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孟山都:以专利保护之名,垄断种子市场

2019-2-11 16:06

原作者: 唐纳德.L.巴雷特,詹姆斯.B.斯蒂尔 来自: 女神读书会
导语:本文为女神读书会翻译小组小毛线翻译的MONSANTO’S HARVEST OF FEAR(《孟山都:收获恐惧》)一文的第一部分。

这部分通过一个真实的案例,讲述了孟山都如何通过霸道而又繁琐的诉讼,借“保护专利”之名,将“不听话”的农民拖垮,以达到垄断种子市场的目的。

“不,谢谢”:菲律宾,一个由反孟山都的农民和志愿者设计的麦田怪圈︱照片来源:梅尔文·卡尔德隆/绿色和平组织/美联社图片

加里·莱因哈特(Gary Rinehart)清晰地记得,2002年的那个夏日,一位陌生人走进商店对他发出威胁。

莱因哈特当时正坐在他的“旧式乡村商店”——“公平交易”——的柜台后。这个商店坐落在密苏里州伊格尔韦尔(Eagleville)的一个破败镇广场之上。这里是堪萨斯城以北100千米外的一个小型农村社区。
    
“公平交易”堪称伊格尔韦尔的地标。农民和镇民可以来这里买电灯泡、贺卡、猎具、冰淇淋、阿司匹林和其他几十种小物件,而不必驱车沿着35号州际公路开个15英里去县政府所在地贝瑟尼的大卖场。
    
这里的所有人都认识莱因哈特。莱因哈特生于斯、长于斯,经营着伊格尔韦尔少有坚持下来的买卖。陌生人来到柜台,要求见莱因哈特。
    
“哦,就是我。”

莱因哈特说。
    
莱因哈特回忆道,那个男人开始指责他,说他有证据证明莱因哈特侵犯了孟山都的专利而种植了孟山都的转基因大豆。那个男人说,最好莱因哈特把事情说清楚,和孟山都达成一致,否则后果自负。
    
莱因哈特感到难以置信。疑惑的顾客和员工望向了他。

和美国农村的许多人一样,莱因哈特知道孟山都在保护专利方面十分严厉,会起诉任何涉嫌侵犯专利的人。但莱因哈特不种地。他也不卖种子。他既没种下也没卖出一颗种子。他只在这个350人的小镇上拥有一个小——确实很小——的乡村商店。有人竟敢闯进来在众人面前羞辱他,他感到愤怒。

“这损害我和我生意的形象。”他说。

莱因哈特说他告诉闯进来的人,

“你认错人了” 。
    
陌生人不肯打住,所以莱因哈特让他出去。陌生人走出去之时,口中还在进行威胁。莱因哈特说他记不得原话了,但是它们大意是:

“孟山都是强大的。你赢不了。我们会搞定你的。你要付出代价。”
    
这样的场景在全美乡村许多地方都正在发生,孟山都找上农民、农业合作社、种子经销商的门——任何它怀疑侵犯转基因种子专利的人。

采访和法庭文件揭露,在美国中部地区,孟山都依靠私家侦探和调查者组成的秘密队伍在乡村散布恐惧。他们四散进入田野和乡镇,偷偷给农民、商店和合作社老板录像和拍照;刺探社区会议情报;从知情者那里获得有关农场活动的情报。农民说,有些孟山都调查者假扮成勘测员。其他人则直接在田上找到农民,试图迫使农民签下协议,允许孟山都获得农民的私人记录。农民叫他们“种子警察”,用“盖世太保”和“黑手党”这样的词形容这些人的手段。
    
当被问及这些行为时,孟山都拒绝作出具体评论,只是说公司仅仅是在保护专利。

孟山都每天在研究中投入超过200万美元去识别、测试、开发和上市新种子与新技术,从而造福农民。

孟山都发言人达伦·瓦利斯在一封写给《名利场》的电子邮件中写道:

一个保护我们投资的工具就是为我们的发现申请专利,而且有必要的话,还要合法地保护这些专利,打击那些想要侵权的人。

瓦利斯说,绝大多数农民与种子供应商遵循了授权协议,但是“一小部分”人并没有遵循。出于对大多数服从孟山都规则的人的考虑,孟山都有必要对付那些“白白享用这项技术的人”。他说,只有很少一部分情况会涉及诉讼。
    
