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让孩子的校园午餐不用转基因食材,我们做到了! | 2018食物主权年会发言

2018-11-21 17:52

原作者: 陈儒玮 等 来自: 人民食物主权
导 语:2018年10月27-28日,人民食物主权年会在山西省永济市蒲韩乡村顺利召开,来自各地关注或实践农村集体经济、生态农业与合作组织、城乡生产-消费网络、青年参与乡村振兴等议题的思考者与实践者共聚蒲韩,分享经验、探索出路。从西藏无人区的嘎措乡到中原腹地的南街村,从地中海沿岸的意大利到会场所在地的蒲韩乡村,从台湾改善校园午餐的民间行动者到大陆扎根乡村的乡村建设者,我们在时间、地域与城乡的相互交错中给予了彼此精神上的支持、经验上的分享,以及思想上的碰撞,共同探讨如何从食物出发,改造生产关系、社会关系和生态关系的议题,并推动其落地生根,在当前资本主义化工农业给农民生计、生态环境和生命健康带来严重威胁的背景下,探索一条出路。

近日,我们将陆续推出年会精彩发言,满满的干货,敬请关注!今日推送精彩发言第六篇,让我们走近宝岛台湾,一起来了解台湾校园午餐的状况,了解台湾的民间行动者是如何推动校园午餐禁止转基因食材的?

唐利群   北京外国语大学老师

唐利群  食物不仅是食物,也是一种政治,它可能是跟政治制度、文化制度紧密相关的,包括食物是如何生产的、如何消费的、生产什么……

我这里跟大家说一个故事,也是听来的,就是我们为什么说食物也是一种政治。在七十年代中美关系缓和的时候,中国一些代表团去美国考察,等他们回来的时候毛主席问他们感受如何,其中有两位代表团成员的回答是:美国还可以,但就是他们的食物不好吃,吃起来没有味。毛主席说了一句话:社会主义的食物比资本主义的要好吃。

改革开放四十年,其实也是人民公社解体、集体经济衰落的一个历史,从这四十年来看,我们也非常清楚,为什么资本主义的食物不好吃。何止是不好吃,越来越没有味,而且还可能是有毒的,也可能是要吃死人的,甚至吃的人是要断子绝孙的。因此这个会议有来自全国还有全世界不同地方的同志们分享合作社的经验,重新再去反思和重走集体化和互助合作道路,我觉得有特别大的意义。今天会议的上半场,有来自台湾的讲者,也有来自意大利的讲者,所以说是一个很世界性的会。那我们首先请第一位讲者陈儒伟,来给我们介绍台湾的“校园午餐”。

陈儒玮  校园午餐搞非基行动共同发起人

陈儒玮  谢谢唐老师,很高兴有机会来参加人民食物主权五周年年会,我也很高兴第一次来到大陆就遇到这么多非常有意思的伙伴。我还是想从行动的经验来跟大家分享,至少我在台湾参与了十几年关于学生在学校吃午餐这件事的运动,以及台湾的消费者如何通过自己的行动来改变台湾政府的政策,所以我就从这几个小小的经验来跟大家分享。

因台湾主妇联盟,我与食物结下了不解之缘

我的名字叫陈儒玮,来自台湾。一般人去台湾的时候可能都是在台北,台北在台湾北边,而我在高雄,在台湾的南边。高雄实际上是一个国际性的大港口,所以我是来自这样一个有海的城市。我住在高雄市中心,从高雄港口看过去的景象跟这几天在永济看到的完全不一样。

首先我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的经历,其实跟刚才唐老师一样,我的经历完全跟农业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大学时候念的是水资源调查与工程,就是在搞自来水厂,每天要算下水如何清理才能提供给大家干净、安全的水。后来念完大学去当兵,当完兵回来后考了环境教育研究所,专门做环境教育。我进去跟的那个老师,是做金门岛屿研究的,所以我就到了金门,不再搞水资源了,而是做了金门传统建筑的解说。所以事实上,我在做硕士论文的时候,读的是怎么做社区营造,怎么去营造社区的博物馆。后来在研究所念完之后,我就不知道要干嘛,觉得自己没什么专长一样。

