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政策未松动,多家种企已开始抢跑!转基因玉米向淮海进军

2018-11-18 22:42

来自: 种子天下


根据国务院2006年发布的《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和2016年《“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转基因玉米的产业化势将在2020年有一个阶段性结果。由于玉米的生长周期,若2020年转基因玉米产业化,2018年就要开始繁殖转基因玉米亲本。

在如此背景下,尽管政策层面仍没有松动迹象和消息传来,但今年以来,财新网已经报道了多起新疆、陕西、甘肃、海南等省份的转基因玉米非法制种案。与以往多为小型种子公司或农户涉案不同,山东登海种业股份有限公司(登海种业, 002041.SZ)、湖南袁隆平农业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隆平高科,000998.SZ)等农业上市公司、在全国玉米种业公司排名靠前的鸿翔种业等,甚至央企中林集团都被涉及。

种子公司纷纷抢跑,以豪赌转基因主粮产业化开闸。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事实上,尽管舆论场内“挺转”“反转”还在拉锯,产业化开闸已是箭在弦上。贸易战硝烟弥漫,在种植大省的东北,转基因玉米早已呈星火燎原之势。业内有说法称,转基因玉米的“辽沈战役”已经结束,下一步是“淮海战役”。

 “被污染了”的种子 

8月下旬,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大满镇新新村的玉米地一片郁郁葱葱,长势喜人。但村民老张却高兴不起来,他在自己地里掰下一根玉米,剥开苞叶,本应结满籽粒的玉米棒上,只有不规则分布的少量玉米粒。老张对财新记者表示,今年他种的17亩制种玉米普遍缺粒,甚至出现“橡胶”棒子,减产严重。

玉米杂交制种的过程,是将父本、母本两种不同的种子按比例种植,再人工将母本除去雄花,将父本的花粉授到母本的花丝上。在玉米成熟后,收取母本上的玉米,制成种子。

一般制种农民会在7月末甚至8月初,母本已经充分受粉后,才将父本砍除。老张称,代繁公司在今年6月底将他地里的部分玉米父本提前砍除,当时母本还未吐丝,砍除父本影响了后来的母本受粉,导致他家玉米严重缺粒。

张掖市是全国著名的玉米种子生产基地,全市杂交玉米种子面积稳定在100万亩左右,年产玉米种子4.5亿公斤,占全国大田玉米年用种量的50%以上。在玉米制种的产业链上,最底层的是制种农民,农民由村委会组织统一制种。村委会与张掖本地的代繁公司签一份合同,代繁公司与委托生产种子的种业公司再签一份合同。每年播种前,种业公司把玉米亲本发给代繁公司,代繁公司把种子发到农户手里,农户再“点”到地里。秋收以后,种业公司从代繁公司那里回收种子。

今年父本被提前砍除的不止老张一家。新新村全村的九个社,有3200亩制种玉米父本部分被砍。新新村村主任贺天才对财新记者称,这3200亩中,大部分地块砍除父本的比例在30%,部分地块的父本砍除比例达到五六成。“父本砍得太厉害,村民意见比较大。”

附近的甘州区党寨镇雷寨村,亦有1000多亩制种玉米父本提前被砍。雷寨村七社老何夫妇种了10多亩制种玉米,他家父本有30%被代繁公司提前砍掉。老何说,砍的时候村委会把社长都叫去开会,不允许村民阻拦砍父本。

砍除行动的起因,是6月7日甘州区大满镇政府在新新村进行制种玉米苗期检测时,发现该村一个编号为ZLJX2018-01的3200亩大品种的父本检出转基因阳性,后经多次检测确认含转基因成分。大满镇立即向甘州区农业局汇报,并将镇上保存的亲本封样于6月7日下午带到区农业局再次检测,确认其父本含转基因成分。

肃南县开展玉米品种真实性和转基因成分抽查 | 图片来源:张掖市农业局

新新村和雷寨村两个村4000多亩制种田的代繁公司是中林集团张掖金象种业有限公司(下称中林金象)。中林金象是中国林木种子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后者又是央企中国林业集团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中林金象为之代繁的客户是吉林省鸿翔农业集团鸿翔种业有限公司(下称吉林鸿翔)。