有些人将孟山都的强硬手段与微软致力打击盗版软件的努力相比较。至少对于微软而言,购买软件者可以反复使用软件。而对于购买孟山都种子的农民来说,他们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控制自然

数百年——乃至上千年——以来,农民总是一年四季永不停歇地储存种子:他们在春天播种,在秋天收获,随后在冬天收回、清洁种子,为来年春天播种做好准备。孟山都将这一古老习俗倒转过来。
    
孟山都开发了转基因种子,这种种子有抗药性——可抗农达(Roundup)(农达是一种草甘膦除草剂——译注)。它让农民得以方便地在田野播撒除草剂而不会对作物产生影响。孟山都随后给自己的种子申请了专利。美国专利及商标局此前从未给种子批准过专利,认为种子是一种生命形态,涉及了太多变量。

“这不像描述一项具体产品。”

食品安全中心(Center for Food Safety)法律主管约瑟夫·门德尔松三世(Joseph Mendelson III)如是说。他多年来一直在追踪孟山都在美国乡村的所作所为。
    
种子当然不是具体产品。但是1980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经过五比四的投票,将种子视为具体产品,这为许多公司控制世界食品供应的举动打下了基础。

最高法院在判决中将专利法的范围扩充到“活体人造微生物”。这场判决涉及的有机物不是种子,而是通用电气科学家开发用来清扫油污的一种假单胞菌(Pseudomonas)。但是大门既然开启,那么孟山都就随之利用。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孟山都已经成为转基因种子的全球领军企业。据美国农业部数据,孟山都获得了674项生物科技专利,比其他公司都要多。
    
购买孟山都抗农达种子的农民都要签署一项协议,承诺在每次收获后不会为重新播种而私藏种子或卖给别人。这就意味着农民每年必须购买新的种子。农达销售量增长,也伴随着种子销量上涨,它们成为了孟山都致富的手段。
    
这一绝对背离传统农业习俗的手段在乡间引发了骚动。

有些农民并不懂他们不能为下一年的播种而保留孟山都的种子。其他人心里明白,但是无视了协议,不愿意扔掉如此有用的种子。还有些人说他们并不用孟山都的转基因种子,但是转基因种子会被风或鸟类带到他们的田里。在种子经销商为播种而清洁种子时,转基因种子很容易就与普通种子混到一起。它们看起来都一样,只有拿到实验室才能检测出差异。即使一位农民没有买转基因种子,也不想在田里种,假若他的田间出现转基因种子,孟山都的种子警察十有八九会找上门。
    
绝大多数美国人都听过孟山都,因为孟山都卖一种他们会在草地上使用的产品——广谱除草剂农达。他们所不知道的是,这家公司现在还深深影响着——也许有一天会控制——我们的餐桌。

孟山都历来是一家化学巨头,生产着一些剧毒产品,剧毒残余物造成了地球上被污染最严重的一些地方。不过在十多年来,孟山都试图抛开自己充满污染的过去,转型为一个更有远见的公司——一家“农业公司”,致力于让世界成为“对下一代更美好的地方”。

不过,不止一家网站提到孟山都和电影《迈克尔·克雷顿》(Michael Clayton)中虚构公司“U-North”之间的相似之处。后者是一家农业巨头,在一场涉及数十亿美元的诉讼中,被控销售一种致癌的除草剂。

孟山都诬告加里·莱因哈特——图片展示的就是莱因哈特在密苏里乡间的商店。孟山都没有道过歉 | 照片来源:科特·马尔库斯(Kurt Markus)

孟山都的转基因种子改变了公司,也大大改变了全球农业。

迄今为止,孟山都已经制备出大豆、玉米、油菜和棉花的转基因种子。更多的产品还在研发和生产中,包括甜菜和苜蓿的种子(现在(2018年)甜菜和苜蓿转基因种子均已市场化。——译注)。

孟山都也在尝试将研究延伸到乳制品生产,在牛身上推广一种人工生长激素,从而提高牛奶产量,这是咄咄逼人的一步,会让那些不愿意使用生长激素的人在市场上落入下风。
       
虽然孟山都在推动转基因,但是它也在收购传统种子企业。

2005年,孟山都为圣尼斯(Seminis)花了14亿美元。后者控制着美国40%的莴苣、西红柿和其他蔬果种子。两周后,孟山都宣布以3亿美元收购美国第三大棉花种子公司“新兴基因”(Emergent Genetics)。据预测,孟山都的种子已经支配了美国90%的大豆产量,用于食用的数量数不胜数。