后来我的学妹,但比我早毕业,她就跟我说,“学长学长,我工作的地方有一个空缺,你要不要来?”那有工作我就去了。没想到我去的那个地方是一个民间环保组织,我之前完全没有参与过任何的民间运动,就是个一般的大学生。结果到了那之后,我也不做民间传统建筑,也不做水资源了。我们那个民间环保组织,教我们如何去设计课程,他们说“你也是环境教育毕业的嘛,应该会设计各种各样的活动”,所以就让我设计亲子饮食教育的活动。我的人生跟食物发生关系就是在这个民间组织,这个民间组织我稍后会介绍,也跟这次的主题非常有关系。

我在那个民间组织工作了将近八年的时间,在这八年之后,我就自己独立出来成为一个自由工作者,也就是个体户,通过自由工作者的一个力量,来推动现在台湾的非基因改造和消费者教育。在这里先跟大家说一下,我们在台湾叫非基改即非基因改造,大陆这边叫非转基因。我刚来的时候就看到蒲韩新青年公社做的菜籽油,上边有“非转基因”这四个字。台湾卖的东西,外边就写“非基因改造”,或“非基改”,所以等会我还是会用我比较熟悉的台湾说法来跟大家说,大家可以自己转换一下,看到非基改就是非转基因。

蒲韩新青年公社菜籽油

我当时加入的那个民间组织,叫主妇联盟环境保护基金会,在座的也有听过“主妇联盟”这四个字的,那一定也听过一个叫“主妇联盟生活消费合作社”的组织,这两个组织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黄淑德女士,也出现在昨天的食物主权五周年影片上。这两个组织的关系容我简单说明一下:“主妇联盟环境保护基金会”成立于1987年,是一个做议题倡议的组织,主妇联盟的主要成员基本上都是中产阶级,是由30岁以上的高级知识分子所组成的一个民间的基金会。后来这个组织里有一群妈妈,因为非常关心食物的议题,所以就发起了绿色共同购买,一起合作去买对环境友善、对土地友善、对我们的健康好的产品,当时叫“绿色共同购买”,后来一步一步行动之后,在2001年正式成立了“主妇联盟生活消费合作社”。


这两个组织共用“主妇联盟”这四个字,但是业务和人事是完全分开的,也就是基金会主要是做议题倡议地,而合作社主要是售卖商品的,有台湾的商品,也有一些国外公平贸易的商品,当然是以台湾小农生产为主的商品。这个就是我接触食物运动的起源,事实上在主妇联盟基金会与主妇联盟合作社这两个组织里的工作,打下了我参与民间运动的基础,我所有的任何跟食物有关的知识,都是从这两个组织中学习来的。

我在主妇联盟基金会,长期担任编辑工作,主要是做网站,也做点梳理,写部落格(博客),也编刊物,常年与文字为伍,经营社群媒体。下边是我在主妇联盟基金会的时候,做的两本跟“基因改造”有关的刊物。大家可以看到,讲基改,讲转基因,就会讲到黄豆,所以有一期就做了黄豆,有一期是做了全球反孟山都游行的行动刊物。这些是我在台湾主妇联盟基金会工作时主要做的事情。


从主妇联盟到校园午餐搞非基行动

2014年的年底,我离开了主妇联盟基金会,同时发起了一个运动,这也就是为什么这次我会被邀请来参加年会的一个运动,叫做“校园午餐搞非基”。这里边有七个字——校园午餐搞非基——很显然这七个字里边有两个主题,一个主题是“校园午餐”,就是小朋友们在学校吃的午餐,另一个“搞非基”就是非转基因。我为什么要特别用“搞非基”这三个字呢,在台湾有一句话,说这个“飞机”会变成空中的飞机,所以如果台湾人说你在搞什么飞机呀,就是说你在搞什么花样。所以当时我们就利用了这样的谐音,就是你看,校园午餐,要搞一些花样,我们是希望我们的学校午餐里不要使用转基因的黄豆。因为我是从台湾来的,我的演讲方式就是台湾那边的习惯,如果大家有任何的问题都可以举手,如果我的问题你们愿意回答会有奖品。


