体征和舌苔都展现出来、理顺了之后,我就和我师兄弟们一起分析,我们认为:我们接手的这批病人,主要是以寒湿为主,痰湿壅肺,形成了这个新冠肺炎。 

在治疗过程中,都用了哪些中西医结合的方法?

因为我们是中西结合医院,所以我们使用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法。西医治疗方案主要是口服奥司他韦和阿比多尔等抗病毒的药物。有一些重症病人、危重症病人,可能会给予一些支持治疗。但是液体的数量都是严格控制的,有一些病人,只要整体状况可以,能够进食,我们一般是不补液的。中医治疗方面,我觉得还是应该对每一个患者进行个性化的辨证之后,再来开具一个适合他的方子。

这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我刚才说的,我觉得这样治疗效果会更好;第二个原因是,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也许平常我没有办法体会中医经典《伤寒论》的精髓,但是这一次我觉得我可能印象会非常深刻。

患者都是以寒湿为主、痰湿壅肺的新冠,经我们整体辨证后,西医的治疗方案主要是口服奥司他韦、阿比多尔抗病毒为主,部分病人辅助少量的输液;而中医的治疗方案我主要以小柴胡汤、柴胡桂枝汤、麻黄汤、麻黄加术汤、麻黄附子细辛汤、瓜蒌薤白半夏汤等经方,进行合方加减化裁。 

可能对所有病人都会用到麻黄。

在整个治疗过程中,不管选择哪一个方子,我可能对所有的病人都会用到这样一味药,那就是麻黄。关于应用麻黄这个药,其实我受到了很多的争议。

在这个疫情刚刚开始的时候,在过年之前,大概元月十几号的时候,我就陆续接到了很多病人的咨询,包括我的一些同学和一些亲朋好友,当时我也看过他们的CT片子。那个时候呢,可能疫情没有现在这么严重,大家也没有这样高度紧张,所以那个时候我们的治疗,还在摸索这个疾病发生发展的规律。

我就发现很多病人,他的整个身体症状都在缓解的时候,但是他的CT片子的表现却是持续在加重。这种加重,就是肺部白色的区域会在不断的扩大,但是扩大的时候,你会发现病人整个的饮食、睡眠、精神等等状况都非常好。所以那个时候呢,我就和我师兄讨论,我说有没有一种可能,中医所讲的这种痰是不是堵在肺里面了?

因为我对很多中医基础理论知识,我都要去套用我原来学西医的这些论点,我自己就好理解一些。当时我师兄也这样怀疑,因为这场疾病是一个新的疾病,所以大家也不是特别理解。但是通过对我们当时接诊的一些病人的观察,我师兄还是同意我的设想,用了大量的宣肺化痰的药,当时就用到了麻黄。

用了麻黄,我们侧重于使用麻黄宣肺,病人就会出现咳嗽暂时加重,但这种咳嗽加重会带有大量的痰咳出来。很多病人就反应,他把这个痰咳出来以后,他会觉得整个呼吸会通畅很多。而且很多干咳的病人,就像我们病区的这 30个病人,他们都反映一个问题,就是呼吸时,呼气是不受影响的,但是他吸气很难吸进去。所以带着这样的一些猜疑和自己的坚持,当新的病人进来以后,我们还是坚持使用麻黄类的方剂。

在整个治疗过程中,按这批2月4日入院的病人来讲,目前16天的时间,他们的确给我们带来了非常大的惊喜。经过我们中西医结合治疗,我们所有的重症病人全部都转成轻症病人,然后轻症病人绝大多数今天都已经出院了。但是,我并不是说麻黄一定能够应用于整个疫情,我只是觉得针对这30个病人来讲,麻黄剂确实有它非常惊人的效果。

有一点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中医治疗无创,副作用相对较小,不仅对轻中度新冠肺炎有效,还能明显地减少危重症的发生,但是需要功底极其扎实的医生才可以。那我给大家展示一两个病例,然后解释一下我整个治疗的想法。 