吉林鸿翔是近年来东北种业公司中冉冉升起的新星。凭借猛烈的营销攻势,吉林鸿翔多个玉米品种在黑、吉、辽三省销售火爆。在2018年9月的全国种子双交会上,吉林鸿翔被评为“2017年玉米企业前20强”的第六名。

据《吉林日报》报道,吉林鸿翔成立于2000年,在甘肃张掖拥有制种基地6万亩,在新疆拥有1万亩制种基地,年产种子6000万斤,占全国玉米推广面积的4.5%,其“翔玉牌”玉米种子被评为吉林省著名商标,“翔玉998”“翔玉211”“优迪919”等品种每年推广面积以100%递增,去年1000万亩,今年计划销售2200万亩。2016-2017年度公司销售种子1012万袋,实现销售收入3.6亿元。

甘州区被砍的4000多亩制种田涉及吉林鸿翔的“优迪919”和“杜育311”两个品种。据吉林鸿翔官网,“优迪919”是老品种,已通过吉林、辽宁和内蒙古的品种审定。“杜育311”则于2018年刚刚通过吉林省品种审定。“优迪919”和“杜育311”父本相同,母本不同。此次4000多亩制种田被砍,涉及的正是这两个品种的父本。

据财新记者了解,种子检出转基因后,大满镇镇长妥东、分管副镇长张晓生、农办主任周福铭通知中林金象负责人到甘州区农业局商议处置办法。随后,甘州区种子管理局局长张建忠随同企业带样品送农业农村部玉米种子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兰州)检测。6月20日完成的检测报告显示,新新村和雷寨村都有父本被检出转基因成分,送检的154株父本共有19株被检出含有转基因成分,占比12.3%。

“我一通报情况,鸿翔管生产的老总连夜开了两天车从吉林赶过来,育种家从海南飞过来,马上就开始调查这个事。”中林金象总经理、中国林木种子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崔大庆对财新记者说。吉林鸿翔给崔大庆的解释是,在海南培育父本的时候,被隔壁公司的转基因材料给污染了。

玉米亲本种子的生产常常在海南南繁基地进行。据海南省农业厅主办的中国南繁网介绍,南繁是利用海南岛南部地区冬春季节气候温暖的优势条件,将夏季在北方种植的农作物育种材料,于冬春季节在南方再种植一季或者两季的农作物育种方式。近年来,全国近30个省份的800多家科研院所、高等院校及科技型企业约6000多名农业科技专家、学者,来海南从事南繁育种工作。

崔大庆转述吉林鸿翔的解释称,其在海南的育种基地紧挨着另一家公司的育种基地,两家基本没有隔离区。吉林鸿翔的育种家就想进行时间隔离,也就是隔壁公司玉米散粉的时间,跟吉林鸿翔的玉米吐丝的时间相差15天,从而把两家的品种在时间上错开。但是生产这一批次父本种子时,“没想到去年海南的气候发生变化,鸿翔吐丝早了,隔壁公司散粉晚了,就赶上了隔壁公司散粉的尾巴”。

吉林鸿翔在张掖基地的生产负责人董雪松也向财新记者证实了崔大庆的说法。董雪松称,出问题的父本种子是从鸿翔的海南基地发来的,是在海南制种的过程中,受外来花粉污染,才含有转基因成分的。“我们没有转基因这个东西。”

崔大庆表示,中林金象和吉林鸿翔合作多年,出事后,中林金象把去年吉林鸿翔给其提供的亲本,以及去年中林金象制出来的种子,都进行了检测。“我们一粒一粒粉碎掉来检测,确实不含转基因成分。”

甘州区农业局副局长徐咸学对财新记者表示,之前查处的非法制种转基因玉米案件,不管是小面积的,还是上千亩的,父本检测出来全都是转基因的,不存在只有10%、20%含转基因的情况。此外,吉林鸿翔在甘州区共制种1万多亩玉米。中林金象出事以后,甘州区农业局对这1万多亩又进行了普检,没有发现其他地块含有转基因成分。