如上图所示,“校园午餐搞非基”这个运动,上边画了两个箭头,大家可以看到右边这个箭头一直到现在,就是说“校园午餐搞非基”这个运动一直到现在都是志愿者的行动,完全没有立案,完全没有成立任何组织,完全都是网络上的志愿者在行动。左手边这个“校园午餐”为何要多画一个箭头,是因为我们从校园午餐这里,又另外成立了一个专案,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同时进行两个专案,一个叫做“校园午餐搞非基”,一个叫做“学校午餐22”,后面计划就是专门关注学校午餐的,它跟非基改这个没什么关系。“学校午餐22”这个计划受到台湾富邦文教基金会的资助,所以这个计划部分是有钱的。但是“非基改”这个部分,主要是我在从事这部分,是没有钱的,完全是志愿者的行动。这个有一点点复杂哈,总之就是靠那边的钱养活这边的。大家可以看到,如果我们只靠志愿者的话,事实上是不太有那么多的力气和金钱一直走到现在的。

那么右边这里画了两个人,为什么是两个人?因为目前这个运动,到现在为止只有两个人在做,我就是其中一个。大家看“学校午餐22”这里有4个人,包括“搞非基”里边的那两个志愿者,一共有四个人来做,因为这里边有钱,所以我们又请了两个全职的工作人员。所以这个团队有4个人,另一个团队有2个人,加在一起总共几个人?4个人,你们数学真的太好了。这次遇到很多大陆的朋友,大家都会说“台湾的运动非常兴盛”,但是我告诉大家一个事实,台湾的运动,很可能每个运动就只有10个人,但是10个运动加起来可能才有60个人,所以有不少人是身兼各种各样不同的运动。这是台湾民间运动的一个现状跟大家分享下。

台湾校园午餐的现状与改善

我这两天一直在思考,因为我来的时候完全不认识严海蓉老师,虽然我跟她坐同一班高铁来这边;昨天跟王丹老师坐同一桌吃饭,我一直以为王丹老师是学生,看着好年轻的,我就是发现这些老师完全没有任何架子,这跟我在某些场合看到的老师是不太一样的。每个人做自我介绍的时候都是“你好,我是念社会学的” “你好,我是念人类学的” “你好,我是在乡村做实践工作的”……那我就想说,我一个环境教育者到底要干嘛,我在这个年会问大家要干嘛?所以这两天我一直在想,我身为一个环境教育工作者,我既不是念农业的,也没有在乡村工作过,我是一个从都市来的,不是社会学家,也不是人类学家,那我这样一个做教育的人,我到底可以在这个年会提供给大家一个什么样的经验。

后来我想了很久,决定就写这几个,也是我们在台湾常讲的:第一个,我们一直相信,通过教育可以改变社会。大家现在的消费都是为了以后想要的未来,你现在消费什么东西,比如消费对环境有害的东西,表示你希望你的未来是一个环境有害的未来,所以你的消费就是为了你的未来,你做什么样的消费,就会得到什么样的未来。我们一直在思考有没有另一种生活价值的可能性,这也是我昨天听了一整天大家在讨论的事情。我觉得事实上大家在讨论生态农业、讨论规模经济、或者讨论资本主义,事实上都是在讨论一种价值观念,我觉得是在讨论价值观念上的一种立场。我们在思考有没有另外一种生活价值的可能性,那我想这大概是我们在台湾的经验可以带给大家一点小小的回馈的。

