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白鲟灭绝,听见即是永别

2020-1-6 15:54

原作者: Lens 来自: 公众号“ WeLens”,
2020年刚开始,就接到了坏消息。 
              
国际学术期刊《整体环境科学》(Science of The Total Environment)近日发布的一篇研究论文正式宣布:长江白鲟灭绝。


论文中称,估计在2005-2010年时,这个“中国淡水鱼之王”就已经灭绝。

虽然这个消息还没有得到世界自然保护联盟 (IUCN) 的“灭绝官宣”,但论文作者、长江水产研究所首席科学家危起伟博士称,“评估已经完成了。公布与否,不影响其科学结论。”

这意味着,除非有奇迹,白鲟——这一中国长江特有物种,自中生代白垩纪残存下来的极少数远古鱼类之一,——在地球上生存了一亿五千万年后,消亡了。

“失去这种在淡水生态系统中独特而富有魅力的大型代表性物种,是可悲的、不可弥补的损失。”论文里如此写道。

它上了热搜,引起了关注,但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而此前,白鱀豚和长江鲥鱼已被宣布野外功能性灭绝。

“千斤腊子万斤象”

白鲟(学名:Psephurus gladius),又叫中华匙吻鲟。另名为中国剑鱼,因为其吻部长状如鸭嘴,也可俗称为鸭嘴鲟,也有些白鲟的吻平直如剑,因此也可被称为“象鼻鲟”。在中国古代,白鲟被称之为鲔。
  

            
白鲟分布极为狭窄,和生活在密西西比河的匙吻鲟,是仅存的两种匙吻鲟科鱼类。

而白鲟,全世界只有中国才有。

由于集中分布在长江流域一带,极具学术研究价值,白鲟又被誉为“长江中的活化石”,“长江鱼王”,属我国一级保护野生动物。 
 
白鲟腹部黑白色头部灰色,吻长达到身体的一半,又称“象鱼”,是世界上最大的淡水鱼之一,身长可达7 米,体重可达700 多公斤,主食鱼类、虾、蟹等,其寿命一般在30年左右。 


白鲟与中华鲟生活水域相同,四川民间渔民中流传有“千斤腊子万斤象,黄排大得不像样”之说,其中腊子指的是中华鲟,象鱼指的就是白鲟。
 
白鲟一般会在春季产卵,产卵场分布在长江上游和金沙江下游。由于本身种群数量不多,而幼鱼有集群和近岸游弋的习性,常在岸边浅水区栖息摄食,很容易就会被沿江捕获。

长此以往,白鲟群体严重匮乏,自然增殖能力也非常缓慢。 
 
根据一项1999年的统计,在当时,白鲟资源量已不足400尾,并且自1985年以后,长江全江段都未发现过白鲟幼鱼的补充群。
 
国务院环境保护委员会于1983年和1987年两次发布的《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中将白鲟列为一类重点保护的珍贵稀有动物。
 
1988年,白鲟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1996年被列为IUCN红色目录下的极度濒危物种,并被列入IUCN (1996) CR(极危) CITES附录Ⅱ加以保护。             

当时,因其濒危状况不亚于大熊猫,所以又有了“水中大熊猫”之称。
 


然而,大熊猫在人们的努力下,已经于2016年9月就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从濒危(endangered)化为了易危(vulnerable)动物。
 
白鲟,这一古老的生物,却被永远留在了历史里。而且,是在它灭绝之后,才得到了人们的广泛关注。

危起伟与白鲟

开篇宣告白鲟灭绝的论文作者危起伟,是我国白鲟研究的权威,也是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物种生存委员会(IUCN/SSC)鲟鱼专家组成员。

1984年,他在葛洲坝附近做调研时,发现了一尾死亡的白鲟,那是他第一次真正见到长江白鲟。

在1984-1993这十年间,他又相继救过4尾被困的白鲟,但仅一尾被成功救活。救活之后,这尾白鲟被放回了长江。
      

        
自此,又是十年,白鲟没有出现。
 
直到2002年12月11日,一条白鲟在南京长江下关水域被渔民意外捕获。

危起伟等专家接到消息后,赶来进行救治,但因伤势过重,这只白鲟还是在2003年1月9日9 时半终告不治。
 
两周后,危起伟带领专家们又在四川宜宾南溪江段救助了一条白鲟,将其装上超声波跟踪器后放回长江。但因为水流太急,跟踪船触礁后信号丢失。这条白鲟自此渺无音讯。
      

        
从那之后,人们再也没有发现过白鲟。

而且,由于技术难度过高,也没有其人工养殖个体存留。

危起伟团队曾经提出过“鱼类生殖细胞移植技术”。

这一技术有三种作用:一是“借腹生子”,即找到一条白鲟,然后借助于长江鲟的“肚子”,“生”出白鲟来;二是“改善相应物种的遗传多样性”,即把多尾白鲟的多个生殖细胞集中移植到同一达氏鲟个体或群体中,改善子代白鲟的遗传多样性;三是作为濒危物种或濒危物种基因库的保存方法。
 
然而,一尾白鲟也寻不到,种群恢复也就无从谈起。

谁为白鲟之死埋单?