“中林金象今年的情况是特例。”徐咸学说,“我们对他们的处理和过去对其他公司的处理不一样,因为性质不同,我们认为中林金象不是有意为之的。”因此,甘州区种子管理局只要求中林金象将转基因的父本清除,而非砍除所有父本或整体销毁制种田。

张掖市种子管理局局长张东昱、甘州区农业局副局长徐咸学都对财新记者表示,将追查吉林鸿翔的转基因父本种子来源,是否真的是在海南受污染,以及受到谁的污染。农业农村部种子管理局副局长吕波则对财新记者表示,吉林鸿翔父本在海南被污染,应该上报给农业农村部种子管理局,另外,案件一般还有属地管理,要上报给海南省农业行政主管部门。

转基因黑市蓬勃发展 

吉林鸿翔的制种田被污染,只是全国转基因玉米处在失控边缘的一个缩影。目前中国政府只批准了转基因棉花和木瓜的商业化种植,任何其他转基因作物的商业化种植都是非法的。然而,在国家严禁转基因作物种植的同时,一个转基因玉米的黑市却蓬勃发展。

这个黑市中,以个人和小公司为主的私繁滥制屡禁不止。已经公开的近几年非法制种转基因玉米案包括:

2015年,相关部门在新疆、甘肃销毁了玉米制种田1000多亩,在海南省铲除违规转基因玉米100多亩;

2016年,新疆阿勒泰福海县铲除转基因制种玉米2000亩,新疆昌吉州呼图壁县铲除2890亩,甘肃张掖市高台县铲除6200亩,陕西榆林市靖边县铲除3600亩;

2017年,内蒙古阿拉善盟阿拉善左旗铲除1000余亩,张掖市甘州区铲除3200亩;

2018年,张掖市除了金象种业的制种田,还铲除了1000亩以内的转基因制种玉米。

从公开案件来看,非法制种的转基因品种通常是“金庆707”和“世宾338”。

“金庆707”由吉林省金庆种业有限公司研发,于2011年被吉林省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审定通过。2014年4月,吉林省农业委员会下发通知,因玉米品种“金庆707”存在问题,要求其退出吉林省种子市场,自通知下发之日起,停止种子生产并立即停止销售。

“世宾338”由沈阳世宾育种研究所研发,于2010年被辽宁省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审定通过。但两年后,该品种即被辽宁省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列入退出品种目录。

2013年富田农业在各乡镇召开的现场会 | 图片来源:富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网站

根据新疆昌吉州一案中,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种子质量监督检测中心出具的种子叶片检验报告,“金庆707”和“世宾338”均被检出MON810转化体。《陕西日报》公布的一份检测报告,陕西靖边县一案中涉案的“世宾338”也被检出MON810转化体。

据沈阳市农科院生物技术研究所副主任杨双撰文介绍,MON810是美国孟山都公司于1993年研发成功的抗虫玉米,1996年美国批准其进行商业化种植。其外源基因来源于苏云金芽孢杆菌(Bt),表达苏云金芽孢杆菌的杀虫蛋白Cry1Ab,这是所有抗虫蛋白中应用最广泛的一种,对欧洲玉米螟、西南玉米螟和亚洲玉米螟等鳞翅目害虫都具有良好的抗性,在食用安全方面未发现与常规玉米有差异。到2017年,批准种植MON810的国家和地区有14个,批准进口作为食物的有21个,批准进口作为饲料的有18个。中国从2002年开始允许进口MON810品系转基因玉米。

致力于转基因研究的中国农科院水稻所教授王大元曾撰文分析,MON810在我国非法种植的来源有两种可能:

一是进口用作饲料玉米的MON810被基层农业科技人员通过杂交的手段进行转育,开发成中国的MON810;

二是孟山都出了“内贼”,把MON810的亲本种子偷出来,中国农技人员把来自孟山都的MON810亲本与中国的玉米品种杂交,就能获得有抗虫效果的中式MON810。

农业农村部科教司转基因生物安全与知识产权处处长林祥明曾于2016年表示,转基因作物的非法零星扩散,主要还是来源于大学等科研单位以及有研发能力的企业,一些企业及个别研发单位,私自从国外带入材料在国内开展实验,有些人在美国的农场掰一个玉米棒带回国,通过二环系反复套,“套个三五代,就把亲本套出来了”。还有人本身就是在美国杜邦先锋、孟山都等种业公司工作,能把最重要的亲本偷回来直接繁殖。

