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叫板《自然》杂志,不能把农业道路问题当成简单的算术题

2019-1-8 18:13

原作者: 胡跃高 侯解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2018年12月12日,《自然》(Nature)杂志登载了一篇文章“土地用途改变对减缓气候变化的效应评估”(Assessing the efficiency of changes in land use for mitigating climate change)(以下简称“评估”),从全球气候变暖角度粗线条探讨农业土地利用中农田、牧场、生物质能源、新建林地的调整问题。文章提出了作者的基本认识,没有给出明确的结论。
 
两天后的12月14日,英国《每日邮报》网站报道了采访论文作者之一——瑞典理工学院的副教授斯蒂芬·维尔塞纽斯的消息。在采访中维尔塞纽斯说:
 
瑞典的有机豌豆比常规现代农业对气候的影响高约50%,有机冬小麦高约70%。

这意味着用有机方式生产同样多的粮食需要开垦更多土地。

由于开垦土地需要砍伐森林,有机农业扩大面积就会间接刺激二氧化碳排放量,世界粮食生产是由国际贸易决定的,我们在瑞典种植作物的方式会影响热带地区的砍伐活动。如果使用更多土地换取同等数量的粮食,我们等于是在间接鼓励世界其他地方进一步砍伐森林。

权威期刊登载,加上宣传文章结论 “反常”,文章一出即被各大媒体转载。
 
综合来看,“评估”一文的核心论点是,由于有机农业的单产比常规现代农业低得多——文章称这主要是种植有机作物不使用化肥的原因——为了生产同等数量的有机食品,需要开垦更多土地,砍伐森林,碳排量由此将增加高达70%。用同样逻辑来推论,就连有机肉类和有机奶制品生产也没有工业化农业生产肉类和奶制品更环保。[1] 
 
由于有机农业产量低,所以要养活世界人口,我们需要更多土地,就要砍伐更多森林,从而增加碳排放量。这一逻辑看似如算术题一样清晰明了。然而,事实是否如此简单?“有机农业的单产比常规现代农业低”这一前提,是否已是铁定、不争的事实?在21世纪的中国我们应该如何看待有机农业?借此机会我们讨论如下。

一、欧美常规现代农业与有机农业的争论仍将持续一段时间

欧洲早在19世纪初之前就开始认识到耕地土壤肥力降低问题。

1800-1804年,德国自然科学家亚历山大·冯·洪堡发现秘鲁农民利用钦查岛鸟粪增产现象,英国人随后宣布对钦查岛拥有主权,组织开采。19世纪70年代在开采约1300万吨后钦查岛鸟粪资源几近枯竭。1900年美国商人为寻找鸟粪,曾在世界范围内对91座岛屿宣示主权。可见当时激烈的掠夺式开发行为。

在研发方面,1840年李比希提出植物矿质营养学说,接着鲁茨(1842年)取得了制造普通过磷酸钙的专利,同时法国发现钾盐矿,开始生产钾肥,而随后哈伯(1904-1908)提出了合成氨工艺。

生物科学方面,1866年孟德尔发表了“植物杂交的实验”论文,1900年被生物学界再次发现而肯定。

在实践应用中,19世纪末时,美国植物学家路德·伯班克开发了800多种植物品种,科学领域中关于引入外地作物品种、家畜杂交优势已经成为普通知识。

20世纪初前后,欧美世界是一个发现与发明的日新月异的时代,常规现代农业在此过程中迅速萌动,爆发式发展。
 
另一方面,大约在19世纪中叶开始,人们就关注到了现代化、常规现代农业发展会导致土壤肥力衰竭问题。马克思、列宁都曾指出过资本主义农业割裂城镇和农村,忽视来自城市肥力资源的问题。

1909年,美国农业土地管理局局长富兰克林·H·金考察了中国、日本、韩国的农业,总结出东方数千年可持续农业的经验,于1911年写成了《四千年农夫》一书。作者用现代眼光系统审视与思考传统农业,成为有机农业的重要开端。

1924年,鲁道夫·斯坦纳对李比希学说中“肥料包含了植物生长所需的元素”表示质疑,提出了“生物动力农业”的理念,这成为早期有机农业发展的又一推动力量。

艾尔伯特·霍华德带着对同样问题的更强烈的关注,与对前人反思成果的深度认识,在印度进行了长期的农事实践、跟踪学习与研究,于1940年完成了《农业圣典》出版,指出:

