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美国式大农业终将落寞,可持续农业才是人类未来 |《中国是否要跟随?》连载五

2018-11-18 22:25

原作者: 夏岚 来自: 转基因观察
食物主权按:以美国为典型的金融模式给全球经济带来了灾难,但是我们更应该警觉的是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的农业食品体系,正在给人民带来健康灾难。本文剖析了工业化农业背后的资本主义逻辑:把生命(无论是植物还是动物)统统当作流水线上的机器零件来对待,一切都是可以买卖交易的物品,其存在意义只包括我们能直接看到并商品化的意义(如提供食物和衣物)。未来不属于这样竭泽而渔的经济体系,作为有着悠久农业生产历史经验的中国,我们应该回到传统的“天人合一”东方思维,发展可持续的生态农业,建立属于人民大众的健康食物体系。


美国农业工业化的哲学根源:反自然主义!

美国之所以形成这样的食物体系,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什么?
 
首先,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当今重要的政治决策由经济学所主导,而主流经济学的一大根本错误在于没有分清整个经济系统的资本和收入[1]。在目前的经济系统中,自然资本没有被视为资本,而是被视为收入,从而消费和挥霍。比如,对化石燃料的开采,被视作收入增加,而非资本减少。
 
如果一个企业的资本在不断减少,这意味着该企业的生产模式不可持续。如果能看清这一点,人们可能根本不会开设这样一家企业。同样,如果把整个地球想象成一个公司,在这个公司中,自然资本(包括化石燃料、物种多样性及其数量等)在不断减少且不可再生,这个公司难道可以被视为在盈利吗?这种经营方式又怎能让我们的子孙后代从这个公司中获得温饱呢?
 
只有当我们将自然资源真正视为资本、将各种各样的生命视为相互协作的伙伴,而非将其等同于采掘、剥削、杀害所得的收入,我们才会开始考虑如何节省自然资本,恢复地球公司的健康运营。可是主流经济学把在各个产业链上所有自然资本的减少,以“外部性”这么一个词汇来概括,基本从未将它考虑进经济系统的价值链。
 
追根究底,主流经济学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思维模式,背后的原因还在于西方的哲学与思维模式。不同于传统东方哲学“天人合一”的观点,西方哲学观视自然为客体,是被人这个主体所观察、控制与征服的,人并不被视为自然的一部分。这种哲学观把自然看作毫无价值,只有人工才能赋予事物价值,才被记入经济系统。
 
因此,农业工业化的根本原则是,把生命(无论是植物还是动物)统统当作流水线上的机器零件来对待。它们属于自然客体,在我们目前的经济体系下被视为可以买卖交易的物品,其存在意义只包括我们能直接看到并商品化的意义(如提供食物和衣物)。千百万种生命之间相互协作、自动维持自然系统高效运转的重大意义完全被忽视了。在这种经济体系下,即使种子、植物、动物都属于生命,一切操作也必须需要标准化,因为生命的多样性只会带来生产、运输、加工上的麻烦,多样性因工业化需要而必须抹杀。
 
这种西方思维模式与生活方式,随着全球化,被出口到了世界各地。经济学、工业化的生产模式、消费资本主义的理念如“拥有更多东西可以让我们更幸福”、用GDP衡量国家的发展程度,等等,成了当今世界运行的规律。
 
消耗自然资本、不可持续地生产和拥有更多的东西,真的可以让我们更幸福吗?很遗憾,幸福的程度并不是一路上升的直线。美国国民的幸福程度可并没有因为物质消费的持续增加而增加,反而在不断下降[2]。
 
笔者曾去过一位美国朋友家,家中一个孩子拥有价值8000多美元的各式玩具。但孩子的母亲对我说,她孩子好像一点也不开心。那时恰逢圣诞节,看着美国人挂在家中圣诞树上的繁多装饰物时,笔者突然想起了在辽宁的一个村子调研的往事。村领导说村中打算开一个小厂子,让村民做些小工艺品卖给美国人,用作圣诞节挂件。
 