孟山都的收购引发了爆发式增长,将这家发家于圣路易的公司转变为全球最大的种子公司。
       
在伊拉克,保护孟山都和其他转基因种子公司的地基已经打好。L.保罗·布雷默作为伊拉克临时管理当局行政长官最后一个命令就是“禁止农民重复使用受保护作物的种子”。孟山都说,它无意在伊拉克做生意,但是假若公司改变主意的话,伊拉克已经有现成的美式法律等着它。
       
无疑的是,越来越多的农业公司和农民在使用孟山都的转基因种子。在1980年,美国还没有种植转基因作物。到了2007年,转基因作物已经种植了1.42亿英亩。在全世界范围内,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是2.82亿英亩。

许多农民相信转基因种子会提高产量、节省成本。吸引他们的另一个理由是便捷。通过使用抗农达大豆种子,一个农民下田时间得以减少。用孟山都种子的话,一个农民只要种下作物,随后用农达除杂草就行了,这可以免去耗费劳动力的除草和犁地。
       
孟山都将它转入转基因种子领域的举措描绘为人类的一大步。但是在美国乡间,孟山都肆无忌惮的手段让人畏惧、引发仇恨。农民说,无论你喜不喜欢,在购买种子时,他们越来越没得选。
       
控制种子绝非虚无缥缈之物。为全世界提供种子的人,就控制着全世界的食品供应。

监视之下

在孟山都调查者找上加里·莱因哈特之后,孟山都正式提起了一项联邦诉讼,指控莱因哈特“在知情情况下,成心、蓄意地” “侵犯孟山都专利”种下种子。孟山都的起诉书让人觉得孟山都手上握有确定无疑的证据:

在2002年的作物生长期,调查员杰弗里·摩尔通过监视莱因哈特先生的农场设施和劳作活动,注意到被告人用的是装在牛皮纸袋里的大豆种子。

摩尔先生观察到,被告将装有大豆的牛皮纸袋带到了一块地上,随后倒入播种机,种了下去。

摩尔先生在莱因哈特种的其中一块地右侧公路的沟渠里找到了两个空袋子,里面还残留着一些大豆。摩尔先生从中收集了一些大豆。样品检测显示它们采用了孟山都抗农达技术。
       
面对着联邦法律诉讼,莱因哈特不得不请一位律师。孟山都最终意识到“调查员杰弗里·摩尔”认错人了,随后撤销诉讼。

莱因哈特后来了解到,孟山都一直在秘密调查他所在地区的农民。莱因哈特后来再也没收到孟山都公司的消息。

他说:

没有道歉信、没有公开承认公司犯下大错、也没有为我支付律师费。

我不懂他们是怎么逃避惩罚的。

如果我要是像他们那么做,那么我就倒霉了。我感觉我不是在美国。
  
事实上,加里·莱因哈特还算孟山都目标中的幸运儿了。

自从1996年将转基因种子进行商业化之后,孟山都已经发起了上千次调查,起诉了数百名农民与种子经销商。在2007年的一份报告中,华盛顿特区的食品安全中心记录了27个州内的112起相关诉讼。中心认为,更重要的是连官司都没打的农民数量,他们没钱或没时间和孟山都斗。

“起诉数量不过是冰山一角。”

中心科技政策分析师比尔·弗里斯(Bill Freese)说道。

弗里斯听说过,孟山都调查员在许多案例中出现在一个农民的家里,或者直接在田里找到他,告诉对方违反了技术协议,要求翻阅他的记录。弗里斯说,调查员将会告诉对方:

孟山都知道你们在保留抗农达的种子,你要是不签这些信息发布的表格(指的是允许孟山都获得对方记录的表格。——译注),孟山都就会盯上你、夺走你的农场或者你值钱的一切。

调查员有时会向对方展示一张他走出一家商店的照片,让对方意识到自己被跟踪了。
    
代表农民打官司的律师说这种威胁司空见惯。大多数人屈服了,给孟山都赔了点钱。那些顶住压力的人,将会遭遇孟山都法律怒火的充分炙烤。

焦土战术

密苏里州的派勒特·格罗夫(Pilot Grove)人口只有750,位于圣路易西侧150英里的漫无边际的农田之间。

这个镇子有一家杂货店、一家银行、一家酒吧、一家养老院、一家殡仪馆和一些其他小买卖。这里没有红绿灯,因为这个小镇不需要。微薄的交通流量只来自于开向小镇边缘的卡车和从那里开来的谷物升运器。