给大家展示下第一个病例,解释一下我整个治疗的想法。

此病例血氧饱和度应为92%

这个病人是现在4床的病人,大概也就两三天后就可以出院了。这个病人当时2月4日来的时候就一直持续高热。核酸检测是阳性。最高体温是在41℃,其实这个41℃说得比较保守,当时是超过体温表的极限了。她有严重的胸痛和呼吸不畅,我给她打语音电话时,她最大的一个特征就是没有办法讲话。患者声音非常微弱,而且很明显,就是她要吸气的时候,这个声音就很短,呼气的时候,这个声音就会长一些,然后血氧饱和度只有92%左右,也没有办法升起来。患者呼吸困难,不能睡觉,整晚都不能睡。也没有办法吃东西,当时一天给她一份粥,她都吃不完,她也不想吃。她当时就是跟我们讲,她觉得所有的肋骨都要断了,所以当时情绪波动非常大, 她觉得她不是得了这个病,她觉得她肯定是肋骨骨折了,就这么形容的。

后来入院以后,我们就给她用的麻黄加术汤和瓜蒌薤白半夏汤加减。吃了大概三天左右的时间,但是实际上2月4日到2月7日的这个时间,她不止用了这个方子。为什么呢,因为当时她的体温非常高,我们一方面是开了麻黄加术汤和瓜蒌薤白半夏汤,同时我另外用了麻黄附子细辛汤加减的这个方。所以当时头一到两三天的时候,她的方子其实相对而言比较杂一点。

那么西医治疗这一块儿,一般是使用一些,如氧氟沙星、利巴韦林等。而且当时,我很坚持,我觉得我们不能上激素。因为她大面积出现肺部毛玻璃样变,如果我们上激素的话,很有可能会导致感染的扩散,病人的康复就会更困难。因此,当时就是一直使用中药给她在治疗。

到了2月7日的早上,她的体温就控制住了,然后胸痛、呼吸困难等等这些情况都得到好转。但是她说一个问题,她的咳嗽有些加重。我当时其实是有些紧张的,因为我原来是个西医大夫,我自学中医,在这个时候我要坚持不上激素的话,会遭到很多人的质疑,包括一些西医的老师的反对。患者说她吃完中药后咳嗽开始加重时候,我就问她:“那你咳嗽之后会不会觉得很难受,会觉得憋气?”她说:“不,我咳完以后,反而觉得舒服一些,而且把那个痰咳出来之后,就觉得整个胸腔好像开了这种感觉”。听到这些话之后,我心里就很踏实了。

到了2月7日,她的体温整个都控制好了之后,我们就不再给她使用麻黄附子细辛汤为底的方剂了,而重点的是用瓜蒌薤白半夏汤来加减。并且在里面加了大量的苏子、僵蚕、地龙、茯苓等等,用中药把她闭塞的胸腔打开,然后让她里面的痰能够顺利的咳出来。

这个方子持续用了三次,一共有九天左右。病人整个的情况就得到了很大的好转。她刚开始的时候就是躺在那儿,完全不能起来,有的时候,吃饭可能还需要护士去喂。但是到了2月 13日左右,我查房的时候,她给我发语音短信的时候,她的声音就特别洪亮了。那时,她在起身的时候,或者咳嗽的时候,她会觉得这个左胸这边还是隐隐的有一些痛。

那么后续方剂就用的很简单啦,就只用了瓜蒌薤白半夏汤进行治疗。我把她两次的CT发给大家看一下(我发的CT,后面数字是床号,前面是做CT的日期)。


大家可以看看,其实她这个感染是相当重的,她整个后面靠近胸膜这一片儿几乎有,大概 1/4左右的双肺都是大面积的这种毛玻璃状的这个物质。所以患者最开始的CT的表现和她的临床表现还是符合的。 


那么到2月19号复查CT的这个过程中,她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但是因为现在指挥部的要求非常严,所以像这样的CT我们是不能放出院,但是她两次核苷酸检测都是阴性的。

这病人的组方,其实我就是用了麻黄加术汤和瓜蒌薤白半夏汤这两个合方治疗的。 

各个方面都比较严重的第14床病人。

下面我再跟大家讲一个,就是我们的14床。我想把这两个病人做一个对比,在严重程度上都比较严重,但可能实际上14床稍微更严重一点。

14床是一个上了甲强龙的一个病人。之前我们只是觉得上激素不好,但是并没有验证到激素的坏处。当时对这个病人大家讨论决定要上甲强龙,后来也给他上了。但是很明显,这个病人的整个胸片表现来看,吸收速度在减慢。也就是说,他在医院呆的时间肯定要比其他人要长很多。 


