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佩奇火了,但现实中猪猪们却很方

2019-2-3 19:40

原作者: 苜 蓿 侯 农(人民食物主权志愿者)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食物主权按:作为十二生肖班列的压轴选手,猪猪即将迎来自己的本命年。

这本来是件开心的事儿,但在过去的一年,现实中的猪猪们却过得异常艰难——非洲猪瘟导致大量生猪被扑杀,而中国本土猪也面临着品种灭绝的危机。

是什么因素导致了猪猪们遍体鳞伤地进入本命年?新的一年里,猪猪们又该如何重获希望呢?


佩奇火了,但现实中猪猪们很方

随着春节的脚步临近,小猪佩奇火了。“社会人”小猪佩奇成为了2018年中国最火的网红;某部贺岁动画片的先导片《啥是佩奇》则在2019年伊始赚足了观众的眼泪。

二次元世界里小猪佩奇成为了猪生赢家,但三次元现实世界中猪猪们的生活并没有因为佩奇的走红而过得顺风顺水,它们对自个的猪生充满了担忧。


2018年的非洲猪瘟事件对于现实中的不少猪猪们而言,几乎是灭顶之灾。自2018年8月,中国首次发现非洲猪瘟以来,目前已有20个省份发现相关疫情。

虽然非洲猪瘟并不是人畜共患病,但对于猪而言,却是致命的。非洲猪瘟病毒具有变异速度极快,病毒遗传信息较大、基因型较多等特征,因此针对该类疾病的有效疫苗尚未研发出来。

为了避免疫情扩大,一旦发现染病生猪,当地相关部门通常采取的是全面扑杀的解决方案。根据农业农村部的通报,截止2019年初,全国因非洲猪瘟疫情扑杀生猪91.6万头[1]。
 
除了来自远方的病毒让猪猪们惶恐,中国本土土猪的处境也相当不妙。下图表格直观地呈现出中国土猪存栏数量严重减少甚至面临品种灭绝的近况。

图片来源:2015年《地方猪种保护与利用第十届年会论文集》

要知道,猪可是人类最早驯化的家畜之一。中国人驯化猪的历史更是可以追溯至九千年以前。

猪一直是中国农耕文明的忠实伴侣,它为我们以素食为主的祖先提供了珍贵的脂肪和动物蛋白,猪肉也成为中国人餐桌上不可缺少的美食。
 
然而,如今我们餐桌上的猪肉菜肴所选用的生猪品种并不是老祖宗们所驯化的品种,而多是外来的洋猪品种。

并且,洋猪白白胖胖的形象也成为今天人们对于猪最主流的印象。

原产丹麦的长白猪 | 图片来源:Petmapz

但咱们中国的土猪可并不是这个形象。虽然中国土猪如今已经很难见到,但大家耳熟能详的人物形象——猪八戒正是以中国土猪为原型塑造的。

吴承恩在《西游记》中这般描写八戒:“初来时,是一条黑胖汉,后来就变做一个长嘴大耳朵的呆子,脑后又有一溜鬃毛,身体粗糙怕人,头脸就象个猪的模样”。
 
中国的大部分土猪(例如成华猪、深县猪、太湖猪)都是黑胖子。

猪八戒的原型成华猪 | 图片来源:百度

虽然咱们的土猪看上去似乎没那么可爱,但它们烹饪后味道要比白胖洋猪味道好得多。

其奥秘就在于土猪的肌内脂肪含量要比洋猪的高,而大部分的挥发性风味成分(也就是我们说的肉香)主要是由肌内脂肪加热时产生的。另外,土猪的肌肉纤维比洋猪更细更密,这也让土猪有着更好的口感。
 
既然咱们土猪如此优秀,怎么就逐渐被生猪市场给淘汰了呢?
 
其根源正是市场的那只“看不见的手”。由于土猪生长速度慢,肥肉率高,在当前推崇瘦肉以及强调“高生产效率”的市场环境下,土猪显然不具有竞争优势,养殖户们也不愿意养土猪。
 
市场对于土猪命运的影响是巨大的。短短几十年,中国纯种土猪就到了濒临灭绝的困境。随着其种群的减少,有些品种出现了性状退化的问题,另一些品种已直接灭绝。

土猪的消失不仅意味着基因多样性的破坏,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它还意味着一种食物风味的消失,土猪的美味沦为一种追忆——
 
“曾经有无数美味的土猪放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到我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工业化养殖:猪猪们悲惨命运的罪魁祸首

作为十二生肖之一,猪猪没有狗儿的卖萌天赋,没有老虎霸气侧漏的外表,更没有龙高贵神秘的血统,文人骚客极少用笔墨来呈现它、歌颂他。它们的形象总是和吃喝拉撒这类世俗事儿搅在一起,缺少点飞扬的诗意。
 
然而,猪惨不能怪猪猪!缺少诗情画意并不能构成猪猪们遭遇厄运的合理借口。
 
在过去的一年里,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猪猪们的凄惨经历,让猪猪们遭遇了从“宝猪”到“毒猪”的重大转折呢?