早在20世纪70年代,白鲟就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危机。   
 
白鲟一般在金沙江下游和长江上游活动,偶尔也会到长江下游。大概每年的4月左右,白鲟会在宜宾一带的江段产卵。常年在此地打渔的渔民对白鲟的习性极为了解,所以每年此时都在此处捕捞白鲟。
      

        
那句俗语“千斤腊子万斤象”指的是中华鲟和白鲟体积大,然而背后的深意其实是:只要捕获一尾,无论是中华鲟还是白鲟,所得的收入都会比打十几网小鱼的收入还多。
 
据说,那时每年白鲟的捕捞量足足有5吨,渔民说:“(鲟)鱼肉用板车拖到街上去卖,像卖豆腐一样,要多少切多少,也不用称。”
 
那时的人们大概都不会想到,仅仅几十年后,白鲟就彻底灭绝了。


长江一直是中国重要的生态宝库,分布有水生生物4000多种,是世界上水生生物多样性最为丰富的河流之一。

长江水系蕴藏了独特而多样的物种,为我们提供了丰富的水产品,仅鱼类就有400 余种,其中纯淡水鱼类 350 种左右,特有鱼类多达 156 种。长江流域的天然捕捞产量占全国淡水鱼总捕捞的 63% ~ 64%,是我国淡水鱼最重要的产区。
 
作为一条养育了无数人的生命之河,近年来却遭遇了越来越严重的生态危机。

由于人们对过度需求,导致了开放水域中的酷渔滥捕,生物多样性丧失,生态平衡遭到严重的破坏。
 

           
从2007年白鱀豚被宣布“功能性灭绝”,到今年白鲟被宣布灭绝,江豚和中华鲟日渐稀落……这些无辜的生命承受了人类活动的苦果。
 
农业农村部官网近日发布关于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范围和时间的通告,宣布:从2020年1月1日0时起实施长江十年禁渔计划。


 
通告称,长江干流和重要支流除水生生物自然保护区和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以外的天然水域,最迟自2021年1月1日零时起实行暂定为期10年的常年禁捕,其间禁止天然渔业资源的生产性捕捞。

在过去几十年粗放的经济发展模式下,长江已经付出了沉重的环境代价。许多人竭泽而渔,甚至用上了“电毒炸”“绝户网”等非法作业方式。

长江渔业已经陷入了“资源越捕越少,生态越捕越糟,渔民越捕越穷”的恶性循环中。长江生物完整性指数甚至已经到了最差的“无鱼”等级。
 
实现禁捕,刻不容缓。
     
除了人类的捕捞,生存环境的改变也是白鲟灭绝的重要诱因。
 
长江丰富的水能为提供了宝贵的水电资源,中下游则大修闸坝以控制洪水泛滥。但这也导致了自然原始的长江生态系统被大肆破坏,生物多样性面临危机。
 
调查研究显示,葛洲坝的建设阻挡了鲟鱼和胭脂鱼等的生殖洄游通道。长江上游建有 1 万多座水坝,这破坏了他们独特的产卵场,大部分鱼类的生存也受到威胁。


因为葛洲坝把长江分成了上下两段,上游的去不了下游,下游的也到不了上游。

据统计,长江的特有鱼类主要分布在上游,而上游特有鱼类的近 40%为受威胁物种。

白鲟们原本就数量较少的种群,也被分割得更小。
 
而且,白鲟是大型食肉动物,活动范围缩小也意味着觅食范围的减小。这样一来,即使上游食物短缺,白鲟也无法再到下游觅食。
 
此外,长江的大部分水域越来越多地受到人类活动的影响。越来越多的渔船,越来越繁忙的码头,这些都使鲟鱼们的生存环境变得危机四伏。
     

  
多么希望它们只是悄悄藏在了大江深处,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继续存在着……
      
这不只是白鲟,也不只是长江遇到的问题。

据了解,我国是濒危动物存在数量大国。列入《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的有257 种,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的原产于中国的濒危动物有120 多种,列入《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的鸟类、两栖爬行类和鱼类有400 种。这其中,很多濒危的原因都与环境改变有关。

中国白臀叶猴于1882年灭亡
云南闭壳龟于1906年灭绝
新疆虎于1916年灭绝
中国犀牛于1922年灭绝
亚洲猎豹于1948年灭绝
普氏野马于20世纪60年代灭绝
高鼻羚羊于20世纪60年代灭绝
台湾云豹于1972年灭绝
滇池蝾螈于1979年灭绝
直隶猕猴于20世纪80年代灭绝
白头鹳灭绝年代不详
中国豚鹿20于世纪70年代灭绝
小齿灵猫于20世纪80年代灭绝
镰翅鸡于2000年宣布灭绝
冠麻鸭于20世纪中叶灭绝
……

保护和开发,不会是容易解决的矛盾,如何在保护好现有生存环境的条件下开发,也是我们越来越迫切的课题。

如果不能抓住剩下的机会,这个名单还会越来越长,甚至越来越快。
  
参考资料
https://zh.wikipedia.org/wiki/白鲟?wprov=sfti1
http://ocean.china.com.cn/2020-01/03/content_75574795.htm
https://www.huanbao-world.com/a/zixun/2018/1108/56403.html
https://mp.weixin.qq.com/s/X-AUezGVL2V1o3IXX54Jbg
https://mp.weixin.qq.com/s/X-AUezGVL2V1o3IXX54Jbg
http://www.xinhuanet.com/comments/2020-01/02/c_1125413789.htm
https://doi.org/10.1016/j.scitotenv.2019.136242
谢平.长江的生物多样性危机——水利工程是祸首,酷渔乱捕是帮凶[J].湖泊科学,2017,29(06):1279-1299.
李建军.白鲟挽歌[J].检察风云,2003(05):46-49.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