这个病人57岁。他是一个家庭聚集性发作的一个病例,他本人及多数亲属都住院了,而且病情都比较重。这个病人在入院前九天就出现了咳嗽发热,当时的发热可能只有37°C,他就自己在家用点儿药。后来2月4日确诊之后送到我们医院来的时候,体温最高的时候是 39°C。

患者到这边来的时候,他有一个很大的特点跟别人不一样,就是其他病重的病人,他也会跟你攀谈。但这个病人精神特别差,他不想跟你讲话。他一直觉得胸闷,也不愿意起来。我问他口干不干,他说不干,只是觉得怕冷,就是觉得身上特别冷,而且没有汗。当时他的整个血常规,中性粒细胞和淀粉样蛋白以及降钙素都是不正常的,他的转氨酶也不正常,尿蛋白是一个加号。当时他的血氧饱和度只有 93%,所以他整个化验结果和他当时的精神状况和症状表现,我觉得是比较符合的。

因为他有恶寒怕冷,又想睡觉,总是想睡,精神不好,然后口又不渴的这种表现,所以我就还是给他用了麻附辛,加了一点点人参。但是因为他体温实在太高,而且精神状态不好,所以当天晚上,值班医生最后还是上了80毫克的甲强龙。第二天早上,这个病人的体温就正常了,但是血氧饱和度一直没有办法提升,还是 93%。

到了2月9日早上查房,我写了一个提纲(实际上每天早上,我都会准时在群里跟所有的这个病人沟通,然后联系),患者还是胸闷,咳嗽,而且是干咳,还是不想动。我开始以为他体型瘦小,是不是本身体质就不是特别好。但是他旁边的女婿跟我讲,患者是个体力劳动者,体能不差,非常有劲儿。患者血氧饱和度一直徘徊在93%-95%之间,在2月9日那天早上呢,我就跟组长商量,我说能不能把甲强龙停掉。

因为那一天,所有的西医大夫,当时就在考虑要不要上丙种球蛋白。我是这么理解这个丙种球蛋白的,我们在我们医院建立病区之前,在武汉听说很多同学和老师出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当时就很反对上这个丙种球蛋白。因为首先来讲,我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疾病要用丙种球蛋白,当时我是觉得是不是我不太了解丙种球蛋白用于这个疾病的原理。

所以,在2月9日那天早上,我就不同意再上这个甲强龙,我把我的理由都说给组长听,很幸运的是,我们组长同意了。然后就把激素停掉了,然后也没有去上丙种球蛋白,因为患者此时用了激素后体温已经恢复正常了。 


2月9日那天我就开了麻黄附子细辛汤为基础的方子,加了党参和生晒参,然后方子里面用了苏子、僵蚕这些药,还有苍术、茯苓,这是这次整个疫情中间我用的比较多的药。我想说一下就是,这次所有的中药我都开的是颗粒剂,我这次发现,颗粒剂使用的效果和草药之间的差别,并不是特别大。

这个方子开完了以后,2月12日的时候,我们组长去查房的时候就很惊奇的发现,这个患者他能下床了。他不仅下床,还跟周围的人在一起攀谈,而且可以正常地进食。他之前在2月 4日入院到2月9日之前,我们的护士长都在反映,这个患者只吃稀饭,其他什么都不吃。问他为什么,他说他不饿,然后问他为什么不想吃,他说不仅仅是不饿,是他吃不下去,他觉得吞不下去。

到2月12日那一天,他就开始要点盒饭。然后我在微信里面联系他的时候,他也跟我讲,觉得胸闷减轻了,但是咳嗽咳痰很严重,而且痰都是白色的,但痰很容易咳出,不会卡在那里不愿意出来,病人的整个情况都在好转。在这种情况下,我就继续使用了麻黄附子细辛汤合三仁汤加减,对他进行后续的治疗。我把他的 CT发给大家看一下。 


第一张是他2月5日入院的时候的CT片,可以看到他这个肺部损害很重。我个人觉得,就没有几个肺叶和肺泡是可以用的。


那大家可以看到,2月9日那天,他的CT是有好的改变,而且2月9日的那一天,他的整个的症状也在慢慢好转。 


2月14日这一天。我们特别开心,因为当时他是一家人住在这个地方,我们就很担心,在病房里要看到这种阴阳相隔的局面。所以14日那天CT片出来的时候,我们整个楼层的医务人员都非常兴奋。因为我们通过他的CT片能够看到,他这个片子有透亮的地方存在了。 