追根溯源,猪猪们的厄运与近四十年来国内集约化工业化畜牧养殖有着紧密关联。

工业化或集约化养殖是指利用工业化、产业化、集群化的方式生产家禽、牲畜等。

通俗说来,工业化养殖就是将成千上万的动物们被关进了大型 “封闭式工厂设施” 饲养,使用大量包括农药、化肥、激素与抗生素在内的生化制品,让这些动物在短时间内被快速 “催熟”,以实现“生产效率”和资本利润的最大化。

工业化养猪 |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中国科学院的一项研究显示:中国畜牧行业在过去四十年里经历了巨大转型:从本地作物-牲畜一体化的系统模式(即动物养殖及其饲料生产在同一农场或附近的土地上完成)转变为集约化工业化养殖模式。

截止2010年,全国集约化养殖的畜牧存栏量从1980年的2.5%增长至56%。
 
当然,中国绝非工业化养殖的特例。二战后,世界各国,尤其是发达国家,广泛推动工业化农业及养殖业。

虽然工业化养殖看似为人们提供了更多的肉类食物,但是这般物资丰富的获得却是以动物的基本福利、人类的健康以及生态环境作为代价的,并终结了原本生态畜牧养殖本身所具备的生态转化功能和可持续发展的特性。

1、化宝为毒

1959年在《关于发展养猪事业的一封信》中,毛主席写道:
 
一头猪就是一个小型有机化肥工厂。而且猪又有肉,又有鬃,又有皮,又有骨,又有内脏(可以作制药原料),我们何乐而不为呢?肥料是植物的粮食,植物是动物的粮食,动物是人类的粮食。
 
毛主席这段话点出了“猪全身都是宝”的特性。然而,在工业化养殖过程中,猪猪们却从“宝贝”沦为了“毒物”。

从全身是宝到全身是毒图片来源:慧聪食品工业网

传统的喂猪方法比较生态,猪通常以杂食为主,也有充足的活动空间,其产生的粪便还能作为农家肥。但工业化养殖为了能在短时间内产出更多的猪肉,将这一切都改变了。
 
为了缩短从猪圈到餐桌之间的时间距离,获得更大的效益,养殖场经常会使用大量催熟激素。
 
幼猪过了哺乳期,就进入“架子期”,也就是猪猪“长个子”的阶段,这也是猪育肥的关键时期。在这一时期,每只猪都被圈养在不到二平方米的范围内,日常的食物就是含有各类激素的饲料,以加速其育肥过程。
 
猪每天只吃喝,不活动,很快就像吹气球一样膨胀起来。
 
然而,市场对猪肉的偏好是瘦肉型的。为了迎合市场,养殖场便着手给猪猪们“减肥”,不过减肥的“妙方”不是增加它们的运动量,而是在其饲料中加入瘦肉精。

图片来源:网络

除了嗑药“减肥”之外,猪猪们还需被注射大量兽类抗生素。因为在养殖场相对密闭拥挤的空间内,猪猪们极易相互传播疾病。非洲猪瘟病毒就是这样得以迅速传播的。
 
这种追求利润最快最大实现的养殖方法不仅让猪猪的体内充斥着各种病菌与毒素,同时对于猪猪的身心也造成了极大的冲击。猪猪们的动物福利状况令人堪忧。
 
2018年高分纪录片《统治》(Dominion),向人们展示了猪猪们在养殖场里的悲惨一生:

纪录片《统治》中的画面

“它们一辈子没见过太阳,生活在堆满粪便的猪场。那里拥挤、肮脏,全是同伴被肢解的尸体。直到被送去屠宰场,它们的一生才得以解脱”[2]。
 
而它们的粪便曾经是人类农业中非常重要的有机肥料,但工业化养殖的兴起,珍贵的农家肥也成为污染环境的“凶手”。
 
高度集约化的养殖方式产生了远超过本地土地能够吸收与分解的动物粪便。于是,有些养殖场为了节约环保开支,直接将动物粪便排入河流,或者液化后洒入田野、空中。这导致养殖场的附近的土地、空气、水源被严重污染,给周围动植物以及人类生活带来了严重危害。
 