升运器由当地一家合作社——派勒特·格罗夫升运合作社所有,在秋天从农民手中购买大豆和玉米,随后在冬天将作物船运出去。合作社拥有7位全职雇员和4台电脑。
    
2006年秋,孟山都的法律武器拿派勒特·格罗夫练了练手,自此之后,当地农民被卷入到一场所资不菲、扰乱生活的官司,而对手拥有无穷无尽的资源。

无论是镇子还是孟山都不会谈论这场官司,但是我们通过诉讼文件可以拼凑出故事大体的来龙去脉。
    
孟山都在数年前就在镇里和镇子周围调查种植大豆的农民。没人知道什么引发了调查,但是孟山都日常会在大豆种植地区——包括密苏里中部的这个镇子——调查农民。公司拥有一群职员,负责执行专利并对违反的农民提起诉讼。为了取得领导地位,公司豢养了800名这样的职员,还鼓励农民之间互相告发他们觉得有可能参与“盗窃种子”的人。
    
一旦选中这个镇子,孟山都就派出私家调查员进入这一地区。在数个月时间内,孟山都的调查员偷偷跟踪合作社的职员与顾客,在田间地头录下他们的视频,四处走动。法庭记录显示,孟山都至少录下了17段这样的监控录像。

调查工作被孟山都外包给了一家圣路易的机构“麦克道威尔联营公司”。正是该公司的一名调查员错误地找上了加里·莱因哈特。

在镇子上,至少有11位麦克道威尔调查员在工作,孟山都毫不讳言调查的规模——法庭记录写道——

“一年以来,多位调查员在这一地区进行监控” 。

和孟山都一样,麦克道威尔也不会对这场官司做出评论。
    
在调查员出现在镇子不久之后,孟山都通过法院要求合作社交出有关种子和除草剂购买、以及清洁种子的记录。合作社提供了超过800页的文件,牵涉到数十位农民。孟山都向两位农民发起指控,并和其他超过25位它认为涉嫌“盗窃种子”的农民协商解决。

但是孟山都的法律大锤才刚刚开始。尽管合作社提供了海量记录,但是孟山都还是在联邦法庭上起诉合作社侵犯专利。孟山都认为,合作社通过清洁种子——这家企业数十年来的业务——诱使农民侵犯孟山都的专利。事实上,孟山都希望合作社监控它自己的顾客。
    
在孟山都大多数官司——或者威胁要打的官司——中,农民往往在出庭之前就达成和解。与一个全球性企业打官司的成本和压力实在是太大了。但是镇子没有垮掉,自此之后,孟山都愈演愈烈。合作社抵抗得越用力,孟山都倾泻的法律炮火就越猛烈。

镇子的律师斯蒂芬.H.施瓦茨,将打官司的孟山都描绘为正在搞“焦土战术”,打算“把合作社打到永世不得翻身”。
    
即便镇子交出了过去五年来包括几乎每一位农民、数千页的销售记录,孟山都想要的还有更多。它还想要监控合作社电脑硬盘的权利。当合作社交出记录电子稿之时,孟山都要求它可以亲自访问镇子内部的电脑。
    
孟山都随后向当局要求采取进一步惩罚性措施——数额是镇子本应缴纳罚款的三倍。法官驳回了这一请求之后,孟山都将审判前的调查范围进一步扩大,尝试将证词的数量扩充至四倍。

“孟山都竭尽所能让案子辩护成本上升到合作社只能屈服的高度。”

镇子的律师在向法院提交的文件中写道。
    
由于镇子依然坚持打一场官司,孟山都随后通过法院要求得到合作社超过100位顾客的记录。在一份“按规定,你需要……”的告示中,农民被令交上五年来的发票、收据和其他与购买大豆、除草剂有关的文件,而且必须要自己寄到圣路易的一家法律事务所。孟山都给这些农民两个星期的时间。
    
镇子是否会继续着这场法律之战?难说。

无论结果如何,这些事件已经展现出为何孟山都在乡间为人所唾弃——即便是那些购买它产品的人。

食品安全中心的约瑟夫·门德尔松说:

“我从没听过有企业会起诉他们的客户,”

“这是一个实在怪异的商业战略。”

但是这恰恰是孟山都正在追求实现的战略,因为它渐渐成为镇子上具有支配地位的卖家。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