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日本水俣病事件,拉开了民众推动环境治理的序幕

2018-11-14 10:37

原作者: 松鼠和猫姐 来自: “动物双城记”微信公众号

工业废水排放 | 图片来源:网络

某天早晨,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几篇关于福建泉港6.97吨化学品泄露的报道和文章。
 
没去现场,对当地的情况没有直接的发言权。只是从刚从现场回来的伙伴那里得知,目前具体的泄露物质还不明确,对环境和居民健康的影响都还没有专业、客观、充分的评估。
 
情况有可能比一些自媒体描述的要好一些,但也有可能比目前的正式通报要差很多。毕竟从我们目前看到的当地人、参与救援人员的身体反应上来看,防护还不到位,情况不算乐观。
 
这很容易让我们想起了日本60年前的水俣病事件。相似的是同样是工业污染、同样发生在一个渔场、同样给受害者带来了健康影响,不一样的是污染物质不同、严重程度有差异。
 
但是对日本来说,水俣病事件是一个历史转折点。这个二战后一直不遗余力发展重化学工业的国家,终于意识到,这种发展模式的代价是人的健康和生命。
 
没有水俣病事件等一系列环境污染事件,就不会有如今日本大家羡慕的干净环境。



1956年的4月21日,本来是日本最南边的城市——水俣市入江村平常的一天。直到一位住在水俣湾附近的五岁小女孩田中静子突然出现口齿不清、走路困难、狂叫的症状。
 
而在她之后,一些村民也陆续出现这样的怪症状,包括田中静子二岁的妹妹。

一个月后,田中静子双眼失明,全身性痉挛,不久就死掉了。
 
在她之后,许多村民也陆续死亡。但医院都无法诊断出确切的病因,只好将这种病称为“中枢神经系统怪病”。

患水俣病的猫

随着患病的人越来越多,当地居民发现,其实早在人生病以前,当地许多猫已经出现了同样的症状,例如走路不稳、抽搐、甚至跳海自杀。
 
这时,医生细川一发现患者大多来自渔民家庭,他认为事情严重,向政府提出尽快开展调查。
 
这是第一次,水俣病不再作为个例,而是作为一种现象,被正式提出。


工厂排污口和水域湾的位置示意图

细川一医生上报后,水俣市设置了调查委员会,委托熊本大学进行调查。

由于发病的人大部分是渔民,学者们很快就将研究重点聚焦在他们食用的水产品上。

他们对死者、海鲜、水都进行了检测。
 
通过检测,熊本大学的学者们在1958年公布了初步结论:
 
怪病的原因,很大可能是由于当地窒素公司一家氮肥厂,不经处理往水俣湾排放的有毒工业废水。

污染物通过鱼虾,进入食用鱼虾的人体内。


初步结论得出后,引来一片恐慌。以打渔为生的水俣村居民,自己的海产品再也卖不出去。
 
失去了生计,别无选择,他们只好继续食用明知有毒的鱼贝,以此为生。
 
恶性循环,中毒的人数急剧增加,病情也越来越严重。

水俣病患儿

一年后,1959年,熊本大学医学部水俣病研究班发表正式的报告,指出在1932年到1968年间,一共有数百吨的汞被排入水俣湾。

这些含大量汞的工业废水被海洋里的微生物食用,变成了剧毒的甲基汞。

然后,小鱼吃虾米,大鱼吃小鱼,处在食物链顶端的人,再吃掉大鱼后,甲基汞就在体内形成了生物累积,再对脑部和身体其他部位造成损伤。

根据当时的检测,水俣湾里的海产品含有汞的量已超过可食用量的50倍。

工业污水排放

简而言之,正是窒素公司长期往海里排放的含汞工业废水,造成了当地居民致命的汞中毒。
 
全市四万人,有一万人发病。


1960年,当地居民因为汞中毒而出现的怪病,被正式定名为“水俣病”。


然而,事情并不是就在这里结束了。
 
调查结果公布以后,窒素公司并不承认是自己的错。
 
虽然他们答应为当地居民安装净水器,但他们坚持认为,自己排放的工业废水不会导致人体中毒和水俣病。

而与此同时,工厂还继续向水俣湾排放含有汞的废水,一刻都没有停止。

对于前往当地调查和拍摄的记者,他们还雇佣打手进行武力威胁。
 
知名的美国摄影师尤金·史密斯就被打手殴打,一度失明。

尤金·史密斯

玛格南图片社的天才级摄影师,因二战时期作品而知名的尤金·史密斯本在1971年已隐居,但受当时美国《生活》杂志编辑的委托,再次拿起相机记录日本水俣病人。

史密斯和他的妻子在水俣村住了三年,吃自己种的蔬菜,每周只花50美元生活费。


这张名为《智子出浴》的照片,是尤金·史密斯拍摄水俣病人里最著名的一张照片,有人形容它就像圣母玛丽亚抱着基督尸体的宗教画。

照片中的智子,因为母亲怀孕时吃了水俣湾有毒的鱼虾,出生后就得了先天性水俣病,失明、瘫痪、残疾。

而母亲抱着没有生活自理能力的她,温柔地给她洗澡。

尤金·史密斯拍摄的排污现场

先天性水俣病患者(胎儿期染病)贵子和妈妈 | 尤金·史密斯摄影


受害者和窒素公司谈判

在调查结果公布以后,日本政府并没有很快积极地介入水俣病的处理中。相反,在漫长的水俣病受害者和窒素公司的拉锯战中,政府更多是一个作壁上观的角色。
 
政府不作为,受害者不得不自救,日本的环保运动由此拉开序幕。医生、学者、律师都参与到替水俣病患者争取权益的社会运动中来。
 
直到1968年9月,事情发生12年后,政府才正式认定窒素公司排污是水俣病的元凶。
 
但这样延误的后果是:
 
窒素公司又继续肆无忌惮地多排了12年有毒工业废水,水俣湾的污染更加严重。
 
发病后的三个月内有一半的重病者死亡。
 
经研究者证实,这样的污染,已经通过孕妇,造成了多例胎儿的先天性水俣病。


而由于水俣病没有根治办法,所以很多患者虽然活下来了,但却终生遭受后遗症的折磨、生活无法自理。



1971年,水俣病发现整整17年以后,日本终于成立了环保省,官方开始把环境保护优先级提高,从之前发生的工业污染中吸取教训,并逐步通过法律规范了政府、企业、学界和公民在环境保护中的责任和权力。
 
而水俣病受害者针对政府和污染企业提出的公益诉讼,直到事件发生的半个世纪以后才结束。


2010年3月29日,日本政府、熊本县政府和2100名水俣病受害者的原告团达成了和解协议,国家和地方政府一次性支付每名受害者210万日元(约两万三千美元)和每月支付每人最多17700日元(约190美元)的医疗费。

日本熊本县水俣市水银公害引起的水俣病事件,这才告一段落。

马克吐温说,历史不会重演,但常常惊人的相似。

也希望和这段历史相似的是,这次的泉州化学品泄漏事件能够成为一个环境改善的转折点、和人为的环境事故的终点。

原标题:一个国家终于决定要进行环境保护的那一刻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shiwuzhuquan@126.com

Time