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与小农经济派的争论:小农经济能支撑中国走出中等收入陷阱吗?

2015-6-20 10:07

原作者: 滠水农夫 来自: 乌有之乡
食物主权按:这是一篇针对小农经济派的争鸣之作。今天中国小农经济派的主要代表人物是华中科技大学的贺雪峰教授。小农经济学派认为小农经济优势尚存,还可以继续作为改革稳定器和社会矛盾蓄水池的作用,从而可以支撑中国走出中等收入陷阱。然而本文作者认为,小农经济非但不能支撑中国走出中等收入陷阱,反而是中等收入陷阱必将加速小农经济的灭亡。


   自从世界金融危机暴发以来,深度影响中国,经济运行下行压力不断加大,高速增长难以为继,中国政府不得不宣布进入“新常态”,以前“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所谓“中等收入陷阱”越来越迫近中国,似乎是喊了多年的“狼来了”,“狼”终于来了。中等收入陷阱终于来了,如何应对,如何跨越,一时间朝野议论纷纷,见仁见智,小农经济学派也乘势提出用小农经济的办法支撑中国走出中等收入陷阱。

  小农经济学派基于自己一整套理论体系,认为小农经济优势尚存,还有在中国继续存在的空间和必要,还可以继续作为改革稳定器和社会矛盾蓄水池的作用,从而可以支撑中国走出中等收入陷阱。不错,客观来讲,小农经济确实在过去的三十多年的改革年代充当了社会稳定器和蓄水池作用,但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这一作用能否继续得到发挥,以至于支撑中国走出中等收入陷阱,却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但在探讨这个问题之前,必须首先弄清楚什么是中等收入陷阱,其本质是什么。

  所谓中等收入陷阱按照规范的说法:是指发展中国家人均收入达到世界中等水平(人均GDP在3000美元—10000美元的阶段)后,各种矛盾集中暴发,导致经济增长停顿并长期停滞不前,造成贫富分化加剧、产业升级艰难、城市化进程受阻、社会矛盾凸显等。陷于中等收入陷阱的典型案例包括拉美、东南亚在内等诸多国家。从表面来看,中等收入陷阱似乎是不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经济增长动力不足造成的,其实隐藏在背后的根本原因是资本主义的发展方式和全球化背景。

  简单地说,资本主义发展方式必然造成周期性经济危机,在全球化资本体系背景下,世界性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一旦暴发,拥有金融霸权的发达国家必然要将危机转嫁到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一方面由于自身资本主义发展方式造成的矛盾积累,另一方面又被发达国家转嫁危机,内外冲击下,发展中国家遭受经济危机的严重损害不可避免,经济陷于停滞甚至倒退,直至消化完危机带来的负面效应,如此周而复始,因此永远也走不出中等收入陷阱的怪圈。可见,中等收入陷阱的本质还在于在全球建立的资本主义发展方式,只有彻底打破这种发展方式,铲除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金融霸权,才能将广大发展中国家从中等收入陷阱中解救出来。

  退一步讲,即使小农经济确实有缓解经济危机造成中等收入陷阱的一面,但也只是治标之策,而非治本之策,不仅作用有限,而且也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只是将矛盾的集中暴发时间推后,或者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矛盾暴发的剧烈程度,于真正地走出中等收入陷阱并无补益。

  其实,能够形成今天中等收入陷阱的局面,在中国特定条件下,恰恰有小农经济作出的很重要的一份“功劳”。

  从历史溯源来讲,实行包干到户,恢复小农经济开启了中国复辟资本主义的大门,从而为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方式提供了条件,铺平了道路。人民公社集体打破后,农民的原子化加之农业生产方式的落后,使农民可以变为自由出卖的廉价劳动力,并与中外资本相结合,形成中国所谓有独特“比较优势”的经济发展模式。在这种模式下,广大农民为了生存和获得更好的生活,不得不背井离乡到城市打工,而将老弱家人留在农村独自生活,造成留守老人、留守儿童、留守妇女的社会问题,同时也造成在城农民工受歧视、超额劳动等同样严重的社会问题,这种所谓“半工半耕”或“代际分工”模式,与其说给农民生活带来一定改善,还不如说是农民不得不接受的苦难现实,试问,如果单纯在乡或在城能够解决农民家庭生计,有谁愿意忍受骨肉分离之痛,天伦尽失之苦?也不要把所谓的老人农业过度美化、甚至诗化,在农村老人基本生存问题都没有解决的前提下,这样做无异于无视农民的痛苦。

  因此,小农经济学派提出小农经济是改革稳定器蓄水池是对的,这也恰恰证明小农经济促进了改革也就是促进了中国资本主义的大发展,同时又将资本主义大发展积聚的矛盾贮存于农村,让农民承受代价,作出牺牲,自然农业也不可避免损失严重,这就是造成越来越严重的三农问题的根本原因。无视这一切,单纯强调小农经济积极的一面,显然其立场并未真正站到广大农民一边,因此其认识也是片面而唯心主义的,这就决定了小农经济学派开出的诊治中等收入陷阱的药方不仅不对症,也未见得是什么好药。

  再则,尽管小农经济学派急人所急,主动出谋献策,也未见得被人当回事,因为小农经济尽管为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作出了贡献,发挥了稳定器和蓄水池作用,但是小农经济作为一种向资本主义过度的农业经济形态,必然为资本主义所改造,最终由量变、部分质变完成质的飞跃,小农经济的灭亡与资本主义农业经济的诞生同样不同避免,只是中国三十多年资本主义发展的积累,更加之经济危机的到来,必然加速这一转化进程,用静止或片面的观点看待小农经济仍有存在的空间和必要,这是不理解事物发展必然遵循的内在规律,是十分可笑的。

  小农经济不可能支撑中国走出中等收入陷阱,反而是中等收入陷阱必将加速小农经济的灭亡。听听不久前楼部长的清华演讲吧,取消对小农的支持,鼓励土地流转到资本手里,让更多的农民源源不断进城充当资本的廉价劳动力,这就是主流开出的走出中等收入陷阱的药方,其核心内容不就是要消灭小农经济吗?可见小农经济学派还在做着拯救经济危机的美梦,而经济危机早已张开血盆大口要吞噬小农经济了?小农经济学派如此主观臆想,真不知说什么好。

  其实小农经济学派也不是真的不清楚当前主流形势如何。不错,不久前有人是说了“不搞土地流转大跃进”,可人家说了不搞土地流转吗?还有近来来出台实施的有关三农政策文件,哪一项是说支持小农,哪一项不是说支持资本、大农?大的方向其实都清楚,换句话说所谓顶层设计早已停当,可怜小农经济学派一味鼓吹自己的一套理论,自以为是什么救难秘方,能够解决问题,可是太不合时宜呀,不会再有人把它当宝贝了,以为还是改革春风初起的当初。走过三十多年的改革开发早已今非夕比,物是人非,为改革曾立下汗马功劳的小农经济也到了被它开创出来的改革毁灭的时候了,这就是否定之否定之规律。

  话说回来,小农经济学派开出的药方不行,楼部长开出的药方也未见得行,拉美、菲律宾等早已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前车之鉴摆在那里,然而,一脚踏上资本主义之路的中国,按照新自由主义的逻辑,也只能是这种选择。因此说如果中国还要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碰到中等收入陷阱是一定的,而能不能走出中等收入陷阱,答案也是一定的。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