这是何等地讽刺。美国的消费资本主义刺激着全世界的经济,为发展中国家的人民提供工作——即使这些工作非常低薪,并给当地带来了环境污染与生态破坏。但到头来,生产链终端的美国家庭,却没有因为东西更多而变得幸福;我们花了巨大代价生产出来的东西,被快速丢入垃圾堆,在命运的最后还要给环境添加更重的负担。
 
如此的消费资本主义支撑着整个经济系统的“健康”运营以及好看的GDP数字,然而不仅人们的幸福程度没有显著提高,美国在物质富裕的同时还伴随着精神的极大贫匮。教皇方济各在《关于气候变化和不平等的通谕(Encyclical on Climate Change and Inequality)》中提到当今世界的三大问题:一是富人与穷人的不平等问题,二是富人欠穷人(富国欠穷国)的生态债务(Ecological Debt),三是富人的精神贫匮问题。而这三个问题归根结底其实是一个问题,即目前经济系统的运行方式[3]。
 
关于教皇所提到的富人的精神贫匮问题,笔者在深度了解美国社会后,认为其严重性丝毫不亚于穷国的物质贫匮。各种精神疾病、自杀率上升、吸毒、酗酒、暴力犯罪等等现实问题在美国社会非常严重,这与整个社会的精神贫匮有着重大联系。
 
美国的食品体系使用工业化的生产运营方式,为食物产业链的层层行业赚钱,而不顾及食品的质量、生态环境的代价和人民的营养与健康(详见前面的连载)。这其中的种种逻辑,体现的正是西方哲学与思维模式,即自然是客体,客体可以被区分、解剖来加以认识。由于这种思维缺乏东方哲学观中整体、联系看事物的角度,事物之间相互影响、相互依存的事实被狭隘的专业化研究忽略,所以仅仅建立在西方哲学与思维模式上的科技往往在解决一个问题的同时产生了另一个问题,永远不能从根本解决问题。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农业系统是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农业的工业化离“自然之道”越偏越远,这其实是在与自然打一场没有胜算的仗。即使短期看似人们赢了,长此以往也必然会输,因为忽略人与自然之间、各种生命之间相互依存的联系,自然资本不断减少,地球公司的运营岌岌可危。或许目前我们还可以为近几十年间食物产量的增加而沾沾自喜,但假若我们真的想让子孙后代有健康食物吃,拯救地球这个公司的行动——可持续农业与食品体系的普及——或早或晚必须在人类史上发生。

美国食品体系的出路

在美国,买一个最便宜的夹着两块牛肉饼的汉堡仅需要大约一美金,这一美金的价格除去公司销售该汉堡可获得的利润后,包含了食物的生产、加工、运输与劳力等所有成本。可没有计入这低廉食物价格中的,是食物生产各环节产生的巨大环境成本,是政府用纳税人的税金付给大工业化农业食品公司的补贴,是消费者为受损的健康付出的医药费。
 
看透了真实的美国食品体系,我们不禁要想想,食品体系的最终目标是生产大量、“廉价”却低营养、不健康、且充斥着毒物的食物来填满每个人肚子吗?食品行业难道应该是在消费资本主义下为了赚钱而不顾其他的一种商业吗?如果要在量与质上选择:(1)大量、“廉价”、低质量、污染;(2)充足、价格合理、营养价值高、恢复生态,你希望选择哪一种食物体系?
 
看清了美国食品体系的深层次问题,笔者曾与美国内部清醒人士、致力于改变美国食品体系的专业人士讨论,觉得只有两个办法可以让美国的食品体系更加健康,这两个办法都是自下而上的,并在美国社会已露雏形。
 
第一,通过消费者教育来改变饮食结构,少吃加工食品、少吃肉类,这不仅有利于美国人的身体健康,也有利于环境。慢慢通过自下而上对食品需求的改变,就会导致加工食品与肉类供给的减少。
 
这与美国目前的发展趋势相吻合:吃纯素食或以吃素为主(Plant-Based Diet)的人越来越多,牛肉消费量在2007年达到顶峰后已经开始下降[4],有机运动如火如荼,各种第三方认证体系如有机认证(Organic Food)、非转基因食品认证(Non-GMO Certified),人道养殖认证(Certified Humane Raised and Handled)无不在反对美国主流的工业化农业,使市面上的食品可以通过认证区别,适应消费者需求,并让生产者获得合理的价格。
 