先简单介绍一下台湾学校午餐的状况,这样大家比较容易理解我们在做的事情。台湾校园午餐供应现在有三种形式:

第一种是公办公营,就是学校设有厨房,学校的厨师、营养师(开菜单、审核食材)都是学校聘雇的,这叫做公办公营的午餐制度;

第二种是公办民营,就是学校有厨房,但是营养师和厨师是外边的厂商进驻的,学校提供空间,委托外边厂商提供人员进来,提供食物给小朋友吃;

第三种是外订盒餐,就是外边做好的送到学校去,小朋友都吃外边厂商提供的。


这张图大家看一下,这个是我参观过的一个台湾学校的厨房。这个厨房大概供一千人左右用餐,里边的厨师有七八个,所以台湾平均一个厨师要供应200份到250份餐食。大家可以看到,左边这是在洗菜,另一边是煮菜,以及蒸饭的地方,还有一边是把餐送出去的地方,其实厨房并不大,这个是给大家想象一下台湾学校厨房的样子。

台湾学校午餐要收钱,绝大多数要收钱,每餐收费大概是8-10元人民币,这样是便宜还是贵?便宜是吧。这个收费是台湾各地的县市政府决定的,所以平均是这样,有低于8元的,也有比10元还高的。台北市最高,大概是11-12块人民币这样的价格,最高就是12块,台湾校园不可能会超过12块一餐。台湾有18个县市是需要收费的,有4个县市是免费的,那里为什么可以免费呢?有的地方是挖砂石,就是那个地方能产很多砂石赚很多钱,所以会用来回馈给县市的小朋友,说你们可以不用交钱;另外还有绿电,台湾也有那个太阳能发电,绿电的收益也可以拿一部分给校园午餐。所以台湾校园午餐从价格到收费上每个县是完全自主的,是不一样的。


如上图,大家看这里有两份餐,你们说这两份餐是一样还是不一样?不一样吗?其实里边东西是一样的,只是形式不一样。请问这两份摆出来让你选,你会选哪一份?跟大家说明一下,现在台湾的小朋友到学校去,他自己准备一个便当盒,学校不提供任何的餐具。所以小朋友打菜,是把所有的菜都打到一个碗里去,就这样吃饭;左边的餐盘,是打给贵宾吃的。

我们现在有个非常非常小的运动,就是鼓励台湾的餐具使用左边这种形式。这样显然会比较好吃,我告诉你为什么会比较好吃,比如这里边有麻婆豆腐和咖喱,还有菜,那你想象一下你的碗里有麻婆豆腐,又有咖喱鸡,又有菜,你知道你在吃什么东西吗?不太知道,对不对?所以呢,左边这个是打给贵宾吃的,右边这个就是小朋友自己用的,这就是小朋友吃饭的真实样子。所以我觉得刚才唐老师讲的非常有道理,食物不仅是食物,还包括文化、礼仪、美观,东西摆出来好不好看,这也是文化的一种。坦白说我们都说右边的是给狗吃的,搞不好有些狗吃的比这个还好,甚至台湾有些狗出门还要抱着它,给它吃高级的饲料,那些饲料还是非转基因的,台湾的宠物饲料上边会写非转基因玉米、非转基因黄豆。我们现在有个非常非常小的运动,就是希望餐具可以变成像左边这样,不要像右边这样子,至少把菜和饭分开。


目前台湾有475位公职营养师,是国家考试通过的营养师,但是全台湾有3900所小学、中学的学校,供180万份小朋友的午餐,营养师的人力和学校的配置是完全不足的,一位营养师大概需要管8-10个学校。营养师要开菜单,要审核食材,要管小朋友的营养,还要做营养教育,他要做非常非常多的事情,可是一位营养师至少要管10所学校,所以营养师的人力也是我们这十几年一直在推动的事情。这个就是关于台湾学校午餐的现况,40个班级以上才会配一个营养师,如果没有营养师的学校怎么办?比如说唐老师是学校刚进来的新老师,学校就会找唐老师,说你负责学校午餐吧。唐老师可能说“可是我是念中文系的,我又不懂食物怎么办?” 没关系,我们有以前的食谱,你就负责午餐好了。所以台湾有非常多的小朋友的午餐是掌握在完全不懂食物的老师身上,这也是台湾学校午餐目前的状况。


