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实地调研草甘膦泄露事件,揭露事故背后隐藏的危害

2019-6-15 08:58

原作者: 侯雷(人民食物主权志愿者)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食物主权按:近些年化工厂事故频发,听说河南许昌今年发生了一起草甘膦泄漏事故后,本文作者到事发地进行实地调研,考察生产草甘膦除草剂的化工厂泄露事故对当地环境和附近农民造成的极大危害。但危害不仅来自偶发的事故,影响更广更持久的危害来自化学农业生产环节本身。我国是世界上农药、化肥用量最大的国家,还是最大的草甘膦生产国,在当前越来越多国家认识到草甘膦的巨大危害并对其实施禁令的事实面前,我们也应当立即采取行动禁绝草甘膦,转向可持续的农业生产方式。

一、许昌四千亩小麦因草甘膦泄漏死亡,化工厂附近村民癌症高发

据新京报等媒体于今年3月下旬报道:河南省许昌市建安区秋湖村及附近几个村子,两三千亩麦苗相继死亡,农业专家组通过省农科院出具采样检测报告分析研判,初步认定麦苗发黄枯死的原因系草甘膦药害引起。据建安区宣传部工作人员介绍,因秋湖村、前汪村位于化工园区附近,周边生产草甘膦的化工厂并非一家,草甘膦的来源渠道及责任主体还需有关部门进一步调查认定。
 
据相关资料显示,草甘膦是一种广谱灭生性内吸传导型除草剂,除了配合抗草甘膦转基因作物使用外,还广泛应用于果园、茶园、桑园、橡胶园以及免耕地等地化学除草,还有在粮食收获后用作干燥剂的。这种除草剂几乎可以杀死除了少数能抵抗它的一切植物、有益微生物,还因为其属于矿物质螯合剂而使矿物质紧紧被锁死,使矿物质无法被植物吸收,造成植物先天性的缺乏铁锰锌等营养物质。此外,越来越多的研究和事实显示草甘膦有致癌性等重大危害。
 
我在看到新闻后感到非常震惊,不知化工厂附近的村民身体状况如何,也不见媒体后续报道,正好清明节前有机会到许昌一趟,就去了事发地一探究竟。
 
4月4日下午约4点,我到了将官池镇秋湖村后直接去了村东头,一眼就看到大片的耕地光秃秃的,在被耙过不久的土地上还能看到没被铲干净而残留的枯黄的麦苗。我顺着柏油路往南边走去,看着路西的地也是这样,只是间或种了一些果树。看到有两个人从东边地里走出来,于是便走到跟前搭话,得知他们是在给别人地里撒石灰做标记准备种树的。

图片来源:作者拍摄

据他们介绍,麦苗死亡是附近化工厂草甘膦泄漏导致的,秋湖和附近几个村庄受灾面积约有4000亩,每亩赔偿青苗费1180元,如果愿意栽树赔偿1200元。现在有不少村民准备种树,还有准备种些早玉米、早花生之类的。另外附近有几个化工厂都是生产农药的,大概在2011年或12年就出过类似事件,只是受灾面积没这么大也没人管。
 
我问他们化工厂对村民健康影响大吗,他们说有时空中会飘有难闻的农药味,附近几个村子有很多得癌症的。我再问他们有没有人向上反映,有个人说反映有啥用,那些厂是交税大户,每年交几亿的税呢。
 
就在我们聊天的时候,拥有那块地的村民来了,随后有个人开着钻树坑机来钻树坑准备种树了。据该村民透露,他们很多人都想自己的地被租出去,这样每年每亩地可获得约1200元的承包费。
 
随后我又向他们说的红东方化工厂方向走去,沿路的耕地都是铲掉麦子后耙过的,只是看着大树还比较茂盛。远远地就看到一个大烟囱和几间厂房,但没想到从秋湖村过去看到的只有围墙,隐约看到一间厂房里有烟雾飘出,还有“推进高效运行”的标语。

图片来源:作者拍摄

我在地图上查了红东方化工厂的位置后导航过去,原来其大门是在通往张潘镇的大路旁边。在秋湖村外的路上看到几个人在光秃秃的地里上坟(事后想到逝者可能是秋湖村民说因癌症去世的),还看到了那家化工厂旁边是一个名为精康制药的公司,还有一个听说是电池厂。另外在红东方化工厂大门正对的路上还有几家化工厂、假发厂和制药厂,比如河南豫辰、豪丰化学、凯特化工、恒生制药等,这些都是高污染的企业。它们都在许昌精细化工园区,可能是得到政府扶持的企业。

图片来源:作者拍摄

由于红东方工厂门禁管控比较严格,我未能进入工厂。就在我驻足大门口的短短十几分钟时间,就看到三辆大货车进出,由此看来化工厂还在正常运行。
 
据红东方化工网站显示,其三大产品系之一——除草剂都是草甘膦类型的。据天眼查显示,红东方生态农业有限公司是河南红东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的参股方之一,两家公司有深厚关系。真是再次让我感到震惊,生产除草剂、杀虫剂的公司竟然也搞生态农业!