知情人士称,“金庆707”和“世宾338”虽早已被明令退出市场,但其亲本早已流出,众多小公司和个人拿着这两个品种的亲本套包生产转基因,也不用担心有人来维权打假。目前“金庆707”主要在吉林和黑龙江种植,“世宾338”主要在辽宁种植。

在甘肃张掖高台县一案中,涉案人员所用的近2万公斤“金庆707”品种的玉米种子亲本,是2014年在辽宁沈阳市康平县培育的。在新疆昌吉州一案中,提供“世宾338”亲本种子的仲志广告诉财新记者,“世宾338”亲本是他在新疆的基地里生产的,他年年都繁。

业内人士称,从东北到西北的甘肃、新疆,以及山西、河北、内蒙古,都有人制种转基因玉米。新疆、甘肃和内蒙古转基因制种玉米面积较大,其中又以新疆地域辽阔,基层农业执法力量相对薄弱,转基因玉米种子制得最多。据《农民日报》报道,2015年8月,原农业部在种子生产基地专项检查中,组织对辽宁省铁南种子有限公司代号为“501”“502”的玉米制种田进行了监督抽查,经检验,该批种子含有MON810转基因成分。经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业局立案调查,该企业共在新疆生产涉案玉米种子700亩。

“我们2017年把有些制转基因玉米的人抓住,问亲本种子是哪里来的,90%的人给我说是从新疆过来的。”张掖市政府相关人士对财新记者说。

为对转基因玉米进行源头控制,各地对制种转基因玉米采取严刑峻法。在几个公开的案件中,涉案人员被判非法经营罪、生产销售伪劣种子罪等,最高出现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的案例。

“为了利益,贩毒都有人去做,别说是制种转基因了。”一位业内人士对财新记者称。在生产基地,转基因玉米种子与常规玉米种子的价格一样,但在东北,常规玉米种子批发价10元/公斤,转基因种子2018年的价格是20元/公斤。此外,市场上卖抗虫玉米的多了,不卖抗虫玉米的连基本的销售额都保证不了,逼得种业公司和经销商不得不去铤而走险。

除了小公司,一些大型上市公司也在违法生产转基因玉米种子。据辽宁省农委通报,上市公司甘肃省敦煌种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敦煌种业, 600354.SH)的子公司武汉敦煌种业有限公司涉嫌非法生产、加工转基因玉米种子,2015年6月被处以罚款。上市公司隆平高科旗下全资子公司安徽隆平高科种业有限公司因违法生产转基因玉米种子“隆平703”,最终导致其在黑龙江的多名经销商于2017年分别被判处二到三年有期徒刑。

从“辽沈战役”到“淮海战役” 

推动非法制种转基因玉米种子的是东北农民对抗虫种子的巨大需求。而转基因玉米种子在东北的盛行,已经严重影响了生产常规种子的种业公司的销售。

“我们的销售人员从东北回来和我们说,光脚的怎么跑得过穿鞋的?”一家种业企业负责人对财新记者表示,转基因玉米与常规玉米相比,有巨大的竞争优势,在虫害多的地区,“不是转基因的玉米根本就进不去”。另一家种业公司负责人表示,该企业在东北的销售团队已经撤了,目前只能在东北和黄淮海交界处的一些虫害较少的地方卖一点种子。“种业圈有个说法,叫‘辽沈战役’已结束,下一步是‘淮海战役’。”

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何康来研究员称,虽然在玉米与其害虫的长期协同进化过程中,玉米也产生了一定的抗虫作用,但具有抗虫性的品种往往产量低、农艺性状差,在传统的育种中常被淘汰,因此生产上真正高抗虫性的常规品种几乎没有。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目前国内种植的抗虫玉米基本都是转基因的。