那么最后一张是他昨天的CT。他整个状况已经很好了,他个人觉得他没有任何症状,他现在也不怎么咳嗽,也不咳痰了。患者今天状态很好,但是我说像你这种情况你还是要好好养养,然后再回家。

观察病愈患者的CT片,得出自己的一点心得。

在这些个CT片上面,我还有一点点个人的发现,我不知道我说的有没有道理,就是我发现很多病人在完全康复以后,我们再来观察他CT片的时候发现,如果CT恢复到特别透亮,就是那个黑色区域特别清透的状态下。那我就问这个病人,我说你以前身体好不好,他说挺好。那么我说你会不会出现说一会儿话就觉得累或者很容易出汗的情况,他说没有。

但是,如果说病人在完全康复以后,CT到最后肺纹理还是看起来比别人粗一些。然后,整个肺的片子不够特别透亮的情况下,你问这些病人他就会跟你讲,他说我以前就提不上来气,以前就会出现很容易乏力、很容易出汗这种表现。

所以,我那天和我的同事在讲。我说,是不是我们通过CT就能看出这个病人原来是不是有肺气虚的这种表现?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一个看法,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正确的。但是大家可以看一下,就说这个病人他的第一个CT是从2月5日拍的,那到20日,他就治疗了15 天。但是15天,他CT整个的减退的速度其实是达不到其他病人的。 

所有的要出院的病人舌苔,都没有以前那样的白腻厚。


这张图是他2月4日入院和2月20日拍的舌苔的照片。这个差别我觉得是非常大的,最后面这一张照片,我当时还以为我们病区的老师是不是拍的有问题。我后来还让他的女婿和他的家里的人重新拍了,反复拍了很多张,最后都是后面这个舌苔。

所以我们把这个30个病人全部看完以后呢。我在昨天的时候,我又把我所有的病人的舌苔重新拍了一遍,因为他们今天要出院了嘛,我也把它整理出来,然后给大家看一看。 


这是一个缩略图,但是大家可以明显观察到,就是所有的病人的舌苔都没有以前那样的白腻厚。那么他现在这个舌苔是不是一个健康的舌苔,我不能完全保证。但是我个人觉得,因为我问过很多病人都告诉我,他说他原来的舌,其实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在治疗的过程中,化痰的药不能停。

在整个疾病救治的过程中,我还发现了一些我个人觉得有规律的几个小点。我暂时给大家看一下,看其他的老师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问题。 

就是这些病人,他们大概都是1月31日发病,最晚的一个病人是2月2日发病。绝大多数病人是在大概2月2日或者是2月3日那天在院外做的这个CT,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所有的病人在2月8日做CT的时候, 片子都出现了加重, 就是这个问题。


我不知道其他老师有没有发现,这个其实我问了很多专家。很多主任教授来我们这边会诊的时候,当时是在2月10日左右,我也提到这个问题。老师们说的意思就是说,这个CT表现好转会落后于整个症状的表现。

我个人是这样理解的,患者咳嗽、发热、呕泻的症状都消除以后,但是他肺部痰淤的这些病理变化并没有得到治疗。因为病人入院的时候都表现为高热,医生和患者的着重点都放在了退热这个问题上,我们所有的方剂可能也就是侧重把体温降下来,对于化痰这个事情呢,就比较忽略一些。

而且,因为我的病区主要是以中医为主,那其它病区可能会以西医为主。我就会发现有一些没有症状的病人,他入院一段时间之后,大概三到四天会出现呼吸道梗阻、呼吸不畅等等这些情况。发现了这个规律以后,我就跟我师兄讲过说:我们现在是不是要着重化痰,即便是患者没有症状。我们化痰的比如像紫苏子、白芥子、僵蚕或者是苍术这些药,是不是就不能停?包括麻黄。麻黄我们一定不能停。当时我表达了我的理由,我师兄也是全力支持的。他也觉得的的确确不能够停。后续我们的病人大概从8号开始,我们也一直在用麻黄,一直用到大概20号左右。

