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箭岭村的“零污染”逆袭:探寻一座村庄的美丽试验

2019-4-22 11:26

原作者: 王钰 来自: 宁波日报,2018年8月29日

大堰镇丨图片来源:网络



天台山余脉下,横山水库源头处,有一座美丽质朴的村庄——奉化大堰镇箭岭村。

在这个小山村,垃圾分类处理、酵素促环保、环境零污染……这些听起来“高大上”的词语正逐渐变为现实。花小钱办大事,在历时近一年的“零污染村庄”试验中,300多位村民共创清洁乡村,让世代居住的家园甩掉脏乱差的帽子,共绘美好生活画卷。

垃圾围村, 小山村发起“零污染村庄”试验

几年前,箭岭村还是另一番光景。村庄紧邻宁波大水缸——横山水库,属于生态环境敏感区,但一直被垃圾困扰。

“村里在册人口1400余名,目前只有300多名年纪较大的村民长期居住。看似人不多,垃圾却不少,每天清运车都装满一车,多的时候垃圾上吨。”王建国说,由于村民对垃圾分类一窍不通,废旧衣物、农药瓶、菜梗、树枝、烂果等一股脑儿扔进了垃圾桶。

去年11月,69岁的环保达人刘安芬来到村委会,表示愿意个人出资10万元,帮助打造“零污染村庄”,这与村委会主任刘旭辉的心思不谋而合。刘安芬退休后一直住在奉化城区,偶尔回到老家箭岭,看到山清水秀的小山村被垃圾所困而感到心痛。

图片来源:网络

“零污染村庄”概念由酵道孝道发起,近来许多国内公益组织引进试验,它的核心理念是实现农村生产、生活垃圾的合理利用,消灭感官污染,以乡村环境的美化改善社群关系。“农村生活垃圾中,厨余垃圾占一半以上,可采取不同工艺,科学处理后做成肥料还山还田。”刘安芬说,“打造‘零污染村庄’要做三项工作,垃圾分类、塑料制品减量、餐厨垃圾利用,对小山村来说,不会太难。”

转变观念,村民随手扔变随手分

打造“零污染”,首先要让村民学会怎样分垃圾。

全村划分为14个区域,村干部、党员做示范,以小组为单位指导村民实际操作。刘安芬和10多位志愿者,挨家挨户给村民示范用餐厨垃圾制作有机肥、酵素。村里还为每户家庭购置了一套垃圾桶,分“蓝、绿、红”三色,分别用来装餐后垃圾、餐前垃圾和其他垃圾,这样分类更为精细。

图片来源:宁波日报

“餐前垃圾比如新鲜菜梗、菜叶用来发酵做酵素,剩菜剩饭则可以用来堆肥做有机肥。”刘安芬解释,其他垃圾通过二次分类,分成瓶罐、包装袋(盒)以及烟蒂、电池、玻璃等14类,实现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处置。

图片来源:网络

为了让村民深度参与垃圾分类,积分制环保集市应运而生。

500克烟蒂换2个积分,60个塑料瓶换1个积分,用这些积分可以兑换牙膏、肥皂等日用品,环保集市成为村民每月期盼的“盛会”。村民王祝娣大妈换取了3个热水瓶、1双拖鞋,还有一件围裙。她喜滋滋地说:“垃圾换用品,村里干净了,还给自家生活带来便利。”如今,每次环保集市兑换的日用品价值约两三千元。

在箭岭村,家家门口放着四五个垃圾桶,分别盛放着易拉罐、香烟壳、蔬菜瓜果皮等,只要是环保集市上收集的,村民都会攒起来。环保志愿者王小女告诉笔者,现在从集市回收的农药袋数量大增,“这次回收了约7000只农药袋。村民甚至把邻村山间地头的农药瓶、农药袋都捡了回来。”

图片来源:宁波日报

14大类垃圾经村里统一收集后,能再生利用的,卖给废品回收公司;不能利用的,由垃圾处理公司处理。

大量的餐前垃圾被送进了村里的酵素工作坊。截至7月底,酵素坊“吃掉”约5吨垃圾,生产出环保酵素有机肥料约15吨,用来种桃肥田。不仅村民减少了购买肥料的开支,村里还省下了近万元的垃圾运输费。

图片来源:宁波日报

从点到面,“零污染村庄”模式得到推广

“打造零污染村是全村的大事,环境好了,受惠的是我们自己。”当初王建国在垃圾分类动员大会上的一句话,如今正变为现实。村里一群年逾花甲的大妈自发组成巾帼志愿者团队,义务打扫卫生,制作环保酵素,上门宣传推广垃圾分类做法。

63岁的村民王建中在邻村万竹村上班,每逢环保集市开市,他便请假赶回箭岭村做志愿服务工作,搬桌子,运送垃圾,热情高涨。即使出门旅游,老王也会算好行程提前返回,不耽误集市的志愿者工作。

图片来源:网络

在刘安芬的牵线下,村里从宁波请来了环保专家,教授有机肥的生产方法、使用方式等,并组建了微信群。如今,多用有机肥、少用化肥已成为村民的共识。在生活中,用竹篮子、环保袋的村民也越来越多。

图片来源:网络

“如今,来村里参观的人络绎不绝。甚至还有一些外地的,也专门赶来探访‘零污染村庄’模式。”王建国说。据了解,大堰镇还将张家村、万三村、谢界山村、马站村列为试点村,推广箭岭村垃圾分类模式。目前这4个村已落实垃圾桶、堆肥场地等先期工作,准备全面推广垃圾分类。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