目前,国内到底有多少转基因大田玉米?由于缺乏权威部门发布的数据,各方对此都只能进行估算和猜测。

在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2018年4月就中国的农业政策召开的一次听证会上,罗格斯大学农业、食品及资源经济学系教授卡尔·普雷称,近期转Cry1Ab杀虫蛋白基因抗虫玉米(Bt玉米)已经在中国东北广泛蔓延。“一些公司估计,那里种植的玉米多达一半是Bt玉米。”普雷表示,他采访的人都不知道这种转基因抗虫玉米是从哪里来的。

针对上述说法,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东北每年种植玉米在2亿亩左右,如果一半是转基因,从制种来看,1亩制种田制的种子能供给200亩的大田玉米种植,1亿亩的大田转基因玉米需要有50万亩的制种玉米,占到全国制种玉米面积的六分之一,这个比例大得让人难以置信。比较保守的估计是,东北转基因大田玉米在1000万亩上下,涉及的制种面积为5万亩左右。

转基因大田玉米具体在东北哪里?多家种子公司对财新记者表示,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的西部,以及内蒙东部通辽地区都属于平原干旱地带。俗话说:旱生虫,涝生病,上述地区以玉米螟为代表的虫害严重,而转基因玉米以其抗虫特性,在当地广受欢迎。

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早在2016年1月发布的非法转基因玉米种植、仓储、流通调查称,其2015年的调查数据显示,辽宁省锦州市的黑山县、沈阳市的法库县、康平县、新民市以及阜新市的彰武县在内的600多万亩的玉米种植区内,存在严重的非法转基因玉米滥种现象。绿色和平在上述区域田间随机采集的45个玉米样品中,有42个检出含有非法转基因成分,非法转基因玉米涉及MON810、NK603、BT11和TC1507等四个品种。

业内人士对财新记者称,目前新民市、彰武县仍然有较多转基因玉米,康平县、法库县的转基因玉米不多了。沈阳以北的铁岭,吉林的四平、公主岭都有较多转基因种植。

2015年11月5日,绿色和平在辽宁省沈阳市下属新民市某粮食收购企业的粮仓上投射出“非法转基因玉米在这里”。这里检测出了未经国家批准种植的非法转基因玉米,而这样的粮食收购企业和粮库在通往新民、黑山和法库的道路两侧还有很多 | 摄影 ©马龙龙/Greenpeace

何康来称,玉米螟是造成玉米常年减产的重要害虫。一般年份玉米受玉米螟危害减产10%-15%,大发生年减产可达30%以上,甚至绝收。2008年全国发生1573万公顷次玉米螟虫害,黑龙江、吉林、辽宁和内蒙古通辽等主要玉米产区危害严重,被害率多在40%以上,严重的100%。

玉米螟造成的伤口是玉米穗腐病病原菌入侵的途径。病原菌会产生黄曲霉毒素、伏马毒素、雌性发情毒素、呕吐毒素、赭曲霉毒素等真菌毒素,这些毒素对人体和畜禽有害,如黄曲霉毒素是致癌物质。伏马毒素可破坏家禽的免疫系统,引起马属动物的脑白质软化症、猪的肺水肿等。玉米一旦发生穗腐病,籽粒中就会产生大量的真菌毒素,使玉米的品质下降。

由于玉米螟防治存在诸多困难,中国实际进行防治的面积为20%-30%,且由于农民对各种技术使用掌握程度不同,防治效果也不相同。

而携有Bt杀虫基因的转基因玉米,能分泌出高效的杀虫蛋白,两天内就可杀死99%以上的玉米螟幼虫,且基本没有影响玉米生长的危害,而最好的化学杀虫剂最好的防治效果也仅为80%-90%。有效防治虫害的同时,穗腐病发病率亦显著下降,粮食中霉菌毒素的含量亦显著降低。

简而言之,转基因抗虫玉米能增产,减少农药的使用,并且把玉米的等级提上去。一位种业人士称,目前东北地区常规玉米品种一亩地能够产出1500-1800斤。种植转基因以后,每亩能够增产200斤。而由于转基因玉米黄曲霉素少,小猪吃了不拉肚子,饲料企业每斤多4分钱向收粮的人收转基因玉米,到农民手里每斤也能多2分钱。