当然,台湾现在也在做一个政策,就是鼓励小朋友多吃学校午餐,多用台湾本地产的食材。有一个名称就是叫“四章一Q”,就是有4个标章,加一个QR code(二维码),总之就是鼓励大家多吃台湾在地的食物。



大家看这是什么?丝瓜,台湾的丝瓜,丝瓜上边贴了一个标章,证明这个丝瓜是台湾本地产的。所以学校的营养师或老师,就必须搜集这样的贴纸。他搜集这个贴纸要干嘛?我跟大家说,政府鼓励这个制度,通常会做第一步,搜集这个贴纸就会有补贴,就会发钱。所以台湾政府会鼓励学校用这个东西,一餐补助多少钱。那你要怎么证明呢?拿这个贴纸去跟台湾政府申请,也是蛮辛苦的一项工作,所以给大家看一下它的状况。

另外还有一个平台,是台湾应该也是独步全亚洲的,叫做校园食材登录平台。这个平台有什么厉害?你可以知道全台湾近3个月以来,每个县市、每个学校在哪一天吃了什么菜;你还可以知道原料是谁提供的,所以台湾的学校午餐食材有一连串的过程,你可以知道我隔壁家的学校今天吃了什么,食材是哪里来的,哪个公司提供的;如果经过验证,会有验证的系统和结果,全部在这个网站上可以看到。


最后一个是台湾在2015年12月通过的一个法律,“禁止学校午餐使用含基因改造的生鲜食材及其初级加工品”,禁用的就有转基因黄豆和玉米,主要是豆浆、豆腐、豆花,还有台湾人吃素的很多,虽然他们不吃肉但是也很怀念肉的味道,所以台湾有个东西很厉害,叫做素肉,素鸡、素鸭,吃起来真的很像真的,这些东西大部分是大豆蛋白做的。所以学校午餐不能提供转基因的黄豆制品给小朋友吃。

台湾现在几乎不吃白米饭,也不太吃粥,这几年流行吃杂粮饭、燕麦饭、五谷饭等,就是不太吃白白的;吃排骨、三色豆腐、空心菜,豆腐还是盒装非基改就是非转基因的豆腐,是哪一个公司生产的都可以看到的,在我刚才讲的食材登录平台就能看到所有的资讯。

民间运动的成果:校园午餐的改善不是凭空得来的

我为什么花时间跟大家解释台湾校园午餐的状况呢?这一切都不是凭空得来的,这一切都是我2007-2018年曾经参与过的民间运动-学校午餐运动得到的成果。不是说政府拨一笔钱,说我们来做个平台吧,政府不会鼓励我们吃在地的食品,不会鼓励我们吃非转基因的食品,这些全部都是台湾的民众发起的民间运动,全部是我们曾经参与过的运动所取得的成果。当然台湾还有非常非常多关注食物与农业议题的朋友、伙伴和团体,他们也发起过各式各样的运动。我今天只介绍自己曾经参与过的,这样会比较有说服力。

我强调,我们所有的运动,几乎都是从这个观点出发的,都是从城市中产消费者出发的运动,相对而言不是从农村生产者出发的运动。这也提出来供大家思考,我觉得非常有趣的,听蒲韩社区的朋友说教育消费者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在台湾教育消费者也是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你教育好消费者你的课程,还有大家对食物的理解,对种植的理解,还有你为什么要种植有机做生态农业……大家越能理解,就越会支持你的行动,越支持你的行动,你的行动就会做得越久,走得越远。其实我们认为在城市的消费者,居住地虽然离土地非常的遥远,但是还是必须要让他知道这些事。