图片来源:红东方化工网站

图片来源:天眼查网站

随后我来到了张潘镇前汪村,也是受此次草甘膦泄漏事件影响严重的村庄之一,在村外一个工厂旁边的葡萄园里,一位村民告诉我说:
 
前汪村约有1000多亩麦地受到影响,他种植的葡萄也受影响发芽比较少,蒜也长的不好,但是水果等经济作物都没赔偿,果树没死就不赔,即使减产也可能会被认为是管理不当。附近的几个工厂,刚开始建厂时每亩地赔2万多,后来村民闹的比较多涨到了5万多1亩。他们村得癌症也比较多,不管男的女的都有得乳腺癌的。基本每隔一周都有人来取样检查水质,有时也能闻到难闻的味,不过他们村旁边是假发厂晚上一般都停工了,稍远点的化工厂晚上会加班生产。
 
但是比较可悲的是,他说也不要很说他们村的不好,这样他们村里的东西就不好卖出去了。

图片来源:作者拍摄

聊了一会觉得他了解的信息比较少,或者是他不想多说,于是就离开了,再次来到了秋湖村,遇到几位老人,他们很迫切地告诉我:
 
由于村旁的化工厂草甘膦泄漏,年前就有麦子根部发黄死掉,天暖和后死的越来越多,前段时间问题爆发,导致附近几个村子死了几千亩麦苗。以前也有这种情况,但没这样严重过,死的少也没人管,这几年麦子产量都不高,好点时每亩也就打个五六百斤,差的时候就三四百斤,其他地方正常情况都能打个八九百斤。
 
每年秋天树叶早早就黄了,都是化工厂污染造成的。那些工厂经常半夜偷排废气,一到冬天往村里刮东北风,晚上门窗关不严就能闻到那刺鼻的气味。它们还往河里排污水,甚至还打有两口300米的深井往地下排废水。虽然村里通了自来水但经常没水,有的就直接喝自己家打的井水。
 
村里有很多得癌症的,今年正月就有五个得癌症死去的,从四五十岁到七八十的都有,近些年每年村里都因癌症死几个,肝癌、肺癌、心梗、脑梗等都有得的。跟县里市里都反映过,去的人少了人家不搭理你,去的人多了人家给你安个聚众闹事的罪名把你抓起来。敢上访可能就会把你给抓起来,感觉现在政府都不跟老百姓一心了。前段时间有的人不愿意铲除自家麦子,想留个证据,但上边不让,都给铲除了,说谁敢阻拦就抓谁。前段时间区里有个领导还说要强制全都改种树,后来反对的人太多才没继续实行下去。十几年前瑞贝卡(作者注:一个靠做假发起家的集团公司)在这里修高速公路征地,有些人不同意,他们找了百十个打手,到村里见人都打。后来村里出来人多了开始防卫反击,混乱中打死了两个人,抓了村里几个人关了几年呢。
 
那些工厂是交税大户,有的跟省里领导都有关系,地方都不敢动他们。有环保设备也是摆设,上边要来检查时就提前通知,打开用几天,平时都不开的,开了他们生产成本就高了。最近出了事,他们把设备打开,(空气)才稍微好些。有能力的村民都搬出去了,没条件的只能这样了,也不会把我们村迁走。大人抵抗性还强些,小孩在这样的环境下怎么能行呢?
 