这一批病人,其中我们今天出院的这15个病人,肺部的CT是完全吸收,没有任何痕迹的。所以我想的话,是不是我们的这个理论是相对而言比较成立的。

在前几天2月18日,我们在头条新闻上就看到新冠肺炎的尸检病理报告。包括在群里面,我记得有一个老师,他也发过新冠肺炎的这个病理,肺内纤维化、粘液的渗出、肺水肿、透明膜的形成等等。我的理解就是说,也许这个肺内很多粘液状的这种物质,这种物质我自己认为它就是中医上面的痰淤。所以,还是要化痰,一定要把这个痰散开,让它能够有排泄的地方,只有这样病人远期出现肺部的这种功能性的问题可能就会比较小。

我观察到的本病特点。

这个本病的特点,大概我观察到的是:第一,一周时间这个病就会进入一个高峰期,不管是咳嗽咳痰,或者肺部的这些表现,都会进入一个非常严重的状态。


第二,我还发现一点,就是我们所有的病人,因为当时是在发热门诊留观,留观的时候,新的指南还没有下来,那么所有病人都发了三天的克力芝、两盒连花清瘟。那么,这些病人再来的时候都有一个特点,第一反复的呕吐,第二不想吃东西,第三有腹泻的这种情况存在,而且这中间有超过2/3的病人,肝功能不正常。这个症状我并没有纳入到新冠肺炎的这个表现中间,因为患者服用了克力芝,所以我也不清楚究竟是新冠肺炎会出现这种表现,还是因为服用了克力芝或者是连花清瘟这种特别寒凉的药造成的。

另外一个就是,患者前期反复使用的这个退热栓。我们在2月4日这一批病人入院之前,我们收的大概20多个病人,如果病人出现高热就给他用退热栓退热的话,患者这个体温会反复,他整个体温要治疗到平稳,就需要3到5天的时间。

但是如果说你不给患者使用退热栓,让患者各方面的情绪都能够稳定下来,不因为发热而焦虑。再解释过后,病人整个的状态能够控制住,那么我们就让病人好好的睡,好好的休息,我们密切观察。这个时候如果我们用方剂来退热的话,可能这个退热时间会缩短到0.5 天到2天左右的时间。

另外呢, 就是液体的量,我跟组长沟通的是每一个病人的液体,如果实在要用的话,那我们的液体不能超过两种。

麻黄剂量和组方。

群友提问:陈老师,请问麻黄剂量多少?

答:这个麻黄的剂量是这样的,当时定这个麻黄剂量的时候, 我其实不是很有把握,然后我师兄给我定了一个组方:麻黄大概10 克、桂枝大概 15 到 20 克,杏仁大概 15 到 20 克,生甘草大概10克左右。在这个基础上,然后再去加减。

为什么所有的退热病人都要使用麻附辛?

中医的专家过来巡视的时候, 当时也问过我这个问题。他说:为什么你所有的退热病人都要使用麻附辛。

我在这里非常粗略的跟大家解释一下我的想法。我当时也和张苍老师、张英栋老师讲过我的这个想法。因为在去年春天的时候,有一个五运六气学的非常好的老爷爷,他就跟我讲过说:2019年这一年土气比较虚,这一年不要做任何伤这脾土的事情。所以那一年,就是去年的春天的时候,我遇到很多感冒发烧的这种小孩儿,一下子上来就高热,遇到这种孩子,他就推荐我使用附子理中丸,确实屡见奇效。

然后去年夏天的时候,我就跟我很多病人讲,我说你们今年夏天有些脾虚的这种病人,不要去轻易的吃生冷的水果,不要喝凉水,尤其小孩儿,我都让家长带着保温杯,在夏天带着保温杯,你想想这个确实不太容易做到,但是很多家长都做到了。那么到了去年的十月份开始,我就刻意的把我一些脾虚的病人,或者是一些阳虚的病人的草药里面,加了10到15克的附子,把这个药加进去以后,就惊奇的发现,我所有的病人,因为我所有的病人都有医案,我可以再提供查到这些人的名字,我也记得我说病人的姓名,我大概有3600个病人,这中间有60%,他是长期在武汉和襄阳出差的,也就是他们,是相当于是候鸟那样的这个工作状态,但是这些病人全都没有感染。