我在2007年加入主妇联盟基金会,当时,有一个三年计划的运动——叫做“许孩子一个健康的未来”,当时就提出要求学校聘任校园营养师,最主要的运动就是这个。当然也提出很多议题,比如说学校午餐跟健康饮食有关系,跟永续环境有关系,跟本土农业有关系,跟政策有关系,跟生命教育有关系,等等。一个学校午餐里有非常非常多的面向,我提出一个当时最有力也是最主要的诉求,就是要求每个学校至少要有一个营养师,这样才能保障小朋友的食品安全。所以才会有刚才说的这475位营养师,不少是因为刚才说的运动产生的。在这个运动之前,台湾的营养师甚至更少,大概有一两百位,所以说我们的运动促使多了两百多位营养师,但事实上远远还是不足。


第二个,2013年,也是主妇联盟基金会发起的运动,当时调查了台北市和新北市公布在学校网站上的菜单,比如说你公布了一个菜单,可能我完全不知道这菜单是什么。台湾有个很有名的夜市叫士林夜市,在士林夜市旁边的学校就提供了一个午餐,叫做“士林嫩煎蛋”,让人觉得很嫩很嫩的煎蛋,其实一看呢就是荷包蛋;另外一个汤叫法式芙蓉浓汤,你根本不知道它在讲什么,实际是玉米浓汤,它起了一个你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名字,你也不知道它长什么样子,所以当时运动要求咨询透明化,才催生了刚才我讲的那个要公开食品资讯的平台,即学校食材登录平台。因为我们当时的倡议,政府才会去做这件事情。


第三,2013年,也是在主妇联盟基金会,我们发起了一个运动——校园午餐要营养不要饲料。为什么说不要饲料呢?大家可以看到上面照片上的另外一个人,就是刚才有人说的“一男一女”中那个女的,叫黄嘉琳。她当时是我的上司,在主妇联盟来说她是我的长官,发起了一个记者会,大家也可以看到黄淑德女士也在里边,当时我们推动了一个“校园午餐要营养不要饲料”的运动。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那一年,台湾的记者拍到台湾进口黄豆的照片,大家觉得这个黄豆进来是要给猪等牲畜吃的。大陆进口的很多黄豆是给牲畜吃的,榨油用的,做饲料用的,但台湾还多了一个用处,就是给人吃的,看来长得比较丑的就给牲畜吃,长得漂亮的就给人吃。所以我们在记者会上,让小朋友去扮猪头,带一个猪的面具,表示小朋友吃的跟猪一样。所以我们才用了“校园午餐要营养不要饲料”这个名称,我们不要吃给鸡鸭和猪吃的饲料级的黄豆,请给小朋友们吃安全的食品级的非转基因黄豆,就是从这个运动开始的。

今天早上吃饭的时候,听到隔壁桌有朋友说转基因到底有什么问题?我们在台湾谈转基因,虽然大家没有学过那么多,但一般谈转基因的时候至少会谈这几个方面:对环境的影响;对健康的影响;企业的垄断——大家知道全世界掌握转基因种子的公司就五六家——杜邦、拜耳、孟山都等这些公司;对粮食自主的影响——台湾的黄豆自给率只有千分之三,所以我们台湾人吃1000颗黄豆,只有3颗是自己生产的,另外997颗都是从外边进口的,所以我们在台湾非常重视粮食自主这件事情,台湾人吃非常非常多的黄豆,豆浆、豆腐等等各式豆制品都吃;此外转基因跟国际贸易也很有关系,我想这阵子大家都有感触吧,就是中美贸易战,一开始就打黄豆,所以转基因的黄豆跟国际贸易也有关系。台湾吃的转基因黄豆大部分都是从中南美洲来的,那些地方大量种植转基因,也大量使用草甘膦除草剂,对他们的健康造成影响。所以在吃基改作物的时候,横跨这些方面,就是我们当时在运动中非常非常重要的方面,希望大家能够知道。