在工业化养殖的不懈“努力”下,人们终于将猪猪们化宝为毒。

2、唇亡齿寒

工业化养殖不仅让猪猪们的命运不堪,同样猪猪们也将厄运“回赠”人类。
 
含有瘦肉精猪肉严重损害人类健康。
 
国内外的相关科学研究早已表明,瘦肉精的主要成分盐酸克仑特罗会导致人体产生恶心、头晕、四肢无力、手颤等中毒症状,特别是对心脏病、高血压患者危害更大。长期食用则有可能导致染色体畸变,会诱发恶性肿瘤。
 
肉制品的抗生素残留问题也令人堪忧。
 
兽类抗生素或许暂时避免了动物瘟疫的传播,但是抗生素在动物的体内并不能完全分解。一旦人们食用了存在抗生素残留问题的肉制品,就可能对其健康造成威胁。
 
复旦大学的研究发现,华东地区采集的学龄儿童尿液中有58.3%的样本检出了抗生素残留,其中包括3种兽用抗生素。显然,动物性食品是人体内兽用抗生素残留的主要来源。
 
更令人感到恐惧的是,畜牧业过度使用抗生素是导致具有抗生素耐药性超级细菌出现的重要因素!
 
2015年,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刊发了一篇论文,该论文作者声称已经在牲畜和人身上发现一种能对抗强效抗生素粘菌素的超级细菌基因——MCR-1[3]。携带这一基因的细菌正是从中国养殖的家猪身上发现的。

携带MCR-1基因的超级细菌图片来源:美国CDC

这一细菌特别擅长在不同的有机体上转移,并具有极高的存活率。如果某人食用了或接触了携带mcr-1细菌的动物,那么,理论上这一细菌就可能感染其胃肠道微生物,从而对粘菌素(也被称为最后的抗生素)产生耐药性。
 
如今,抗生素耐药性已成为全球性的公共卫生威胁。根据《抗菌药物耐药性评论》预计,2050年,全球每年将有1000万人死于抗生素耐药,这一死亡人数将超越癌症。
 
工业化养殖种下的恶果终于在人类自己身上得到了报应。

3、环境买不起的单

你可知道,畜牧部门是人类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一个重要来源?
 
联合国粮农署指出,2005年全球畜牧供给链CO2当量排放总量估计值为71亿吨,占到人为造成的温室气体排放总量的14.5%[4]。
 
而在东亚及东南亚地区,生猪养殖业所制造的CO2排放量占到畜牧排放总量的1/4以上。

畜牧业区域排放情况图片来源:联合国粮农署

除了加速全球气候变暖之外,工业化养殖和饲料种植还导致了一系列的生态失衡,包括土地退化、水资源及森林资源短缺。
 
工业化养殖在农业领域是以“作物大面积单一种植”的嘴脸出现的。
 
以美国为例,美国现有养猪场主要分布在北部平原区和大湖区附近的州。为了能够给养猪公司提供足够、价格低廉的玉米——廉价猪饲料中的重要原料,这些地区产出了美国70%以上的玉米。

养殖公司获得巨大利益的同时,这些地区也付出了丧失生物多样性的巨大代价。

美国中北部广袤的玉米田图片来源:网络

相关调查显示,肉奶产业已占领了全球30%的地表用地,70%的农业用地。大量湿地与森林因为工业化养殖而遭遇严重破坏。
 
水资源同样备受工业化养殖的污染。目前,人类用水的8%主要用于饲料作物的灌溉。据联合国粮农组织调查,资本主义主导的这种大规模集约化的牲畜业“极有可能是导致水污染的最大行业”。
 
地球的生态系统无法为这样昂贵的代价买单!

猪猪们的反抗:守护生态,不当造肉奴隶

2006年,由同名儿童小说改编的电影《夏洛特的网》让无数观众感动与落泪。这部关于友谊与成长的电影讲述了,小猪威尔伯在蜘蛛夏洛特的帮助下成功逃脱了被宰杀及成为培根的命运。

《夏洛特的网》 | 图片来源:电影天堂

那么,谁会成为拯救现实中猪猪们的夏洛特?
 