在早期2月4日之前收到的这批病人,他在高热的状态下,我始终觉得去年冬天这个时间太短,所以冬藏不足,因为黄帝内经不也讲,冬天的状况不好,那么春天很容易爆发温病。所以,我还是想把这个冬藏这件事情做好,然后使用了附子,然后再使用麻黄细辛这些药进行一个宣散解表的这个作用。

用麻黄汤、麻附辛汤之前,我们自己先喝了三天。

专家组说你大量的使用麻黄汤、麻附辛,那么病人过度的出汗也不是特别好。那针对这个问题,首先我们是做了准备工作的,我的师兄,他在我们使用麻附辛之前给自己煮了一个方子,大概麻黄用到30克,桂枝用到45克这个比例,然后他和他的师兄一起喝了三天,这三天实践中他们两个人没有一点点发汗的迹象,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不适,所以我们才把这个方子用到病人身上。

那么给病人用了以后我发现,病人只有在高热的过程中,他会微微有一点点出汗。那么汗一出这个烧就退了,后期我们在用麻黄加术汤甚至说其他的一些麻黄类的汤剂的时候,病人没有一个出现发汗的这个表现。

所以后来我跟张英栋老师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也给我发了两篇非常有价值的文章,当时也解答了我心里面很多的疑惑。就是,是不是我平常学习的时候就是只记住了麻黄会发汗解表,那么麻黄其他的作用是不是都忘记了。我记得有一次,黄仕沛老师在讲课的时候,在年会上也曾经讲过他用麻黄汤治疗一个因为口服安定而昏迷不醒的老人家。

麻黄在这次疫情中,对我而言有两个作用。

所以我觉得麻黄在这次疫情中间,它对我而言有两个作用,一个作用就是把整个这个肺气完全打通开。第二个作用,因为肺通调水道,那么上面的肺气打通下来之后, 底下的小便量就会增加,整个身体里面因为这次疫情而造成的这种水湿就会很快的排出去。所以,事实也得到了证明,很多病人在服用了这些麻黄之后出现小便增多,但是没有口干的这种现象,整个人会变得比较清爽起来,所以在用到后期的时候,我开始对这个方剂越来越自信了。

病人平素体质和患疫之后症状的关系。

另外就是我想说,我对这个疫情还有一个看法。就是我们在看杂病的时候,就是平常给病人调理的时候,因为我是治未病科的,那么病人就要面临一些体质上的调理。所以在去年刚开始收治一些病人的时候呢,就是我们去远程会诊一些病人的时候,我也会想这个病人的体质,我会想患者的很多内科杂病的这些问题。

但是,当今年我们开病区,陆陆续续收了十几个病人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突然间觉得,是我个人的想法,这场疫情是不是就只是一场意外?就是这个病人,他本身不管健壮也好,或者不健壮也好,平常是个什么状态也好,他就是遭受了一场意外。这场意外让他突然间措手不及, 他没有能力反抗。那么这个时候,我们是不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关注去除这个寒邪湿邪,把它去除掉以后,相当于这个病人就“水落石出”了,他本来的状态就展露出来了。那么在病程后期的时候,只要病程拖得不是特别长的话,患者整个正气都是存在的,他并没有被这个冲击打击的多么厉害,那么他也不存在说有后面的这些气虚等等这些表现。

所以我统计一下,这30个病人的方剂,中间可能只有四个危重证,年纪比较大一点,就是他们平均年龄是超过60岁的这样的病人,我可能用了一点党参和黄芪,但是其他病人都没有使用过这样的补气的药。反而在使用这个麻黄类系之后,患者这个寒邪湿邪解除了之后, 病人的状态都非常好。

我还做了一个统计,在入院第五天的时候,我们还有将近七个病人,只能吃稀饭,就是米饭、馒头啊,他都吃不了。但是,到昨天为止,我们在院病人30个人点了将近40份盒饭,为什么呢?因为有些男孩子,他一份儿盒饭,他吃不饱。

所以我自己认为,当一个病人的食欲打开了,这个脾胃的功能健康了,恢复了正常的功能状态,那是不是就说明,他整个的这次遭遇的这个劫难,就算是结束了。

好的。我们治疗的这 30 个病人。大致的这个经过和想法都跟大家分享完了,非常感谢大家的聆听,谢谢大家!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