但是,美国穷人是难以购买昂贵的有机食物的,是选择吃一美元营养成分极低的汉堡来填饱肚子,再用剩下来的钱来买药治自己的糖尿病,还是在食物上多花点钱,吃些蔬菜水果呢?这是对美国穷人来说非常难、非常难的每日抉择。
 
因此,第二个方法也许更好,就是教人们(尤其是穷人)如何种菜,自给自足。这种运动也已经开始了:在城市中一些无法买到任何新鲜蔬菜水果,被称为“食物荒漠(Food Desert)”的穷人聚集地,开始出现了社区农场(Community Garden),穷人可以低价租下1平方米的地,或和其他人共用一些土地,来自己种些蔬菜水果。
 
洛杉矶中南部,一位身处食物荒漠的穷人Ron Finley对目前的食品体系丧失信心,便开始引领周围的人在废弃的空地(如荒芜的绿化带)上种植蔬菜水果,将其转化为食物森林。他说,“种植自己的食物就像是自己给自己印钱 (Growing your own food is like printing your own money)。”[5] 确实,无需通过工作赚钱购买食物来填饱肚子,而是依靠自己的双手,通过种植,独立于这个食品和经济体系来让自己吃得健康,这或许是能够自下而上改变美国食品体系的另一个办法。
 
目前,小规模的城市农场在美国各大城市遍地开花,成为城市中的亮丽风景,不仅提供食物,也是构建和谐社区、教育孩子亲近大自然的多功能场所。在华盛顿等城市还有城市堆肥网络,居民可将厨余垃圾做成堆肥用于社区农场,在家门口实现废物的循环利用。
 
2013年,美国农场总数在过去一百年间第一次增加了。时隔好几代人,与土地打交道的宝贵务农经验在美国几近失传,但越来越多的年轻美国人投入务农,积极学习,开办城市农场,从事有机农业、生态农业、朴门永续农业,这是一股自下而上改变美国农业与食品体系的好势头。

可持续农业与食品体系是人类的未来

事实上,根据FAO数据,世界目前的粮食生产已经足够喂养所有人,但是全球的饥饿人口还在不断增加,这根本不是产量的问题,而是食物分配与食物可持续生产的问题。一方面全球食物产量的三分之一被浪费,与之一同被浪费的是宝贵的土地和水资源;一方面食物体系排放了全球三分之一的温室气体,加剧气候变化,威胁全人类生存,穷国农民受到的冲击更大;一方面工业化食物体系的全球化还让我们吃得如此不健康。食物体系陷入了恶性循环。
 
纵观人类历史,农业在一万年前出现,五千年前普及,所占时间仅是人类历史的3%。农业科技的发展,无论是公元前6000年左右出现的灌溉,公元前3000年左右出现的翻耕,都实现了食物产量的短期提升,带来人口的大量增长,却往往以对自然资源的慢性透支为代价。
 
历史长河中,无数文明因没有处理好人与自然、人与土壤的关系,最终因耗尽土壤肥力无法供应食物而倒塌,成为断壁残垣。如今,诞生仅两百年的工业化农业还远远没有经过时间的考验。过去的历史提醒着我们,以破坏土壤、破坏环境为代价获得短期产量提升的农业方式是难以长久的。况且如今地球人口已有7亿,在目前盛行的不可持续的生产消费模式下,资源早已入不敷出。目前我们仅有这一个地球可生存。以史为鉴,我们真的能为目前的“成就”(如绿色革命、农业工业化所带来食物单产的短期提升)而沾沾自喜并以为历史会永远如此吗?当我们客观地审视地球这个喂饱所有人的食品公司,这家公司因其生产方式,自然资本(化石燃料、生物多样性、干净健康的水、空气与土壤)在不断减少,这样的运营如何持续呢?
 