素食,这是很多生态环保主义者或动物保护主义者开出的药方。然而,购买端或消费端的改变是否能够真正解决生产端的问题?我们是否可以在保持人类杂食本性的同时,又兼顾生态保护与动物福利呢?
 
其实,比毛爷爷还要早,咱们先辈们就已经意识到养猪并非只为了食肉,而是一种生态实践。
 
崇祯末年的《沈氏农书》中有一个有趣的计算:

饲养六头猪到六个月饲料大约需花去12两白银,而购买小猪的成本是3.6两,垫草花费1两,共计为16.6两。6个月后屠宰之后以每头猪得白肉90斤算,6头共540斤,可得13.5两白银。但是收支相抵,结果还亏损3两多。
 
然而养猪“每窠得壅九十担,一年四窠共得三百六十担”,换言之六头猪每个月得粪可作一亩半稻田的肥料之用。肥料对于农家而言那是相当重要。于是,当时民谚称:““种田不养猪,秀才不读书,必无成功”,“养了三年无利猪,富了人家不可知”。

由此可见,明末江南地区的农民就已经非常成功地实践了有机农业与养殖业。畜牧养殖与农业被有机地联系在一起,畜牧养殖不只是为人类带来一块食用肉,更是促进动植物资源的循环利用,维持生态平衡的重要一环。

农业宣传画《家家养猪修圈积肥》 陆新耳创作
图片来源:中国农业博物馆

正如毛爷爷所述——“一头猪就是一个小型有机化肥工厂”,各种自然的植物都能成为猪的饲料,猪为人类带来食物,猪的粪便给作物提供肥料并滋养土地,而肥沃的土地既为人类带来了食物,也保护了生物的多样性。
 
或许有人会质疑没有工业化养殖,哪来充足的猪肉供给?
 
事实上,根据国家统计局及农业部的数据显示,我国猪肉生产是处在一个供应过剩、供大于求的状态[5]。换言之,我们的生活中并不需要那么多的猪肉。
 
此外,当下中国的餐桌浪费问题非常严重。
 
WWF与中科院2018年发布的《中国城市餐饮食物浪费报告》指出,中国餐饮业每人每餐的人均食物浪费量为93克,浪费率为11.7%。这其中猪肉的浪费量占了总浪费量的10%,每人每餐浪费9.2克[6]。

这意味着,即使那些被中国人“消费”了的猪肉当中,也有很大部分是浪费掉的。


资本主导的工业化养殖不仅没有给人们提供高质量的食物,为大家解决吃上好肉的问题;相反,由于一味追求生产效益和过度生产,它还带来了一系列恶性的后果——食品安全事故频发,生态环境严重受损,本地土猪品种濒临灭绝,以及人们餐桌上的严重浪费等等问题。
 
是时候将猪猪以及我们人类从这种资本主导的农业/养殖业工业化的灾难中解救出来了!
 
猪猪们不是造肉机器,而是咱们生态实践队伍中的重要成员!


2019年,让我们为猪猪们虔诚地许个愿,希望它们早日摆脱工业化养殖的枷锁。
 
而对于我们这些爱吃肉的家伙来说,我的新年愿望是——我们的年夜饭中尽早出现生态、健康、美味的来自咱们本土土猪品种的大碗红烧肉。


注释:

[1] 中新网,“中国累计扑杀生猪91.6万头 农业农村部:非洲猪瘟对市场影响有限”,http://www.chinanews.com/cj/2019/01-16/8730696.shtml,2019年1月16日。

[2] 克里斯·德尔福斯,“别问我为什么不吃肉,看完这部纪录片,谁TM还能吃下去!”,人民食物主权,http://shiwuzq.com/portal.php?mod=view&aid=1781,2019年1月20日。

[3] 新华网,“威胁逼近,全球与超级细菌“赛跑”,
http://www.xinhuanet.com/tech/2017-02/19/c_129485210.htm,2017年2月19日。

[4] 联合国粮农署,“GLEAM1.0 – 温室气体排放及减排潜力评估”,http://www.fao.org/gleam/results/zh/。

[5] 中国证券报,“猪价跌破成本线,生猪养殖苦不堪言”,http://www.xinhuanet.com/finance/2018-04/19/c_129853600.htm,2018年4月19日。

[6] WWF中国,《中国城市餐饮食物浪费报告》发布,多方共议筹备“中国减少食物浪费联盟”,http://www.wwfchina.org/pressdetail.php?id=1810,2018年3月27日。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