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全球反对孟山都大游行,瑞士民众准备好了!

2019-5-19 12:50

原作者: 花果山 来自: 本文第一部分内容来自瑞士“多重观察”组织(Multiwatch)消息;第二部分内容来自人民食物主权:在先正达的故乡,瑞士民众早已对转基因说不,2017年5月19日,沈蕾、余甜译。
编者按:5月第三个星期日,是一年一度全球反对孟山都大游行的日子。尽管去年孟山都已被德国拜耳集团收购,但世界人民的反对声浪却一浪高过一浪。在先正达、雀巢、诺华公司等国际化工或食品巨头的家乡——瑞士巴塞尔,人们已经做好了“反对拜耳和先正达”的游行准备,以和平示威的形式呼吁改变化工农业模式。
 
实际上,当前全球化工农业所涉及的问题,既与“赛先生”有关,更与“德先生”有关。瑞士自1996年批准转基因作物商业化种植以来,民众的斗争就不绝于耳。2005年,瑞士民众更是以全民公投的形式推动了转基因商业化种植禁令的颁布实施,后来这一禁令获得三次延期,直到2021年。如今,瑞士已成为没有转基因作物的国家,这是民众斗争的伟大成果!
 
“全球反孟山都+拜耳+N”大游行活动,正是世界人民以民主斗争的形式推动改变化工农业模式的标志性事件,近日食用菌将陆续推出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反对孟山都-拜耳和先正达:一场非暴力而轰轰烈烈的游行活动

这部分内容来自瑞士“多重观察”组织(Multiwatch)消息,文中的“我们”指的是多重观察组织成员。

5月18日,我们在瑞士巴塞尔举行“反对孟山都和先正达”的游行活动。今年已经是我们第四次在巴塞尔举行“反对孟山都和先正达”的游行活动了,不过反对“拜耳和先正达”今年还是第一次。

巴塞尔是一个拥有20万居民的城市,很多制药与化工企业的行政和研究中心也坐落于此。诺华公司、罗氏公司和先正达公司的全球总部均设在巴塞尔,原因之一是巴塞尔针对企业的税率很低,尽管这些公司给全球南方国家带来了严重的灾难,但他们在巴塞尔却生存地游刃有余。很多巴塞尔居民似乎并不太关心这些公司在世界其他地区带来的问题,例如先正达公司的农药和基因工程。
 
四年前,在米兰世博会上,巴塞尔市政府向人们展示了自己如何与先正达一道养活了世界。当时,瑞士“多重观察”(MultiWatch)组织和其他一些友好组织将此作为一个起点,将城市与企业的密切合作问题进行了政治化解读,并讨论了这些公司所造成的问题。
 
2015年春季,我们在巴塞尔大学举办了一次激进会议,反对巴塞尔成为农用化学品公司的避税天堂。会上,来自巴基斯坦、巴西、巴拉圭、马来西亚、墨西哥和夏威夷考艾岛的代表团都表达了他们对先正达的意见。此次会议共有400人参加,这一人数对于像瑞士这样的小国来说已经很多了。
 
然而此次会议取得的最大进展是将许多不同运动和团体的抗议声浪都汇集了起来。先正达受到了来自环保主义者、卫生政治家、工会、农民组织等社会各界的批评,这些人组成了一个广泛而团结的联盟,他们都是“反对拜耳和先正达”游行活动的一支重要力量。

2017年瑞士巴塞尔近2000民众参加反对孟山都和先正达的游行活动,通过和平示威呼吁改变农业模式 | 图片来源:GMWATCH网站

“多重观察”组织试图将先正达与孟山都区分开来,因为这两家公司非常相似,因而也非常容易造成先正达被孟山都所遮蔽的状况。为了让先正达更广泛地为公众所知,2016年,“多重观察”及其伙伴合著了一本“先正达黑皮书”,详细介绍了该公司的运营、政策,以及诉讼和游说策略。
 
也正是从那时候起,一些青年活动家每年都会在巴塞尔举行“反对孟山都和先正达”的游行活动,来自社会各界的不同人士也都广泛参与其中。这一非暴力而充满热情的游行活动,穿过历史悠久的巴塞尔老城区,在莱茵河畔回响。五十多个左翼政治、环境和发展组织,以及工会和农民运动团结一致,或演奏音乐,或发表演讲,或绘制横幅,以不同的方式支持这场游行。
 
由于先正达已被中国化工集团收购,所以我们在游行中也一直有中文横幅。

看到瑞士游行中的中文横幅,某化工集团的良心不会痛吗? | 此表情来自百度

瑞士是一个没有转基因作物的国家:民众斗争与民主决策的伟大成果

实际上,作为先正达、雀巢、诺华公司等国际化工或食品巨头的家乡,瑞士不仅在反对农化企业的斗争中昂首前进,实际上也早已在反对转基因作物的斗争中走在前列。2005年11月27日,瑞士针对“是否支持转基因商业化的五年暂停禁令”举行了全民公投,其中有55.7%的民众选择支持,全国26个州也全部支持这一禁令。该禁令包括严格禁止转基因作物种植、禁止进口转基因种子,以及严格禁止使用转基因饲料养殖动物来生产如牛奶、肉类、鸡蛋和羊毛等产品。
 
这一五年禁令到2009年获得了第一次三年延期,到2012年获得了第二次延期一直到2017年底,之后又获得了第三次延长到2021年底。如今,转基因商业化禁令已经成为瑞士宪法的一部分。尽管有一些转基因玉米和大豆株系的研发在瑞士是合法的,但市场上并没有销售转基因食品;自2008年起,瑞士也停止了转基因动物饲料进口。因此,我们可以说,瑞士是一个没有转基因作物的国家:转基因没有投入商业生产,货架上没有转基因食品,市场上没有转基因饲料。

图片来源:网络

瑞士之所以能在禁止转基因商业化中取得这样的伟大成果,离不开民众坚持不懈的斗争和广泛参与的民主决策。此次转基因禁令公投是在反转基因工作小组(SAG)的推动下,收集了全国11万个签名之后才得以启动的。SAG是由瑞士所有反转基因的非政府组织组成的一个联盟,包括绿色和平、第三世界组织、瑞士农民联盟、瑞士农村妇女协会,以及所有的有机农民组织、消费者团体和环保组织等或保守或激进的民间团体都加入其中。
 
2009年,第五届欧洲无转基因区会议在瑞士卢塞恩市召开。瑞士的成功,为以更民主的方式推动转基因商业化禁令提供了可能。正如瑞士生物学家和化学家Florianne Koechlin所言:“坦白讲,在很多方面我并不以作为瑞士人而感到骄傲,但是这种通过法律途径取得的提案和公投,能号召民众参与,把民众纳入到民主决策中,我认为是很值得推荐的。”

反对孟山都和先正达游行活动现场 | 图片来源:GMWATCH网站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