指望单纯依靠科技进步来解决目前的问题,是天真的想法。科技是工具、是手段,而科学研究的方向是由人类价值追求所决定的。任何科学研究都需要资金的支持,没有政治导向和商业利益的科学很难获得资金来源。现在我们的科学之所以很危险,是因为科学作为深受信任的利器,过多地与政治(利益集团的利益)和消费资本主义、人类的贪欲联姻,而太少真正为人类的核心价值——如和平、幸福和自由——而服务。
 
爱因斯坦说过,“几乎所有科学家在经济上都要完全依靠别人(almost all scientists are economically completely dependent)”、“具备社会责任感的科学家实在太少了(the number of scientists who possess a sense of social responsibility is so small)”。科学是对真理的探求,但并非所有的科研人员都能够在生活的压力和诱惑面前,坚守科学研究的严谨与诚实。虽然很无奈,但这是人性的弱点。正因如此,我们更应该谨防并坚决反对利益集团利用和绑架科学,以金钱与权势为出发点决定人类未来的方向。
 
很多国家都因其独特的历史文化而发展出了不同的食品体系,了解他国的食品体系和形成背景,可以帮助我们看清未来的方向,做出更加明智的决策。我们可以从美国的食物体系中吸取什么教训呢?
 
正如前文所述,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的农业食品体系,其工业化是以“分割看世界”的哲学和思维方式为基础,以金钱和权势为驱动力。在为人民谋求福祉的方面,这样的食品体系无疑是失败的,也无法长期稳定存在。因此,我们无需也不能重走发达国家失败的老路。
 
“民以食为天”,在食物这种涉及到人类最根本权益的问题上,整个食品体系从农业生产、加工、分销、消费到循环回收的模式,一定要根据我国国情慎重决策,以长远的眼光考虑环境和健康问题,通过提高食物品质来确保粮食安全,充分发挥我们自身文化的长处,结合经过实践检验的科学技术,真正为人民谋福利。我们并不需要冒险使用未经科学公认的科技。在可持续农业体系(生态农业的路线)下,迎合并借力于自然规律的既有农业技术完全有潜力帮助我们达成所有这些目标,使我们和子孙后代得以可持续发展。
 
生态农业(Agroecology)、朴门永续农业(Permaculture)、可以恢复生态的再生型畜牧业(Regenerative Grazing)和森林农业(Food Forest, Forest Garden),各种可持续农业生产方式正在兴起。城市内部和周边的社区互助型农业(Community-Supported Agriculture)、农夫集市、消费者合作社、食物枢纽(Food Hub)、可持续共享生态社区等社会创新型商业模式纷纷出现,试图让城市人更加了解他们所吃的食物,与食物和生产者重新建立物质和情感上的双重连接,让食物的生产不是被跨国公司和少数资本家所控制,不再是大面积的单一密集种植,而是通过人与土壤和整个农业生态环境之间的和谐合作来完成。
 
这些是正在法国、德国、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逐渐升温的非主流。而事实上,我国几千年来精耕细作的传统农业正被西方发达国家视为学习的榜样,加上“有机”衡量标准与标签。在西方复兴的生态农业,即是蕴含着中国传统哲学中“天人合一”智慧、让人与自然和谐合作、并且插着科学(生态学)的翅膀来实现粮食产出的农业。
 
2015年在巴黎举办的气候变化大会(COP 21)上,“千分之四”倡议(“4 per 1000 initiative”)的提出与签署[6],意味着法国政府已经意识到了可持续生态农业有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巨大潜力。我们可以通过生态农业,将空气中过量的二氧化碳重新变成土壤中的有机碳,令土壤更加肥沃。这不仅能逆转气候变化、稳定提高作物产量,也能让我们吃得更有营养、更健康,同时恢复生态环境与生物多样性。法国已作为第一个发达国家在全国开始实施生态农业项目(Le Projet Agro-écologique),政府自上而下地为从化学农业(Chemical Farming)转向生态农业的农民提供技术与财务支持,以帮助他们恢复土壤与生态环境,走上生态农业正轨。
 