【编者注】实际上,越来越多的研究与事实已经推翻了所谓转基因高产、抗虫、减少农药使用量、提升玉米等级等谎言,将信将疑的盆友可参见文末链接哦~

转基因种子刚流行时,一个村子里只有一两家种,然后地里有虫子,别人都打农药他不用,可以出去打工挣钱,大家就来问他种的是什么品种,还能增产增收,来年整个村子都种这个品种。”上述种业人士介绍,抗虫转基因玉米种子的销售一般通过熟人网络进行,“根本用不着店面”,隐蔽性强,难于监管,也很难追查。

放开前夜的抢跑 

倡导转基因作物种植的非营利机构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ISAAA)2018年6月的一份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全球转基因作物的种植面积已经扩大到1.89亿公顷,与1996年转基因作物首次商业化时相比扩大了112倍。世界上主要的转基因作物是大豆、玉米、棉花和油菜,其中大豆的种植面积为9410万公顷,玉米5970万公顷,棉花2421万公顷,油菜1020万公顷。

目前,全球有24个国家允许种植转基因作物,其中包括5个发达国家,还有43个国家或地区进口转基因作物用于粮食、饲料和加工。全球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最大的国家依次是美国、巴西、阿根廷、加拿大和印度。在美国,抗虫玉米的种植面积占玉米种植总面积的百分比,已经从1997年的约8%增长到2018年的82%。

中国对转基因作物产业化的态度一分为二:一方面,农业农村部认可转基因作物的安全性,国家每年从美国、巴西、阿根廷进口大量的转基因大豆和玉米,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和转基因作物的产业化是写进纲要和规划的既定国策;另一方面,中国目前仅批准转基因棉花和木瓜商业化种植。农业农村部在各种场合强调,中国的转基因产业化严格走3F曲线,从距离食物链较远的Fiber(纤维材料作物,如棉花),到Feed(饲料作物,如玉米),最后到Food(粮食作物,如水稻),但由于中国自主研发的转基因植酸酶玉米、转基因抗虫水稻仅仅止步于获得五年有效期的安全证书,至今无一转基因玉米、大豆或者水稻品种通过品种审定,拿到生产许可证和经营许可证。

知情人士称,农业农村部和科技部也在探讨,一旦转基因产业化开闸,如何将合法的转基因玉米与滥种的转基因玉米区分开来。目前基层农业部门所用的试纸,只能测出玉米是转基因阳性还是阴性,并不能测出是何种转基因成分。另外,一旦放开转基因后,国外的转基因玉米品种必然进入中国市场,国内自主研发的品种是否能在市场上与之竞争还不得而知,“据我所了解,上层也在找专家评估转基因产业化后,中国的知识产权风险有多大,国外的大公司会采取哪些在知识产权方面的措施来针对我们”。

也有专家表示,目前国内研发的抗虫抗除草剂玉米所使用的基因,在知识产权上并不存在纠纷。研发企业的知识产权部门对研发的每一步都进行了把关,研发出来的转化体有知识产权局专业人员进行评估,并且已有知识产权分析报告递交到有关部门。

一年多之后的2020年,是一个关键节点。国务院于2006年发布的《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有16个重大专项,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名列其中。重大专项从2008年启动至今已经10年,国务院于2016年下发的《“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细化了转基因重大专项的内容,包括推进新型抗虫棉、抗虫玉米、抗除草剂大豆等重大产品产业化。

中国早已放开转基因抗虫棉的产业化,而中国大豆的种植面积稳定在1亿亩左右,“大豆即便可以转基因产业化,也没有足够的土地去种,最后我们的需求还是要靠国际市场来调剂。”中国973计划项目首席科学家、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黄大昉说。相比之下全国有5亿多亩玉米,光东北就有2亿多亩,转基因玉米产业化的效益巨大。