看着村里墙上喷的不少扶贫标语,我的心里五味陈杂。据村民告知,这些事情他们也告诉了前段时间来采访的记者。遗憾的是,死麦事件发生后,我们很少看到媒体对这一事件的深度报道与持续关注,有的媒体甚至还借此给草甘膦除草剂打软广告。

二、近年化工厂事故频发,安全检查疑似形式化

许昌的草甘膦泄漏事件不是偶然发生的,近些年很多地方为了发展经济提高税收,大力引进建设化工厂/区,而不够重视安全和长远影响,导致生产草甘膦等农药的化工厂事故频发,各种爆炸、失火与泄漏,如下是不完全统计:
 
2013年1月下旬,号称草甘膦产能位居世界第二的四川省乐山市福华通达农药科技有限公司接连发生废旧设备爆炸、废水泄露事件,大量污水和白色垃圾直接排入涌斯江中,更让当地居民们不能接受的是:自从两年前化工厂二期年产7万吨草甘膦生产线投产以来,化工厂常常在凌晨三四点排放很臭、刺鼻的废气,让人流泪、头昏,同时居民们开始陆续出现咳嗽、嗓子沙哑等症状;
 
2013年11月7日,四川乐山福华化工草甘膦生产车间再次发生爆炸,大火燃烧了近3个小时,粉尘浓烟滚滚;
 
2015年3月,安徽舒城县杭埠镇新建的益农化工有限公司违规生产草甘膦导致泄漏,造成附近几百亩农作物和树木死亡,还有许多村民吃了被污染的蔬菜后拉肚子,且呼吸道干燥疼痒;
 
2015年6月,山东济南市历城区绿霸公司农药泄漏,导致大片农作物死亡,该公司一张姓负责人称泄露的是氨气,而氨气可用来生产草甘膦铵盐,草甘膦除草剂正是其公司产品之一;

图片来源:绿霸公司网站

2018年11月22日上午5时56分,四川广安市利尔化学有限公司丙炔氟草胺(一种除草剂)生产线发生爆炸,造成4人受伤,而在几天前,利尔化学(也生产草甘膦)在接受了绵阳市环保局专项检查后,才刚刚补充披露了上市公司因违反危废管理制度而被四川省绵阳市环保局于2016年行政处罚的公告;
 
2018年11月22日中午,国内另一草甘膦生产巨头——新安化工集团下属的江苏镇江江南化工有限公司草甘膦厂区发生三氯化磷(生产草甘膦的原料)泄漏,从厂区冒出的白烟蹿到空中有20多米高,厂区内及附近犹如下了一场大雾,因泄漏的三氯化磷对人体有伤害,通往化工区的松林路等路被封闭。
 
2019年3月21日,江苏盐城市响水县天嘉宜化工厂爆炸,造成78人死亡,566人受伤,该企业曾多次因违反大气污染防治管理制度、违反固体废物管理制度和违反环境影响评价制度等受到行政处罚。4月4日,盐城市终于做出了关闭响水化工园区的决定,而其正是十几年前为招商引资发展经济而批建的。

江苏响水县“3.21”爆炸事故现场 | 图片来源:搜狐网

在响水“3.21”事故发生后,一些地方说要汲取教训展开检查,但可笑的是,一些地方的检查流于形式,根本没发现隐藏的问题,比如马鞍山市4月1日上午刚发布了检查公告:

图片来源:微博

下午该市就又有工厂失火了:

图片来源:微博

对此有网友留言:

图片来源:微博

难道非要出了像响水“3·21”这样的特别重大事故,政府才能重视危险化工厂/品的危害,而对农药泄漏和残留等危害熟视无睹得过且过吗?

三、国外正在远离草甘膦,国内产量还世界第一

这里还以草甘膦为例说明很多看似安全的农药危害有多大,首先要从草甘膦的历史说起。
 
据维基百科“草甘膦”(Glyphosate)词条(英文版)和可持续脉搏(sustainablepulse)等网站显示:
 
1950年,草甘膦由瑞士化学家亨利·马丁(Henry Martin)合成,但其成果从未发表;

1964年,美国斯托弗化学(Stauffer Chemical)公司获得草甘膦专利权,把它作为一种结合和去除矿物质如钙、镁、锰、铜、锌的化学螯合剂和除垢剂;

1970年,美国孟山都(Monsanto)公司的科学家约翰•弗朗茨(John Franz)发现草甘膦具有被用作除草剂的功效,并由此获得了专利;

1974年,孟山都使用商标名农达(Roundup)将草甘膦投入市场;

1982年,孟山都致力研发抗农达(Roundup Ready)的转基因作物;

1985年,美国环保署(EPA)将草甘膦列为C类致癌物,即有潜在证据表明可能致癌,随后孟山都尝试说服美国环保署取消把草甘膦列为潜在的人体致癌物,同年孟山都成功地研发出能耐少量农达的转基因矮牵牛作物;

