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第三起草甘膦致癌案开庭,律师指证孟山都使用虚假数据获得监管许可

2019-3-30 12:31

原作者: jrry86译 来自: jrry86微博
继3月27日在加州旧金山联邦地区法院的全美第二起农达致癌诉讼中,陪审团裁定农达草甘膦除草剂是导致原告患癌的实质原因、孟山都需向原告支付8千万美元赔偿金之后,全美第三起农达致癌诉讼于3月28日在加州奥克兰州法院开庭。代表一对70多岁的患癌夫妻的原告律师在开庭陈述中,试图向12名陪审团成员证明,几十年来孟山都一直弄虚作假以掩盖该除草剂致癌的事实。


他指出了一系列新近挖掘出来的孟山都的恶行:

首先,就是有名的IBT丑闻,“工业生物检测实验室”(IBT)是一家合约式实验室类型的公司,专门承接大型企业外包的各种实验需求,包括毒理实验、致癌实验等等。孟山都农达除草剂的活性成分草甘膦的小鼠致癌性研究,就是委托该公司进行的。孟山都于上世纪70年代在该公司安插了一名雇员,假造草甘膦对小鼠不致癌的数据结果,并在1975年以此获得监管批准。

其次,在预期世卫组织下属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将把草甘膦归类为“对人类很可能致癌物”的情况下,孟山都于2015年发起了一个诋毁该机构信用的攻击行动。

第三,与美国环保署“关系深厚”,促使草甘膦被评定为不致癌。

虽然这已经是第三起诉讼,但有关IBT丑闻的证据还是第一次被挖掘出来,在前两个诉讼中并未被提及。

另一个证据此前也未被提及: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毒理学家Luoping Zhang对环保署未能遵循本身的除草剂评估指导原则“非常愤怒”,以至于辞去了她在环保署草甘膦评审小组的职务,并自行开展对草甘膦的研究;而在二月份,此项研究得以发表,发现暴露于草甘膦增加了罹患非霍奇金淋巴癌的风险(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看笔者文章《新的荟萃分析发现暴露于草甘膦除草剂增加罹患非霍奇金淋巴癌的风险》)。

律师向陪审团强调说,农达的标签上没有致癌警告,也没有要求使用者在喷洒时穿戴防护性衣着或器具。孟山都早期的电视商业广告也展示用户穿着无袖T恤和短裤在喷洒,这使得原告夫妻认为该除草剂很安全。

该律师说,孟山都早就知道它不安全,40年来,孟山都一直知道农达会导致啮齿动物生长肿瘤,而有20年的时间,孟山都知道它会引发非霍奇金淋巴癌,但就是拒绝在标签上加入致癌警告,目的就是要确保从这个世界上最广泛应用的除草剂上获取暴利。

律师说:“这实际上是一个选择权的问题。”他补充说原告夫妻坚称如果知道农达会致癌,就不会使用它。他说:“在使用者购买之前告知他们某化学品致癌,这样就给了使用者选择的权力。不这样做,导致使用者受到伤害,就必须为此结果付出代价。这才是正常的做法。”

孟山都律师的开庭陈述则专注于原告夫妻的疾病历史,认为他们过往的病史才是导致其罹患非霍奇金淋巴癌的原因。这是在第二起诉讼中已经使用过的策略,但并没有起到作用。

让我们拭目以待。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