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食物主权讲座预告 | 滠水农夫:中国农村的60年沧桑巨变,我为农民鼓与呼!

2018-11-29 16:09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主讲人:滠水农夫

70后,出生农家,感念生民之艰,因此对三农较为关注,写文不为名利,只慰我心!

食物主权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年,也是人民公社成立60年,60年的沧桑巨变,中国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些变化是怎样发生的,有什么内在规律?我们有幸邀请到独立学者滠水农夫先生,并作一个简要访谈。

滠水农夫

我们知道,安徽有个小岗村,因为当年率先实行分田单干,成为改革开放的标志。小岗村作为一个时代转折的节点,形成新中国前后两个时期的分界线。关于这两个时期关系的争议很多,官方的说法叫“互不否定”。我记得作家刘继明写过一个《人境》的小说,这部小说对前后三十年的反思极其深刻,里面主要也是写农村的,写到农村的变迁,是用文学艺术的方式,深刻揭示了我们时代的真相。我作为一个对三农感兴趣的门外汉,显然在理论素养上严重不足,我就只能用我的方式,通过接受人民食物主权的访谈,谈一些感性认识,不对的地方请批评指正。

食物主权

非常感谢农夫先生就“中国农村的60年沧桑巨变”话题接受人民食物主权的访谈!农夫先生是一位70后,出生农家,“感念生民之艰,因此对三农较为关注,写文不为名利,只慰我心”;农夫老师谦卑的治学态度、严谨而接地气的治学作风也令小编深感佩服,再次感谢农夫老师应允接受访谈,热切期待!

本次食物主权与滠水农夫的访谈将围绕以下7大问题展开:

★ 改革必然引起农民分化,分化的起点就在分田单干,并由此开始的农业资本化、私有化过程。

★ 基于农民已经分化的基础,邓小平当年提出的“二次飞跃”能实现吗?当时的农民为什么那么容易就接受了分田单干?

★ 分田单干后,农民去组织化了,对农村有什么影响?

★ 当初实行分田单干的时候,政府宣传是根据农民的意愿,真的是这回事吗?

★ 小农经济能解决中国的问题吗?如果不能,还可不可以重新走当年人民公社集体化道路?

★ 面对资本市场的包围、压迫,小农的出路在哪里?

★ 经过40年的社会发展,三农问题对将来中国社会发展将产生什么影响,我们能做些什么事?

讲座信息

时间:2018年12月1日(本周六)19:00—21:00

地点:人民食物主权网络讲座群

主题:我为农民鼓与呼——中国农村的60年沧桑巨变

主讲人:滠水农夫

报名方式:长按识别下方二维码,填写报名表即可【已加入人民食物主权讲座群的筒子不用再报名啦】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