上图就是我们“校园午餐搞非基”一开始,在2014年10月2号,就是四年前的这个时候,趁着地方选举的时候发起一个运动,就是要求这些候选人签一个承诺书,这个承诺书非常的简单。

这都是志愿者的行动,完全没有任何的钱。我们在facebook搞了一个粉丝页,叫做“校园午餐搞非基”,我们把签名放到脸书粉丝页上边。全台湾22个县市,有19个县市参与签署,可以说这个运动在当时是相当成功的,全部都是志愿者做的完全没有花一毛钱,我们就是花点时间在网络上边。我们透过写部落格把信息传递出去,也通过给媒体投书把我们的意见写出来,要求这些有签承诺书的县市政府必须要承诺做到这件事情,最后终于在2015年12月,台湾立法院就通过了要求学校午餐禁止基改食品的倡议。


从2014年的10月到2015年的12月,我们只花了14个月的时间就做到了这件事情。很多人都说,这么快你们到底怎么做到的?坦白说我也说不出原因,但我觉得运气、时机点、还有我们的努力都是促成这一切成果的原因。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出了两本书——《餐桌上的危机》、《基改追追追》,从2015年到现在我们又持续在网络上发布了很多讯息,就是有一个粉丝页,一个博客,总共1286篇文章,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浏览。我也是因为黄瑜老师、严海蓉老师关注我们的部落格,才有机会站到这里跟大家分享我们的信息。另外我们也出了电子报、专书、媒体投书,这是我们目前做到的事情。


当然我们还有一些国际交流,到韩国去,到日本去,大家手里边拿的这个本子就是我到日本的时候翻译的日本的手册,是针对消费者做的手册,也加了台湾这一版的附录。我想今天跟大家分享的最重要的是,我们在今年五月,台湾、日本和韩国签订了一个反基改运动的宣言。大家可以看到黄淑德又出现了,她是台湾反基改运动的代表。大家会发现这里边的主题,我们特别会关注到健康,维护生物多样性、保障粮食自主权、要求食物知情权,这是我们签署的联署书关注的最重要的三个方面。


最后在我刚才提到的学校午餐的部分,我们也关心跟兰屿有关的议题,最近在我来大陆之前办了一个全台湾学校午餐的比赛,我们也希望透过这样的比赛,鼓励学校营养师与厨师还有家长,都多关注为学校午餐辛苦付出的人。


最后还有一个影像展,这个是三十年前即1988年台湾学校午餐的样子,还有鱼,现在台湾吃不到鱼了,因为鱼比较贵,三十年前台湾的午餐几乎都有鱼的,但是三十年后台湾午餐几乎看不到鱼。所以从午餐的食谱,你可以看得到食物的变化。下面这是我们现在正在台湾做展览,桌子上就是一些台湾学校午餐的照片。


因为我发言时间已经到了,在这个地方跟大家做结束,其实我不知道我们的经验能不能被复制,我也不知道我们的经验值不值得被复制。但是我想我们能走到这一步,概括出来就是一句话,持续专注做好一件小事,努力地做,如果方向是对的话,总有一天是会有成果的。用这句话跟大家分享,谢谢!

唐利群  非常感谢儒伟,用特别生动活泼的方式给我们分享了一场他亲身参与的,并且通过这个民间行动改变了台湾校园午餐的一个经验。其实他这个讲座也让我想起,昨天罗其云老师说的,我们可以形成一个共同体,成为这样一个进步的力量,共同去推进某些事情的改变。他在台湾的经验,也特别可以作为我们这边大陆人的一个借鉴。我还记得前一段时间发生的那个事情,一个特别贵的贵族学校的午餐出问题了,有腐烂的番茄等等,看来在大陆中产阶级也是很惨的。儒玮这个分享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很好的借鉴的意义。

现场参会人员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