世界上一些重要研究所,如农业研究在世界排名数一数二的法国国家农业研究院(INRA)、美国独立智库食品安全中心(Center for Food Safety)与忧思科学家联盟(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等都在研究、呼吁和推广生态农业。未来农业研究的大趋势绝非狭隘地研究农业本身,而是将农业与生态环境、食品、营养、健康和社会经济结合来作研究。
 
在全球120多个国家推广生态有机农业、拥有800多家成员机构的国际有机运动联盟(IFOAM),以及今年新成立的国际组织Regeneration International等机构,都在帮助全世界的农民们摒弃属于过去的退化型农业(Degenerative Agriculture)、实践面向未来的生态恢复型农业(Regenerative Agriculture)。
 
农业生态系统将根据当地地形、地质、水文、气候与生物种类而因地制宜。通过农田与森林等多种地形的整合(Integrated Landscaping)来生产食物也是一大趋势,如农林生态系统(Agroforestry),林草复合系统的畜牧业(Silvopasture), 以及模仿森林、草原等自然生态系统的运作方式来生产我们的粮食(Food Forest, Restoration Agriculture)等。
 
将农业从平面结构改造成立体结构,就能最大限度地利用植物的光合作用来将更多的太阳能转化成种类丰富的食物;适当种类和数量的动物也可以在农业生态系统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促进物质和能量的高效转换。
 
为何不需要任何人工投入,自然界就可以长出茂密的森林?学习自然,认识土壤,理解生态系统中各生物间的相互服务与共生关系,我们可以在未来营造永续的森林农业系统,给予我们丰富和健康的食物,并大大减少人力。而森林农业系统仅仅是可持续农业的一种形式,可持续农业之路将会是一条与自然协作的生态创新之路。
 
我们也无需将城市看成与农村构成对立的二元经济体。与城市共生的农业,如各种形式的城市农场(Urban Agriculture)、可食景观(Edible Landscape)、农业城市主义(Agrarian Urbanism)、食物都市主义(Food Urbanism)正在西方国家兴起。这些创新理念正通过各种途径合理利用城市空间,让农业与城市规划、城市建筑相结合,让健康有机的蔬菜水果成为亮丽城市风景线之一,为城镇居民所共享,让城市变成美丽又可持续的生态乐园。
 
试问,当我们明明有更好的选择——利用科学的生态农业与食品体系健康地喂饱每一个人——为什么我们还要选择一条向大自然喷洒更多更毒的农药、改变植物的基因让其离不开农药、伤害土地与环境、伤害农民和消费者健康的农业工业化之路?为什么我们还要在不断产生超级害虫、超级杂草、超级细菌的农业工业化之路上铤而走险?
 
未来的农业是可持续的农业,是利用生态学等科学来与自然和谐协作、相互疗愈的农业,是通过东西方思维模式与哲学观的平衡来促进人类与自然共同繁荣的农业,是借由社会创新的商业模式在食物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构筑信任的农业。它能够解决人口与就业压力、环境与生态压力,逆转气候变化,让人类与自然和谐相处,为人类提供丰富的有营养的食物——在身体健康的同时,人类也将获得精神幸福。构建这样的农业食品系统需要几代人的努力,但最终实现的,或许就是中央大力倡导的“生态文明(Ecological Civilization)”。

致正在阅读本文的你:改变食物体系,我们可以做什么?

看完这篇文字,理解了美国转基因问题和农业食品体系的根源,并憧憬着未来的可持续农业的我们——作为食物的消费者,可以做些什么呢?
 
在生活水平提高的同时,我们能否时刻记得食物生产的不易和代价,发自内心地珍惜食物,有意识地减少和避免食物浪费?
 
我们能否回忆起天然食物本应有的形状和美味,并尊重春生夏长、秋收冬藏的自然规律,去寻觅有营养的当季新鲜蔬果?
 
我们能否意识到,西方“无肉不欢”的饮食风尚源自营销,并非“美好生活”的象征,毫无必要将这种消费形象与财富和地位挂钩?
 