东方的农业实践已通过了最高水平的考试……中国的小农系统仍保持着稳定的产出,经过4000年管理后肥力仍无损失。

这标志着有机农业道路的发现与形成。

以上两方面情况,便是近代世界关于常规现代农业与有机农业道路孰是孰非问题百年争论的形成过程。

之后在两条道路上不断有新人加入其中,参与争论。多年来处于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状态。

比较而言,常规现代农业得到科学界的支持,产业界大量投入发展,进而得到政府支持,经费相对充足,处于强势地位;有机农业则主要是前沿探索者、思想家、哲学家、开明人士与部分非政府组织参与,在实践中探索,很少有经费支持,是小众,处于弱势地位。
 
近年来,随着常规现代农业问题不断暴露,双方争论趋向具体化,短兵相接、你来我往、频次增加。

如2018年10月,法国国家医学研究所的流行病学家朱丽亚·鲍德里(Julia Baudry)在《美国医学会杂志》发表了他们对68946名成年人平均持续时间为四年半的观察结果,证实经常食用有机食品的人降低了患癌症的整体风险。随后便有媒体提出研究方法不严格等问题。

从这一历史背景考虑,《自然》(Nature)杂志登载的这篇论文,只是在前期争论基础上增加的一个不大不小的砝码。
 
从发展态势看,世界常规现代农业尽管其现实经济政治体量更大,但已经处于发展颓势。全球粮食生产基本为常规现代农业主导的生产内容。2010年全球粮食产量为26亿吨,2016年为26.102亿吨,2017年为26.27亿吨,呈现出增长乏力的特征。

而另一方面,有机农业则处于长势。瑞士有机农业研究所(FiBL)和国际有机联盟(IFOAM-OI)2018年发布的《世界有机农业概况与趋势预测》表明,2010年世界有机农业用地面积为3700万公顷,2016年为5780万公顷,2016是2010的1.56倍。

世界关于常规现代农业与有机农业谁胜谁负的问题还没有解决。两者的争论仍将持续下去,直到水落石出。但从整体形势看,相持争论的时间应该不会太久远了。


《2018年世界有机农业概况与趋势预测》中英文版封面,中文版封面拍摄于正谷有机茶园︱图片来源:3O有机农业公众号整理

二、欧美有机农业要解决什么问题,其不足何在?

几乎从一开始起,世界常规现代农业就是将注意力集中在解决粮食安全问题上的,期望用最低的成本生产最多的产品。其它的问题则几乎始终不在其考虑范围之内。

然而,在一个多世纪过去之后,伴随着世界人口增长,城市化率大幅度提高,今日世界农业面临的粮食安全问题不但没有解决,而且还普遍出现了新的、更棘手的问题。

例如普遍的食品质量与社会健康问题,颠覆性的生态环境问题等。即便像欧美世界已经解决了粮食安全问题长达1个世纪左右,但上述新问题也无法自行得到解决。
 
物极必反,否极泰来。欧美等国农业领域各种食品安全问题、生态环境安全问题持续发作,不断蔓延到全世界,使得常规现代农业在百年风光之后,正在越来越失去话语权。与此同时,有机农业则稳步发展。

2015年统计,美国是世界最大的有机产品消费国[2] ,它将自己生产的常规现代农业产品外销,同时大量进口有机产品,多年为世界最大的有机产品进口国。

欧洲则是世界有机农业发展最快,发展水平最高的区域。2015年欧洲有6个国家有机农田面积超过10%,其中芬兰为10%,捷克共和国为11.3%,意大利为11.7%,拉脱维亚为12.8%,瑞士为13.1%,瑞典为16.9%,奥地利为21.3%。欧洲国家有机农业发展仍方兴未艾。
 
尽管欧美国家有机农业发展迅速,但并非没有问题。

事实上,因欧美农业发育发展中多数不存在紧迫的粮食安全问题,其注意力多集中在食品安全问题与生态环境安全问题目标上,从而导致长期以来,其有机农业生产中单产较低,许多的定位试验结果也是如此,这样的观念随后扩散到了其他相关的国家,在发展中国家的有机农业报告材料中往往也发现其单产低的情况。

这样的情况与发展中国家面临现实的粮食安全问题,及世界未来发展中粮食安全问题依然将长期存在的需求相矛盾,从而要求有机农业要既能解决食品安全问题、生态环境安全问题,也必须考虑解决粮食安全问题,否则其生产发展空间将面临严格限制。

欧美有机农业发生发展中在产量问题存在先天不足,长期没有引起重视、扭转局面,成为影响有机农业发展的重要制约因素。这无疑成为了常规现代农业一再攻击有机农业,屡屡得手的软肋。

三、有机农业产量一定比常规现代农业低吗?