1989年,孟山都与阿格拉斯多(Agracetus)、阿斯格罗(Asgrow)公司达成了交易,阿格拉斯多为研发抗农达的转基因作物提供了一种名叫基因枪(gene gun)的新方法,孟山都为他们免费提供了抗农达的基因;

1991年,美国环保署将草甘膦的分类从C类“可能有致癌风险”调整为E类,即“无人体致癌性的证据”;

1996年,抗农达转基因大豆上市;

2007年,草甘膦成为美国销量最高的除草剂;

2009年,在全球市场销售的225个除草剂品种中,草甘膦约占全球除草剂市场的1/3;

2010年,孟山都取得了草甘膦作为抗生素/抗菌剂的专利,引发了公众对草甘膦潜在隐患的极大担忧,其危害包括杀死有益的肠道细菌所导致的免疫系统受损等。
 
2012年,法国科学家塞拉里尼(Gilles-Eric Seralini)教授发布了长达2年的研究报告,饲喂含有NK603抗农达转基因玉米或者含农达饮用水的老鼠都长了肿瘤,而这些转基因玉米和饮用水里草甘膦的相应含量都在许可范围之内。

塞拉利尼两年大鼠喂养实验对比图,左侧为不含农达的转基因玉米喂养,中间为含农达的转基因玉米喂养,
右侧为把低剂量农达掺到非转基因饮食中,三个样本的大鼠都长了肿瘤|图片来源:gmoseralini

自从1996年转基因作物商业化之后,截至2014年,草甘膦的使用量在美国增长了9倍,在全世界范围内增长了15倍,草甘膦除草剂成为了迄今为止在美国最广泛应用的除草剂。除了作为除草剂和螯合剂,草甘膦也可用作干燥剂使农作物脱水——这意味着非转基因作物若收获时用草甘膦干燥也会有草甘膦残留,不少啤酒、葡萄酒等都有检测出草甘膦成份[1][2]。

2015年3月,世界卫生组织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宣布将草甘膦归类为2A级致癌物质,即对实验动物致癌性证据充分,对人类也很可能致癌。
 
2016年,《自然》(Nature)旗下的《科学报告》(Scientific Reports)发表了新的研究发现,极微量的草甘膦除草剂能够在实验鼠身上导致非酒精性脂肪肝[3]。
 
2017年10月4日,法国《世界报》曝光,美国官方和科研机构早在1985年就知道草甘膦除草剂的致癌性,但后来逐渐倒戈致力于为其“洗白”。做出“贡献”的科学家和公务员后来都在孟山都相关产业中担任高管、继续牟利。
 
自2015年草甘膦被列为2A级致癌物质后,美国就有200人在一宗联邦案件控告孟山都,原告们指草甘磷导致他们身患癌症,随后起诉孟山都的癌症患者和家属不断增加。
 
2018年8月10日,旧金山法院陪审团判定,孟山都的农达除草剂导致了第一位将这家农化公司告上法庭的韦恩·约翰逊(Dewayne Johnson)患上癌症,并向后者支付2.89亿美元的赔偿金,后来法官把赔偿金额减至7800万美元。
 
今年3月份,起诉孟山都草甘膦致癌第二案开庭,旧金山联邦法庭判孟山都赔偿原告老农哈德曼近8000万美元的罚金。
 
5月13日第三案判决,美国加州法官裁定草甘膦除草剂致癌,孟山都需支付受害者皮立尔德(Pilliod)夫妇20亿美元的赔偿金。第三案与前两个案子不同地方在于,法官允许原告律师“提交大量有关孟山都欺诈恶行的证据,包括如何通过操控科学、媒体和监管机构来达到自己目的的证据”[4]。
 
除了对身体有巨大危害外,草甘膦还会影响土壤肥力和作物生长,破坏生物多样性[5]。甚至被推崇者引以为傲的除草性能,也因长期过量喷洒草甘膦除草剂而造成了越来越多对其产生抗性的超级杂草[6]。
 