我国之所以每年从美国和拉美进口大量转基因大豆用于工厂化养殖,就是为了满足国人对于肉食所不断上升的需求[7]。然而,为健康考虑,我们真的需要吃这么多肉吗?人类经几百万年进化形成的、更适应消化蔬果的生理结构[8],可并不会因为几百年的经济发展而改变。更何况,我们在超市里买到的大多都是工厂化养殖、浸满抗生素和毒物的肉,可谓有百害而无一利。发扬以素菜为主的中华传统饮食文化,不仅更有利于我们的健康,对环境的正面影响也是巨大的。最新研究表明,假如全球向以素为主的饮食转变,可降低死亡率6-10%,减少29-70%与食物体系相关的温室气体排放,以素为主的可持续饮食方式在健康与环境上生成的经济价值是巨大的[9]。
 
我们能否去关心食物从哪里来,购买更有营养、更健康的、以可持续农业生产模式所生产的食物,来支持可持续的生态农业生产者?要知道,我们花出去的每一分钱都是在为这个世界未来的走向投票。
 
更重要的是,我们能否尊敬、信任并支持为我们种出食物的农民们,特别是承受着经济压力、一心复兴我国生态农业的农民们?
 
因为未来的农业需要他们,就像我们的祖先一样,农民需要了解土壤特性、了解气候水文、了解作物和其他生物间的关系、关照每种作物和整个生态系统的需求,因地制宜地与自然协作来为所有人提供食物。不会是简简单单地操作机械喷洒农药、施加化肥就可了事的。农民们将会在生态农业的科学与技术的协助下,用他们的智慧与经验来传承这个国家五千年的农业文明与“天人合一”的深厚文化精髓。他们是最应该被敬仰的人。
 
最后,笔者想在此向现在和未来将在国内从事生态农业、自然农法、朴门永续农业、古法种植等可持续农业的匠心农人、为中国可持续食品体系服务的非营利组织与社区、社会企业家们、生态农业方向的可持续农业的科学研究者、生态文化传播者以及积极支持可持续农业的消费者们,致敬。我们国家的整个食品体系可以变得更可持续、更健康,这需要食品体系各个结点上人们的共同努力——包括农民,消费者,以及建设连接这两者的可持续食物网络[10]的社会企业家、组织、社区工作者,生态设计师,生态文化传播者和科学研究者,希望中央与地方政府也能够为这种积极的变化助力。让我们共同努力来实现中国的可持续农业与食品体系,为了我们自己和子孙后代的健康,为了环境和所有生灵的健康,让我们为全世界做个榜样。
 
《中国是否要跟随?——吸取美国转基因农业和食物体系的前车之鉴,看清农业未来发展之路》全文连载结束,感谢追剧的读者们。

注释:

[1]Small Is Beautiful: Economics As If People Mattered, by E. F. Schumacher

[2]The Story of Stuff: The Impact of Overconsumption on the Planet, Our Communities, and Our Health-And How We Can Make It Better, Annie Leonard

[3]Encyclical on Climate Change and Inequality:
On Care for Our Common Home, by Pope Francis (Author), Naomi Oreskes (Introduction)

[4]USDA美国肉类消费数据
http://www.ers.usda.gov/topics/animal-products/cattle-beef/statistics-information.aspx

[5]Ted视频Ron Finley:A guerilla gardener in South Central LA 
https://www.ted.com/talks/ron_finley_a_guerilla_gardener_in_south_central_la

[6]http://newsroom.unfccc.int/lpaa/agriculture/press-release-lpaa-focus-agriculture-at-cop21/
http://frenchfoodintheus.org/2555

[7]https://www.wilsoncenter.org/sites/default/files/u4076/Food-Trade-v5.jpg

[8]人类虽是杂食动物,但科学证实人类长期进化而成的生理结构更贴近“果食者”,即以水果、蔬菜、坚果为主食的生理系统。
http://www.werone.co/body/Science+Verifies+That+Humans'+Ancestors+Were+Frugivores.php#.VnBu4EqDFHw

[9]http://www.pnas.org/content/early/2016/03/16/1523119113.full

[10]指的主要是可持续的另类食物网络(Alternative Agri-food Network),可以有各种社会创新,如Food Hub, Food Port。

原标题:以美国的食物体系为鉴,看清未来农业发展之路 |《中国是否要跟随?》连载五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