“评估”一文提供的关键产量数据如“瑞典的有机豌豆比常规现代农业对气候的影响高约50%,有机冬小麦高约70%。”反过来就是讲,在瑞典常规现代农业方式的豌豆产量比有机农业方式高50%,冬小麦高70%。

国内媒体在介绍“评估”一文时,进一步提到“有机水果和油料作物的产量比传统农业低3%-11%,而有机蔬菜和谷物的产量跌幅达到了26%-33%” [3],直指有机农业产量低“死穴”。

似乎只要一谈产量问题,有机农业就肯定没戏。然而,这件事并非如此绝对,如此简单。
 
世界有机农业已经在发展变化。2018年国际有机联盟重新定义的有机农业概念为:

有机农业是一种能维护土壤、生态系统和人类健康的生产体系,她遵从当地的生态节律、生物多样性和自然循环,而不依赖会带来不利影响的投入物质。有机农业是传统农业、创新思维和科学技术的结合,她有利于保护我们所共享的生存环境,也有利于促进包括人类在内的自然界的公平与和谐共生。

其中“有机农业是传统农业、创新思维和科学技术的结合”部分,包含了接受常规现代农业发展过程中积累的符合有机农业要求的增产技术。

这在理论上意味着只要有机农业还有潜力增产,随着时间的推移,技术体系的不断完善,它的单位面积产量就将持续提高。
 
20世纪90年代,有机农业引入到中国。中国是世界农业中的高产王国,自然对有机农业提出了高产要求。经过20多年的努力,已经建立了系列有机农业的高产技术体系。

我国在有机蔬菜与水果生产上已有数十例与常规现代农业同样高产的典型:

在杂粮(燕麦、荞麦)生产上已经证明采用有机生产方式与常规现代农业产量不相上下;此外刘小平在四川泸州、高永在山西灵丘进行的有机玉米生产技术试验,证明产量与常规现代农业类型持平或略高;闫洪明在山东滨州做的有机小麦生产试验表明不低于常规现代农业生产方式产量水平;朱安妮在河北唐山做的试验证明有机水稻产量水平不低于或高于常规现代农业水平。

中国有机农业目前处在初期发展阶段,仍在快速发展中,主流科学团体在多年观察之后正在稳步加入到研究中来,有关有机农业的增产技术仍在发展积累与完善中,存在继续增产的潜力。
 
在否定了有机农业产量一定更低这个前提后,“评估”一文的整个论证及其结论便不再成立。

“评估”一文中还有一个论述,即有机肉类和奶制品的生产也不如工业化生产的肉类和奶制品环保,原因是如果用工业化的方式生产肉类和奶制品,就可以在别的地方释放更多的土地,因此工业化的生产方式更环保。

这与“评估”一文的整体逻辑一致,也是建立在简单的算术计算基础上。
 
农业系统本身是复杂的非线性系统,是处在发展变化中的复杂巨系统。

尽管“评估”一文没有明确表示观点,但其作者对文章的解释中,是从常规现代农业与有机农业二元对立的观点出发,将单产固化,以碳排放作为唯一标准,以简单的方式否定有机农业,肯定常规现代农业,不考虑水资源污染与枯竭问题、土壤污染问题、食品安全问题、化石能源耗竭问题、人类社会发展进步问题,存在论据不全面不系统、衡量标准单一、结论简单化问题。

这样的结论不能作为确定世界农业发展方向与道路的依据。

四、中国农业的五大安全问题与全域有机农业的未来

今日中国农业面临的发展问题,不单纯是全球气候变暖问题一项,而是面临着食品安全问题、乡村社会安全问题、生态环境安全问题、粮食安全问题和国际农业安全问题五项安全问题。