业内普遍认为,根据上述《纲要》和《规划》,2020年转基因玉米的产业化必然会有一个说法。黄大昉认为,转基因玉米的产业化,首先要求转基因玉米能够符合国家的相关法规,比如研发单位研发的转化体要获得安全证书,应用了该转化体的品种需要通过品种审定,获得生产和销售许可;其次,转基因玉米大田种植要达到一定规模,占到大田玉米总面积的一定比例;最后,要以企业为主,而非科研单位对转基因玉米进行推广应用。

目前至少有四家研发单位走到了拿安全证书的环节,正在等待批复,分别是中国农业大学、浙江大学、北京大北农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大北农, 002385.SZ)和北京奥瑞金种业股份有限公司(奥瑞金, 002701.SZ)。中国农业大学研发的是抗除草剂玉米,浙江大学、大北农、奥瑞金研发的是既抗虫又抗除草剂的玉米。“这些基因是咱们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转化事件也是安全的,稳定性很好。”中国农业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玉米遗传育种专家戴景瑞说。

这四家研发单位还与下游种子公司合作,将其研发出来的抗性,通过常规育种的杂交方法转育到种子公司所提供的优良品种中去,转育的过程不涉及转基因。戴景瑞表示,截至2017年年底,这四家公司种子的性状已经转育进20多个品种。这20多个品种是从中国每年种植的900多个玉米品种中选出的最好品种,且都已经通过了常规品种的品种审定。

大北农相关负责人2018年7月对财新记者表示,目前有几十家种业公司和大北农合作,大北农负责把抗虫、抗除草剂转化体转到种业公司最好的品种里去,以此准备转基因的产业化。奥瑞金相关负责人2018年10月也对财新记者表示,奥瑞金也有一些合作的下游种子公司。2018年9月,戴景瑞对财新记者表示,现在已经备好了更多、更优良的转基因玉米品种,等待安全评价和审定。

黄大昉称,原农业部从2017年开始已经在北方玉米主产区,包括东三省、内蒙古、河北、山东和河南布点,测试转基因玉米品种的综合性状。“其实,前两年咱们国家的转基因玉米技术就已经成熟了,这几年是在反复验证看稳定不稳定、产量受不受影响、适应的范围到底有多广,在积累这些方面的资料。”

不过目前安全证书还迟迟没有发放。知情人士称,早在2015年、2016年,上述几家科研单位就提交了安全证书的申请,但申请都被驳回,要求补充一些实验。这些公司完成试验后,2017年11月又递交了安全证书的申请,“按道理通过不通过早就该批复下来了,但至今没有任何答复”。

台面上正常程序停滞不前,台面下部分大型种业公司提前开始制种转基因玉米,希望在2020年产业化时抢占市场。分析人士认为,上市公司登海种业今年在新疆伊犁被查出非法制种转基因玉米种子就是一例。

2018年7月5日,登海种业披露,其位于新疆伊犁的分公司被当地农业主管部门认为有违规种植行为,公司副总经理李洪胜被当地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该披露引来深交所关注,要求其在7月10日前提供详尽说明,登海种业不得不再次发布公告承认,所谓违规种植行为即是违规制种转基因玉米。根据公告描述:该公司先是因“内部管理问题”,将50公斤“用于研究”的转基因玉米种子在公司农场扩繁出约1.2万公斤亲本,随后其管理层紧急开会将该批种子转至其伊犁分公司进行封存,待国家转基因政策放开后再行使用;但该批种子转至伊犁分公司后,其伊犁分公司又可能将该批种子“误种”于新疆巩留县2590亩土地上。

登海种业有意无意的抢跑也表明,完成2020年转基因玉米产业化的时间已非常紧迫。由于玉米有生长周期,2020年要大规模种植转基因玉米,2019年就要开始大规模制种,2018年就要开始繁殖用于2019年大规模制种的转基因玉米亲本。

2018年已过去大半,目前转基因玉米产业化开闸似乎仍无动作,只剩下2018年末到2019年初的这个冬季可以在海南繁殖亲本了。

戴景瑞对财新记者表示:“农业部领导正在大力推进转基因玉米产业化,我们的意见已书面递交上级领导,希望近期有新的动向。”

原标题:政策未松动,多家种企已开始抢跑!转基因玉米已从“辽沈战役”转向“淮海战役”……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