由于草甘膦的危害被原来越多的研究和事实证明,许多国家或地区已经开始禁止生产或进口草甘膦[7]:阿根廷有400多个城镇已通过限制草甘膦使用的措施;比利时禁止个人使用草甘膦,布鲁塞尔市禁止在其领土内使用草甘膦;加拿大10个省中有8个省对使用非必需农药(包括草甘膦)进行某种形式的限制——除了治疗侵入性杂草外,温哥华还禁止公共和私人使用草甘膦;2018年7月,丹麦政府实施了禁止在所有芽后作物上使用草甘膦的新规定,以避免食品残留;2018年10月,印度旁遮普省政府禁止在该州出售草甘膦;捷克共和国农业部长米罗斯拉夫托曼表示,该国将从2019年开始限制草甘膦的使用;2019年3月,紧随着旧金山最新致癌诉讼裁决之后,越南宣布已经禁止了进口所有草甘膦除草剂;4月,马拉维农业部表示将暂停草甘膦除草剂的进口许可……
 
让人心痛的是,自2001年孟山都对草甘膦的专利到期后,中国很快迈入草甘膦生产第一大国,2013 年的草甘膦产量 50 万吨左右,超过世界总需求的70%,其中约90%出口到其他国家[8]。2015年,我国草甘膦行业产能约为70万吨,实际产量约为46.3万吨,产能、产量均为全球第一。2016年国内草甘膦产量为50.51万吨,2017年国内生产草甘膦50.48万吨,2017年中国草甘膦产能约占全球市场的六成以上。
 
草甘膦生产过程中的废水排放相对复杂,其含磷废水包括生产工艺废水和母液。草甘膦母液由于成分复杂、难降解有机物含量高,处理难度很大。同时,生产过程还产生大量废酸、低浓度废液及工艺副产物,母液处理过程也将产生部分二次副产物。母液若未妥当处理,直接向环境排放将造成严重污染[9]。
 
四川律师王劲夫认为,正是基于草干膦污染环境,发达国家才不愿进行大量投产,这类产业才借机转移到发展中国家迅猛发展,结果损害了这些国家的自然环境,牺牲了人们的健康,获得的却是“肮脏的利益”[10]。
 
更令人忧心的是在化学农业愈演愈烈和全球农业一体化的背景下,粮食安全能否守得住。过去二十多年,我们国家每年进口越来越多的大豆、玉米等粮食作物,其中绝大部分是残留草甘膦的转基因作物。2017年中国粮食累计进口13062万吨,较2016年增加13.9%,其中大豆累计进口9553万吨[11]。去年虽然受中美贸易战等因素影响,但2018年国内大豆进口总量还是达到了8803万吨。这些作物的草甘膦残留量有检测公布吗?
 
古有越国用煮熟的种子灭吴,管仲衡山之谋、买鹿制楚、买狐降代等——都是让对方国家农业萧条粮食紧缺而打赢了战争;今有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如果你控制了粮食,你就控制了所有的人”之论。这充分说明了农业自足和粮食安全的的重要性,搞不好的话可能就会引起社会动乱。作为一个有13亿人口的大国,我们的粮食安全怎能依赖进口,怎能依赖化学农业呢?

注释: 
 
[1]95%的葡萄酒和啤酒中发现除草剂,或许癌症有关联
https://new.qq.com/omn/20190301/20190301A0GJ2100
[2]茶叶又曝草甘膦超标茶叶安全问题引关注
http://jnsb.e23.cn/shtml/jnsb/20180817/1747933.shtml
[3]英国最新研究发现:草甘膦除草剂在极低浓度下严重伤肝!
http://www.shiwuzq.com/portal.php?mod=view&aid=912
[4]草甘膦致癌第三案:孟山都被判支付20亿美元天价赔偿金
http://www.shiwuzq.com/portal.php?mod=view&aid=1908
[5]【德国纪录片】草甘膦,毒害的不只是农田!
http://www.shiwuzq.com/portal.php?mod=view&aid=1099
[6]“农达”官司升级跨国版 孟山都在中国首次成为公众焦点
http://www.shiwuzq.com/portal.php?mod=view&aid=660
[7]欧美南亚多国禁绝草甘膦
http://www.shiwuzq.com/portal.php?mod=view&aid=1893
[8]草甘膦常见问题回答
http://www.monsanto.com.cn/newsviews/pages/caoganlin0504-5125.aspx
[9]《固定污染源氮磷污染防治》要求将再次提升草甘膦行业门槛
http://cn.agropages.com/News/NewsDetail---16444.htm
[10]乐山福华通达农药公司接连爆炸泄漏 居民称生病难愈
http://roll.sohu.com/20130208/n365897639.shtml
[11]2017年中国粮食进口13062万吨,稻米大豆进口世界第一
http://www.agrogene.cn/info-4673.shtml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