全球气候变暖问题属于生态环境安全问题,是世界与各国五大农业安全问题中第四项安全问题中的一部分内容。其它平行的问题有水资源问题、土地资源问题、生物多样性问题。

在逻辑关系上全球气候变暖问题排在靠后位置。因此,这一问题不能作为唯一的决定因素影响世界农业行为。
 
今天当我们考虑中国农业未来发展道路时,既要接受欧美国家在发展常规现代农业过程中发生问题的经验教训,看到他们在有机农业发展中积累的经验教训,还要结合自己最新面临的严峻形势,紧密结合社会经济发展需要。
 
过去四十年的发展过程中,我国形成了工业化、城市化超前发展,而乡村板块越来越落后的局面,导致国民经济发展中深度存在不平衡、不充分矛盾,成为重要影响因素。

其中的不平衡主要为城乡发展的城市板块相对超前,乡村板块明显落后的不平衡;发展不充分则是乡村发展的不充分。

一得必有一失。工业化、城市化、常规现代农业属于工业文明思维与行为,其超常发展使我们获得了今天的成就,但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了今天的问题,成为最新的国民经济发展的主要矛盾与主要矛盾方面。

今日世界,工业文明已经处于颓势,生态文明正在走上历史舞台。世界已经处于工业文明走向生态文明的文明过渡期。

十九大确定了乡村振兴战略,正式吹响了我国向生态文明进军的号角。

从世界百年农业道路的探索中可以明确得出结论:唯有有机农业可以一箭五雕,一举解决五大农业安全问题。

这一基本情况决定了我们必须抛弃工业文明观念,抛弃常规现代农业,迎接乡村有机农业建设的新时代。
 
钱学森曾经指出,21世纪是地理系统建设的世纪。

从国家地理系统建设角度看,中国未来有机农业建设是全地理系统的建设,简称为全域有机农业建设,即未来农业要走全域有机农业道路。

按照地理系统要求,我们要突破现行实践中单打一的只抓有机生产的方法,走有机生产、有机社会、有机社区三位一体,同步建设的道路,实现城乡和谐发展与生态文明目标[4] 。

全域有机农业道路是由工业文明此岸通向生态文明彼岸的现实桥梁与光明大道。

五、农业发展方向道路与全球气候变暖问题

近三十几年中,全球气候变暖问题逐步成为国际社会的热点问题。随着推进,该问题逐步呈数字化、指标化、绝对化、神圣化发展态势。

从根本上看,由全球气候变暖视角看世界是一种从天上看地下,从空中俯瞰地面的认识问题方法,是一种积零为整,发现问题的方法。

然而,发现问题是一回事,解决问题是另一回事。
 
全球气候变暖本质上是一种现象,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中,工业化、城市化是主因,农业部分最多只占20%-25%的部分。

必须指出,即便是这20%-25%的部分中,相当一部分也是由于工业化、城市化社会经济偏态发展成百年积累所导致的。

在这种背景下,丢掉主要矛盾,而期望仅凭十分有限的非社会经济论据,试图确定世界农业发展方向与道路问题时机尚不成熟。

农业问题是地上的问题,是低层次系统问题;全球气候变暖是天上的问题,是高一层次的系统问题。农业问题有农业问题的逻辑,全球气候变暖问题有全球气候变暖问题的逻辑。

就生态文明建设问题而言,农业问题比全球气候变暖问题更具有紧迫意义与现实意义。

人类社会只有首先解决了农业问题、解决了低层次系统问题、解决了地上问题,才能最终解决全球气候变暖问题、高一层次系统问题以及天上问题。

从这一意义上讲,研究全球气候变暖问题对于农业发展方向与道路问题只具有参考价值,不具有决定意义。因而,企图用简单的算术逻辑来决定有机农业与常规现代农业方向与道路问题的方法是值得商榷的。

注释:
[1] 参考消息:《英媒:研究显示有机食品更不利于环保》,2018年12月17日http://www.cankaoxiaoxi.com/science/20181217/2365697.shtml
[2] “3O有机农业”微信公众号:《数据:2018年全球有机农业发展报告》,2018年7月18日 https://mp.weixin.qq.com/s/HdthKXhd1D0jv3YzsCukjg
[3] “马前卒工作室”微信公众号:《<Nature>说有机农业威胁世界,怎么算的?》,2018年12月22日
[4] 胡跃高. 论全域有机农业建设战略. 行政管理改革, 2018年第8期:45-50页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